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六十章妹夫來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六十章妹夫來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姐夫,到了。」從軍吉里走下一年青人來,一臉熱情,老遠就大叫開了。

「姐夫……」,」何宜遠看了葉老大一眼,才發現又從軍吉里鑽出了一個漂亮得令人顫慄的姑娘來。正一臉笑吟吟的看著葉老大,那臉蛋上卻是微微有些紅桃hu

「呵呵,是青陽啊,這聲姐夫叫得好,再響亮的叫一聲。等下再送兩貼好葯。」葉老大霸氣十足,沖喬圓圓的二哥喬青陽笑道。

喬青陽現在總參任職,前次葉凡給了他一貼壯陽的葯,盹了吃了后這傢伙神風大作,殺得女朋友是片甲不留。

從此後,這傢伙對葉老大的佩服用滔滔江水來形容也講不完的了。

這次又是母親安排自己來接葉凡的,喬青陽知道,這次才算是葉凡以女婿身份登門。既然母親都答應了,相信那枕邊風早給老頭子喬遠a,

吹過了。不然,沒有喬遠山點頭,是決不可能邀請葉凡登門的。老喬家雖說是新生的政治豪門,但也有老喬家的規矩的。

「青陽,別亂叫1,喬圓圓有些羞澀,瞪了二哥一眼,有些不滿的哼道。

「沒亂叫啊?」喬青陽這傢伙裝得一臉的愕然樣子斜瞄了妹子一眼。

「你比葉凡還大,怎麼能叫那個?」喬圓圓揚了揚拳頭,喬青陽倒真被喬圓圓揍怕了,趕緊閃到了葉老大身後,乾笑道,「那個是哪個?什麼意思我可是不懂,妹子,你講清楚點。」,

「哼1喬圓圓怒瞪了他一眼,臉紅紅的不解釋。

「妹子,其實我是沒叫錯的。能者為先,雖說我是你哥,按理說葉凡得叫我一聲哥的」我叫他妹夫。不過,既然他比我強,我叫他一聲姐夫也行的,這是尊重強者嘛1喬青陽得意的瞥了妹子一眼。

「你還敢亂叫?」喬圓圓真生氣了。

「算啦」不亂叫了,叫妹夫行吧。」,喬青陽乾笑了一聲正經了起來。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咱們上車,回家去。」,

「何廳長,我先帶你去安頓下來。有了消息再通知你怎麼樣?」

葉凡看了何宜遠一眼,說道。

「沒事,我先到省駐京辦去要個房間」你忙你的,有事打我電話就行了。這京城我也少來,老同學好久不見了」我也好順道去拜訪一下。」何宜遠明白葉凡的意思。

「青陽,先把何廳長送到省駐京辦再說。」葉凡笑道。

「不用了,我自己打車去,不麻煩了。」何宜遠趕緊擺手,而且,搶上幾步叫了輛的士先走了。知道葉凡要去喬家,何宜遠哪敢冒失的去打擾。

車子離喬家越近,葉凡的心也有些莫名的悵惘。

喬圓圓輕輕的依在牛凡肩膀上」一臉的幸福樣子。

喬家大院,這座古老的四合院子雖說不是很高。但是,在京城權力圈內喬家大院卻是佔有一席之地。嗯進這個院子的高級幹部們多得海里去了。

門口的武警見喬圓圓一臉幸福的斜依著葉凡走了過來也沒問什麼,這時,喬青陽看了武警一眼」走過去拍了拍他肩膀,笑道:「田空,他叫葉凡,是我妹夫。你要記住他的形象,以後來就不用檢查這些麻煩事了。」,

「二少,能不能提供一些材料?你知道,這是上頭的規矩,我們的責任重大,馬虎不得。如果有材料我們記下來后以後來就方便得多,

不用檢查了。」,田空跟喬青陽的關係還不錯,笑道說道。

「沒問題」回頭我給你有關妹夫的材料。」喬青陽呵呵笑道,看了田空一眼,又說道,「以後你叫他葉哥就行了,他這人喜歡當老大。

我在s底下也叫他葉哥的。」,

「葉哥好1,田空上尉一個立正,還朝著葉凡行了個軍禮,一本正經說道。這傢伙,看來腦子很活。知道能當喬家大院女婿的年青人,

絕對不是省油的燈。

「你好田上尉。」葉凡握出手去跟他好好的握了握,葉凡看了喬圓圓一眼,笑道」「圓圓,把我帶來的煙拿兩條給田上尉,給兄弟們都嘗嘗。」,這個,跟守門的打好了關係,以後進喬家也方便得多。別看守門頭頭只是個小上尉,人家真要刁難你還真有些麻煩了。

「我去拿。」喬圓圓笑著跑回車裡去了。

「哥們,別看我妹夫比我還小,人家才25周歲,你知道他現在是什麼級別幹部了嗎?」,喬青陽大少笑著跟田空說道,看來,兩人關係的確不錯。

「應該到正處了,人家一縣的書記要三十歲左右,葉哥是有能力的人。」,田空一個立正,說道。

「縣委書記,田空,你也太小看葉哥的能量了吧?」,喬青陽打定主意一定要看著田空聽后發獃發mng的傻樣子。

「難道到副廳了?」,田空覺得嗓子有些乾澀,有些發苦發mng了。自己都快30了,還只是個上尉,的確有些雷人了。

「副個屁,我妹夫是正宗的正廳級幹部,紅蓮區區委書記,知道不?在華夏像這種級別的年青干荊e如我妹夫一般年輕的,絕找不出第二個來。而且,我妹夫在軍隊一塊朋友特別的多,你們頭兒是誰知道不?」喬二少得意的乾笑開了。

「正廳1,田空同志果然張大了嘴,不過,瞬間發mng之後又是一臉嚴肅的站直了身子,叫了一聲「首長好1,

「別聽他吹,正廳是正廳,只不過是水州市委副書記罷了。副的,副的。」葉凡謙虛的笑道。

「怎麼樣,我喬二少沒騙你吧?就是你們總頭兒狼破天也得叫我妹夫一聲大哥知道不?」喬二少看了田空那又發mng的樣子一眼,笑道」「所以,我不是跟你說了,伺候得我妹夫舒服了,有你小子好處的。」

「狼…………狼局長叫葉書記哥,這個,怎麼可能?」,田空絕對不相信這種事會發生的。

「別聽他胡扯了。」葉凡從喬圓圓手中接過「特供煙,后遞給了田空,喬青陽的眼可是很尖苒,一眼就發現了,搶了過來叫道,「妹夫,我叫你哥還不行嗎?這種高檔貨s就你隨便送人了,就是我也眼讒的。雖說老頭子一年也能分到十幾條,那還不夠他自己打理的。」

「還給人家,你好意思搶。爸的煙分下來哪年不給你偷去二條三條的,你還好意思說。咱們家這麼大,叔伯大嬸的多少人需要打理。你能弄到二條已經不錯了。還敢說。」喬圓圓看了喬青陽一眼,兇巴巴的哼道。

「沒事,小姐,給二少就走了。這煙太高檔了,我們抽不慣。」

田空嘴裡雖然說著,但是,雙眼卻是死死的盯著喬二少手中的,特供,。而且,對於葉凡的能量認識方面又加深了。

心說連我這個看門的都能送二條特供,這位葉凡同志不知是京城那家豪門權貴家出來的公子少爺。家裡肯定有重量級人物,絕不會輸給喬家大院的。平時喬二少高興了最多賞下一支兩支的嘗嘗味道,這位葉書記還真是大方。

「呵呵,你要搶別人的香煙,那就把你的份頭給別人就走了。」,葉凡淡淡的笑了一聲,發現喬二少微微一愣之後,這傢伙,居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快速度把煙塞還給了田空上尉。

這廝延著個臉乾笑道:「拿來吧葉哥,給我弄了幾條?」「你也二條,不過,品級高了一點,聽說是常委們抽的。」葉凡乾笑了一聲。

「我的娘,居然比我家老頭子的還要高檔,快點給我,別等下被喬大少給霸走了。」見葉凡有些愕然樣子,喬青陽又說道,「妹夫,你可能不知道,喬世豪這傢伙從來霸道,打的話咱也打不過他。我的煙都被他搶走了好幾回了。他家老頭子的份額分了給他還不夠,居然來搶我的。這什麼世道,都不護著我這可憐的弟弟一把。」,

「反正在車裡,你怕什麼,難道還能長翅膀飛了不成。」,葉凡笑了笑,掃了喬家大院一眼。

「算啦,在車裡就放心了,我們還走進去,進去。免得老媽又得羅羅嗦罵我了。」喬青陽笑著搶先進了院子。

進到院中大廳。

喬遠山正坐在沙發上看黨報,發現葉晃進來,喬遠山還在低著頭看報紙,似乎沒發覺。

而喬遠山的老婆葉蓉一臉笑著,說道:「坐吧,我給你泡杯茶去。」

「媽,我去泡。」喬圓圓笑著搶先到了那個小酒吧轉檯上。

「妹夫,媽叫你坐就你坐。」這時,喬青陽呵呵笑道。

聽到,妹夫,那兩個字,喬遠山似乎受了刺j,放下了報紙。淡淡的掃了葉凡一眼沒吭聲,伸手又去拿另一份報紙。葉凡知道,人家在等著自己打招呼。覺得他比自己大一輩人,先打個招呼也不吃虧,於是笑道,「喬部長好。」

「叫叔吧。」這時,葉蓉笑著說道。

「葉凡,喝茶。」喬圓圓拿著茶杯過來了。

「圓圓,我來泡,你估計不行,要論茶藝,我經常喝,比你行。」喬青陽笑著搶過了茶具,開始表演起來了。

「叔嬸您們好。」葉凡硬著頭皮,擠出了一點笑打招呼道。

「好好!都好。

」,葉蓉倒是先點頭應了,不過,喬遠山卻是淡淡的哼了一聲道:「叫叔為時還早,還是叫喬部長吧?」[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