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全面翻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全面翻盤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於西陽的秘書宋傑在錄像里承認了那天的事,是那天張凌源來找於西陽書記,於書記在辦公室外間的一個會客室里接見了他。 當時在場的還有張區長的秘書王文。

當時於書記聽了張區長走過幾天要片面啟動紅蓮區樹立,磋商著能否加大一些排水的要求后直爽的答應了借河排水的事。

而且還對張凌源同志過了,是為了兄弟區大搞樹立,又葉凡是本人指導。作為下屬應該為指導為憂,還要求紅蓮區加大排水量,不過,只給了紅蓮區五地利間的片面排水量。

而張凌源也在畫面上證明了此事,而張凌源的秘書王文也了此事。

「們這是搞竄通,子虛烏有的事。姓葉的,什麼時分收買了我的秘書……」於西陽凄厲地大叫了一聲,身體顫慄得兇猛,有點像是突然中風形狀。地一聲,老於同志再也支撐不住,直往桌下摔了下去。

會議室里登時有些亂了。

「別急,急火攻心,我來,估量跟那天張區長的情形差不多。」葉凡叫了一聲一個跨步過去,在於西陽身上又是揉又是點。不久,工作人員送來了一碗薑湯用筷子橇開硬灌出來。

不過,於西陽還是沒反應。

「救護車到了沒有?」費滿天一臉嚴肅,轉頭問喬志和秘書長道。

「馬上就到了。」喬志和答應,一臉著急的拿著手機又打了起來,「我再催催。」

「醒來吧於書記,應該沒事了不過,於西陽還是緊閉著雙眼,沒啥動靜。而且,呼吸彷彿越來越弱了。

照此下去估量有些風險了。費滿天和燕春來都有些著急了,這要是在常委會議室里鬧出人命來估量兩位當家人都脫不了干係的。

「唉,老於以前都有心絞痛的老缺點,估量是這個患了。他是感到冤枉1周森木趕緊嘆了口吻用來遮遮醜。

剛才可是顏面盡失,在於西陽秘書站出來話后,周森木知道明天的臉可是丟得大了。這廝恨不得一腳就把於西陽同志從10幾層樓的會議室里直接踹下地府跟牛頭馬面談心去。

「呵呵,別急」我還有一法子,包準他立刻醒來。」葉凡淡淡的笑了一聲,轉到於西陽的腳跟處,三下兩下的幫他脫了鞋子。正在各位指導都一臉詫異之時,葉老大伸指往老於同志的腳底板處的笑xu一擊。

「哈哈哈!哈哈哈……」於西陽再也忍不住了,狂笑著坐了起來。登時,全體指導都傻眼了。誰還不知道於西陽同志剛才在裝暈了。

於西陽一看大家神情,那臉瞬間就白了。登時天眩地轉的倒了下去。

這次倒是真的暈了。不過」此刻被,狼來了,詐騙過的各位指導們再也懶得看一眼不幸的新手同志。

……哼!抬下去,成何體統1當一見到救護醫生衝出去,費滿天一聲冷哼。醫生護士手慌腳亂的把人抬到了過道里才末尾施救的。

「簡直是荒唐!這麼荒唐的事居然發生在我們這黨旗國旗下邊。周森木同志」都幹了什麼?」費滿天此刻來發飆了,地一聲桌子被他重重地磕了一下。

周森木同志那臉一片臘黃,彷彿突然之間被人做成了四川臘肉乾似的。而費滿天的話就是熏臘肉的煙霧了。這冉,是相當猛烈的。

燕春來那臉也是黑沉沉的,他知道,費滿天在借題發揮彈壓本人的勢氣罷了。這事當時本人在場,剋扣紅蓮區二個億資金自然是本人默許過的了。而拔給紅蓮區的五個億其實是費滿天的意思。對於費滿天對紅蓮區的特殊照顧,燕春來不斷有意見。

所以」那天在東湖區將計就計,把費滿天答應的款子挪給了東湖區。這無異於煽了費滿天一個耳刮子。和著費滿天拔款,老子有的是辦法挪款子。最後,這錢不是照樣子到不了葉凡手中。

而且,燕春來還知道。最近由於顧則飛副省長被拿下」使得京城費家人都有些丟臉。

而本人這邊勢氣正盛。本人正想趁機再打擊費滿天,想不到於西陽給本人捅出這麼大個「笑柄,來。此刻此時,燕春來同志殺了於西陽,絞死周森木的心都有了。

「森木同志,回去立刻把省委省政府拔給紅蓮區的二個億直接打到紅蓮區財政局賬面上。紅蓮正在大搞樹立,紅蓮區是國務院同意的我們南福省的實驗新區」是重點功能區,是肩負著發展樣板的歷史使命的,是絕不能讓它成為歷史的。至於紅蓮區對東湖區形成的一些污染,這樣吧,省里再下拔五千萬給東湖區。森木同志」管好用好這筆錢。」燕春來厚著臉皮下了命令,自然是想找回一點面子了。

「我馬上安排去1周森木此刻只想早點逃離這是非之地。什麼權利中心,他感覺這裡就是森羅殿差不多。

「給有關同志講一聲,好好查查那電鍍廠,不像話。這麼大的污染源居然在鬧郊區沒發現,環保局的同志都幹了些什麼?」這時,常務副省長宋初傑冷聲哼道。

「是是是1周森木同志就剩下點頭的份頭了。這傢伙真想一頭從窗戶跳下去萬事百了。不過,他沒有死的勇氣。

「於西陽同志這樣子空口白話,不但欺瞞了下屬,也詐騙了下級指導。嚴重的敗壞了黨的名聲,破壞了黨的紀律,違犯了一個黨員最根本的做人準繩,對於同事居然採取騙的手腕,對於兄弟區居然採取的是敲詐的手腕。我看,是不是該思索給個黨內處分了。」齊振濤是不會放過給葉凡出氣的時機的,此刻,齊大炮一臉威嚴的巡了大家一眼,冷冷哼道。

「黨內記大過吧。」費滿天一語定了調子,講完后又看了看燕春來同志一眼。

燕春來知道老費在逼本人,沒辦法,這苦果總得本人吞下去。他硬著頭層,道:「於西陽形成的影響太惡劣了,我看他曾經不適宜再擔任水州市委常委、東湖區書記一職了。我建議省常委會立刻調整他的工作。」

「我贊同。」鐵托乾淨拖拉地表了態。

「調整工作曾經是最輕的了,我贊同燕省長建議。」這時,政法委書記李昌海見葉凡還在場,也不妨送個順水人情。

「一定要嚴懲1盧明珠部長直接表了態。

「不能輕饒了這種思想作風極端敗壞的幹部,要純潔我們的幹部隊伍。黨內樹立是必不可少的,我看是不是該增強黨員的新一輪進修培訓,思想提高了。」齊振濤道。

「嗯,跟黨校的同志們講講,再搞個培晉班吧。」費滿天點了點頭。

葉凡隨手交待范東朋把後天紅蓮河生態人文帶搞活動的請柬遞到了每個常委手中。至於來不來是他們的事了,旋即識相的走出了常委會議室。

不久,周森木同志也出來了。這廝看了葉凡一眼,哼道:「葉書記,好手腕!我看不去干特工是惋惜了,哼1

「呵呵,我倒想,惋惜國度秘密機關不要。就咱這個樣子,干特工彷彿也還行吧。」葉凡淡淡的笑了笑,心老子本來就是水州最大的特工頭頭,人稱葉大帥,周森木同志還猜得很准了。

「把報告遞下去,下午就把二個億領回去,市政冉廟,放不了們紅蓮區的錢。」周森木哼了一聲走去了。

前面傳來葉凡的聲響道:「周市長,聽市政府辦公大樓正預備新建。反正這二個億一時用不著,我們留五千萬給辦公大樓搏樹立吧。」

葉凡講到這裡,分明的看見周森木同志的腳步停頓了一下,五千萬即使是對周森木這位副省級的大市長來也不是個數目的。不過,周森木同志有本人的硬氣,悄然一停頓又持續走路,不理會某人的糖豆炸彈。

「Q四萬,不要拉倒。」葉凡又了一句。

「這是該付的,大樓里也有一間辦公室。既然紅蓮區暫時放不下,那我代們保存著了。」周森木還是哼了一聲走了。

「有錢能讓鬼推磨,這話講得再理。老子有錢,市長又如何?」葉老大在心裡鄙視了某人一句,昂著頭走了。

其實,周市長最近還真的在為錢撓心著。有了五千萬也的確無能許多事。為了爭口吻跟這麼大筆錢過不去,沒必要。我周森木是為了水州人民放寬心胸的,並不丟臉。老周同志自我安慰著走在了路上,心境也好了不少。

老段同志還回來得及時,這邊事一敲定,第二天早上他居然回到了水州。由於,明天紅蓮區的啟動盛典將在紅蓮河的九雲橋舉行,老段這位水州的頭號人物當然不能出席了。

張凌源區長一臉怒氣地走進了葉凡的辦公室。首先就是來了一氣哈哈大笑道:「葉書記,解氣,解氣1對於葉老夾幫他出了氣,掙回了門臉兒,張凌源打心眼裡感j,甚至佩服。

「呵呵,這是應該的,老張。活動的事預備得怎樣樣了,明天可不能有任何閃失。」葉凡淡淡一笑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