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掩人耳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掩人耳目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欲蓋彌彰

這幾天在外地,沒辦法碼字。 感激『李789456321』打賞

「我老賀,這話可不能亂講的。大哥哪能如此脆弱,還為情所困,根本就在扯蛋1張強沒好氣的哼了賀海緯一下。

「我也以為不能夠,好男兒志在四方,我們都是爺們。而且是爺們中的爺們。哪能為一介女流之輩讓我們困於其中,笑話,笑話了1盧偉坐正了身子哼道。

「呵呵,看看們老大,是不是不吭聲了。這個,往往都是被人戳中心事的表現。再聽聽,剛才齊天不是葉老大抓了幾十隻田鼠。想想,葉老大會沒事幹專門跑田裡抓田鼠玩兒。就拿我們水州郊區來吧,還有什麼地方能種田?現代化城市樹立不斷加快速度,田地曾經變成了鋼筋混凝土房子了。」賀海緯不虧為破案高手,在細細察看之後居然真的揣摩出了葉老大的困擾。

「不會吧,難道是真的?」齊天一臉不信樣子斜瞄了葉老大一眼。

「看樣子是有能夠了,大哥,是不是如此?」盧偉問道。

「一定是,老大跟某女在田野里風流快活當時。然後被人家一腳踹了。老大鬱悶得很,所以,田鼠家族可是遭了難,遭到了滅族之危,不久將成為我們的肚中美餐了。」齊天得意的編排起葉老大了。

「丫的才為情所困,放屁!還在田裡風流,那叫風流嗎,叫野合,什麼缺點1葉老大一腳踢得齊大少差點摔在了牆根處。

哈哈哈……

全體同志猖狂的笑了起來。

給大家一鬧,葉凡的心境倒是好了不少。

不久,田鼠湯端了下去。還別,老王記搞的東西就是好吃,那湯正宗,那味兒別有風味。

「最近京里聽了一件大舊事?」這時,張強慢吞吞的撒下一塊田鼠腿細嚼慢咽著道。

「是不是那個秋山家族的秋山林一夫大師到華夏來應戰的事?」齊天撇了撇嘴哼道。

「齊老弟音訊也閉塞,沒錯,講的就是他。」張強呵呵笑道。

「聽秋山林一夫幾年前曾經到過華夏,跟太極門的陳無波大師比斗,結果被陳大師一個太極推手給推得跌下擂台差點摔了個仰八叉。到時成了華夏笑柄,後來揚言過幾年後要再來討教,難道就是為了此事?」盧偉忍不住問道,對於武林的一些事還是相當感興味的。

「沒錯,我也聽過這事。當時電視台都轉播過了,我當時在省廳任職,還舉著國旗為陳大師加油過了。真是解氣,他娘的,那爛技藝也敢到我們華夏來顯擺,踢不死他龜孫子的。」賀海緯哼道,這傢伙還真是個愛國東西。

「不能輕視他了,此人聽有著國術八段頂階身手,那邊有的人傳言此人曾經打破九段這通途,秋山曾經踏入了真正的超高段位高手行列。在我們這個世界,九段差不多就是代表著目前的最高水準了。」張強一臉嚴肅,道。由於,秋山林一夫的敵對來訪,特勤組正在親密關注著。

「九段1盧偉雙眼凸得老大,看了葉凡一眼。九段是個什麼概念,常人是難以想象出來的。

「九段高手到底有什麼出色表現,我們在坐的能夠都沒見過。」張強淡淡道。

「估量一拳下去能打死一頭雄獅吧。」齊天問道,很是感興味的。

「打死雄獅,那相對能辦得到的。就是踢斷一塊大條石也不是很難的事。九段高手關鍵是身法靈巧,雖還不能抵抗槍支彈藥的射擊,但他們的靈敏度是絕後的。

比如手中拿了一把步槍,往往在還沒有發射前他比還快出手,倒下了扣板機的工夫都來不及了。

除非躲在什麼暗處用狙擊步槍有能夠得手的。這種高手往往都是很奧秘的,很少見到他們顯身的。」葉凡解釋道,他倒是真正跟九段高手過了手招的,就是韓國那個金家老太爺了。

「兇猛!簡直可以跟超人相比了。」盧偉嘆了口吻羨慕不已。

「不能比,超人是能飛的,九段高手只是身手靈敏,並不能飛。超人是被神化了的人,九段高手是真實存在的,只是比普通人兇猛一些罷了,所以,這是兩碼子事的。」葉凡搖了搖頭。

「這下子有繁華瞧了,不知比試的地點定上去沒有。無時機買張票去瞧瞧,一定特刺j天雙眼放彩,道。

「在燕京大世界舉行,不過,票不好搞。僅售一半的票,也就是三萬多張,」張強搖了搖頭。

「那剩下的三萬張呢?」盧偉問道。

「贈送給我們華夏一些有頭有臉的人,比如體育名人,歌星影帝、高官顯貴,富商巨賈等。」張強淡淡笑道。

「張師長也有分到一張吧?」賀海緯突然笑道。

「呵呵……」張強淡淡的笑了笑不答,看了賀海緯一眼,道,「本來,按我的級別是不能夠分到票的,只是下面思索到我們獵豹是特殊部隊,所以照顧著分了張票給我。其實,還有叫我去關注比試,學習閱歷的意思。所以,上頭並不止分了一張票給我。不過,這票只要獵豹的軍官們才無時機參加的,老賀,不然,送一張又何妨?」

「師長,這票,呵呵……」齊天一臉乾笑,不言而語了。

「沒份頭。」張強想都沒想,看了葉老大一眼,直接拒絕了。

「為什麼?」齊天那臉差點綠瓦瓦了。

「這個心裡明白,不用我直白著了。」張強道,一臉嚴肅,齊天嘀咕了一句再沒吭聲。

「秋山林一夫不會節外生枝吧?」葉凡問道。

「有能夠。」張強道,葉凡沒再問,再問就是軍事秘密了,問也得s下問了,這個場合不適宜。

「聽秋山林一夫的女兒也到了。」這時,齊天轉了一個頻道又興奮了起來。

「是不是被國民稱之為秋山真子的那個甜歌皇后,是青春靚麗一派的代表,據往年才23歲。她主唱的美國歌曲《玉情》取得過奧斯卡音樂片金像獎

「當然,就是在我們國際,她也有著一大批的歌迷的。一聽秋山真子隨父來訪,燕京歌迷全沸騰了。」齊天得意的笑道。

「這些年青不懂事,這是典型的崇洋!我們國際,還有港台都有那麼多歌星,何必去捧一個女孩,沒太民族時令了?」賀海緯有些憤然了。

「呵呵,老賀,人家秋山真子沒惹著吧?那姑娘的確唱得不錯。人家,歌曲無國界,我們心胸要放大些嘛1這時,葉老大淡淡笑道,腦子裡一陣子恍惚。

彷彿回到了幾年前,那個時分本人到執行秘密義務,去給秋山家送他們祖上的人頭。去招惹了秋山林一夫,當時本人被打傷了胡亂竄著,最後居然躲進了一個女孩子的閨房。

她就是如今的秋山真子。當時她才十四五歲左右,那是一個怎樣的女孩子,清純得能讓感到汗顏。見本人受傷了,居然一點都不怕,去翻藥箱子為本人上藥。

而且,到時她的父親到房間來巡查時她居然編了謊言,難道這是老天的安排……葉老大心裡不是個滋味,幾年沒見到了,也不知她長成什麼樣子了。

散場後葉凡坐進了張強的車子。

「秋山到來,恐怕不這麼複雜吧?」葉凡問道。

「據牢靠的外線音訊,秋山林一夫到來倒是沒什麼別的意思,就是想爭口吻,以洗雪幾年前的恥辱罷了。不過,神道組卻是暗中要弄事。我們經過火析,有些疑心是不是神道組要以秋山林一夫為掩護,暗中的目的卻是在粵東昌背山的關東軍留下的秘密那地兒」張強道。

「賞春跟鄭強的接觸怎樣樣?」葉凡問道。

「跟從前差不多

「桃源山莊那位幕後主兒呢?」葉凡問道。

「對八爺的盤查曾經快到臨界點了,有幾個人都有能夠是八爺。目前,組內的同志正在鑒別,檢驗。

從目前掌握的狀況來看,八爺的門頭很廣。絡的賣淫高級妓女相當的多,就是有些當紅歌星都在他絡之列。

這些名星們的要價非常的高,陪一個主人往往動輒都是幾十萬。而有的巨富之流在滿足他們的虛榮心后更是一擲千金,送一座別墅的大有人在。這年頭,老百姓跟他們比,那是過的什麼日子。」張強不由得苦笑道。

「八爺此人不複雜吧?還有,他跟神道組能否有染?」葉凡問道。

「這個還沒查清楚,正在加緊調查。不過,八爺的權利卻是不,跟京城裡某些高官有交往。到時真要把八爺窩端了的話,估量還得弄出一些事端的。」張強皺了皺眉頭,道。

「哼1葉同冷哼了一聲,「交待齊天,在秋山林一夫訪華時期親密關注著昌背山。決不允許昌背山有任何閃失。告訴粵東大熊山基地的馬漢同志,多派些人馬暗中監視著,從天空到地面,就是地底下也得留意著。命令神龍m2號隨時待命搜索從陸地深處傳來的可疑狀況。」

「是!我馬上把大帥的命令告訴下去。」張強一臉嚴肅,答道。

「還有,增強那邊特勤組的聯絡,徹底查清楚神道組的動向。早一點知道狀況,對於我們就等於增強了獲勝的把握。」葉凡又交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