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於葉倆同志打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於葉倆同志打架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滅周,呵呵呵,老喬,葉凡有那麼可怕嗎?要到滅周郡就言過了,滅周之氣勢還是有的。 這傢伙,有股子衝擊。不過,關於這次的事,他應該早有預備吧,既然來找過了,他使出了多少能量?」費滿天淡淡笑道,心裡卻是暗哼道,燕春來,跟我斗,行!

「他有這個數了。」喬志和伸出了五拇指頭,費滿天暗暗驚詫,想不到這傢伙還真有點能量,居蔡能動五個省委常委,這是一個省城排名最末的市委副書記能辦到的事嗎?不要他這種級別的幹部,就是叫喬志和去都難以辦到。

「就是我也佩服不已,不容易!這年青人,有種特殊的人格魅力。我外甥以前跟他在粵東一同過。這次想回水州了,所以,他們倆一同來找了我。」喬志和很狡詐,很是自然,也可以是水到渠成的拋出了粟一宵的事來。

「外甥,以前在粵東幹什麼的?」費滿天當然猜透了喬志和的心思,要賣別人情也就隨口問道了。

「監察廳任副廳長。」喬志和道。

「監察廳,我們省里監察廳有缺人嗎?」費滿天成心問道,知道喬志和早打聽清楚了,一定有空位。而費滿天作為省委書記,當然不會知道監察廳有空缺了。

「呵呵,省監察廳的常務副廳長雷仕達同志不是前個月退休了。所以,當時知道這預先我外甥粟一宵就長了個心眼。我想,粵東畢竟離這邊遠,不在同一個省,又是親戚,叫他回來也能時辰盯著他別犯了什麼錯誤是不是?」喬志和找了個由頭,倒也得過去。

「這樣吧,老喬,給盧部長支會一聲就行了。」費滿天啟齒了,喬志和心裡大喜」有些j動樣子站起來,道,「謝謝書記提示,我會跟盧部長講講這事的。」

「不過」老喬,監察廳的常務副廳長也是一個非常重要嚴肅的職位。權利很大,義務很重。不會只是一個人盯著的,其實,可以借借葉的能量嘛!既然他都能服人家這個數了,有的時分借兩根指頭過去還是能辦到的。」費滿天淡淡道。

「我找個時機跟葉書記好好聊聊。」喬志和點了點頭。知道要讓外甥順利上位,還是有些費事的。

即使是費滿天沒什麼意見,但在省委常委席里總是有不調和的聲響的。民主與集中從來都是相反相成的。費滿天肯點頭了」那本人也得活動起來,多拉幾個人到時遇上的阻力也一些。

「告訴下去,明天早上招開常委會討論紅蓮區樹立的事。還有,把申訴的單方人都叫來。」費滿天突然哼聲道。喬志和點著頭向葉凡報喜去了,當然,也隨當的約請葉凡有空時坐坐。

「奇異了,五個人支持他,除了喬志和以久,估量一個是齊振濤,一個是鐵託了。段海天還沒回來一定得掃除在外了,另外二個又是誰?這傢伙」還有點能量……」」費滿天自言自語著。

接到省委辦的告訴后,葉凡冷哼一聲,安排范東朋把材料重新整理一番,預備明天去省委跟周森木以及於西陽好好的決鬥一番。

周森木放下電話后呷了。茶,神色陰沉沉的快下雨了。坐轉椅上轉了幾個圈了了」覺得還是難以掃除心中的鬱悶。

不久,於西陽怒喜洋洋進了周森木房間,老遠就叫道:「太過份了,這傢伙真的捅到省里了,這是公然跟市委對抗,周市長」絕不能讓這種風氣再長下去了。」

「廢話少講,如今要留意的是明天上午的詞。

既然省委肯受理此事,而且速度很快,那就明省委常委席里有人為他出頭了。到底是哪位同志在為他呼籲搖旗?」周森木哼道。

「一定是齊振濤了,我聽齊跟他關係很好。次要是齊的兒子齊天跟葉凡的關係不錯。」於西陽哼道。

「假設只是一個齊振濤倒不足為慮」齊振濤在省委常委席里以前跟段海天,鐵托好關係較好。

不過,段書記在外調查還沒回來,這明擺著他不會支持葉凡的了。再加上個鐵托不就兩個人罷了,這事只需燕省長肯點頭,他,哼,翻不起什麼風浪的。

再,在這件事上鐵托未必會支持他的。此人一向比較公正,被人稱為,鐵包天,。

儘管紀委那一攤子事,其它的事很少摻和出來。」周森木倒是鬆了口吻,看了於西陽一眼,道,「回去好好預備一下,既然有些不自量力的蝦米要翻浪,我們就讓他知道誰才是陸地里的霸主,這水州是誰的地盤。」

「周市長,乾脆這樣……」於西陽一聲冷笑。湊周森木耳旁嘀咕開了。早晨,葉凡沒幹什麼事,這個時分是非常時期,跟任何指導接觸都有瓜田李下之嫌。所以,這廝倒是難得清閑一下了。不過,想清閑有人不會讓清閑的。

「葉凡。」對方叫了兩個字就不吭聲了。

「……是貞瑤

「還記得我」亨1宋貞瑤哼道。

「我沒敢把忘了。」葉凡趕緊道。

「早晨以前的那塊明裡見,10點鐘。」宋貞瑤哼了一聲掛了電話。

「呃……」葉老大嘆了口吻,心境非常的複雜。

何宜遠的兒子何斌打來了電話,相當j奮的道:「書記,打起來了,快請公安的同志過去。」

「打起來,誰打誰。」葉凡冷哼道,預見到了什麼。估量是老於同志要翻風浪了。為明天的省委辯鬥會造勢罷了。

「早晨有三成的工程公司在加緊清算九雲橋那邊一些繕后渣滓。由於過幾天要在這裡舉行浩蕩的剪綵儀式。

於西陽那邊居然不讓工人抽水排放了。是當前都不准我們紅蓮河的渣滓水排入玉葉河。

而且,他們相當的過份,居然叫人挖開了紅蓮河跟玉葉河那邊的堵塞物。是知道的,紅蓮河比玉葉河要稍低一些,這樣一來,本來抽過去的水反倒倒灌過去了。

而且,連帶著玉葉河的水都灌入了紅蓮河中。工程被迫停了上去。而且,他們連告訴都沒告訴一下,好多發掘機械由於河裡沒水都停在河底的。

這下子全給反灌過去的水給浸泡了,那些機器可都是日本出口的,大的發掘機一台都要一百多萬,這損失可不得了。

即使是能修好,估量暫時都沒辦法用了。我們這邊的工作人員趕過去堵河口,他們派了些人攔住不讓堵。

衛書記一急叫人衝過去堵,結果就打起來了,衛書記還被砸了一磚頭如今送醫院了。」何斌氣急敗壞的呼嘯道。

「停上去,別跟他們打,我叫人過去處理。」葉凡哼聲著,掛了電話給盧偉,不久,市局幾輛警車氣勢洶洶地沖向了東湖區跟紅蓮區接壤的龍昌口。

葉凡趕到現場時於西陽當然也到了,亂成一團了。發現幾百來號人,男男女女都有正糾結在了一同,喊打喊罵聲吵成一團。而市局警車也剛到了,是刑警隊隊長向明輝帶的隊。

「向隊長,把紅蓮區的同志全拷起來,亂彈琴嘛1當一見到舟明輝,於西陽也剛從車裡出來,這廝瞄了葉老大的車子一眼,大喊道。不過,向明輝根本就沒鳥他,跑到葉凡跟著行了一個標準警察禮道:「市局刑警向明輝請首荊旨示。」

「先把現場控制住,告訴幹警幫個忙把水口封祝」葉凡一聲令下,向明輝手一揮,幾十個幹警全沖了上去。稀里嘩啦幾下就把人群給扯開了。

「紅蓮區的同志們,下去把水口封祝」葉老大大手一揮、喊道。

「不準封!東湖區的父老同鄉們,絕不能再讓紅蓮污水排入我們玉葉河了,上上上1那邊也有人夾雜在人群里大聲喊道。

「葉書記,樣子做太過份了,我於西陽絕不讓們再排水了。東湖區的父老同鄉們,我是於西陽,上去,不準封水口。我們要把紅蓮河的渣滓水還給他們,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於西陽絕後的強硬,這傢伙明擺著要攪局。就是想把明尖早上省委辯鬥會給攪黃了再。

「向隊長,我在這裡下道命令,誰敢上前阻攔封水口,抓了1葉老大往水口的地方一指,霸氣十足。

「抓了1向明輝哼道。幹警虎視眈眈看上去了。東湖區的一些幹部群眾一看那些兇巴巴的幹警,還是有些懼怕的。一個個縮了縮脖頸都不敢上拼了。

「跟老子上,我看哪個敢來抓人1於西陽急紅了眼,像條瘋狗自已捋了捋袖子,拿起一把鐵楸親身操刀上陣了。

在他的煽動下,東湖區一夥幹部只好硬著頭皮緊跟在前面沖了上去。這邊,紅蓮區的幹部職工們剛投下幾個沙袋子堵水,那邊馬上就被東湖區於西陽帶著的人給挖開了。

幹警們可不敢去抓於西陽,一個個站河道口發獃了起來。

「哼!給老子滾一邊去1葉老大的怒火徹底被點燃,幾個跨步過去,東湖區的同志一看這凶神惡煞的葉老大,嚇得都停住了手看著於西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