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領導要舒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領導要舒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指導要舒坦

早上一打開窗戶,發現四處一片白雪,真美!

「呵呵,朱省長,當時可是有答話的。 部里給多少省里給我們多少的。」在弄錢一塊葉同志不虧為『化緣大師』,一咬住就是不鬆口的。當時衛生部的張姐來時,朱飛霜有當場應對過這事的。所以,葉老大厚著臉皮不要這臉皮了也得緊咬住不放。

「衛生部弄多少了?」秦淮北暗暗好笑,估量朱飛霜得搬起石頭砸本人的腳了。對於葉凡的搞錢才能,秦淮北是一點也不疑心的。天牆公路就是一個很好的佐證。

「報告也才遞上去,我們下邊的同志想去搞點錢難!幸而省里還一比一拔款,不然,這醫院可就難建起來了。」葉老大成心的嘆了口吻,就怕嚇著了朱飛霜『朱姐』同志。

「部里從來如此,錢不好搞。我們下邊去的同志在下邊省里彷彿很威風,一到部里全得裝孫子。

不怕們笑話,交通部我去過多次,沒有一次搞錢超過五千萬的。而且,還是求爺爺告奶奶的裝孫子裝了好多回了。

交通部一個副司長都能人五人六的不把我們這些副職放在眼中。唉……沒辦法?對於我們來,部里的同志都是指導。」秦淮北嘆了口吻,看了朱飛霜一眼,笑道,「不過,葉凡同志就不一樣了。在弄錢一塊他稱得上是一把好手。天牆公路他在交通部弄了三個億。呵呵,朱省長,置信衛生部的錢應該沒有交通部好弄的,也不必過於擔心什麼。葉同志應該不會又搞個一億兩億的吧?」

「三個億,這麼多?」朱飛霜瞳孔彷彿一下子睜大了不少,一臉訝然盯著葉老大。她還真不知道天牆公路的事,由於她剛調到南福剩對於葉同志的搞錢頭銜她還不清楚的。

「我這絕不是聳人聽聞,由於,當時天牆公路指揮部設立后我還是常務副總指揮。

而葉同志由於錢是他弄的,所以,省常委會任命他為副總指揮。要知道,當時牆公路外面的幾個副總指揮都是正廳級幹部。

比如德平的,而葉凡當時只是一正處級幹部罷了。後來省里又追回了一個多億資金。

加上合資運營的總共湊一塊弄了五個多億,才把天牆公路圓滿的搞了上去。天牆公路得我們南福省的大工程,也是我秦淮北這輩子經手的最大的工程之一。」秦淮北相當的滿足,而且,那一份了自豪溢於言表。

當時秦淮北本想經過天牆公路樹立一舉助本人進入省常委會作預備的,哪知背後殺了匹黑馬出來,使得秦淮北的願望一朝落空了。到如今他還有些鬱悶著。

葉凡正聊得熾熱的時分,而省政法委辦公室接待處李玉副科長正一手支在臉腮邊,眉頭皺得老高,另一隻手正把玩著葉老大送給她的雅絲黛高級護膚品。由於,姑娘家心裡正煩著。

昨天早晨由於要值班,所以晚了一些回家,想不到哥哥和未來嫂子父母親一家人都坐在飯桌前等著她。

而且,哥哥李木和嫂子特別的親切熱情,不斷給本人夾著菜。李玉心裡還有些疑惑,本人這個哥哥什麼時分變得這般殷勤了?

而母親還這一桌子菜都是嫂子買的整的,還特別買來了野生大甲魚是要給李玉補補什麼的,更是令李玉覺得有些詭異。一向摳門的嫂子何時如此大方了?

就在李玉疑惑著悶頭喝甲魚湯時,未來嫂子陳月笑道:「看到沒,我們家玉兒出昔了。」

「嫂了,我不過一個副科長,有什麼出昔,那個還是由於得了茶藝大賽的亞軍李一高興給賞的。再,搞接待工作,被人稱為萬精油,沒什麼出昔。」李玉笑道搖了搖頭,覺得嫂子這馬屁拍得也有些過了。

「姐,嫂子講的不是這個事?」這時,妹妹李紅扒了一口飯,在一旁『哧哧』著笑道。

「那是什麼意思,們這是弄什麼,搞得神神叨叨的。」李玉不滿的瞪了妹妹李紅一眼。

「還跟我們裝,就裝吧姐姐?」李紅得意的笑了一聲,看了姐姐李玉一眼,道,「姐,什麼時分把姐夫領回來讓大家瞧瞧。估量人家是大指導,不會來我們家的。」

「個死丫頭,姐去年才畢業,有什麼姐夫?」李玉臉一紅趕緊爭辯道。

「真沒有,騙人1李紅扁起了嘴,看了大家一眼,道,「們看看,五六千塊錢的護膚品都送了,還沒有?人家對沒一點意思會隨意送東西嗎?那可要五六千塊的,夠我們家吃上一年了。」

「妹子,有話就了吧。哥還等著幫忙呢?」這時,未來嫂子李月道。

「嫂子,真沒這回事,叫我什麼?們一定是誤解了,我上午也講過。當時李叫我過去泡茶,是要招待冤家。

當時去泡茶時我還不看法葉的。泡好先人家李要跟葉聊天,指導要講話我就分開了。

走的時分葉隨手從皮包里掏出來,是很欣賞我的茶藝。隨手送了我這盒東西,們看來很精貴的東西。

可對於葉這樣的人來又算得了什麼。」李玉趕緊解釋道,就怕家裡人誤解了要是傳到人家葉耳里還了得。

「不是葉講過要請到紅蓮區去泡茶給他喝。」哥哥李木道,看了李玉一眼,又講道,「這倒是個好時機,妹妹,乾脆去紅蓮區政法委跟著葉工作算啦。

聽葉這個人雖年輕,但很有能量。而且,不擺架子。他以前在麻川縣的秘書車紅軍如今曾經是一局之長了。

那個時分葉只是縣長,而如今可不一樣了,葉是水州市委副了,跟著他相對不吃虧的,妹子,要抓住這個時機才對。」

聽哥哥一,李玉總算是明白了。哥哥明面上是要叫本人去紅蓮區,估量是哥哥本人想去紅蓮區。

由於哥哥李木畢業也有好幾年了,不斷在省委辦秘書處搞文秘工作。不過,都是幹些最苦最累的活計。

比如沒人情願送的文件,沒人情願起草的指導發言等等。到如今哥哥還只是個科員,連個副科都沒撈到。

本人家裡沒有什麼能人靠山,再家裡也沒什麼錢。難怪哥哥嫂子明天對本人如此的好,原來如此!

「哥,是不是想去。我在省政法委呆得好好的去紅蓮區幹什麼?」李玉冷冷的哼道,感覺這親情都變味了。

「唉……妹妹,也知道哥的狀況。我們家既沒人又沒錢,如今想撈個職位都難。最近我剛聽一個冤家是葉還沒正式秘書,正在調查秘書人眩」李木嘆了口吻,相當有鬱悶。

「哪可以去報個名,把本人的優點都亮出去讓葉對上眼了也許就成了。再,哥可是文秘本科畢業的,文憑響噹噹的怕什麼?不是就連們處長都誇過的筆竿子,而且寫得一手的好字。」李玉咂了咂嘴哼道。

「妹子,太天真了,文憑有屁用。筆竿子更不用了,處長誇我,那是由於要我為他賣力。

看看,每次到選拔的時分他有想到過我沒有?這就叫指導的御人之術,要用時是人才,不用時是蠢材。

這些都不懂,以為選拔一個副科那麼容易!處室里多少人等著的。

人家全是靠關係上去的,沒關係有錢也行,咂個七萬八萬的也能弄個副科長。我們家拿得出來嗎?」李木有些丟失,道。

「這個我也幫不了什麼忙的,我又不看法葉。再,他只是叫我表演茶藝,我講的話人家哪能聽的,乾脆不要講。不然,估量連茶藝都沒得表演了。哥,也是知道,指導很忌晦這方面的。」李玉道,也是一臉的為難,倒不是不想幫哥一回。

「玉兒,就幫幫哥。也知道我們家狀況,沒法子。都是我拖累們兄妹了,這病不斷操錢,錢都砸我身上了。這腿,乾脆鋸了算啦……」一旁的母親鐵英突然有些嗚咽著道,而且,不斷猛捶著本人的病腿。

李玉的母親鐵英的腿落下了病根,不斷治不好。常常疼痛,所以,李玉和哥哥的工資根本上都給母親那腿花光了,兩人其實都很孝敬。

「媽,別這樣,再怎樣這腿都得留著。要是鋸了就走不了路了。」李玉跟李木一同喊出來的。李玉跑過去拉住了母親的手不讓她亂動,以免傷了腿。

「媽,那我去試試,估量希望不是很大,哥,呢?」李玉被逼得沒辦法,只好羞紅著臉道。

「妹子,下次葉叫去泡茶時無時機可以拐彎抹角一下。不能太直白,不然,會令人反感的。還有……」李木看了妹子一眼,不了。

這時,未來嫂子陳月把李玉拉到了房間外面,道:「妹子,嫂了跟幾句貼心話。」

「嫂子?」李玉盯著陳月,心裡也猜到了一些什麼,臉更是漲得通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