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燕費之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燕費之爭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他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明知要輸的東西還是不要去干,這樣對你的身譽都有鼻響。錢拿不回來可以再想法子去弄,這名聲可比錢重要得多。而且,把你扯到了跟燕省長的對立面這個不怎麼明智。」

「我知道這些不利的影響。」葉凡點了點頭,對喬志和的直言不晦倒是倍感親切。一般交情不怎麼樣的是不會跟你談這些心裡話的。

葉凡看了喬志和一眼又說道,「不過,既然上頭答應下了五個億。而且,上頭有拔款時有指明,這五個億就是給紅蓮區治污建設河道的。當然得加上防洪了,河道建設跟防洪安全是聯結在一塊的。市裡挪了我們的錢,要是因為防洪一塊出了什麼紕漏,那責任誰也負不起。所以,上頭既然給了,呵呵,難道上級的眼光看錯了,給錯了紅蓮區錢?那為什麼他們不給東湖區五個億,或者是西港區五個億?」

喬志和聽了尋思開了,不久隱晦的感覺到了什麼。葉凡這是在提醒他,既然這五個億上頭都願意給,那說明上頭的人跟自己關係不錯。不然,怎麼可能如此照顧著紅蓮區的。

「呵呵,既然這事你有如此決心,那我也不妨給你們遞遞話嘛1喬志和笑道,轉頭又看了粟一宵一眼,說道,「一宵,既然回來了,好好跟葉書記聚聚。」

「當然得好好聚聚,剛才我跟葉書記講過了回監察廳的事。他說可以定在明天晚上,到時把盧偉同志都叫來一起湊一塊熱鬧一下。舅,你如果有空也來湊湊熱鬧怎麼樣?」粟一宵向舅舅巧妙的傳達了意思。

「呵呵,一定來。」喬志和明白了,敢情是人家葉凡早打點好了的。

走出喬家后看了看時間已經口點了。這麼晚了葉凡也不好意思再去打攪省政法委書記李昌海。

決定明天上午在申訴材料遞上去之前把李昌海這一關節打通。至於費家就不去了,葉凡相信費滿天既然肯拔款子給自己,應該不會過後拆台的。雖說前次因為省軍區胡司令的事鬧得有些不愉快,但葉凡相信費滿天的xing襟。什麼叫封疆大吏?

而且,燕春來如此的做,可是有跟費滿天抬扛的嫌疑。合著我費滿天指定拔款給葉凡,你燕春來同志卻是默許別人挪走這款子。當我費滿天是空氣是不是?對於費滿天權威的挑戰方面,費滿天是絕不會允許有這樣的事的。不然,以後自己這個省委書記講話還抵什麼事兒。

第二天q上。

通過梅天傑」葉幾把申訴材料遞到了省委常委辦公室。相信不久就會到喬志和手中,到他手中后相信他會想辦法遞到費滿天這個書記手中的。

而葉凡轉道去了李昌海辦公室,幸好李昌海還在。

「葉書記,你可是大忙人,難得見到人影啊,哈哈哈……」李昌海爽朗的笑了。

這廝心裡無限感慨,葉凡可是他看著成長起來的。幾年時間下來,這傢伙已經爬到了一個令李昌海都相當震驚的位置。估計這傢伙超過自己只是遲早的事。對於葉凡的提拔,李昌海倒沒什麼酸味兒。跟葉凡搞好關係,才是李昌海的如意打算。

「李書記主管全省政法工作,忙得很,沒事我哪敢來打擾是不是?」葉凡笑著一屁股坐在了李昌海側面。

「都忙?」李昌海點了點頭,轉頭沖秘書道,「小武,把前次扶家送給我的碧螺春拿出來泡上,葉書記可能沒喝過吧,呵呵。」

「碧螺春,聽說過,名氣相當的大,真沒喝過。」葉凡笑道。

「說起這碧螺春還有點來歷的。它的價格有很多種,像安徽、淅江、江西等地的碧螺春,雖然外表什麼多毛、很細但價格一斤不會超勸元的,基本欺四哎口百,品質差的就幾十塊一斤。那種茶喝著沒多大意思,大多是機器制茶。而正宗的碧螺春是產自蘇州太湖的清明前採下來的茶尖用手工製作的茶,這種碧螺春在市場上應該在刃。元左右價格。最貴的聽說買到過一萬來塊一斤。我這茶是前次去京城開會,扶家人送的。」李昌海笑道,轉爾想到了什麼似的,沖秘書說道,「這樣」你把小李叫過來,她手藝好。」

「不要這麼麻煩了,隨便泡泡喝著就走了」呵呵。」葉凡笑道。

「葉書記,您可能不知道我們辦公室的李玉科長」她那泡茶手藝真叫一絕。」秘書小劉在一旁笑道。

「噢!想不到政法委還藏龍虎啊!不但會拿槍,連細細的茶葉也整得好。」葉凡爽朗的笑了。

「她是政法委辦公室接待處的副科長,去年剛從公安大學畢業的。今年一月份還代表我們省政法委到燕京去跟其它警察同行切磋過茶道。李玉捧了一個銀杯回來。不錯不錯1李昌海話語里充滿一絲得意味。

「看來,真是高手了。我很期待她的茶道表演。」葉凡笑道。看了李昌海一眼,問道,「剛才李書記講的京城扶家,不會是正在我們紅蓮河九雲橋建民族賓館,控股天貿集團的扶家吧?他們的大公子扶正興可是駐在水州負責這個項目。」

「對對對,就是天貿集團。我跟他們家老爺子下過幾盤棋,只是輸得一塌糊塗了。」李晷海巧妙的拋出了扶家,葉凡一聽就明白了。估計是暗示自己在政策範圍允許下照顧著點扶家搞的,九雲民族賓館,。

「嗯,他們很講信用。投資的幾千萬全部到位了,九雲民族賓館已經進入全面建築階段。

地基都打好了,正在規劃河道上的一些園藝項目。」葉凡笑道,實際上是答應了李昌海講的話。

正說著,響起了叩門聲,李昌海應該了一聲后。發現進來一個上身穿警服,下身警裙,紅s皮鞋,蘋果臉上掛著淡淡興奮勁頭,還有淡淡羞澀味兒的漂亮姑娘輕輕的走了進來。

「李書記,您叫我?」姑娘行了個標準警察禮,問道。不過,葉凡發現這姑娘一直在隱晦的掃描著自己。心說老子又沒病,你掃啥?

「這位是水州市委的葉書記,你好好表現一下,別讓葉書記看輕了咱們捧過銀獎的姑娘。」李昌海笑道。

「葉書記好。」李玉打了聲招呼,那是難以掩飾心中的驚訝,因為,葉老大太年輕了一些。

李玉的茶道表演還真是有些精彩,就是葉凡都看得津津有味的。茶泡好后李玉知趣的退了出去。

不過,在走前葉凡卻是笑道,「正好了,前次去香港還帶回了一盒護膚品。李玉姑娘,你讓我享受到了茶道的精髓,這個送給你了。」說完,葉凡從皮包里拿出了一盒護膚品。

「不……不要……」李玉嘴顫慄得厲害,趕緊伸雙手拒絕道。

「呵呵,葉書記可是財神爺,很少到咱們這地兒來的。既然來了你能打劫一回就打劫一回了。」李昌海笑著示意道。

「謝謝您了葉書玉j動的捧著盒子走了。

「唉……別談財神了,現在我可是窮得丁當子響啊1葉凡找到了「話機,的切入點,隨勢就拋了出來。

「不會吧,聽說你收了五六個億,就連我也眼紅得不行了。怎麼會?」李昌海確實有些不明白,看著葉凡。

「老哥可能還不知道,昨天燕省長到東湖區巡視指導工作……」葉凡把事給說叨了一遍。

「材料遞上去沒有?」李昌海尋思了一會兒問道。

「已經遞到省委常委辦公室了,估計不久就能到喬秘書長手中。到時如果真能因此招開常委會的話,還請老哥能給支持一下。不然,這口氣我實在難以咽下。」葉凡說道。

「就我一個人估計講了也沒大用。」李昌海淡淡說道,自然不會答應得如此痛快的。再說,這個可是隱晦的在跟燕省長抬扛,李昌海雖說對葉凡的後頭人有些忌憚,但燕省長那個圈子力婆也不弱的。

「應該有四位領導答應下來了,再說,這五個億是誰拔的?這是專項治河經費,呵呵。」葉凡自然又是扯起費滿天的大旗拉虎皮了。李昌海一聽,想了想,沒再猶豫說道,「行,如果真因此招開常委會,我會說說的。」

「謝謝,改天我作東。」葉凡笑道。

「呵呵,那敢情好啊1李昌海笑了笑,看了葉凡一眼,突然問道,「葉老弟聽說過京城的「望角公館,沒有?」

「望角公館?我想想…………」葉凡尋思開了。良久才說道,「是不是那個有關張將軍的後人的搞好望角公館?」

「是的,如果能進去坐坐喝幾杯茶倒也有機會結識一些朋友。」李昌海淡淡笑道。

「李書記應該去過吧?」葉凡隨口問道。

「我,沒有。」李昌海有些苦澀的搖了搖頭,倒也沒瞞著葉凡什麼。

「只不過是張將軍的一個遠親開的公館式會所,難道還分牟級別尊卑?」葉凡有些不理解了。

「不一樣,聽說要持有該會所的會員卡,必須得副省部級及以上的官員才有這個機會。當然,像扶家這種家庭,在京城財富圈內很有名氣的,也許也能弄到這種會員卡。比如某個官員贈送的也有可能的。」李昌海說道[email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