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又整事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又整事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樣下去不好,鬧僵了對單方都不大好。 」喬世豪搖了搖頭。

「葉凡,趕緊打個電話給鐵部長,置信他的面子大。」,喬報國有些急了」這樣一大助力假設真推不到去,對本人經后的工作展開可是相當不利的。掌控了一個地區的政法委這種強力機關,對於辦事那就方便得多了。

「呵呵,不用,我直接問李書記了。」葉老大淡淡的笑著,掏出電話來也沒避晦,直接打了起來,笑道,「李書記好,飯吃過沒有?」

「正吃,有飯局,在黃氏會所。要不葉書記過去磕一杯?」李昌海呵呵笑道。

「彼此彼此罷了。」葉凡跟著笑道。

「哈哈哈……」,李昌海大笑了起來,道,「我們這些當官的也命苦」天天飯局把胃都吃壞了。還給人民群眾留下一個行屍走肉吃喝玩樂的不良印象。」

「沒辦法」華夏人最注重酒文明吃文明了。在酒桌上好辦事」磕磕幾杯」談談交情,往往就能辦成事了。不然,啥事也辦不了。這就叫酒桌文明嘛1葉凡笑道,轉爾又道,「李書記,什麼時分有空,我把那卡給送過去。」

「真是感激了,謝謝1李昌海心境有些j動,這盼望已久的「望角公館,銀色會員卡總算是搞到手了。這個,將為本人展現出了一條更寬更大的路。李昌海恨不得立刻把卡拿來飛到燕京去望角公館逛逛以償本人希望。

「那邊都是什麼冤家,要不一同帶過去喝幾杯?」,李昌海只想馬上拿到卡」所以才如此問。

時機到了」葉老大心裡喊了一聲,笑道:「南嶺公安局的曾華局長請的客。我跟他好多年交情了」曾老哥人不錯。這次到省里是辦事,就請客了。本來我是地主應該我請客才是」想不到被他搶得先機了。」

李昌海一聽瞬間就明白了,心這望角的銀卡看來不好拿」還得外帶著一個地區公安局長地位了。不過,李昌海並沒絲毫猶疑」笑道:「噢,是曾華同志。

這樣吧」假設方便的話把卡交待他送過去就行了。」

「那敢情好,這卡正在我手上,我馬上叫曾局長送過去。」葉凡心裡大定」想不到運氣如此的好,居然會撞上這種so包的事。這卡本來是要送的,想不到另外成就了一番壞事。

放下電話后,葉凡從皮包里掏出一個盒子遞給曾華,道:「馬上帶著這盒子到黃氏會所208包廂去」李書記在哪邊喝酒。假設問起就是我叫過去的。」

「謝謝!謝謝!謝謝葉書記了!當前,葉書記是我曾華最好的兄弟。只需招呼一聲」曾華准到1曾華這中年人很是j動」拿著盒子的手都有些顫慄,葉凡如此,李昌海肯見本人,那八成這事是成了。

「快去吧老曾,感激的事當前再。」喬報國心裡大定,笑著催道。

曾華同志屁顛著跑去的。

「葉凡,那盒子里裝的是什麼?」喬世豪有些獵奇。

聽他一問,包廂里一切人全看著葉凡,葉老大淡淡一笑,道:「一張會員卡罷了。」

「怪事1喬世豪有些不信地悄然搖了搖頭。

「這卡很寶貴吧?」,蘇香玲隨口問道,也有些獵奇。

「望角的銀色會員卡,李書記不斷想得到一張,前次到京里,剛好遇上費一度,他給了張金卡。所以前幾天我打電話問了,他馬上給辦了一張銀卡給送了過去。」葉凡淡定自若,道。

「望角,難怪了1,喬報國若有所思,點了點頭。

望角銀卡」什麼玩意兒?看他們如此慎重怪異,難道這卡很神奇。一旁坐著的曾秋林副書記心裡尋思開了。他這個級別的幹部自然沒聽過望角公殯了。

「呵呵,秋林」望角銀色會員卡要副省部級及以上的幹部才有能夠擁有的。即使是副省級幹部,但也很難弄到望角的會員卡的。我跟世豪都有一張」不過,都是人家看爸和大伯面子給的。就憑我們本人這級別,是不能夠拿來的。倒是葉凡,費一度肯送金卡,面子不嘛。聽這金卡的層面很高1喬報國倒是明白曾秋林的想法,給解釋了一下。

「銀卡都是副省部級及以上幹部才能辦到的,那金卡豈不是?」曾秋計感覺本人講話的聲響都有些顫慄。

「呵呵呵,猜得對。我家老頭子就有一張金卡,我問他借都不給,還經驗我走到那個層次時自然會有,氣1喬報國奧秘一笑。

曾秋林同志自然又在心裡震憾了一下,那送葉凡金卡的同志豈不是政治局委員級別了。難怪這傢伙如此的拽」有這樣的大靠山即使是老喬家也不敢輕視了。

不久,曾秋林同志識相的先走了,人家喬家一家人一定有事聊的。

果真。

喬世豪舉杯跟葉凡碰了一杯后是再來二杯,葉凡推託是一杯就夠了。不過,喬報國卻是淡淡笑道:「沒事,他應該敬的。」,「這話我可有些不明白了,世豪我還得叫聲哥,怎樣倒過去了?」葉凡一臉正派笑道,心思也是一動,估量是喬世豪又要整事了。

不然,喬世豪會眼巴巴的大老遠跑南福來,鬼才置信他是想跟本人磕一杯才來的。要親情,本人跟喬世豪可是扯得相當遠了。而且,在這種大家族,親情往往不如利益。

「報國講得沒錯,葉凡,我的確有事要求了。」喬世豪直言不晦。

「笑了」世豪哥是混軍隊的,我不過水州市委一個排名最後的副書記」有啥能量能幫著。」,葉凡淡淡的搖了搖頭,看了喬世豪一眼又笑道」「更何況」有著父親那座大山撐著」什麼事擺不平,笑話了,真是笑話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當然就是葉凡的打算了。而且,本人也沒有義務為喬世豪去幹些什麼。

「真不是笑話,世豪如今調到粵州軍區了。有件事還真得求幫著。」喬報國一臉正派,道。

「粵州,那我更幫不了啥忙了。要這水州的軍隊一塊我還看法幾個人」粵州嘛!我是兩眼一爭光,啥人都不看法了。雖我在粵東也呆了二年不足,政府一塊看法幾個人,軍方」沒接觸過。」,葉凡心裡登時輕鬆了下去,笑道。心裡卻是暗暗奇異,喬世豪呆在本人父親的軍區多好,幹嘛要到粵州軍區。不過,也許是為了避嫌。

「哈哈哈……」

喬報國跟喬世豪都笑了起來,看得葉凡有些迷糊,不知兩貨在笑什麼。

「那還真是找對頭了,沒錯,正由於看法水州藍月灣的一些軍官,所以,世豪倒真有事要忙著了。

」喬報國一臉的得意樣子」看著葉凡。

「這話什麼意思?真是不明白了。難不成粵州軍區要跟藍月灣基地結對子共同訓練兵士搞分解作戰什麼?」,葉凡真有些疑惑著了。

「雖然不是如此,但也差不了多少,不跟打啞謎了。本來我是在粵州軍區總部任職的,不過」家父是總是呆在他手下不大好。

即使是正常的選拔人家上頭總會意里打個成績。總以為家父有任人唯賢的嫌疑,很是不自在。

所以,粵州軍區最近也組建了一個新型分解師,叫,紅劍師團」,比一個正軌師編製稍微人馬多了三成左右。

不過,兵種卻是涵蓋了海陸空三軍各支兵種的。其實,跟水州的a師性質差不多。

目前各大軍區都在暗中較勁,都紛紛推出了分解師團。粵州當然也不能例外了是不是?」,喬世豪道。

「也是,人家組建了們不組建,那一定得落後了。目前我軍來,新時代戰爭的需求,也必須組建有著分解作戰才能的新兵種了。便於融合一致,要飛能飛,要進水能進水,陸地上也能爬。從海灣戰爭來看,分解兵種具有的優勢相當的分明。」葉凡點了點頭。

「嗯1喬世豪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道,「所以,我一到粵州軍區,司令就把紅劍師團交給我了,這可是個燙手山芋,當然,對於軍人來」也將是本人下降的翅膀。a師在鎮中良帶領下,有著獵豹這個近水樓台,在後天上我們紅劍就差了一籌。假設再不想些辦法努力往上,「紅劍,拿什麼去追逐a師。」,喬世豪講到這裡,眉頭皺得老高。看來,這事相當的順手。

「有喬司令出面,什麼事擺不平。獵豹不也是嶺南軍區所屬的部隊嗎?喬大少往藍月灣一去」獵豹還不待如上賓?」,葉凡成心道。

「兄弟錯了。」喬世豪甜蜜的搖了搖頭。

「這可不像喬大少的行頭?」葉凡裝著不了解樣子盯著喬世豪。

「我也不明白,獵豹不就是嶺南大軍區所屬的部隊嗎?怎樣喬哥去就不行了」這時,坐喬世豪身旁的一個清麗女子哼道。

「丁香,不明白的。」喬世豪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