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四十章喬秘書長的小報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喬秘書長的小報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得也是,這樣,可以包給們搞,但是,有些元素不能丟了。 比如民族性,水州九雲燈節等。要融民族歌舞與現代一體的才行。至於經費方面,們給打個六折怎樣樣?」葉老大這臉皮不是普通的厚的。

「哼,打的好算盤。既要質量還要便宜,這天下的東西全給佔光子。難道不明白一分錢一分貨這個理由嗎?」梅盼兒哼了一聲,對於某人的摳門是相當的不滿了。

「呵呵,我們是啥關係,就這關係也得照顧著點是不是?又不是不知道,我們如今正倒霉著,被東湖區整走了二個億,唉,這日子,可沒得過了。」葉凡同志末尾在富婆面前訴苦了。

「活該,被別人整走了二個億得搶回來才行。再怎樣也不能在我一個女子面前來壓榨,還是一個爺們嗎?」梅盼兒的理由可是不少的。

葉老大被住了,半晌方道:「算啦,看要多少?」

「一個子兒不要。」梅盼兒這句話一出,葉老大倒是愣住了。心咱的女人就是懂事,懂得為咱分憂解了。

不過,葉老大總感覺過意不去,嘴裡道:「怎樣行?我們關係再好也不能這樣子是不是?哪能讓們貼錢辦公家的事。收點,收點,像材料費舞台布景等我們本人出錢,還有演員的費用等。只需價錢方面幫點忙,出面給降低一些就成了。」

「真不要,不過,我們僅有一個要求。」梅盼兒l出了狐狸尾巴,葉老大一聽登時丟失得很。本以為梅盼兒被本人的英明神武所感動,既給了身子也會全力相助本人的事業。嗯不到人家是有目的而來的。

「啥要求,我估量,這個,「,、,字得加個引號吧?」葉老大哼道。

「對們來也算不上啥的,我們只是借的舞台宣傳一下我們江南傳媒罷了。比如麻川的影視山莊,我們的雙子星樓廣告部…………到時這台歌舞節目製造完成後這片子只需求們能放在市台和省台播幾次就行了。」梅盼兒淡淡道。

葉老大徹底無語了,道:「那算盤能吃人,和著我們收費給打廣告了。而且,這些證人還是省委指導。是紅蓮區舉行的節目政府出面,那可信度太高了。」

「我們也付了廣告費的,請演員不要錢嗎?布置舞台,燈光,拍攝等等,哪一樣不需求錢來撐著。香港那些大腕來,出場費即使是我們公司出面打化折來講一個至少也得二三十萬是不是?到時這筆錢一算上去,沒有個三五百萬估量拿不上去。假設專門用來做廣告我們都能做上一年不足了而且還是天天都有廣告在電視里冒頭,我們可是吃了大虧了。」梅盼兒在談起生意經方面,葉老大是自嘆不如的。

「那們完全可以去打廣告就行了何必要摻和出去。」葉老大哼道。

……哼,葉大書記,可是們紅蓮區的范東朋秘書長先找上門來的。而且講得不幸兮兮的。我們走動了同情心,再公司駐地又在紅蓮,本著為紅蓮區老百姓服務的宗旨,貼錢就貼吧,還不稱心,不划算的話拉倒。也別來找我給打折請名星什麼了。」梅盼兒拿捏住了葉老大七寸顯擺了起來。

「牛行不行,這叫花子跟富婆有啥好抬扛的。成交了!不過,們也得留意一些要求,們公司的廣告要巧妙的融合出來。

不要等下費書記剛剪完彩,下一刻就出現了雙子星樓然後們一費書記了,到雙子星樓廣告部來打廣告便宜計么的。

爾後又冒出燕省長住進了麻川縣的影視山莊喝茶聊天。那我葉凡這帽子還不得丟了?」葉凡道。

「放心,我有哪么庸俗了。把我梅盼兒講成了,驢導,了是不是?」梅盼兒哼道,轉爾又道,「再,這片子們宣傳部還要審核的審核不過關還得修正是不是?不過,假設我們的安排附和要求,市台那邊估量不用費多大力氣就能播出來。省台那邊可是要擔任去搞定的。」

「唉這天下哪有收費的午餐。我算是被拿捏住了,梅大姐到時可一定要手下留情!這人一窮就志短嘛1葉老掃氐頭認輸了。

「咯咯咯……」梅盼兒同志以一長串妖靈之笑完畢了這次說話。

「嗯,盼兒還是不錯的。我知道是在送人情給我,好女人1葉凡嘆了口吻,發動汽車開走了。

喬志和進了費滿天辦公室。

「老喬最近東南邊幾個地區有空下去巡視一下n,「費滿天看見喬惠和出去,指著椅子叫老喬坐下。

「那邊是不是有什麼事?」喬志和心裡悄然一動,費滿天絕不會事出有因的叫本人去巡視的。

「走走看看聽聽民意,了解一下民情。真有什麼發現可以記載上去,要詳細一些。

最近那邊聽有些官員搞得很過火了。有的事搞得太,過火,就不行了。

前幾天我回京里,葉副總理有轉交一些信給我。

是南嶺地區周邊幾個縣區民憤很大,曾經吵到地方了。看看,人家都上訪到地方了,而我們還門g在鼓裡。

影響極端惡劣!這信拿回去好生看看,揣摩一下該怎樣下去。」費滿天把那些檢舉信遞給了喬志和。

喬志和接當時初初的掃了一遍上去,那表情是越來越凝重。看當時喬志和道:「我會下去的,不過,這裡有份申訴材料,是紅蓮區班子聯名申訴的,而且,還有紅蓮區上萬老百姓的簽名聯名上書。費書記要不。」

「萬名老百姓上書,還有區委班子,是什麼事搞得如此的民憤極重?」費滿天悄然一愕之後接過了申訴材料。初初的翻了一遍后問喬志和道:「老喬,看呢?」

「書記,昨天葉凡來找過我了。起來他也不容易,這二個億被人強硬挪走了,這事擱誰身上都不會服氣的。

再,紅蓮河正在大搞樹立,他們的啟動約請請柬都送過去了。這猛不丁一下子被抽走了兩個億,估量工程馬上將墮入癱瘓之中了。紅蓮區起來是段海天同志撐起來的,以前顧一武同志做得不怎樣好。既然葉凡接手了,如今曾經漸有起色,我們省里是不是也不能看著半途而廢。

國務院有發出最後通碟,二年內不能再有改觀紅蓮區將成為歷史。假設真被撤了,我們的臉子可是被打了。」喬志和著,轉爾想了想又道」「只不過這事也有些費事,當時水州市委經過這項決議的時分燕省長也在常」

「呵呵,那是人家水州市委班子的事嘛!再,看見段海天了沒有?」費滿天略一尋思就已揣摩出一些滋味來了。

「沒有,這事還真有些怪異了。按理海天同志沒點頭,周森木怎樣能夠把這筆款子提早給先挪走了。實踐上安該來是瓜分了。東湖區的於西陽得了一個億,而周市長也分走了一個億,是用於西邊那一塊的舊城改造。」喬志和有些不了解。

「那邊改造的確需求錢,前次周森木到省里來要錢了。不過,省里也有困難,曾經給了紅蓮區五個億,哪能再給水州市多少錢。全省這麼大,需求用錢的地方多。燕春來同志也給森木同志解釋過了。所以,這次的事估量也是因此事引出來的。老段同志應該有聽過吧,呵呵。」妻滿天淡淡笑道。

「難道是老段同志也想這筆款子?對對,應該走了。哈哈哈,葉凡可是落入了市裡兩大巨頭的算計當中了。這錢,看來,人人都眼紅。紅蓮區是老段搞起來的,而此刻老段卻是要挖下屬的牆角,有點意思。」喬志和豁然開朗了,大笑了起來。

「緣由彼多,這筆款子是我點名給紅蓮區的。想想,按以前的規矩這款子是不是得先到市財政局。

而周森木一定是想截流一部分了。不過一看我的簽名,最後不敢動手了。如今不過是另想了個法子挪款子罷了。

此計用來幹什麼的,無非堵我的嘴罷了,而春來同志顯然知道這個,所以,在現場默許了這事。

想想,周森木都幹了什麼什麼,哼,膽子不1費滿天哼了一聲,喬志和心裡打了個閃,暗道周森木這次看來要偷雞不成失把米了。對於老費點名的東西也敢陽奉陰為,那真要搬起石頭砸本人腳了。費滿天跟喬志和的關係相當的鐵,所以,有些話也會講的。

「周森木的確太過份了,而且,指使於西陽干出的事也太明擺著了。葉凡從來是個不吃虧的主兒,所以,他才會怒火滔天,大有不滅周誓不悔的架勢,這紅蓮區可是葉凡的一塊禁區,這年青人很有幹勁,我從他身上看到了紅蓮一定會怒放的記,我們是不是不該打擊年青人的勢氣這勢氣可是不足為奇的,呵呵呵……」喬志和大加誇著葉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