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搞不死他老子不姓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搞不死他老子不姓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1地一聲響,費一度終於忍不住了,拍桌子了,指著張一棟冷聲說道:「張一棟,今天把話擺明了,你到底招不招鄭朋回來?」,

「你也聯繫過了,聯繫不上,叫我怎麼招他們回來。再說,沒有正當理由我也不可能隨隨便便的叫他們回來。你家裡也有人在紀委系統,應該知道紀檢工作的複雜xng和隱秘xng。留給紀檢工作人員的s人空間可是不多,咱們不能無事都打撓人家是不是?」張一棟平靜得很。

「你媽的,老子揍死你這龜孫子的。」費大少徹底怒了,拿起桌上的茶杯往張一棟臉上砸去。不過,葉凡的手更快,穩穩噹噹的接在了手中,扯住了費一度的手,說道,「我們走1

「不送1張一棟哼道。

「媽的1,費大少踢了張一棟的桌子一腳,發出嚓的一聲后硬被葉凡給拉扯走了。他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我再找人,找個有份量的人出面,乾脆把鄭朋給招回來,看他還敢不敢亂抓人?」「不必了,這樣搞的動靜太大。為這點小事都麻煩上頭的人沒意思。既然張一棟鐵心要yn我,那咱們就跟他好好玩玩。他抓我弟弟,其實是沖著我來的。」葉凡哼道。

「沖你來,什麼意思?」費世度張大了眼睛盯著葉凡,有些不明白。

「我沒猜錯的話這位張一棟同志現正在追趙家那個小四。」葉凡哼道。

「神啊大哥,這個你也查清楚了。那趙四,是不是你的那個,呵呵,沒事,咱們把張一棟這事給攪黃了,看他怎麼樣?大哥,乾脆上了她,氣死小張這烏龜王八蛋。」費一度乾笑了一聲。

「估計是前次在水州跟趙四喝了一場酒後來被燕春來的兒了燕東給彙報給了張一棟,所以,張一棟拿我沒辦法,就對我弟弟下手了。」,葉凡說道。

「這事難道趙家人同意過了?」,費一度也有些好奇。

「估計是前次趙括到水州來有提起過張一棟此人。我想,趙括那老傢伙應該不會無地放矢的。」葉凡哼道。

「看來,這事彼複雜,居然牽扯出了趙家。」,費一度哼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難怪張一棟膽子如此的大,居然不鳥我了。原來是攀上了趙家這顆大樹?」,

「兄弟這事你不用管了。畢竟,你們家跟趙家的關係不要鬧僵了。我找人出手就走了,我就不信鄭朋和汪明生能插上翅膀給飛走了不成?」,葉凡哼道。

「怕個球1,費一度哼了一聲,突然乾笑了一聲說道,「我馬上找人查找鄭朋和汪明生,這兩條狗絕對是張一棟支使的。等下找到葉子奇后,乾脆把趙四叫出來,你演一場戲給張一棟看看,氣死這王八烏龜蛋的。」

「這法子好像也不錯,不過得注意影響。」葉凡淡淡笑道,彼為正經。費一度自去打起了電話找人。葉凡相信費家二少的能量應該不止這一點的。

費一度嗯啊了一陣子後放下了電話。

「找誰?」,葉凡有些好奇這傢伙到底會找些什麼人?

「都是紀檢系統的,他們是追蹤的高手,相信不久就有鄭朋的消息了,咱們耐心等著。一有消息咱們馬上出動。先把這兩個兔崽子解決掉再說,只要一拿到他們誣陷子奇的證據,咱們馬上算賬。麻痹的,敢欺負咱們家兄弟,搞不死他老子不姓費?」費一度罵開了,這傢伙從來大條慣了。

其實葉凡知道,費一度並不象他表面看上去的那般大條,這傢伙其實是粗中有細。你如果光憑表象的話絕對被他整死過去沒商量的。

「要不把李龍叫過來一起整他在中紀委監察室那邊。對這邊的事較熟絡,而且李龍兄弟好用。」葉凡哼道。

「算啦,這邊已經有人了,再叫人就多麻煩一個人。」,費一度說道。

凡點了點光「大哥,我總覺得張一棟好像有恃無恐似的,這傢伙估計早就在預謀著這事了。這種人,既然要搞就要搞死他。不然,他懷恨在心,

估計子奇在京里都有麻煩的。

」,費一度臉s變得嚴肅了起來。

「看情況吧,如果他真要搞死我,那咱們就替趙四踢除一個麻煩吧。」,葉凡冷聲哼道。

兩人剛進了紅葉堡,葉子奇的女朋友宋倩倩從房間里出來了。一見到葉凡就問道:「哥,子奇怎麼到現在還沒回來?打手機又關機,也不知瘋到哪裡去了,真是急人,電話也不來一個。」,

「噢!剛才我給他打電話。他說是臨時頭有任務出去了,估計要明後天才能回來。而且,還跟我說是手機沒電了,叫我代為轉告一下\\1」葉凡面不改s,說道「怪了,直接借個電話打給我就走了,還弄得這麼麻煩的。」宋倩倩嘀咕了一句,倒也沒再多問,悶聲著給葉凡泡茶去了。因為,她完全相信葉老大的話。

「聽說秋山林一夫到了京里,最近那傢伙都在幹什麼?」葉凡問道。

「幹什麼,還能幹什麼。一到京里,就到各家武館轉悠了一圈子。

說是參觀,其實有顯擺的意思。那傢伙每到一個武館,總是要顯擺著l兩手,說是切磋,其實是有些踢館的意思。直到武館那些熊包們大驚失s。老傢伙才有些洋洋得意的甩袖離開。」費一度哼道。

「呵呵,就讓他去顯擺吧。相信陳無b大師會讓他嘗到甜頭的。」,葉凡哼道。

「不一定,最近聽說了一小道消息。說是陳大師幾年前也受了傷,功力一直停滯不前,估計這次能否戰過秋山林一夫都難說。到時陳無b真的輸了,那咱們的臉可丟盡了。」費一度嘆\\1口氣。

「沒事,倒下了陳大師,咱們華夏有的是人才。就拿青山師伯來說吧,只要他肯出面,秋山林一夫根本就不夠看的。」葉凡淡淡笑道。

「有他出面當然就不用說了,華夏六尊中的老大。他們當時稱雄時,秋山林一夫還在穿開襠k。師伯現在已經是九段位超級高手了,在華夏,又能冒出幾個能與他堪稱一擊的對手來。」一講起費青山,費一度雙眼閃彩,像極了粉絲族。

「青山師伯回來啦?」葉凡問道。

「還沒1費一度搖了搖頭,呷\\1。茶,有些鬱悶,說道,「大哥,你說怪不怪,大伯都回來這麼久了,怎麼一直不肯回家。這裡面難道有什麼不能回家的原因?你不知道,伯母可是急得不行了,天天念叨著大伯,就是不見人影,那雙眼啊都快穿了。」,

「人家說高手寂寞,其實,作為一個高手。老天既然給了他這種特殊能力,他就不能過普通人的生活。高手有高手的煩惱,他們都有自己的圈子。你們都還沒達到他們那種高度,所以,以井底之蛙的眼光去看他們當然有些不妥了。」,葉凡說道。

「也是,圈子越高,檔次越高。以前的六段對我來說是遙不可及的。嗯不到大哥一顆藥丸就解決了。現在到了六段,再回過頭去看五段,覺得有些小兒科了。」費一度笑道。

「這就叫層次問題。」葉凡點了點頭。

不過,顯然張一棟準備充足。足足過了三個小時了,那邊還沒傳來消息,見葉凡有些急了,費一度打起了電話,問道:「楊主任,怎麼還沒消息?」

「正在查,這事既然有人故意為之,肯定得找個隱秘的地方了。

我是有些擔心你講的那個小夥子能否頂得祝」,楊主任說道。

「加快力度,我怕他會受到折磨的。」,費一度有些急了。

「這事不好辦,燕京這麼多,有著上千萬人口,找一個人如大海撈針一樣。我只能從鄭朋的手下或同事下手了。不過,到目前也沒傳來好消息。」楊主任說道。

「一度,叫楊主任把鄭朋的姓名電話號碼等告訴你。查找他們下落的事我來解決。」葉凡那臉特別的嚴肅,不能再等了。

「行1費一度說著,記下了電話號碼。他倒有些奇怪葉凡用什麼辦法在一千多萬人口的京城把幾個人查找出來。就是紀委的追蹤高手都做不到的事。

「張雄,我是葉凡。這幾個人你立即給我查查他們現在什麼地方?」葉凡直接掛電話給在國安部門工作的張雄。

「好的,稍等一陣子。」張雄答著,掛了電話后立即行動了起來。

「大哥,能不能行。要不我再找人去。」費一度有些不相信。

「沒事,他不行的話國內估計沒人能行了。

」葉凡倒是放下了心思,一臉淡定的喝起茶來。

「呵呵,是不是秘密部門的?」,費一度來了興趣,覺得這個大哥有些神秘。好像什麼人都認識,三教九流的人家都會沾點邊。

「呵呵。」,葉凡笑了兩聲,沒答。這事,當然不能擺在檯面上講的。

二個小時后,張雄來了電話,說道:「這幾個傢伙就在財政部。據我們測定,此刻估計就在紀委駐財政部的紀檢審訊室里。他們有個秘密的審訊室,四面前不透風,搞得很神秘。不過,搞這樣的審訊室是要向我們國安部門備案的。國家安全嘛,財政部更是國家的咽喉部門,掌控著財權,馬虎不得。[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