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葉老大的風光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葉老大的風光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倒奇異了,我想,四姐脖頸上戴的項鏈估量都不下十幾萬吧。 」葉凡裝得一臉的迷惑樣子,實則是心裡有些發虛。

不過,這傢伙也不知怎樣的就自個兒發虛了,連他本人都沒弄明白緣由。不過,這傢伙想是不是跟那天早晨在華勝大酒店發生的事有關係。

「沒錯,就是那值幾十萬的鑽石項鏈四都從沒藏過,就擺在梳妝台上。後來我老婆裝著獵奇樣子打開櫥櫃看了看,發現只不過是一套被單罷了。

彷彿是本國名牌的,老婆子正想打開看看,她還以為那被單里包著什麼寶貴東西,怕四給忘了。

結果四衝過去就是不讓看。老婆子沒辦法,只好勸了幾句走了。真是怪!前次到水州,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趙括盯著葉老大道。

老天,那套被單不是我弄到另一個房間的嗎?難道被趙四給收走了。難不成那天早晨被我就地「辦了,的姑娘就是趙家四?彷彿有道理,姑娘家對本人井第一次都很看中,所以,把那濺得有初血的被單收藏起來了。

趙括如此的盯著我,是不是疑心到我身下去了。不對,趙四應該不會跟他講這些,難不成有人在趙家人面前捕我刀了?

葉老大在心裡哀嚎了了一聲,心裡直冒冷汗,面上卻是淺笑著,決議先試探一下再。嘴裡道:「這到奇異了,不是聽趙四在水州做生意,她的冤家一個個能量都不,彷彿就是燕省長的公子燕東也常常跟她們在一同玩的。有燕東罩著,哪個傢伙瞎了狗眼敢欺負四姐?」

「燕東,應該不會是他吧。不然,我打斷他那狗括冷哼了一聲」斜瞄了葉凡一眼,道,「也許是生意上的事,這事張一棟還拜託過燕東照顧著點四的」燕東應該懂事的。」

張一棟,什麼人?葉凡在心裡尋思了一下,轉瞬間就明白了。原來趙括這老傢伙繞來繞去的就是為了暗示本人的。趙四估量正在跟那個叫張一棟的傢伙拍拖。

而趙四到水州做生意,張一棟還交待過燕東照顧趙四的。那張一棟此人一定家世了得了。

估量其人家勢也不會多輸給趙家的。趙括成心找岔把這事透l給本人,無非是在告訴本人當前對趙四不要怎樣怎樣的了,人家名花有主了。

這老傢伙,葉凡在心頭暗罵了一句。面不改色,淡淡道:「起趙四,前次在華勝大酒店我倒是碰上過四姐。

到時衛生部的張瑩月副部長上去反省工作,朱飛霜副省長跟她是同窗,在華勝請客。

當時張姐叫我過去。我剛走到華勝的二樓」發現趙四跟曹飛兒,還有燕東等人在大堂休息。

後來打了個招呼我走了,不過,四姐是我升了官要請客。所以,後頭去結賬時發現趙四有些醉了。

剛好曹飛兒的表妹宋貞瑤到了,叫她把她們安排到華勝的頂層豪華客房休息了。不久,蘭闃竹也到了。」

「噢,應該是沒什麼事了。」趙括的目的是告訴葉凡張一棟的事」達到目的后也就得到了興味。再,趙括才沒閑功夫去關心四的風月之事。正好,這時費滿天書記也到了。葉凡趕緊告了罪過去迎接。

「什麼?喬遠山趙括寧志和等人都來了?」燕春來在電話外頭問道。

「嗯,相對沒錯。」一個女子聲響道。

「他們如今幹什麼?」燕春來問道。

「正在休息室,再過幾分鐘就要就坐主席台了。由於按剪綵儀式規則是九點鐘正式啟動。」女子聲響道。

「就這樣了1燕春來那臉唰的就有些陰沉了」轉頭沖司機喊道:「趕緊調頭,回紅蓮區九雲橋參加剪綵儀式。還有,叫公安的同志在前邊警報拉響開路,到九雲橋附近后中止警報,不要撓了貴賓們。」

差不多也是這個時分,周森木同志也正在接電話。那雙眼凸得老大」一臉黑色,放下電話后也是呼嘯著調頭回紅蓮區。

各位貴賓和指導都在主席台上就坐,紅蓮區委秘書長范東朋同志明天也很風光」扯著他那嗓子道:「我們有請水州市委副書記,紅蓮區委書記葉凡同志致歡迎詞。」

現場幾千名同志登時掌聲雷動」葉老大邁著沉穩的步子,一邊輕拍著手掌,面帶淺笑走到了正地方的發布話筒前面。

「尊崇的各位指導,各位來賓,紅蓮區的幹部職工們,水州的父老同鄉們,我代表……

明天是個大好日子,不但迎來了京城的各位指導,也喜迎來了省委指導以及港澳台一些冤家。

比如金寶碟的康正良總裁,韓國TSS來的安信濤總裁,江南傳媒的梅盼兒總裁……」葉凡嘰嘰歪歪著放了一通屁話。

不過,葉凡的話讓這些人唄有面子,一個個都是面帶燦爛愁容看著主席台上。

聽著主席台上冒出的一個個份量相當重的人物引見,一個個心裡在訝然的同時,對葉凡能請到這些分量級人物的到來也是深感佩服。

接下去費滿天書記致詞,段海天以及分量級來賓們都複雜的致了歡迎詞。

「剪綵啟動,預祝我們紅蓮區,生態人文帶,樹立圓滿成功。請各位指導參加剪綵儀式……」范東朋的聲響從話筒里響亮的傳了出來。

現場登時沸騰了,各位指導在費滿天和喬遠山帶領下邁棄喜悅的步子走向了那一條長長如龍樣的白色絲綢帶子。迎賓姐把每位指導依次帶到了本人該站的地步。

而葉老大的地位卻是安排在最尾巴處托著絲綢帶子的尾巴,彷彿托著龍尾巴似的,這是葉凡本人叮囑范東朋同志安排的。

由於,參加剪綵的高官們全是副省部級及以上的幹部,廳級幹部只要眼紅干看拍掌的份頭了。

就在這時分,費滿天和喬遠山都一臉笑意,大聲喊道:「葉凡同志在什麼地方?」

「我……我在這裡,兩位指導有什麼指示?」葉凡趕緊跨前一步站在絲綢彩龍前面,一臉恭敬著問道。

「呵呵,過去。」費滿天招了招手。

「過去,到哪裡?」葉凡還真沒明白費滿天的意思。

「個天賦是紅蓮的主人,這中間地位當然是屬於的了,哈哈哈,過去,過去,站我跟老費中間。」喬橫山哈哈大笑著喊道。

「這個,恐怕不好,您們倆位是大指導,我只是?」葉凡遲疑了一下。

「在這裡沒有大指導,只要主人跟主人,來吧,別糜費工夫了,我們還等著看紅蓮區的歌舞民族表演呢。

」費滿天一臉親和的笑著,給足了葉老大面子。

葉凡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走了過去。這廝有些j動著了,雙腿彷彿都有些飄飄然。此一刻,這傢伙那虛榮心得到了絕後的滿足。而台下台下的幹部同志們自然是跌了一地的眼鏡了。

范東朋同志更絕了,抓住時機拍上了馬屁,他是突然大喊了一聲道:「我們為葉書記加油好不好?」

「好好好呀,葉書記加油1盧偉大喊了起來。

「加油!加油1費玉帶頭鼓起了手掌,登時,掌聲如雨後春筍般的越來越狂烈了。一浪高過一浪,而剪綵的指導們也是合著拍子鼓著。葉老大太風光了,在如潮如雷的掌聲中終於走到了費滿天跟喬橫山的中間。工作人員馬上遞下去一把大剪刀。中間老牛夾著一頭羊,就是此刻的情形。

而正在這時分,燕春來和周森木同志都悄然的從門外擠了出去,兩人帶著一行人就站在人群外邊不敢冒頭。這個時分假設一冒頭,估量就是萬眾注目了。那指導不記下本人那才怪了。只是往常給指導記上去那是壞事,美事。此刻被記上去那就倒大霉了。

不過,見到葉凡淺笑著拿著大剪刀。燕春來跟周森木以及省軍區的胡司令還有納蘭若峰等人真不是個滋味。一個個都快打翻了醋罈子,滿地都是酸味。似乎,這些高級幹部們都成醋溜白菜了。

「葉凡,是年青一輩人中的出色人才,是我黨的優秀幹部。不但紅蓮區人民認可,每到一個地方,都博得了廣闊群眾的認可,也為當地百姓幹了許多大壞事。是造福一方絕不為過,這第一刀就由先來。」費滿天滿面愁容在話筒里道。那聲響傳遍了全場每個角落。

「對對對,費書記講得對!葉凡代表著朝陽,代表著中青年幹部,是國度的希望,共和國的棟粱之材。」喬橫山呵呵笑道。

「不不不!這些都是在指導的指示下才能完成的。特別是紅蓮區生態人文帶的樹立,沒有費書記、燕省長和段書記等指導的鼎力相助,拔款拔物。就是嶺南大軍區的喬司令等指導也為我們紅蓮區樹立投入了許多的人力物力和財力。所以,這第一刀一定得費書記和喬司令先來。」葉凡趕緊謙遜的道。

燕春來嘴chn不由得動了動,腹中酸味居然一下子散了不少。心這子還算是懂點事,給提了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