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鳳大小姐在盯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鳳大小姐在盯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老大見時機不可得到,由於他曾經發現張一棟站在遠處正往這邊走過去。 葉老大的鷹眼在此刻倒是派上了用場,這廝嘴一張就湊了上去,幾秒鐘之內,兩人的chn舌相交。不過,由於在大街上,雖有著樹木粉飾著,但趙四還是有些放不開。舌頭動了動就脫開了嘴。

葉老大也是見好就收,由於鬧得過大要是真給張一棟鬧得給喬家人知道了那還了得。

「四,逛街1,突然,身後傳來一道聲響道。

「是一棟,嗯,正逛街1,趙四淡淡的掃了臉上悄然有些變色的張一棟一眼,並沒一絲懼怕或擔心什麼的。

「我想去拜見一下豪邁叔,陪我一同去一下怎樣樣?」,張一棟面上還是較淡定的,這傢伙,城府顯然很深。發現了這種事,居然還能忍住不捋拳頭上陣。

「沒空,我得逛街。對了,飛兒叫我了,我走了。」,趙四哼了一聲,招了部的士鑽出來就走了。

趙四一走,張一棟那臉立刻陰沉了上去。看了葉凡一眼,哼道:「四是我張一棟的未來老婆,我們倆家人都贊同過了。希望經后給我滾遠點,不然1張一棟言語之中要挾之意很十足的,那雙眼睛,充滿了一眼的狠厲。

「辦過證了嗎?吃過定婚酒了嗎?」葉凡不為所動,冷冷哼道。

「馬上就要訂婚了。」張一棟咬著牙的這話。

「那意思就是還沒成,對於還沒領證的男女之間談情所愛這是自在的。憑什麼阻攔我們。」葉凡講到這裡,斜瞄了張一棟一眼,又道,「更何況,人家四根本就不想鳥,這,呵呵,有些不幸,剃頭擔子一頭熱」有啥滋味。」,葉老大眼裡極盡鄙夷。

「可以持續去so擾四。」,張一棟居然安靜了上去,淡淡的掃了葉凡一眼,哼道,「那就看著葉子奇下大牢吧?還有」葉凡,水州市委副書記是不是?行,沒有了帽子,狗屁不是?」,

「那咱還真誰來捋了老子帽子?」講到這裡,葉老大斜瞄了嘴chn有些顫慄的張一棟一眼,「哼道,「就憑,一個處長」想捋我帽子,呵呵,有些夜郎自大了。」講到這裡,葉老大突然那臉一板,罵道,「滾回去作媽的春秋大夢吧,老子搞了四又怎樣樣?人家自願的,哼1,

「這個人渣1張一棟再也忍不住了,拳頭捏了起來對著葉凡。

「想打架是不是?來來,照準我胸脯來上幾拳。」葉老大哼了一聲,看了張一棟一眼」又道,「不過,就這瘦竹竿一樣的身板,要玩弄拳頭,回家雞窩再去練幾十年吧。滾開」老子要走了\\1」

葉老大霸氣十足,伸手擱開了張一棟拳頭,昂步走了。

「個混蛋1,身後傳來張一棟那狼樣嘶啞的聲響,感覺有風勢傳來。葉凡知道,張同志再也忍不住了,畢竟還沒結婚。城府再深遇上這種事也是憋不住的。那一腿伸開著直往本人屁股上招呼了過去。

葉老大心來得好」隨腿往後一招呼,啪地一聲,集一棟被葉老大的退腿踢得歪傾斜斜著最終還是沒站穩。

那廝一屁股坐了下去。不過」他坐的地方很不是地方,居然坐在了一堆渣滓上。登時」蚊子蒼蠅盡往他身上招呼了過去。身上那名牌西裝登時成了渣滓服了。這個,自然是葉老大瞅准目的干到壞事兒了。

而且,這傢伙還聳了聳肩,最後是拂袖而去,一邊走一邊打起電話問道:「,我弟弟找到沒有?」「找到了,馬上過去。臉上有些青腫,內臟不知怎樣樣?聽被踢了幾腳,抽了幾下。他們不斷逼著他承認。」費一度有些憤怒,道。

「鄭朋那幾個雜種呢?」,葉老大暴怒子,罵道。

「楊主任曾經把人全部帶走了,我們這邊封鎖了音訊。等到一經查實,我們決不會手軟的。」,費一度狠聲聲道。

「查!查!一定要查出幕後的主使人張一棟。老張家又怎樣樣,只需欺負我葉家人的,老了要跟他們拚命1葉老大著實怒了,想到弟弟所吃的苦,那是怒火騰騰騰地直往上冒著。

「大哥,冷靜一些。這個時分不是拚命的時分,我們跟他們好好玩就走了。只需拿到證據,就是張老頭出面前沒用。難道中紀委是吃素的,大哥放心,楊主任知道我們關係,他不會徇s的。」,費一度勸道,就怕葉凡暴怒之下做出什麼蠢事來。

「先把我弟送醫院,我過去看壽再

「曾經送去一院了。」費一度道,葉凡快步跑到本人車門前,正想打開車門,突然,身後傳來一道發餿樣的冷笑聲道:「葉大記。跑這麼快乾嘛?是不是趙四姐約了到什麼荒郊野外幹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了是不是?哼,」,

一聽那熟習的難聽聲響,葉老大忍不住身體一j凌,轉身看了看,苦笑著道:「是傾城!那個,這是講什麼?人家都快跟老張家訂婚了,跟我有什麼關係,誤解了?誤解了1,

身後站著的不是鳳家的大姐鳳傾械還有誰?

早晨的鳳傾城一身亮麗的鑲花邊,有花玟理的帶白色的新式旗袍。

在束腰的約束下,胸脯並不是特別的渾大,而是高tng。而臀部卻是翹得很分明,是個人看著都有忍不住一m的感覺。而且,模模糊糊中那雪白的腿l在了葉凡的眼皮下,腳根處是一雙白色的皮鞋。

「就扯吧?在大街上都吻得昏天亮地了,唯恐天下人不知道跟趙四那混丫頭熱吻似的。這種事都能做出來,還有什麼事做不出來。估量,是不是都那個了,不知羞「…………」,講到這裡,鳳傾城那臉紅了。

「……看見了?」,葉老大不經意間從悄里吐出了世上最蠢蛋的一句話來。這話可是變相的承認了。

「們都敢現場直播了我難道還不敢看嗎?」鳳傾城咯咯笑了兩聲,又道,「不過,彷彿有個人呷乾醋了吧?們倆個居然玩起拳頭來了。為美而斗,有滋味1,

「這個,呵呵,不好意思,一時沒忍祝其實,我跟趙四也沒什麼的。當時只是情急了,呵呵,情急了一時有些荒唐。」,葉老大相當的尷尬。

「荒唐,哪再荒唐給我看看?」,鳳傾械那嘴一翹,噴出的話令得葉老大有些莫明其妙,看著她,有些拿不準樣子,問道,「這話什麼意思,是不是叫我再來一次,荒唐一次?不過,那對象是不是,呵呵……」葉老大幹笑了一聲,盯著鳳傾城,一臉的曖昧。這傢伙自然是成心的,想轉移鳳大姐目的,以免盡往趙四身上扯去。

「作的春秋大夢吧,要荒唐找街上姐去。」鳳傾城是柳眉倒豎,眼珠子瞪得相當的大,快掉到地下了。

「當前再跟聊,我有急事前走了。」,葉老大想到弟弟葉子弟還在醫院,想脫身了。

「走吧,走了好。我回頭就跟喬圓圓嘮叨這事去。」鳳傾城突然哼道,葉老大那跨開的腳步一下子懸在了空中,登時僵持住了,彷彿被人施了定身術似的,姿態非常的怪異。

葉老大頭大了……

唉……

這廝轉過頭來盯著鳳傾械,一臉的獃痴相,而且,彷彿還有些惡狠狠樣子。

「看啥看?難道還想把本姑娘吃了不成?」,鳳傾城tng了tng胸,那是一點不怵葉老大的。

「給我上車。」葉老大生氣了,一把伸開,像老鷹抓雞樣子把鳳傾城給捋進了車裡,呼地一下不管三七十二一的起動了車子飆車走了,那速度,都快趕上法拉利了。

嚇得一旁兩個開法拉利的老弟一臉獃痴的盯著葉老大的桑塔納又口飛飆而去。一位老弟道:「兇猛,媽的,比老子這車子兇猛得多,彷彿還會飄移?牛兄弟,兇猛,兇猛1,

「相對是個高手,玩車的高手。要不我們跟他玩玩,老弟,難得遇上一高手!真正的玩車高手1,另一個長鬍子的老弟大笑著早發動了車了。呼啦一下,另一位平頭青年也不慢,呼地一下,兩輛車子像風普通飆著追了上去。

「……想幹什麼?」見那車子翹得如此的快,鳳傾城有些發傻了。就怕葉老大開太快翻了來個毀容事情就太慘了,女人什麼都不冉,就怕慘遭毀容了。

「想跟我玩是不是,就試試1葉老大看了看後視鏡,那臉一聲乾笑,猛地把油門踩到底了。

葉老大這桑塔納2O田雖外殼是桑塔納,實則外部全被特勤a組的改車高手改裝過的。就是這外殼也是經過特殊強化的,是在廠家特製的外殼。只是形似而骨鏈早換樣了。那精楗,實則是不輸給法拉利的。

「誰想跟這瘋子玩啦,快放我上去1鳳傾械看著葉老大那臉上泛出的詭異陰笑,胸脯到烈的坎坷著,這個時分,她倒有些懼怕了起來。

其實葉老大這話是沖後邊追逐的那兩位哥們的,鳳傾械誤解了。

還以為葉老大要跟本人玩會么上B兩B的。剛才在逛街,本來有人陪著鳳傾城的。發現葉老大有些鬼鬼崇崇后,鳳傾城就上心了,把人指使開后盯梢了。結果發現了趙四,鳳傾械立刻打翻了醋瓶子,全身都酸溜溜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