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超級會員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超級會員卡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原來如此。 」葉凡點了點頭,這廝細細的尋思了一會兒,又在皮包里的名片夾里掏找了起來,倒真找到了一張金色的會員卡,發現下面寫著的就是,望角公館,。

這個時分才記起來當時去京城,那天早晨費一度是在望角請客,葉凡是有幾個冤家一同。費一度擔心葉凡早到進不去所以乾脆給了這張金卡。後來暫時頭有事換了個地方,這金卡就給扔進皮包里了也沒用過。

「是不是這個東西,我也不怎樣清楚,當時去京里一個冤家請客,隨手給的我。不過,望角公館我還沒出來過。」葉凡把金卡遞給了李昌海。

李昌海末尾表情淡然,以為應該不能夠,那有這麼巧的事。而且,葉凡不能夠如此輕鬆的拿出一張卡來而本人還不怎樣清楚這事。不過,當李昌海細心的看當時登時那嘴角抽搐了幾下。遞還葉凡,道:「就是這個,葉書記收好了,可別丟了。」

「送給了,反正也是別人隨手送的。我很少到京城,這拿來也沒什麼用。」葉凡擺了擺手不接。

「謝謝。」李昌海心裡真不是個滋味,本人想了幾年的東西人家像送紙片一樣如此輕鬆寫意送人。不過,李昌海卻是不敢要這金卡。由於會員卡也會等級的,副省部級高官們往往持的是銀色會員卡。而金色的是更高一個層次的官員才能拿得到的。也就是,送這金卡給葉凡的人最少也得是正部正省級的高官。

這種高官全國又能有多少個?

「這卡我不能收,呵呵。」李昌海有些不舍的還給了葉凡。雖不舍,但李昌海還是還給了葉凡。

「沒事,下次到京我再問他要一張就行了。」葉凡不接金卡道。

「老弟,老哥跟講句假話。這金卡可是不好拿的,至少得是正省部級高官能才持有的。那冤家也不能拿幾張是不是?這卡好好留著,別弄丟了惋惜。而且,這卡轉送給誰都有材料的。」李昌海忍住了yu惑,倒出了實情。

「沒關係我冤家送給我。我再送給我的冤家,這又有什麼?收下,收下1葉凡一臉真誠,李昌海這次還是相當堅決的拒絕了看了葉凡一眼,道,「老弟,這樣,假設下次遇上那冤家。能不能搞張銀卡給我就行了。這金卡還是算啦,本人留著用。」

走了出來,葉凡終於鬆了口吻,至少有五票了置信費滿天應該會傾向於本人一邊的。

葉凡告辭走了出來。

這個時分,李玉姑娘卻是一臉j動被幸福包圍著了。由於剛才她剛回到辦公室后,那盒子雖遮遮掩掩的還是被同事發現了。

「交出來別藏了,是不是男冤家送的?還跟我玩奧秘,昨天在k那PK時叫把男冤家帶出來居然跟我們玩捉迷藏遊戲,是還沒找到。這個誰信,我們辦公室堂堂的李大姐會沒男冤家,那除非天下的男人死光光了還差多。」李玉的死黨張秋麗那手伸得長長的遞在了李玉面前。

「唉,咱都想追我們的李玉大姐,惋惜人家看不上眼,憂傷1同辦公室的吳江平裝得一臉苦大愁深樣子嘆了口吻,樣子非常的風趣。

「人家瞧得上,就這熊包樣?」張秋麗那是一點面子沒給吳江平同志留的。一幅看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架勢,逗得其它人全笑了起來。

李玉雖是這個科室的副科長但這個科室除了科長以外其它的成員全是副科長,連個科員都沒有,全是官。而李玉還是由於替政法委捧回了茶道表演的銀獎盃才提了一級的。

李玉、給他們笑得臉登時潮紅一片,想爭辯又不敢把葉凡贈送護膚品的事給倒出來,要是給指導聽見了還了得。所以,看上責倒真像那碼子事。

「李玉、有男冤家了,怎樣不一聲,害得哥還張羅著是要給引見呢?」這時在另一個科室的未來嫂子陳月剛好路過,就出去了。

「嫂子別聽他們亂講,我哪有?」李玉趕緊爭辯道,這誤解可是鬧得有些大了。要是這話傳進葉書記耳里還了得,一想到這些,李玉、的臉更紅了起來。

「有就有嘛!都送戒子了還講沒有,咯咯咯1死黨張秋麗可沒放過李玉的意思,那是窮追猛打著笑開了花。其它人當然都是一臉的曖昧神情。

「真沒有,秋麗,別亂講了,這要是傳到他耳里就不得了啦?」李玉一急,叫出聲來。

「喲喲,這個,他,是誰?」張秋麗拉長了聲響笑道,那個,他,字哼得特別的重,自然有強強調的意思了。

「還用,一定就是李玉的那個,他,了,情哥哥唄1這時,同室的另一個女同事崔杏菊笑道。

「我看看送的啥禮物,是不是鑽戒1張秋麗趁李玉臉紅分神之機一把搶過了手中的盒子。登時,大家都圍了過去。

「別打開。」李玉急了,不過,這奧秘禮物可是吸引住了大家眼球。

「彷彿是本國名牌子的,不得了,雅絲黛的。」張秋麗喊道。

「雅絲黛,聽這種牌子的護膚品還分星級的,最高是五星,就是五顆鑽石封面的那種。好的一盒在五六千塊的。就是一星的也要一千多塊一盒。去年我在法國的親戚就送過一盒給我。麗秋,看看那是幾星的。」崔杏菊還有點檔次。

「五六千一盒,高檔貨1其別人叫了起來,倒抽了一口涼氣。這些人都是拿工資吃飯的人,一個月就千把塊錢,這一盒護膚品相當於半年工資了。

「五星,真是五星的,看到沒,五顆鑽石封面的。」一旁的吳江平同志眼尖,早叫了起來。

「李玉,快實招來,男冤家一定是一大款。」張秋麗舉著那護膚品大叫道。

「別弄壞了,那是葉書記送的1李玉一急給叫出聲來。

「葉書記,知道了,男冤家敢情是個當官的。從實招來,在啥地方任書記。是鄉黨委書記還是局黨委書記抑或是縣委書記?」張秋麗更得意了。

「我秋麗,縣委書記能夠嗎?人家李玉才多大,如花年華怎樣能找個半老頭子。」崔杏菊打趣道。

「那是,縣委書記再怎樣也得三十五六吧,那可是比李玉大了將近半代人。老夫少妻,太不般配了,我們辦公室走出去的姑娘什麼時分如此掉價了是不是?」吳江平同志是乾笑漣漣。

「他是紅蓮區的葉書記,剛才李書記叫我過去泡茶招待貴客。葉書記我茶泡得好,所以隨手送了這盒東西,們別亂講了,這話可不能傳到葉書記耳里。」李玉終於招了,再不招就怕會被這夥人埋汰成什麼了。

「葉書記,難道就是那個英明神武,大氣不凡、瀟洒風流的葉凡書記,聽非常的年輕。」吳江平一臉詫異著道。

「謝謝的誇獎,英明神武稱不上,我很偉大。至於風流更談不上,我們都是國度幹部,不談風流。」這時,辦公室門外傳來一道淡淡聲響。

大家轉頭一看,發現是往年輕人。不過,李玉卻是一臉通紅著走了過去,悄然低著頭道:「葉書記,對不起了,他們亂講什麼,千萬別生氣。我們…………我們往常開玩笑開慣了沒收住嘴。

「真是葉書記?」張秋麗嘴張得老大。

轉爾,大家清醒過去,紛紛上前跟葉凡打起了拖呼。

「呵呵,的茶道表演得很好,下次到紅蓮區來,無時機再品味的茶藝。我們紅蓮區正搞生態人文帶,茶藝也是我們華夏傳承文明嘛1葉凡淡淡笑道,跟大家握了握手走了。

「李玉,如今可是名人了。連葉書記都約請去做客了,兇猛1張秋麗有些酸酸的道。

「酸啥,到時帶一同去。不過,這個,只是葉書記隨意的,們哪能當真了。」李玉悄然有些丟失。對於李玉的這句話,室里人全認可,都以為葉凡在講難聽話罷了。

「聽這位葉書記不得了,時下在省城可是風頭正勁。是我們省官場內崛起的新貴。」某些同志有些興奮的八卦著。

葉凡剛坐進車裡,梅盼兒打來了電話,問道:「們是不是要請名星來搞紅蓮河的啟動儀式?」

「嗯,這事范秘書長跟過了吧?」葉凡笑道。

「嗯,他剛來過。」梅盼兒道,沉吟了一會兒又道,「們不如把這台晚會交給我們江南傳媒集團來搞,包準搞得比們的更好。我們這邊什麼人才都有,還可以拍成電視舞台劇方式的。」

「想當然想給們搞,不過,我怕我的荷包得被們掏空了。難就一窮人,搞不起1葉凡笑道。

「咯咯咯……」梅盼兒大笑了起來,良久才道,「這個也正常,要上檔次上檔次就得有付出。不然,我給們請一些三流歌星來,搞得不三不四的有什麼意思?[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