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兵對兵來將對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兵對兵來將對將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當指導的就圖個舒適,只需給他sh候得舒適了,什麼事都益處理。

當然,嫂子不是叫去做些見不得人的事,我們家還沒到那種不要臉的地步。

而是指的茶藝,對指導來講,茶藝也是一門享用。如今的指導全都喜歡附庸風雅,讓他有面子了,順著他的心意去做,他一舒適,是不是就成了?

而且,得讓葉書記對留下好印象才行。」嫂子道,看著李玉,大有深意。

「我知道」不過,嫂子,要是葉書記提出一些,什麼,我怎樣辦?」李玉臉紅紅的問道。

「應該不會,真那樣子的人我們不求他。」李玉感覺嫂子講的話有些言不由衷味兒。

不過」李玉也沒再挖底子」點了點頭。所以,如今坐辦公桌前不斷在思索怎樣樣才能接近葉凡同志。李玉正煩著了。葉凡正聊著,這時分,外面一個工作人員出來,告訴周森木、葉凡和於西陽出來。

幾人都整了整衣服進到了會議室。

省委十三個常委全坐在正地方的一個大的橢圓形桌子,左右兩旁還各有一排桌椅。

周森木市長首先走向了左邊一排桌椅,葉凡自然就走向了左邊一排桌椅了。彼有股子法庭辯論會的架勢。

「末尾吧1費滿天不咸不淡的坐在正地方。燕春來省長坐在旁側左邊」左邊坐的是正嗑著煙灰的齊振濤。

下邊各位常委都是按序而坐。而省軍區指導胡中明同志冷冷的掃了葉凡一眼,嘴角彷彿還勾起了一個美觀的弧度。

而納蘭若峰副書記卻是淡淡的掃了葉凡一眼面無表情。至於鐵托等人都是一臉庄正的坐著,像一尊尊的泥菩薩。

葉凡余光中發現,區委秘書長范東朋同志那兩隻腿彷彿有些顫慄。他把夾著的皮包放在桌面上時」手悄然抖著。

葉凡知道他有些緊張,這裡,可是南福省權利中心。坐在這桌了上的十三個頭頭,就代表著南福省的中心班子,是各個範疇工作面的帶頭人,他們個個是某個方面的霸主也不為過。

葉凡伸手悄然的在桌面了嗑了一下,范東朋看了他一眼,深吸了一口吻」狀況彷彿好了不少。

不過」葉凡再看對面的於西陽」彷彿跟范東朋同志的狀況差不多。而周森木卻是一臉嚴肅的看著費滿天跟燕春來並沒管於西陽同志。

見費滿天朝著本人表示了一下,省委秘書長喬志和站了起來,看了周森木跟葉凡兩人一眼,才道:「昨天,省委常委辦公室收到了水州市所屬的紅蓮區班子個人申訴材料。

申訴中是水州市政府挪扣了省政府下拔給紅蓮區的二個億專項的治河資金。

本該是紅蓮區的二個億挪給了東湖區。而東湖區又捐贈了一個億給水州市政府用於西邊城區的拆遷補償款子。

紅蓮區以葉凡同志為代表的黨委政府班子構成個人決議,要求水州市政府把二個億的省政府拔款還給紅蓮區政府,由於紅蓮河生態人文帶樹立將於後天正式拉開啟動的大帷幕。

急需求大筆資金」這事馬虎不得。」

喬志和雖有摻雜任何的信息,但在坐的還是聽出了一些滋味來。這個發言,彷彿有一定的傾向性的。自然是傾向於紅蓮區政府了。

「們單方都吧」到底怎樣回事?」,費滿天面無表情,一邊悄然的掀開了茶杯蓋子喝了一口茶,道。

「尊崇的各位指導」這是紅蓮區補償給我們東湖區的治污經費。我這裡也有一份材料,請各位指導看看。」,於西陽拿出了材料,工纖人員分發了下去。

等各位常委們都看了一遍后,於西陽持續道:「們也看到了,這是我們東湖區環保局出示的水質污染詳細材料」還有紅蓮河沒排水時我們東湖區所屬的玉葉河的水質各方面指示。

從這份材料上看出,對比相當的分明。鐵含量分明超標,還有對人體有害的梧等重金廢物含量會對人體形成極大的損傷。

自從紅蓮河向我們玉葉河排水末尾,水質曾經遭到嚴重的破壞。以前的玉葉河清澈得很,那是我們東湖區指導班子在市委省委指點下花了大力氣整治的結果」據統計,前前後後我們投入玉葉河中的治污經費不下十五個億。

而那天燕省長上去反省工作時我們去了東湖區所屬的玉泉湖,玉泉湖的污染如今用肉眼就能分明的看到。光是玉泉湖的整治我們前後總投入不下五個億。

在這麼分明的狀況下,市政府班子在周市長到帶領下,武斷點頭了決議。

當時在場的市委班子成員有十一個,以暫時頭的班子方式構成了決議。把紅蓮區還在市財政局賬面上的二個億划拔給我們東湖區用於治污補償。

當時周市長次要是思索到紅蓮區也正在大搞樹立所以才沒有划拔太多。我們東湖區也思索到紅蓮區是兄弟區,所以,只拿了兩個億……」

於西陽的發言也相當的有力度而且,材料預備充分理由充足,出示的材料都有相關部門的證明大印等。

於西陽發言終了后悄然的坐了下去,周森木投去了嘉許的一眼。這時,各位常委那眼睛全盯向了葉凡同志。葉凡整了整思緒」正想張口時卻是傳來了一道聲響。

「兩個億的確不多,治污一塊從來是污染快掃除難。估量們東湖區還得本人貼上一二個億吧。」這時,根本上不在常委會上發言的省軍區司令胡中明搶先淡淡的哼道,這個傾向性非常的分明,自然是批判葉凡同志了。

在坐的常委都心知肚明,知道省軍區招待所的事胡司令如今末尾發飆了。當時省軍區招待所肯參加河道曾經令各位常委們感覺訝然了。也暗暗佩服葉凡此人的能量,居然能逼得胡司令拆樓。這段粱子一定是結下了,想不到胡中明如今末尾下「嘴,了。

「污染了別人的河就該補償」這叮,拿到天下去都得通的。二個億,不多,不多!

某些同志的思想要不得,將心兒心的想一想,假設的河道被別人污了,是不是也會提出補償?

同志們,都要為對方思索一點。不能只污染而不治污是不是?」,這時,省委坐第四把交椅的納蘭若峰副書記不點名的批判了葉凡同志」旗幟鮮明的支持了周森木以及於西陽。

「呵呵,污染了當然得治污」這是天經地義的。」就在這時分,齊振濤突然啟齒了」居然也批判起葉凡來了。

正在大家都覺得有些詭異之時,齊振濤突然那臉一板,哼道」「補償款子是要拔的,不過嘛!漫天要價就不好了。

那是一種什麼行為,動聽點,跟市面上的敲詐又有什麼分別。打個複雜比方」在街上走不心撞碎了人家一個價值二百塊的杯子,這個,陪200塊就行了。

可是人家要二萬塊,這個,是不是還合理呢?」,齊振濤講到這裡,重重的颳了一下牙杯,哼道」「遇上這種狀況,當事人一定得報警是不是?到時一查,敲詐的人還得被拘留。

當然,我只是舉個例子明一下罷了。對於這種狀況,作為黨的幹部,是相對不允許發生在我們身上的。

作為水州市政府,更應該知道工程樹立跟經濟是掛勾的。紅蓮區以前是個什麼樣的狀況,如今又是個什麼樣的狀況。

我想提示某些同志留意一點,不要只看到表現的不妥現象,而是要透過現象看本質才行。」

「呵呵,齊書記講得完全在理!我是干紀委工作的,不會經濟樹立那一塊。」鐵托這黑麵包公破天荒的居然淡淡的笑了笑,又道」,「我就從紀委一塊來吧,有的事表面是壞事,實踐上是壞事。

人家的出發點並沒有錯。而有的同志要求太過份了,這個性質就變味了。索要補償是天經地義的」變成敲詐就過了。

像這種事,我們紀委也不能會視不管。我們都是黨的幹部,都要把人民群眾的利益放在首位才對。

紅蓮區搞樹立」歸根結底是不是也是為了改善水州人民生活。難道這樣也錯了,相對沒錯的。

作為紅蓮區的兄弟區東湖區,更應該多多了解才對。比如談補償的款子」兩個區的同志可以坐上去協商處理嘛!

置信葉凡同志應該不是個不通事理的人」只需東湖區提出什麼,單方都可以磋商的。一磋商」什麼事都處理了是不是?」

葉凡發現,周森木和於西陽那兩張老臉都有些發綠了。但是,如今是省委指導在作點評,兩人不敢吭聲,估量心裡鬱悶得想撞牆吧。這些指導」往往都是談笑間搏弈於其間。支言片語能看出博大道理的。

「呵呵,那天我去過玉泉湖。當時走在湖邊,的確聞到了一股子怪味兒。記得幾個月前去的時分彷彿玉泉湖相當的不錯」水清,加上花樹飄香,倒是為我們水州人民提供了一個休閑文娛的好去處。

那天再一細看,發現連水都變黑了。整治一個如此大的內湖不容易,同志們,我們不能等了真正成了臭湖再來管理是不是?

剛才同志們也過了,污染容易治污難!舊塊錢買的電池形成的鉛等污染估量要幾百塊,甚至上千塊的代價才能消弭。」這時,燕春來隱晦的批判了玉泉湖如今變髒變臭了,實踐上就是在批判葉凡同志的紅蓮區亂排亂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