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警花要打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警花要打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要玩就玩到底,哪有中途而廢的\\1」葉老大再次乾笑。 車子開得快趕上飛機了。

鳳傾械只聽見了耳旁傳來的凌厲呼呼聲,以及車子轉彎時發出刺耳的剎車降速聲等。嚇得臉有些慘白了,不斷伸手拉扯著葉老大的手,大叫著要下車。

「別亂扯,要是扯翻了車子咱倆都完蛋了。那樣,只能到地府去做一對苦命鴛鴦了。」葉老大一聲吼,車芋是絲毫沒減速,後邊兩位老兄也漸漸的咬了下去,三輛車子不一會兒就駛出郊區。不久,後邊傳來了刺耳的警報聲,估量是交通警察追下去了。

「到底想幹什麼,瘋子1,鳳傾械大喊道,看了葉老大一眼,哼道,「誰跟是鴛鴦了,不知羞?」,

「想幹什麼?不是要去圓圓面前嘮叨嗎?我們倆先嘮叨一陣子再。」,葉老大喊道。

「哼1鳳傾城一聲哼,別過臉去,乾脆不理某人了。這個時分,懼怕反正也沒用了,她反倒是鎮定了上去。

而且掏出了手機,在手上把玩了一會兒。

「是不是要打給鳳大山,正好了,叫他過去看看我們每玩大人遊戲?」,葉老大這個時分有些瘋狂了。這大人遊戲可是有些齷齪,鳳傾械自然也聽出話頭來了。

「無恥1,鳳傾城罵了一句。

「本人從來沒本人高尚。」葉老大色色的轉頭看了鳳傾緘一眼,這傢伙猖狂不已。

不過,前方突然發現了一排警燈閃著,看來被堵了,葉老大在心裡嘆\\1口吻,為後邊兩個哥們默哀,車子也就停了上去。吱嘎,後邊兩輛法拉利也停了上去。

鬍子青年伸出頭來,大喊道:「哥們,怎樣不撞上去?」「撞給我瞧瞧?」葉老大望了望前方那大卡車夾著的警車冷笑一聲道。

這時,七八個警察圍了下去。

一個警察行了一個標準警察禮,道:「請出示們的證件,們在街上公然違犯交通法規拘留駕照,這車子也得拖回去,還要罰……,

……」,」

「想幹什麼?我父親叫劉章平1,鬍子青年突然乾笑一聲,沖那警察頭頭大聲喊道。

「劉章平知道不?」見那警察頭頭悄然愣神了一下,另一個平頭青年走過去大笑道。

「對不起,不管什麼人,跟我們走一趟。」,警察頭頭悄然一猶疑,還是放下了臉一臉嚴肅,道。

「劉章平是不是我們的副市長?」,這時,走過去一個肩佩二橫一杠的三級警督。嘴裡講著話一把伸出手去就把鬍子捋了過去。飛起一腿照準胡了青年的肚子就來了狠狠的一腳,女警督罵道:「劉章平的兒子更應該遵守交通規則。回去告訴父親,本警督叫陳含香,是我拿的們。打人嘛,那是們自找的。」,

女警督講完后沖後邊幾個警警兇巴巴的喊道,「拷起來,太不像話了,看來是成心為之。還想仗著老子的威風情節特別的惡劣。而且,一身的酒氣,一定是酒後飆車了。幸而沒出事,要是撞死子人怎樣辦?」,

「是警花同志1兩個警察行了一個禮,一臉笑著上前鋒人了。

登時鬍子戰爭頭青年居然有些軟蛋了,換成了一臉諂笑,道」「是劉姐,我們知錯了。下次一定會留意的,饒了我們吧?」

看來劉含香tng出名的。那大名一出,兩個開法利拉的公子哥居然服軟了。

「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不要跟我再羅嗦拷上!不然,是不是也想再吃兩腿。」,劉含香有些厭惡的皺著眉頭喊道。

「不敢了劉姐。不過他也是我們一夥飆車的,怎樣不抓?」,

鬍子突然指著葉凡喊叫道。這傢伙,本人倒霉居然也想拉個墊背的。

敢情還是一警花,長得的確不賴,葉凡心裡想著,轉頭一看,鳳傾城正得意的掃了本人一眼,葉凡聳了聳肩,意思是咱沒事。

不過,鳳傾城突然指著葉凡大聲喊道:「警察同志,抓了他。快抓了他,我是被他劫持的,快抓壞人1,聽鳳傾城一喊,登時,又下去了幾個警察,虎視眈眈著葉老大。

「居然敢在首都公然劫持姑娘,給本姑娘滾上去!淫賊1,劉含香一聽,登時來氣了。兇巴巴的下去伸手就捋向了葉凡。看架勢是要把葉老大活生生從車裡捋到外邊了。居然把葉老大叫成了,淫賊」看來,這位劉警花同志還是很有正義心的。

「停1葉老大突然威嚴的一聲叫,劉含香倒也停住了手,盯著葉凡道,「再不滾上去本姑娘就不客氣了?」,

「本人在執行緊急公務,警督同志,請讓開。假設再不讓開,妨礙了本人執行公務,我將向的下屬提出上訴。」葉凡那臉極。

在車裡掏出一本證件扔了過去是。

劉含香手麻溜的接當時一掃,嘴chn美麗的抽動了幾下。馬下行了一個標準警察禮,道:「督察長同志,警督劉含香向問好1,講完先手一揮喊道」「清算守舊道,讓首長分開1「他是壞人,們怎樣不抓?我是被劫持的1,鳳傾城差點氣暈了,指著劉含香大叫道。

「別吵了老婆,要吵回家去吵,在外人面前多丟臉,煩不煩1,

葉老大那臉一板,「哼聲道。登時,鳳傾械那臉一片潮紅,指著葉老大話都講不出來了。

而幾個警察一聽,敢情這位還是長官夫人了。登時,那臉上都有些曖昧。

葉凡一踩油門,車子開走了。

「兄弟,還有我們?」這時,那個鬍子青年大叫道。

「們?」,葉凡停住了車子,看了看這兩個倒霉蛋一眼,哼道,

,「還不快走,執行義務也這麼拖延,回去后看老子不好好治治們倆?媽的,盡給老子捅簍子。」

「是,我們馬上就走1,鬍子居然行了一個警察禮,倒也像模像樣的。陳含香雖有些疑惑,但葉老大啟齒了,她也不敢反對。只需手一揮,讓這兩貨跟著葉老大開車走了。

「個混蛋,敢亂叫1,葉凡那車個停,鳳傾城大發雌威。雙拳如雨樣在葉老大身上擂開了。

「幹嘛,我啥時亂叫了?」,葉老大裝得一臉無辜樣子盯著鳳傾城。

「剛才……剛才不是亂叫是什麼?」,鳳傾城的臉一片紅,白了葉老大一眼,倒也停了手。葉凡低頭一看,才發現鬍子跟平頭青年走過去了。

「哥們,夠親近的了,在車裡都這樣子,感情濃1,鬍子一臉曖昧笑道。

「人家哪像這so包貨,對女人,見一個愛一個,愛一個扔一個。」平頭青年大笑道。

「呵呵,鬧慣了。」,葉凡看了鳳傾城一眼,笑道。

「誰跟鬧了?」鳳傾械趕緊道,看了平頭一眼又道,「們倆別誤解了,我跟他沒關係,根本就不是他的那個?」,

「不是那個,那是哪個?」,鬍子一臉驚詫。

「就是那個了,也好,這樣更自頭誤解了,還以為鳳傾械是葉老大的三。

這句話可是把鳳傾城給氣著了,狠狠地瞪了兩貨一眼,哼道:,「們亂想什麼?我跟他只是普通冤家。」

「明白,普通冤家都是這個樣子的。除老婆外都可以叫做普通冤家。有時叫表妹,統統都可以叫表妹的。」,鬍子得意的一笑」還朝葉凡擠了擠眼。

「」鳳傾城氣得嘴chn都在打顫慄,瞪了兩貨一眼,乾脆不吭聲了。

「哥們,明天的事謝謝了。我叫劉單,他叫吳平,看法一下,交個冤家,這是我們電話。」鬍子劉單遞了張名片過去。

「謝謝,葉凡。在南福省水州市委工作。」,葉凡也客氣地遞了張名片過去。

「我要回家了,開車1,鳳傾城突然哼道。

「對不起了兩位,我先回去了,老婆發飆了!早晨估量沒得ng了。」,葉老聳了聳肩,一踩油門開車走了。

「了解1,鬍子劉單笑了笑。

「個瘋子1,鳳傾城感覺本人那肚子都快成氣爆了,這傢伙,無恥到了極點,連床都給搗出來了。

「找個地方坐坐怎樣樣?」,葉凡看了看鳳傾城,問道,轉爾打起了電話,問道:「一度,子奇怎樣樣了,反省出來沒有?」,

「這幫傢伙夠狠的,肋骨居然斷了兩根,多處外傷。他們不斷逼弟弟認了他們搞出來的賬目。子奇很英勇,不斷咬著牙沒認。」費一度罵道。

「我馬上過去。」葉凡那臉陰沉著一踩油門開往子醫院。

到醫院後葉凡反省了子奇的傷勢,問費一度道:「鄭朋他們在哪裡?」,

「楊主任帶走了。」費一度道。

「帶我去見他們。」葉凡沒多話,哼道。

「行1知道葉老大要發泄,費一度也沒勸,帶頭走了。

「李強,到一院來,子奇被人打傷了,好美觀著他。」葉凡打了電話給李強。李強如今曾經被葉凡安排在了紅葉堡,照看著這住宅子。

「誰打的葉哥,老子剮了他,媽的1,李強罵開了。

「這事我會辦,馬上過去看好子奇就行了。還有,把倩倩接過去照顧著子奇。」葉老大哼了一聲掛了電話。在車裡,費一度開的車,葉凡不斷不吭聲,鳳傾城倒也老實了上去,坐葉凡身邊沒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