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張一棟下手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張一棟下手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張一棟下手了

講到這裡,烏冰感覺這話好像有些太曖昧了一眼,臉蛋不由得有些紅了。

「伺候。」葉老大微微一愣,看了烏冰一眼,似笑非笑,「行,那你怎麼個伺候法子?」

「那葉要烏冰怎麼個伺候法子?」烏冰臉上掛著桃花,斜瞄了葉老大一眼,大膽的說笑道。

「1葉凡突然一伸手,把烏冰扯入了懷裡往chung邊走去。

「別……不能……不行……」烏冰拚命的掙扎著,葉凡能感覺得到,烏冰的掙扎是真的,絕不會是姑娘跟男子在一起的那種半推半就架勢。

「哈哈哈……」葉老大大聲笑了起來,輕輕的放下了烏冰,還替她整理了一下衣裙。笑道,「怕了是不是?」

「我才不怕,你是大領導,你難道還真敢把烏冰怎麼樣了?」烏冰tng了tng那高聳的xing脯,哼道。

就在這時候,葉凡的電話響了。他走到一邊剛接通就聽到傳來風清錄司長那有些焦急的聲音道:「

「風司長,什麼事請說?」葉凡感覺有點不妙。

「子奇給部里搞紀檢的人帶走了,我當時聽到消息趕過去已經晚了。現在也不知被帶什麼地方去了,快想些辦法。」風清錄焦急的說道。

「到底什麼原因,你打聽過沒有?」葉凡那臉一沉,哼道。

「聽說是內部違規使用票據,挪用、虛報款項。當時是駐部里的紀檢監察室一室的同志來銬走的。

繆升處長一聽說后立即趕了過去,要求紀檢的同志給個說法。可是那些傢伙很冷酷,還警告繆升說是別多管閑事,不然,連他一起給銬長。

我也是剛從下邊趕了回來,剛才我親自跑到監察一室問了張一棟主任。不過,他說這事正在查,居然警告我,叫我別亂講話,不然……」風清錄講到這裡有些憤怒,自己一個司長講話居然不抵事了,罵道,「張一棟不過一個處長,居然在我面前叫囂。警告我,什麼玩意兒?」

「張一棟,此人有來頭是不是?」葉凡冷冷哼了一聲,知道小弟肯定是被什麼人誣陷了。就自己給他的錢都用不完,何必還要去貪部里的一些小錢。如果說小弟貪s,作風不正這些葉凡也許還有些相信,說是虛報發票什麼,那是絕不可能的。

「京城老張家人,張一棟的伯父親叫張向東,是京城老張家的掌舵人。職位是總理助理,國務委員。

而張一棟的父親叫張國東,現任建設部副部長。而張一棟卻是駐財政部監察一室主任,正處級幹部。

我看張一棟的態度相當的強硬,以前部里發生這種事,只要有司長出面問一下,一般來說都會倒出實情。

因為子奇現在不過一個副科級幹部,而這次我感覺有些詭異,張一棟態度強硬不說,而且是連人都給我見到。

不怕說出來你笑話,連子奇的面我都見不到。這事我本來想自己出面擺平了,不過,現在看來,我是沒辦法了。葉,你還是趕緊跟寧部長說一聲,費家在紀委一頭很有威望。」風清錄說道。

「我知道了,風司長,謝謝了。這事你不用管了,打聽一下消息就行了,這邊的事我來操作。」葉凡冷哼一聲掛了電話。

葉凡知道,風清錄能做到這一點已經相當不錯了。一般的幹部,在遇上這種事時能躲則躲,哪還會去質問什麼?不過,也許是風清錄知道自己跟費家的關係,所以,才敢如此去做。

葉凡一屁股坐在了chung上,尋思著找些什麼人出面查查再說。首先得把弟弟先撈出來才行,不然,會被張一棟打成什麼樣子都難說。

葉凡尋思了一陣子,總算是明白了過來。他記起了前段時間趙括來水州時有跟自己提過張一棟,好像此人正跟趙四小姐談朋友。趙括的意思是暗示自己以後跟趙四交往時注意一點什麼了。

難不成是張一棟在故意打擊報復,葉凡再尋思到那次水州華勝大酒店的事,苗頭是越來越清晰。肯定是自己跟趙四親密的事給有心人捅到了張一棟耳里。爾後張一棟調查過後對自己弟弟出手了。

「葉,沒事吧,喝杯茶吧1這時,傳來了烏冰的聲音,葉凡才發現她正手捧著一杯香噴噴的茶正站在自己面前。

「謝謝。」葉凡接過茶后喝了一口,放下后給烏冰打了聲招呼出門而去。

「一度,你在什麼地方?」坐進車裡,葉凡打起了電話。

「逛街,倒霉1費一度相當鬱悶,說道。估計正在給女朋友提包拿袋子什麼的了。爺們都有這種體會,陪女朋友逛街雖說相當的幸福,但也是相當的慘慘的。逛一圈下來腰包馬上就癟了下去不說,人還得給累得半死不活了。

「你馬上到紅葉堡來一下,我有急事找你。」葉凡說道。

「啥時,大哥,別急。」費一度立即正經了起來。

「你來了再說。」葉凡說道。

「正好了,這逛街差點逛得人都散架了,我馬上過來。」費一度正好以此為借口,甩給『女朋友』一句話就溜人了。當然,費一度的女朋友得加上一個引號才行。

不久到了紅葉堡,當聽葉凡把事說完后,費一度忍不住罵道:「張一棟他嗎的也太囂張了,你找誰都可以,幹嘛陷害我兄弟。」

罵完后費一棟馬上拿起電話打了起來。

嗯啊了一陣後放下了電話,那眉頭居然皺了起來,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怪了,我叫人去查了一下,居然說沒這回事?」

「沒這回事,哪我弟弟給張一棟弄哪裡了?」葉凡那臉越來越yn沉了。

「別急,我叫個人直接去問張一棟要人。」費一度臉s有些難看,打起了電話。放下電話后說道,「等等,應該沒什麼問題。」

半個小時候后,費一度電話響了,傳來一個男子聲音道:「一度,張一棟不肯放人。居然推託,說是這事不是他經管的。是他的手下在查案子,人也不知帶什麼地方去了?」

「你堂堂的副主任,正廳級幹部還管不了他這個小毛處長?」費一度生氣了,口氣重了許多。

「一度,你也知道,人家背後有張向東。我這打了擦邊球的正廳有什麼用?」那人口氣相當的尷尬。

「算啦,我另想辦法。」費一度啪地一聲掛了電話,那臉有些變黑s了,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想不到京城還有不賣我費一度面子的人,夠牛氣了。既然要斗是不是,咱們好好跟他玩玩去,媽的1

「你帶我去見一見張一棟。」葉凡哼道。

「行,我們一起去。」費一度哼道。

兩人打車直奔財政部而去,聽說張一棟正在加班。

張一棟高瘦的個子,還戴著個金邊眼鏡。估計是認識費一度,淡淡說道:「兩位找我有什麼事嗎?」其實,張一棟早查清了葉凡底細,所以,葉凡的樣貌這傢伙自然早知道了。

「我是葉子奇的哥哥葉凡,現在南福省水州市委工作,我想見見我的弟弟。」葉凡一臉平靜,說道。

「葉子奇是誰,對不起,我不認識他。」張一棟掃了葉凡一眼,面不改s,說道。

「聽說他是被你們處室的人銬走的,難道你不知道?」費一度知道這傢伙在裝傻,已經有些怒意了。

「呵呵,費大少,我的處室人馬可也不少,我哪能事事都知道?真那樣子我還不得累死。」張一棟掃了費一度一眼,還是不緊不慢,淡淡哼道。

「張一棟,我早打聽清楚了。明明是你下命令抓的人,怎麼現在又裝傻了。」費一度已經交鷚抖。

「噢1張一棟看了費一度一眼,哼道,「你聽誰說的,叫他出來給我說說,我什麼時候下命令抓的人?費一度,沒有證據的東西還請你別亂講話,這是要付法律責任的?」

「行,你不知道是不是?那說明不是你們處室抓的人?」葉凡冷冷哼道。

「這個我可沒說,我不知道並不等於我的處室的同志沒有抓人。也許是他們正在審理此事還沒有彙報上來。我雖說是一室的負責人,但也不能什麼都管吧?當領導的就是抓大放小嘛1張一棟相當的沉穩,彼有股子耍猴的感覺。

「不要演戲了,是你們一處的鄭朋和汪明生帶走的。這樣,既然你不知道這事,那你把鄭朋和汪明生叫來我們問問。」費一度冷笑一聲,說道。

「對不起,現在下班了,這是屬於人家的自由時間,我雖說是一處的負責人,但也不能帶頭違反了國家的勞動法是不是?」張一棟很淡定,居然講出這話來,倒也彼為有理。

「那行,你把他倆人的電話告訴我,我自己打?」費一度哼道。

「這個……」張一棟好像有些為難樣子,想了想才點了點頭,說道,「那行,你們自己打吧?」

說完后在電話薄里找了起來,不久翻找到了號碼遞給了費一度。費一度馬上打了起來,不過,詭異的就是兩人的手機都關機了。

「擺的好場子啊張一棟,演戲是不是?怎麼會同時關機了?還真是巧了?怪事了?」費一度臉上怒容越加明顯了。

「演戲。」張一棟裝著一臉錯愕樣子,還掃了費一度和葉凡一眼,說道,「費一度,我不知道你這話講的什麼意思?[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