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貴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貴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聽了范東朋相當憤怒的彙報后,葉凡淡淡的道:……指導有指導的工作,不來就算了,我們要體諒他們嘛。 」

九雲橋兩邊早就彩旗飄揚,花環扎得河兩邊都是。而大白天河兩岸又掛上了大紅燈籠,燈節的氣息相當的濃郁。

段海天是最早到的省委常委。在一片熱烈的掌聲中老段同志邁著沉穩的步伐到了。

「段書記,這一次西江調查播種彼豐吧?」葉凡一臉熱情,笑道,雙手跟段海天的雙手緊緊的握在了一同。不過,葉凡巡了一眼,發現市委常委中也只來了七八個,就連周森木市長都不見人影。

「還不錯,他們那邊雖不如我們沿海經濟發達,但是,他們有本身的優勢,也值得我們自創的。三人行,必有我師嘛1段海天笑道。

這時,市委副秘書長、市政府辦主任林亮同志走上前來。一臉不好意思樣子,道:「葉書記,很對不起了。連雲市的紅星渠出了些狀況,周市長是要下去巡查一下。

雖然只是一道水渠,但周市長了,這水渠可是關係著老百姓的用水和灌概,馬虎不得。

而且,周市長還交待了,要求市政府下屬的一些部門指導們都看法到發展農業消費,提高老百姓生活的重要性。市政府所屬的許多部門指導也帶下去了。」

「呵呵,沒事,發展農業消費重要。老百姓能過上好日子,都是我們的希望嘛!周市長能想人民所想,急老百姓所急,真是令本人佩服不已1葉凡淡淡笑道,知道周森木跟燕省長差不多,就是要讓本人冷場出醜罷了。

這兩個傢伙下手還真是狠,把政府部門各個一把手都給帶走了。到時剪綵現場的椅了空出一大片來,那本人還真是沒臉擱地了。

「老周同志二心撲在老百姓的事業上,真是可圈可點!同志們,們也要有這種肉體才行。」段海天雖心裡直皺眉」但也在面上誇獎了兩句。

「段書記,我們先到休息室喝茶去。我特別從李昌海書記手中挖了個懂茶道的高手來,保准喝得酣暢。」葉凡笑著,伸出了一隻手相請。

「噢!膽子不嘛」居然敢去挖李書記牆角,就不怕等下他到了拔了人皮,哈哈哈……」段海天沉悶的笑了。

「呵呵,有段書記在,總得看面子是不是?咱就,費事先擋一下了。

」葉凡呵呵笑道。

「這可是很不地道,敢情明天請我老段來就是當擋箭牌的。」段海天笑著跟葉凡進了休息室。李玉姑娘那精深的茶藝表演,的確令得段海天讚賞不已。

笑道:「可是撿到寶了」等下老李來那臉估量得拉得老長了。」

「不會,他贊同的了

「怎樣能夠?」段海天有些訝然了,盯了葉凡一眼」道,「招了吧,用什麼賄賭了老李?」

「一張銀色會員卡罷了。」葉凡倒也沒隱瞞著。

「什麼會員卡有如此魔力,能讓老李同志忍痛割愛。」段海天眼中的詫異一閃而逝。

「望角公館的銀色會晏卡罷了。」葉凡淡淡笑道。

「望角1段海天那雙眼突然睜得有些大了,良久才有些鬱悶,道,「子好手腕,哪裡搞來的。」

「呵呵1葉凡乾笑了一聲不蕊「什麼時分給我也弄一張,銀s海天突然一揮手,道。

「中1葉凡點了點頭,聲道,「不過,本人有個要求?」

「談條件啦」膽子不1段海天不滿的瞪了葉凡一眼。

「一個條件,對來不用費多大力氣的

「先來聽聽。」段海天那話是從鼻腔里哼出來的,指導在沒明白的意思以前是不會隨便表態的。

「水利廳廳長老何同志最近很照顧著我們紅蓮河開發,也弄了三千多萬給我們。他兒子何斌如今代著區樹立局長一職

「老何同志不錯,啥時叫他也給玉葉河也弄幾千萬。」段海天一句話冒出,葉老大趕緊道」「別這麼貪吧段哥,這事不能再指望人家了。弄點錢不易的。」

「那算啦,的確有些過了。不過,這銀卡換一個處長帽子,倒也划算。」段海天笑了笑意思是的話我懂」斜瞄了葉老大一眼,道,「卡什麼時分到這事什麼時分成。」

「我段書記,還不置信我嗎?」葉老大有些不滿了。

「呵呵,急我也急。我們都急嘛!這傢伙,辦一定是會辦的,不過,工夫估量是沒有個准數了。拖到年底也叫辦是不是?老段我可是不想拖,有的時分去京城了,真想到望角去逛逛,看看能不能碰上貴人,這就是時機。」段海天笑道,就是不鬆口,咬定了。

「我這裡倒有一張金卡,要不先借去逛逛。」葉凡乾笑了一聲,也有些為難,由於望角的銀卡也不好辦。人家費一度曾經幫過一次了,再求人家幫忙就有些過了。人情不能不斷欠著,要還的。

「金卡,真有,哪來的?」段海天瞳孔猛地收縮了一下,他是知道的,這金卡普通來都是送給副國級豐部的。還有一些相當有份量的正部級高官也能弄到,比如財政部部長,組織部常務副部長這些手握重權的人。葉凡手中有一張,這是什麼概念?

「呵呵1葉凡乾笑了一聲不答。

「算啦,我不問了,這是的秘密。」段海天搖了搖頭,道,「這金卡還是留著本人用吧,既然是人家送的,這東西只要能用的。不要以為這種東西能隨意送人,即使是送人後此卡的原主人也會知會望角的主人,把狀況變更給他一聲。不然,隨意撿張卡也是不能進公館的。那裡都是什麼幹部,哪能允許人隨意出來是不是?」

「那好,我催一催,段哥把有關的材料弄一份給我就行了。還有,卡的密碼設置等

「行1段海天點了點頭,看子葉凡一眼,道,「聽燕省長一行人下鄉去了?」

「嗯,我早上特別還交待東冤家請過。不過,他們一行人坐車下鄉了。這個,指導要下鄉我們也不能攔著是不是?聽一同去的還有納蘭書記,宋副省長、省軍區的胡司令以及下邊好多廳局一把手

「噢,去就去吧。」段海天瞬間就明白了,那神色自然有些不美觀。這個,不光是打葉凡臉子,也是在打我老段的臉子的。轉爾看了葉凡一眼,問道,「費書記呢?」

「他會來。」葉凡一定的答道。

「噢,原來如此1段海天點了點頭,也明白了個中根由。這事,明擺著燕春來要以冷場情勢讓葉凡丟醜,爾後也是的剎一下費家的威風罷了。一場的剪綵儀式居然牽扯出了省委兩位巨頭的暗中比賽。這體制內的事,太複雜了。

這時,范東朋匆匆出去了。一臉怒氣道:「葉書記,京城那些貴人來了。」

「到啦,段書記,要不一同出去迎迎?」葉凡笑道。

「都什麼人?」段海天坐著沒動,雖是京城的貴人,那也得看什麼級別的。要是隨意來個阿貓阿狗的都要本人去迎,那本人這個省委常委也太掉價了不是。

「東朋,給段書記透透底子。」

「嶺南軍區來的喬橫山司令、燕京軍區來的趙括副司令員、中組部來的寧志和副部長、財政部來的鳳副部夫,「」隨著范東朋把名字報出來,段海天騰地一下就站了起來,急著叫道,「還愣著幹什麼,快去迎迎。」

轉爾沖葉凡哼道,「這傢伙,還跟我打潛伏,是不是要讓我老段也丟丟臉給棄看?」

「我哪敢,這不,剛回來,我不斷忙,來不及彙報嘛!再,他們會不會來我也不敢一定,這個,彙報早了我這臉可是沒地兒擱去的。」葉凡乾笑了一聲。

「這事當前再,走1段海天搖了搖頭,大步跨了出去。

「呵呵呵,喬司令,歡迎到紅蓮來1老遠,段海天就伸開了雙手跨步了過去。要喬橫山的威力對段海天來還不如他的弟弟喬遠山。不過,倆人一家的,段海天總得熱情著了。

「們紅蓮區的葉書記約請,我不來能行嗎?」喬橫山是一語雙關,暗中卻是挑明了葉凡總參軍務部的身份。

段海天聽了悄然一愣,當然不明白葉凡軍方身份。不過,老段自有本人的解釋,旋即明白了什麼似的,笑道:「那明這個當長輩的很愛護輩嘛1段海天講的當然是指葉凡跟喬圓圓的交往了。喬圓圓是喬橫山的親侄女,按這種演算法,葉凡自然成輩了。

「趙司令,大老遠來,招待不周體諒1葉凡一臉笑意,緊緊跟趙括的手握在了一同。

「我倒是沒什麼,只是,前次四從水州回來,彷彿有一肚子怨氣似的。

後來我老婆還以為他在水州受了冤枉,到她房間去勸她。居然看見她正把一樣東西往櫥櫃里藏去。我老婆很疑惑,什麼東西這麼精貴著。」趙括講到這裡看了葉凡一眼,把葉凡拉到了旁邊一個角落處講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