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於西陽的臉白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於西陽的臉白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一聽到燕春來同志的發言,周森木和干西陽那陰沉的臉夾展開了。 這兩個老傢伙,彷彿連胸脯都tng直了不少。由於,憑這話就知道燕省長在支持本人。

而且,作為南福省一把手的費滿天書記卻是淡淡的呷著茶還沒發表意見。一把手不吭聲,很能夠是對此事不發表看法。或許是在默許著支持本人一方的,這個,很有苗頭可尋的。

從中,周森木和於西陽看到了成功的曙光。只需費游天不吭聲,燕春來省長的話講出來就等於點頭了。什麼叫二號人物,這就是。

「本來在發現玉泉湖污染時我一時不好意思去找紅蓮區的葉書記磋商治污的事。

畢竟紅蓮區在大搞樹立,作為兄弟區的東湖區應該支持他們。而且,葉凡同志管理的紅蓮區算起來還是我的下級單位,紅蓮區是一個副廳級單位,而我們東湖區只是一個正處級的單位。

哪想到他們變本加厲,那幾天排出的污水如禍不單行普通,照此排污速度下去,我們東湖區整個玉葉河將徹底淪落為渣滓河了。

而被人稱之為,頤和園,的玉泉湖估量將成為水州傳記本上的永遠消逝的歷史。

看到這些,想到這些,我心痛!沒辦法了,就是市委的周市長也看不過去了出面處理了這事。」於西陽言詞犀利,話講得難聽,句句捅刀子了。

「呵呵,各位指導。關於玉泉湖的事我想請各位指導看一段錄像材料。」葉凡站了起來,淡饋

「可以放1喬志和點了點頭,表示工作人員下去調試背投。范東朋雙手悄然的把材料遞給了葉凡,葉凡拿過了材料,面對大家淡然一笑,這廝邁著沉穩的步子走到了設備前面,光碟放了出來。

不久,玉泉湖整個畫面出來了……

「各位指導,您們可以看到了。其實」前幾天我們的排污水量是加大了一些。

不過,並沒有進入玉泉湖裡。由於,在更早前玉泉湖跟玉葉河的入水口曾經被玉泉湖管理處給封閉了鬧門。

我這裡有該管文科科長王冬同志出具的證明以及水口附近的居民看到的證詞證言。」隨著葉凡的解說,畫面上出現了好多居民」都證明玉泉湖取水口的鬧門在舊天前就封閉了。

可以一定,玉葉河的水並沒有留入玉泉湖中,看到這一段錄像,於西陽的嘴角連抽了幾個,那臉黑得像碳頭差多。

這廝差點要暴怒了,由於玉泉湖管文科的科長王冬可是東湖區下屬單位,這王冬同志可是本人手下。

想不到到頭來倒為葉凡同志講話了。這些,當然是葉凡使了手腕乾的。當初給王科長許的益處就是調離玉泉湖」給他找個好的局子任局長。

而玉泉湖取水口子附近的居民倒是好辦,盧偉指使棄盧家人一出動,什麼事都益處理了。當然」他們講的也是理想罷了。

「各位指導,們也看到了。從這些材料物證物證顯示,玉泉湖的污染並不是紅蓮河形成的。而於西陽同志不斷以此湖指摘我們紅蓮區政府污染什麼的,純屬在理取鬧,無忌之談。如今,請各位指導再看下邊的畫面。」葉凡持續往下放映。

「胡,污衊我們1這時,於西陽沒忍住大喊了一聲。周森木心裡罵了句蠢材想伸手拉他曾經來不及了」由於於西陽同志早站了起來,指著葉凡在喊叫。

「放肆,這是什麼地方,給我坐下。」齊振濤臉一板哼道,看了於西陽一眼」又道,「於西陽同志,剛才解說時葉凡同志可沒吭聲的,讓人家把話講完嘛!是非曲直自有在場的指導們公斷。難道疑心在坐的省委各位指導們的公正之心?」

齊振濤這句話可是相當的毒,一句話就把於西陽扯到了在坐常委們的對立面。燕春來同志冷冷的掃了於西陽一眼沒再吭聲。估量心裡也在罵娘了。

「葉凡同志,持續。」喬志和點了集頭。

「各位指導」在調查中我倒發現了一個不測的秘密。為什麼玉泉湖在沒有外來污染的狀況下會發生水質大變的狀況」葉凡一講,畫面切換到了一座老舊的大樓。

「各位指導,這就是污染源所在。據調查」這是一個s人搞的電鍍廠。普通是用來電鍍一些金屬以及非金屬的配件等等。

比如跟服裝有關係的紐扣皮帶頭號五金產品。

產量相當的驚人,據我們暗中調查過,排出的污水是沒經過處理的電鍍當時極度污染的水。

外面含有大量的工業化合物,重金屬等。大家都知道,電鍍的原料對人體的損傷性是極大的。

這水經過一條暗勾直接排入了玉泉河…………」隨著葉凡的講述,鏡頭也在跟著過去。拍攝到的狀況是觸目驚心,廢棄物跟污水簡直不敢用眼看。

看了看大家葉凡又道:「由於玉泉湖最近把進水口封閉了,所以沒有了死水來源。一湖死水這電鍍廠排的污物就沉澱了上去無法被水流帶走,所以,短短的工夫內玉泉湖的污染狀況變得有些分明了。據調查,這電鍍廠存在曾經有些年頭了,呵呵……」

葉凡講到這裡,還淡淡的笑了幾笑。而於西陽同志,那臉自然美觀,拉得跟驢臉差不多了,就是周森木都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就玉泉湖的水不是們紅蓮河污染的,那玉葉河的水總是被們污染了的吧?而且,最近排污量如此的迅猛,們根本就不聽勸說,難道真要毀了我們東湖全區不成?我們東湖區可是水州市歷年所評的文明區,就是省里也給了此獎。」於西陽拚死爭辯著,又轉移了目的。

「呵呵,排量添加可是於西陽同志親口答應了我們紅蓮區的張凌源區長的。我們當初還問過能否承受得住,為了兄弟區沒成績。我們還以為們有了特別的應對措施,所以,為了趕工程和進度,所以加大了量的排放。」葉凡冷笑了一聲道。

「葉凡同志,我希望講話要有根據。那天在東湖區的玉泉湖邊,燕省長和周市長等指導都在常

我們當場把張凌源同志叫過去對質過了。我過,我當初根本就沒講過這話。

各位指導請您們想想,在沒有加大排量的狀況下我們玉葉河曾經有超負荷運轉了。

再加大排量還了得?我於西陽會蠢蛋到如此地步,還招呼著紅蓮區加大排量。即使是為了兄弟區也不能以犧牲東湖區人民的幸福為代價吧?

葉凡同志不斷抓住此事不放是為了什麼?這個大點,就是污衊,是對一個忠實的黨員的最大污衊。

即使葉凡同志是我的指導,我也要抗爭的。」於西陽倒是tng起了腰竿子,振振有詞。由於,他覺得本人找到了反擊的時機。

「嗯,任何一個幹部,都不能夠放任本人管轄的區域遭到如此的污染的。即使是再不擔任的幹部,都不會如此的。畢竟,本人管轄的地方就是自家的孩子。有人山頭主義,其實,或多或少為了本人管轄區的利益,各位心頭都有竿稱的。」這時,省軍區的胡司令又末尾發炮了。

「不愛孩子的爹一定不是好爹,置信在坐的作為一方的父母官,都是好爹好媽的。」納蘭若峰又抽冷子哼了一句,自然都是在為於西陽講話了。

「呵呵,好爹好媽當然是一定的了。不過,就是由於太愛本人的孩子,所以,某些同志估量由於溺愛的緣故玩虛的耍詐的都有能夠的。難道為了孩子都不允許別人講幾句謊言了嗎?天下父母心,這謊言講多了就成真話了。」齊振濤淡淡的笑了幾句。他的話聽起來有些莫明其妙,實則是在指則於西陽不地道什麼的。

「作為黨員,應該以理想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空口白話可不好,轉眼不認賬更不好。這種性質極端惡劣。」鐵托書記一口一個法律,一口一個不好。於西陽那老臉可是有些掛不住了。

「當時在玉泉河有對質過這件事嗎?」這時,坐在首坐的費滿天突然出口問道。

「是的費書記,當時在場的有燕省長帶來的省里幾個廳的擔任的。還有水州市委市政府班子。」周森木一臉恭敬答應。

「是對質過,當時張區長由於這事搞得急得攻心,最後還暈了過去。唉,都過去了,葉凡同志,我希望在沒有任何理想的根底上不要再糾住這種字口的事擺檯面上講。

這裡是什麼地方,是我們南福省最中心的指導層。作為黨員,要以理想為根據,剛才鐵托書記講過了這話,空口白話可不好。

這種思想要不得,我希望回去好好反省一下本人的言行。處處以一個黨員的標準要求本人。」燕春來省長一臉嚴肅的教育起葉凡同志來。並且,搬出了鐵托的話來攻擊葉凡。這傢伙倒是兇猛,處處借勢。

「燕省長,我是有證據的,請接下去看。」葉凡著又按了啟動按紐,錄像接著放了下去。

下一個畫面一出場,於西陽那臉唰地就白了,氣得牙齒都嗑得格格的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