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行署專員不算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行署專員不算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行署專員不算什麼

祝賀『ln6495』老大成為官術第七位盟主,狗子置信,應該還有後來人的。

喬報國喃喃了一下看了看酒杯沒動作,這廝臉悄然有些紅了,就是抹不開這面子。

倒是他未來老婆蘇香玲給兩個杯子都倒上了酒,一個杯子拿本人手中,一個硬塞進了喬報國手中,站起來道:「葉凡,跟圓圓都這樣子了,難道叫我一聲嫂子都不肯。明天看我面子,就原諒剛才報國的衝動。他最近的確很煩,很多事都煩著,我們倆敬一杯。」

喬家人對葉凡的態度也讓曾氏兄弟倆心裡暗暗震驚不已,想不到葉凡這個准女婿居然如此的拽。反倒經驗起大舅哥來了,真是牛逼。從這一刻起,葉凡的籠統在曾氏兄弟的腦子中曾經樹立起來了。這種人,是屬於那種只可結交不可得罪的類別了。

見喬報國還在猶疑,葉凡也是坐那邊不吭聲。

「我還是不是哥?」喬世豪生氣的沖喬報國哼道。

「葉凡,我們喝一杯。」喬報國站了起來舉起了杯子,這傢伙當然感覺丟臉子了。不過,老婆和堂哥都逼得緊。最次要的是還要求葉凡辦事,真惹火了這傢伙不賣賬本人也是沒辦法的。與其到時去南嶺地區遭人白眼,不如跟自家兄弟聲對不起還要好一些。

「世豪哥,報國哥,嫂子,大家同干一杯怎樣樣?」葉凡也不能太拿擺了,喬家人曾經放低了身姿,不能太駁人家面子。就是為了圓圓也要放開胸襟的。所以,舉起了杯子提議道。

「好好好!同干一杯好。首先祝賀一下葉凡的紅蓮區明天剪綵儀式圓滿成功。二來也恭捷報國節節高升,秋林,曾華,我們一同來。」喬世豪舉著酒杯笑道。

心結總算是悄然打開了。

「曾局長的事到底怎樣回事?」葉凡問道,看了喬報國一眼又問道,「按理曾局長是地區局代局長,扶正的話就是正處級的局長了。正處級幹部市裡就可以決議了,怎樣反倒叫我去弄什麼?南嶺地區我是兩眼一爭光誰都不看法。」

「也知道,是雙重管理。南嶺地區組織部那邊我們倒是不用擔心什麼?不過,曾華的任命還得經過省廳才行。」喬報國看了葉凡一眼,道。

「鐵占雄部長可不就在,只需他肯打聲招呼,置信南福省的李昌海應該不會駁他面子。再,不就一個地區局長地位。」喬世豪跟著解釋了一下。

「呵呵……」葉凡笑了兩聲,總算是明白了個中根由。想了想,道,「組織部那邊們一定不用費什麼心神了,省廳這邊我去想辦法。不過,最近我也遇上一難事,老喬家在組織部那一塊擁有相對優勢。」

「什麼事?」喬報國問道,口吻倒也平和了起來。葉凡既然啟齒了,置信曾華的事曾經擺平了,心境自然也是舒適了不少的。

「最近南福省副省長顧則飛由於貪污受賂等緣由被雙規了,這不,一下子空出個副省長地位來。

我有個好冤家,叫何宜遠,現任南福省水利廳廳長。而顧則飛也是分管水利樹立這一塊的。

何廳長有意這個地位。只是不斷以來沒找到什麼途徑。他以前是跟著老省長朱世林的,不過,如今朱世林退居到政協了。」葉凡道,看了喬報國一眼,又道,「何廳長很照顧著我們紅蓮區,在水利樹立那一塊不但拔錢給物,而且給了許多優惠。」

喬報國差點要罵娘了,心子胃口真是大了。我叫講情的只不過一個『正處』地位,倒是要求起『副石級地位了。這地位即使是老喬家也不能是很容易的。

「葉凡,這事恐怕難度很大。我不是過,中組部也不是老喬家開的,是黨的中組部,人民的中組部。各方都盯得緊,這副省長地位也是非同可的。」喬報國想推掉這燙手山芋。

「呵呵。」葉凡淡淡的泯了口酒不吭聲了,專心對付起那碗米黃色的香香的雞湯來了。

喬報國一看就明白了,敢情這貨在談條件。不把何宜遠的事搞定就別指望著他出手幫曾華了。喬報國心裡又末尾冒火了,覺得這傢伙根本就是在胡鬧。沒有一點為老喬家作想的架勢。作為親戚,怎樣一點醒悟都沒有。

「這事可以先問問叔再。」喬世豪倒是啟齒了,出了個主意。

「其實,這事我看是件壞事。何宜遠到如今還沒東家,而且人年齡也不過剛到50。

時機有的話還是有選拔的潛力的,只需喬家幫了他,那不等於在南福省為找了一顆大樹。

當前們南嶺地區要搞水利樹立等方面的項目,何廳長一定會不遺餘力相幫的。

假設他能上位,作為副省長,分管的範圍更廣了,能幫們的不是更多了嗎?

再,南嶺地區並不富有,要發展經濟,搞活經濟,改善老百姓生活,樹立郊區,要表現出的政績來沒有省里的扶持,那隻能是天方夜譚

喬報國沉默了一會兒,最後點了點頭,道:「這事我先跟爸,能不能成還得他決議。不能以這事為條件把曾華的事給擱一邊了,我們都是什麼人,是親戚,圓圓是我親妹子。」喬報國又扯到喬圓圓身上了,以血親來串上葉凡這隻螞蚱。

「其實不用了,葉凡過幾天不是要去京里。乾脆親身跟爸叨一下不是更好。」蘇香玲道。

「還是由哥先一下為好,假設他沒有這個意思,我就不用把何宜遠帶到京里了,白跑一趟還累人是不是?」葉凡道。

「看,都跟圓圓在一塊了,還他呀他的。他是誰?他是岳父。」蘇香玲斜瞄了葉凡一眼,不由得笑道。

「呵呵,這事還沒定。」葉凡淡淡搖了搖頭。

「還沒定,都把圓圓那個了,還沒定?」蘇香玲生氣了,略顯怒氣的瞪著葉老大。葉老大一聽,心裡直汗顏,那天晚了為了氣喬遠山胡的話,想不到喬家人還真是信了。

不過,葉老大也有些鬱悶,這事怎樣圓圓回家也沒解釋一下,這什麼意思。彷彿圓圓默許了似的,老子還沒把她辦了,這個可是有些冤枉了。

「呵呵,我只是還沒正式定上去是不是?」葉老大幹笑了一聲,倒也沒解釋什麼。

這種事也不好解釋,越描越黑了。看了喬家人一眼,笑道,「乾脆我直接把何廳長叫出來,我們借這時機大家看法一下他。

哥當前在南嶺地區任職,少不了跟水利廳打交道的。而且,何廳長也有本人的圈子,發散開去能幫許多忙的。

比如衛生廳等部門他都有好冤家在任要職。哥當前到南嶺,少不得往省里跑的。

多接交幾個冤家當前回省里辦事也方便一些。再了,是南嶺地區行署專員,可是回到省里后這些都不算什麼了。

這個專員人家省里廳局的一二把手未必鳥。這就是實情,置信哥在粵東省委辦公廳呆了這麼久應該有體會的。」

「我看行,倒是個時機。」喬世豪點了點頭。

「那邊的事得抓緊些,曾華的材料曾經遞到省廳了。都快一個月了還沒動靜。這事,最好在我還沒下去前搞定上去。我想把曾華作為一枚暗棋運用,為他上位政法委一職作個鋪墊。不然,給田志空知道了估量會生出一些別的事端了。直到如今,他們並不知道曾家跟我們喬家的關係。」喬報國道。

「都快一個月了,那這事是不是省廳有些不稱心或許什麼?們託人問過沒有?」葉凡問道,心曾華估量是沒戲,李昌海不喜歡。喬報國沒辦法了,求到本人門下。

「託人問過,是一個地區的局長非同可,省廳還需求琢磨琢磨才能敲定上去。」曾華有些不滿的道。

「這明擺著是在推了。」曾秋林道。

「是不是他們另有人選了?」葉凡成心問道,自然是成心想把這事搞得難度大些,爾後假設能辦成的話老喬家欠本人的人情也會大些。當前幫起何宜遠來也會更賣力一些。

「這個,彷彿是聽省廳有人也中意這個地位。」曾華硬著頭皮講了出來,臉上有些尷尬。此刻也顧不及丟臉子了,帽子最重要了。

「那這事還真有些費事了,估量省廳那位也是相當有實力。而且,人家在省廳工作了這麼久,跟李昌海混得很熟,關係自然比下邊的同志好了。」葉凡道,成心又問道,「曾局長,找過李沒有?」

「找了,不過,沒見到人,唉……」曾華嘆了口吻。

「李昌海成心在躲罷了。」喬報國哼了一聲,看了葉凡一眼,道,「不瞞了,我也托省委組織部的冤家去講過了。不過,李昌海態度有些模糊。估量是心中另有人選,哼,假設他敢換人,我置信組織部那邊也通不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