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總參謀長要見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總參謀長要見你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也好,你們回南福的事我找人去安排。喬圓圓說道。

「哥,我想到縣裡工作。就是回老家古川都行,爸媽都老了,他們又不願意跟著我們。回家還能照顧著他們倆的。」葉子奇說道。

「回古川」葉凡喃喃了想了一會兒」點了點頭說道,「行」就回古川己從咱們老家做起,也許,那地兒就是你事業的搖籃。我們老葉家出來的決不會是膿包。」,

「乾脆」跟我哥去南嶺地區算啦,我哥現在也需要人。先到南嶺地區行署幹上一兩年」過後就可以提個正科下放到下邊縣市任局長了。

再過得幾年,子奇也是一縣的書記了。」「喬圓圓建議道。

「嗯,這法子好像也行。」,葉凡說道。

「這事,我聽嫂子的。」葉子奇看了喬圓圓一眼,笑道。喬圓圓一聽那,嫂子,兩個字,臉蛋居然微微有些紅了。見葉老大那似笑非笑的臉」喬圓圓狠狠地瞪了他一下。

「瞪啥,難道你還有其它想法不成?」葉老大很是大條的笑了笑。

哧,一旁的宋倩倩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看你哥,從來就是擺老爺架子。」,喬圓圓哼道。

「呵呵,也許嫂子就是喜歡哥這老爺架子了是不是?」,葉子奇笑道。

「嫂子,不跟他們胡纏。倆兄弟都是一樣的,都是老爺。」,宋倩倩笑道。

下午,葉凡拜見了總參軍務部第一副部長丁三根少將。

「葉部長,你可是很不負責任的?」丁三根一見到葉凡,一邊招呼葉凡坐下,一邊笑道。

「這話從何說起?」,葉凡裝著一臉愕然樣子,盯著丁三根。

「你看看」你可是咱們的副部長。在部里也有你的專用辦公室,可是你,估計到現在還沒進過自己的辦公室吧?」,丁三根笑道。

「這個,倒是事實」不好意思。我的陣地不在總參。」葉凡淡淡的呷1。茶,一點不難為情,說道。

「也是1,丁三根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說道,「要不」我陪你現在到自己的辦公室去走一遭,也算是來過了。」

「行啊,我還真想看看自己的辦公室啥樣子的。」葉凡倒也來了點興趣。跟著丁三根走向了走廊盡頭的一個辦公室。

「首長好1門邊一個上尉一個立正,向丁三根行了一禮。

「呵呵呵。」丁三根笑著,拍了拍那個上尉的肩膀,指著葉凡說道」「上尉同志」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楊池1楊池又是一個立正,說道。

「總部給你的任務是什麼?」丁三根堂堂一將軍」盡問一些莫名其妙的話。一旁的葉凡可是有些納悶了」暗說丁將軍是不是吃飽飯沒事幹了。

「為葉凡副部長服務,我是他的專職秘書。」楊池回答很響亮。

「哈哈哈……」丁三根爽朗的笑了,又指著牛凡說道,「楊池同志,你可是睜眼不識真人啊?」

「首長,我沒做錯什麼吧?」,李池心裡有些忐忑了起來。

「他就是葉凡,你服務的首長。」,見到楊池一臉的獃痴樣子,丁三根笑道」「我沒說錯吧,你是不是連自己服務的首長都不認識。」,

「首長好1,楊池回過神來,沖葉凡一個標準軍禮,聲音喊得十分的響亮。好像比對丁三根還要恭敬似的。其實」楊池心裡早震驚不已了,覺得這首長好像比自己的歲數還要小?

怎麼,這難道真是自己的將軍首長。總部一直安排了自己這個職位,可是一直連首長的面前沒見過。楊池每天的任務就是把清潔工的活計給搶過來幹了。掃掃地泡杯茶,擦擦櫥櫃擺擺茶杯,無聊得快鬱悶死了。

「你辛苦了。」葉凡輕輕說道」但聽在楊池耳里如天音一般」他大聲叫道:「我不辛苦,為人民服務」應該的。」李池的聲音有些哽咽了。

進到辦公室,發現打掃得非常的乾淨,都快一塵不染了。

「首長,還滿意不?」李池一臉恭敬,問道。

「很好1葉凡嘉許似的點了點頭。

「請坐吧葉部長,這是你的大位,我來這裡反倒是客人了。」,丁三根呵呵笑著一屁股坐在了客位的那把轉椅子上。

葉凡也沒再推辭一屁股坐了下去,丁三根講得對,在這裡,自己就是主人。

「首長,不知你們喜歡喝什麼茶?」「楊池一臉恭敬,問道。

「我這裡帶了一小包,你拿去泡來。」,葉凡從皮包里掏出了一小

包茶葉」說道。

楊池泡好後退了出去,丁三根呷1。茶。漸漸的,似乎品出一點味道來了,又細看了看茶,有些不確定樣子」問道:「是那種茶吧?,」呵呵。葉凡淡淡的笑了簍,沒正面回答。

「我看好像還剩下一點吧」給我揩油了。」丁將軍講出的話葉老大覺得有些結舌了。

「楊池,把剩下的茶葉包好。」葉凡沖外邊喊道。

「好的首長1楊池很高興」能為首長服務,真是盼了許久了。

以前楊池以為自己就像那被打入冷宮的妃子一般,命運很慘。

任命剛落到自己頭上那分兒,戰友們都羨慕自己,說是能為將軍服務了。嗯不到在這裡呆了快一年了,也沒見到將軍一面。這個」沒有了主子」還有什麼盼頭。

所以」楊池認為有盼頭了,既然首長能來一次」就有第二次。

「丁部長認識國家軍事博物館的負責人陳中勝將軍嗎?」,葉凡問道,這才是他要拜訪丁三根的主要目的。

「陳中勝,我知道他。不過」只是見過幾次面,他字寫得好。」

丁三根淡淡說道,看了葉凡一眼,問道,「不會是有什麼事吧?」,

「嗯,倒有一點小事落他手頭上了。」葉凡點了點頭,把水州船政學堂的事給說叨了一遍下來。

「這事恐怕不容易辦到,既然船政學堂屬於文物,想把它拆了」涉及面太廣了。即便是陳中勝同志也將慎重考慮的,因為,牽扯麵太廣。」丁三根搖了搖頭」眉頭都皺起來了。

「難道真沒一點希望了。」葉凡說道」看了丁三根一眼」笑道,「本來以為丁將軍會認識他,想請你牽條線」我想請陳將軍吃頓便飯。

如此看來,這事還真有些麻煩了。」

「我跟他沒交情,並不等於其他人跟他也沒交情。我先打聽一下誰跟他關係較好。」丁三根倒也熱情的打起了電話。一連打了好幾個,嗯啊了一陣子後放下電話后對葉凡說道」「倒有一個人跟陳中勝關係不錯,你可能沒聽說過,他叫閻世民。」,

不過,對於丁三根的熱情葉凡有些奇怪」只是沒問罷了。

「閻世民,真沒聽說過。」,葉凡直白地搖了搖頭。

「呵呵,你沒聽說過正常。此人不是我們體制中人,也不經商」而是在京城開了一個武館,叫九環武館。身手相當的高,聽說一腳下去能踢斷四五塊夯實的上好大青磚。在京里也是相當有名氣的,被稱為閻一起閻一tu」丁三根好像來勁頭了」一臉的佩服。

「是不錯。」葉凡淡淡的點了點頭,並沒l出絲毫驚訝神情」倒是令得丁三根感覺這傢伙有些夜郎自大了。

「他們是兒女親家,老閻的女兒閻加加嫁給了老陳的兒子陳東。

如果你真想請到老陳吃飯,我跟老閻的關係還行,打個電話約一下他就行了。當然,這事能不能成就得看你的了。」丁三根笑道。

「謝謝,就定今天晚上」去宴城根酒店怎麼樣?」,葉凡笑道。

「我先問問老閻。」丁三根打了電話給閻世尼放下電話后,丁三根看了葉凡一眼,笑道:「宋部長想見見你。」

「宋部長?」葉凡微微一愣之後看著丁三根。

「你看看」你真是失職到家了。作為總參的高級軍官,連總謀長宋定一將軍都不曉得。這要是講出去,絕對屬於天下最大的笑話了。」,丁三根可是找到話題取笑葉老大了。

「你看我這腦子,平時甚少關注這方面」所以,對不起了。對於軍隊系統,我還真是不熟。」葉凡拍了拍腦袋,看了丁三根一眼,著呢道,「不知宋總見我是什麼事?丁部長如果知道一點可得提點一下小

弟,不然,等下連個話都沒辦法回了?」

「聽說跟藍月灣基地有關係,我有事先走了。老閻那邊有了迴音我打電話給你。」丁三根說著,拿起桌上那小包茶葉」沖外邊喊道:「楊池」你馬上陪首長去宋總長處。」,

「是1,楊池一聽頓時來了勁頭,陪著葉老大往宋參謀長辦公室而去。楊池心裡非常的j動,想不到自己的首長居然能得到宋總參謀長的接見。其實,是楊池自己j動罷了。

「宋參謀長這個人你聽說過他的一些什麼事沒有?」葉凡隨口問道。

「參謀長平時很嚴肅,我們偶爾見到他時都是臉板著的。大家都有些怕。」楊池老實的回答道。「噢1「葉凡點了點頭,看了楊池一眼,笑道,「我是很少到這裡來的,乾脆你去要求一下,看看能不能調整到其它辦公室去。不然,呆這裡太寂寞了。要不然我丁將軍說一聲怎麼樣」你想去什麼地方,可以先說說。你還年青」浪費在這裡可惜了[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