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桃花依舊笑春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桃花依舊笑春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怎麼,我於西陽的話沒有聽了?」於西陽那臉臭臭的斜瞄了葉子老大一眼,自己上前掄起鐵鍬拚了命地朝著一個堵水的沙袋子挖了過去。幾個鐵竿手下也掄起鋤頭之類東西挖了過去。

「滾一邊去」葉老大一腳踢去,於西陽那鐵鍬飛到了水裡。葉老大再伸手一拉,於西陽那酒精考驗的身子哪能受得了葉老大怒火的一扯,頓時人沒站穩當往旁邊的碎沙袋子撲了過去。

叭地一聲就摔在了散碎的沙泥上。頓時,搞得滿頭滿身滿臉全是爛泥沙子。現場人全石化了,獃獃的看著葉老大,東湖區居然沒人敢上前去扶於西陽。就怕觸了葉老大霉頭。

見沒人來扶自己,於西陽連死的心都有了,今天這臉可是丟得有些大發了。這廝紅了眼,掄起一旁的一把鋤頭往葉老大頭上挖了下去。

「還敢行兇銬了」葉凡抬腿過去,照準於西陽就是狠狠一腳,揣得這傢伙頓時摔了個仰八叉,那鋤頭沒拿穩當,一下子反砸在了自己腳上,痛得老於同志『隘地一聲大叫了起來,有點殺豬的味道。

「還不把於書記扶走,真想進派出所是不是?」葉凡一聲喊,向明輝一個眼神,幾個幹警上前硬扯起於西陽就塞進警車去了。

不過,老於同志拐著個腿一直在大罵著,那車子卻是被*警拉響警報開走了。於西陽一走,剩下的東湖區幹部職工們哪還敢去觸葉老大的虎威,紛紛鳥頭散一般都走了。

當然,葉老大下手有分寸的。老於同志會感覺相當的痛,但絕不會傷及根骨的。忙完這些後葉老大去了醫院,看望了衛初婧。發現問題不是很大,只是額角有點皮破了。

「葉書記,為了我們你何必跟於西陽那樣。傳出去對你的名聲很不好。」衛初婧斜坐靠在床上,一臉感激,說道。

「呵呵,只要心存正義,影響我不再乎。這事,是於西陽先挑起的,我嘛,也是正當防衛是不是?」葉凡一臉淡定,說道。

「矛盾激發,經后如果再想借玉葉河的水道,估計有麻煩了。」衛初婧很是擔心的看了葉凡一眼。

「玉葉河是全水州人民的,也並不是東湖區的。放心,我們的紅蓮河建設不會因此事停下來的。」葉凡笑著安慰衛初婧道。過後,又叮囑了工作人員要好好護理好衛書記。跟衛初婧的丈夫說了幾句回到了區政府大院。

張區長已經臨時頭招集了班子成員商量應對之法了。經過統計,幸好及時堵住了水口,水並沒多少倒流回紅蓮河。

所以,造成的損失並不是很大。那些大型機械只是淹到輪胎下邊,對挖掘機械等並沒有造成實質性的損傷,明天還可以繼續工作。

葉凡交待了一些事務后一看時間已經快11點了,這時才想起宋貞瑤的約會來了,趕緊開車往那片田野之地而去。也不知貞瑤走了沒有,不過,葉凡決定還是去看看再說。

東城四竹河的流星灣外邊的一片田野微微的黃色,稻子到七月收成,現在臨近六月了,所以,也算是半熟了。而夾雜在稻子地里卻是種著許多的大棚蔬菜。晚上的時候有的棚被人掀開了,露出了裡面種植的瓜果菜來。

雖說遠處的省委常委樓有淡淡的燈光亮出,但是田野地里卻是有些一片迷黑。

葉凡在田裡地走著,憑著記憶尋找著前次相會的地點,算算估計都過去幾年了,也不知那地兒是否還在。

憑著一絲模糊的記憶,葉凡終於找到了那地方,幾年前倆人在那裡時那裡還是一片青草地。

如今葉凡施展開鷹眼放眼一瞧,發現草地沒有了,代替它的是一些像草樣的小菜苗正種在地里,在微風中輕輕的顫慄著。至於說貞瑤這個大活人,那是絕對沒在,連個鬼影都沒有,更別說人影了。

葉老大抬頭一看天上的月亮,發現月亮還挺圓的,因為十五過去不久。葉老大滿懷愁悵,心裡鬱悶得很,嘴裡不由得對月吟道:

去年今日此門中,

人面桃花相映紅。

人面不知何處去,

青草依舊笑春風。

貞瑤,我對不起你,來晚了。這些年來,你過得很苦吧,唉,是不是你家裡人又要你嫁給某個權貴子弟,豪門高官的家庭,身不由已,我知道你心裡肯定很苦,到如今,物是人非了……

「哼……還算是有點良心,虧我在這裡一個人等到現在。姓葉的,你就不怕我在這裡遭到什麼嗎?」突然,載里傳來了宋貞瑤那熟悉的冷哼聲。

「貞瑤……」葉凡心情相當的激動,尋著聲音幾個跨步就過去了。此刻,這廝居然施展出了輕聲提縱術,如大鳥一般撲了過去。

發現一個孤獨的身影正蜷縮成一團,像一隻大蝸牛躲在稻子地里似乎害怕得在顫慄。在淡淡的月色下,貞瑤那臉上掛滿了淚珠兒。

「貞瑤」葉凡心裡愛憐至極,伸手一下子就把宋貞瑤摟抱在了懷裡,抱起往外走去。

「哥,你一直不來,我怕,我怕我怕有壞人怎麼辦?一隻鳥飛過我都怕,這裡黑黑的。蛇我……我都不怕,我就怕壞人欺負我。我都想著要跟人拚命了,哥……」宋貞瑤身體抖瑟著,聲音發著顫慄,樣子楚楚得令人心碎。

「貞瑤,哥有事擔擱了,哥對不起你,你說,要怎麼樣罰哥,你打我幾下解解氣。」葉凡也相當激動。

「我打你,我打你,打死你,打死你害我擔心這麼久」宋貞瑤發了瘋一般雙拳在葉老大懷裡重重的擂著。

「以後別這樣了,這裡很危險。雖說省委常委樓在那邊,但也相隔太遠。你真有個什麼,哥萬死也不能抵的。」葉凡輕輕的摸著宋貞瑤頭上的髮絲,聞著那一股子淡淡的洗髮水香味兒。

「就要在這裡等,看你擔不擔心。」宋貞瑤咬著牙兒說道。在月色下,她那清麗的臉如天上的月色一樣的潔白,她那一雙眸子,如天上的星辰一般的亮麗,她那彎彎的眉,此刻充滿了妖靈樣的令人心痛不已。

葉凡再沒絲毫猶豫,一口咬了上去。

好像恆古就在這一刻停止了,好像這個世界也全停止了呼吸。整個地球就剩下倆人了,倆人舌唇相交,口沫相融,互相都在向對方拚命的吮吸著,索取著,要求著……

葉老大也當了一回破壞農民伯伯農作物的壞孩子,隨手剪斷了一些稻竿墊在了地下,兩人摟抱著坐在了上邊。四周是稻子和菜地,在月色下,顯得特別的空曠和有著一股子特殊的韻味兒。

「哥,你摸摸貞瑤的心是不是變了?」宋貞瑤像個孩子,伸手輕輕的把葉凡的手按在了自己胸脯上那高聳的地方。貞瑤的胸峰子並不是特別的大,但是,還是相當的挺拔的。

葉凡只是輕輕的罩在上邊並沒有絲毫別的動作。看了看宋貞瑤,說道:「貞瑤,你的心比以前更純潔,像天上皎皎的圓月。唉……只是哥的心卻是受塵世的污染,已經不是原來的那顆心了。貞瑤,哥對不起你……」

葉老大很是愧疚,想到自己跟喬圓圓的交往,跟鳳傾的交往。跟貞瑤相比,心裡有愧啊

「我知道」宋貞瑤點了點頭,嘆了口氣,「當初要是媽不極力反對,也許,咱們……」宋貞瑤講著話,又有些哽咽著了。

「家裡人都好嗎?」葉凡問道。

「爺爺老了,估計快不行了。就在這個把月吧,爺爺很疼我。昨天,他拉著我的手說:貞瑤,爺爺對不起你。盡干一些你不喜歡的事,逼著你去做。

以前顧家那小子,明知道你很委屈,可爺爺為了家族的興旺,還是眛著良心要你去。

從今天起,爺爺不再逼你了。你想怎麼生活就怎麼生活吧。爺爺要走了,我知道,你一直沒忘了那個小子,他現在已經漸漸的長成一顆大樹了。

他能夠保護你了,不過,時機已經錯過了。幾年過去了,他應該有人了。是爺爺讓你失去了人生中最好的機會。失去了最好的知心愛人,唉……」宋貞瑤流著眼淚講的這話。

「貞瑤,我……」葉凡喃喃著實在無法出口,難道把喬圓圓的事告訴她,那對她的打擊也太大了。

「你不要說了,我知道你跟喬家大院的那位圓圓公主就快訂婚了。」宋貞瑤伸手捂住了葉凡的嘴唇,一雙亮麗的眸子盯著葉凡講的這話。

「你知道了。」葉老大頓時臉有些紅了,好像一隻披著羊皮的狼突然被獵人披去了羊皮,赤luo裸似的感覺。

「飛兒表姐告訴我的。」宋貞瑤說道。

「晚上……晚上……你是不是來向我作最後告別的。」葉老大心裡很鬱悶,總覺得有一股子悵然直往腦門子上衝去。這廝從來沒有如此的聲音發顫慄過。

「你說呢?」宋貞瑤扁了扁嘴輕聲問道,見葉老大在發矇,說道,「難道你忍心叫我當你的小三?」

「貞瑤……」葉老大輕輕的叫了一聲,一時激情難當,一把伸進了貞瑤的衣裙里。雙手隔著摸到了那令人神往而勾魂的芳草地帶。宋貞瑤沒有動,連絲毫躲避動作都有,只是定定的看著葉老大。

「哥,如果你想要,妹子給你。」宋貞瑤半眯上了一雙清澈的眼睛,緩緩的往後邊的稻草竿上躺了下去。那散亂的頭髮上襯著一張絕麗的芳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