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七十章葉老大耍威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七十章葉老大耍威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不想去任何地方,就跟著首長了。 首長您來一天算一天,十年只來一次我也天天呆這裡守著。這是總部給我的義務,這是我作為一個軍人的職責。」楊池一本正派,道。這傢伙目光很准,老早就瞧出葉凡來頭不複雜的。由於,葉凡太年輕了,這樣年輕的少將,當前相對出路無量的。

「呵呵,往年多大了?」牛凡拍了拍楊池肩膀,隨口問道。

「2池道。

「這上尉提了多久了?」葉凡問道。

楊池一聽,心臟居然不爭氣地跳動了起來。首長問這話什麼意思,那一定就是要照顧著本人,無時機有選拔時機的,看來,這位首長是跟對了。

答道:「從陸軍學院畢業到如今曾經好幾年了,當時一出因由於是大先生,而且是優秀生,又是黨員,所以,運氣好就提了個上尉。到如今也有五往年頭了。」

「噢1葉凡點了點頭,看了楊池一眼,問道,「按軍隊規則來,三年就可以提一級了。五年了怎樣還是個上尉?」

\\1\\2……」,楊池臉一下子有些紅了,看了葉凡一眼,沒再解釋。

「沒事,別緊張,我只是跟隨意談談,假設不方便的話就不用了。」葉凡笑了笑,緩解一下楊池的心境。

「不是這樣,首長,假設我講出來,有人會罵我在背後饒舌。不過」首長問了,我得講出來。」楊池看了葉凡一眼,又道,「其實只是一件事。

幾年前」我帶女冤家去吃飯。當時吃飯的主人很多,包間全滿了,我們就坐大廳吃了。

好不容易搶到了一張桌子,誰知,我們剛坐下,菜剛擺下去。一個姑娘突然擠了過去佔了桌子。

先是能不能湊一塊,我見沒有空位了,就發了善心讓她坐在一邊了。不久」那姑娘的菜端了下去,吃了一會兒,她有幾個冤家來」這桌子就有些擁堵了。

這時,那姑娘其中一個冤家很囂張,居然甩出了一千塊錢叫我滾蛋。我當時就火了,這桌子是我們先坐的,就是拿一萬塊也不讓。

結果起了點衝突,打了一架。後來我才知道那位姑娘叫馬蓮蓮,她就是我們總參政治部的處長馬升林的女兒。那天跟我打架的那個傢伙是馬蓮蓮的男冤家。」

「噢!原來如此。」葉凡嗯了一聲,總算是明白了。無非是馬上校打壓楊池罷了。

就在這時分」過道里走過去幾個男女軍官。其中一個男上尉衝過去,一掌親近的重拍在楊池肩上,大笑道:「聽這傢伙最近被打入冷宮了,不會這麼慘吧兄弟?哈哈哈「……」,

「別亂,朱懷」誰亂嚼舌頭根子了?」楊池一看,眉頭一皺,慌得趕緊想制止。要知道,首長葉凡就在身邊,給他聽見了心裡還不長疙瘩的。不過,楊池見葉凡一臉淺笑」還動了動眼。楊池明白了,首長不介意,而且」不讓本人暴l他的身份。

「我的怎樣啦楊池,如今可不正被打入冷宮。聽每天就掃掃地擦擦桌子」從來也不見送過一份文件。

閑是閑得很,不過,這樣下去可就把給毀了。看看,堂堂的陸軍學院的高材生,後來又拿到研討生文憑。

到如今,還不如高懷了。當時起步時可是上尉,人家高懷還只是豐尉。

人家到下邊轉悠了一圈回到總參就是少校了。楊池,不是我劉玲笑話,真得加把子勁頭了。

我們幾個是最好的冤家,看這個樣子,我們心裡舒服。」劉玲話講得動聽,但楊池知道她是好意。

而且,劉玲不斷大條慣了,並沒一絲看不起本人的意思。楊池道:「有啥辦法,不過,我喜歡如今的工作。劉玲,這些事稱不要再了,唉……,…」

「喜歡個屁,以為我們不知道。不就是馬升林那老傢伙搞的鬼嗎?每次有選拔時機時都是給他攪黃的。

是政審不過關,楊池家祖宗八代都是貧下中農,連個富農都算不上。

聽爺爺還給紅軍送過糧,紅軍走時還送了八角帽給他。而打日本時還掩護過地下黨。

算起來家還是草命家庭,他們怎樣能這樣對,太過份了。」

剛才拍楊池的少校叫朱懷的這位同志有些憤怒的道。

「聲點,別給人聽見了有麻瓿」楊池趕緊道。

「怕個毛球!怕馬升林那老傢伙,我朱懷就不怕。他能拿我怎樣樣?這選拔還不得照樣給提。難不成他敢我朱懷政審不過關\\1」朱懷罵了一句。

「朱懷當然不怕啦,咯咯咯教……,

……」劉玲笑了幾聲,瞄了葉凡一眼,道,「老子也是上校,馬仔能拿怎樣樣了?」,

講到這裡,劉玲又看了葉老大一眼,彷彿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普通,指著葉凡,突然詫異的同道:「楊池,這位面熟得很,是不是剛出去的?不會是分配來給打下手的吧。這倒怪了,都沒事幹了還會弄個人一同來陪閑玩。」

「他……」楊池一看,那腦袋可是有些大了,這個,還真不好解釋。假設騙了劉玲,當前給她知道了,那本人還不得被她給批判死,

去。可是講實情又不行,首長有暗示不能暴l身份的。

「不拉倒,搞什麼奧秘?」,劉玲嘴一扁哼道,顯然有些怒了。

「不是的劉玲。」楊池喃喃著又沒下文了。

「嗯,剛畢業的,我弈葉凡,看法一下。」葉凡伸出了手。

「好哇好哇1,劉玲真的很大條,走過去就在葉老大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道,「這身肉還行,肩膀很硬實,看來,在軍校練得不錯。還有這腿,看起來tng長的。這腰部……」

劉玲姑娘在大條的評判著葉老大的一身肉,而旁邊的楊池那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心裡直汗顏。心,要是劉玲知道了首長的身份,不知會不會嚇尿了k子。劉玲尿k子,那可是相當風趣的一件事了。楊池這麼想著,那臉上表情可是沒粉飾好,l出了一臉的壞笑。

劉玲一看,覺得有些奇異了。沖楊池哼道:「壞笑什麼?是不是在打本姐主意?」「沒……沒有……老天,我哪敢打主意,杜珍還不拔了我這身臭皮?」,楊池趕緊喊道。

……哼!在過道上吵吵嚷嚷的成何體統?」,這時,一道威嚴的聲響傳來。

葉凡轉頭一看,發現是個半老年的上校,身旁還跟著兩往年輕的少校。上校掃了大家一眼,轉頭沖一個少校道:「記上去,正告一下,下不為例。」

「馬處長,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我們在過道里講幾句話都不行?」朱懷冷冷哼道。

「這裡是什麼地方,知道嗎少校同志。再上一層樓就是總謀長的辦公室。太不象話了,還敢嘴硬,叫什麼名字?」馬處長冷聲哼道,氣勢高漲了。

「呵呵,什麼時分馬升林上校同志居然得了健忘症。難道還不知道我的名字,本人朱懷是也1,朱懷哼道。

「都記上去,我會跟們指導單獨聊聊的。有些同志的思想要不得,影響首長辦公不成,還敢強詞奪理。沒有規矩不成方圓,我們政治部是豐什麼的,就是干思想政治工作的。們這種思想一定要轉變,要學習,要持續轉變,要高度跟下級指導一致……」,馬升林同志一臉威風的末尾擺起了政治部處長架勢來了。

「放肆1,葉老大突然那臉一板,沖馬升林同志哼道。

「是什麼人?不像話,報下去,一同記了,還敢大聲喧嘩?」,馬升林差點氣結了,指著葉凡大聲訓叱道。

「馬升林同志是不是,剛才丁三根同志剛從我的辦公室分開,要問我是什麼人,去問他。」葉凡一臉嚴肅,哼道。

「董………副部長?」馬升林嘴chn一顫,那臉登時漲得有些紅了。

偷偷地看了葉凡一眼,那氣勢一下子就弱了下去。

他是不敢問葉凡的身份了,由於,人家嘴裡噴出的是丁三根同志。

丁三根是什麼,總參謀部下屬的軍務部二號首長。

聽年底就能升中將了,在總參謀都屬於實權級人物的。既然這

年青敢稱呼丁三根同志,那明人家一定有如此叫的理由。作下屬的哪敢叫丁三根同志。

「馬升林同志,知道本人的錯誤沒有?」,葉凡一臉凝重,看著馬升林。

「我……我……」,馬升林真不知錯在什麼地方,喃啥了幾句沒講出話來。

「還不知錯,看來的思想看法很不夠。思想上需求大轉變才行,作為一個政治思想工作者,的思想不正確了那不得帶壞一批同志了。

這種思想很要不得的,得持續學習才行。要深入反省本人的過失。比如,剛才過了,在過道里就不能大志喧嘩是不是?我也贊同。剛才那嗓門可是不的。這樣做,嚴重的影響了宋總參謀長辦公。這是對首長的公然蔑視,眼裡還有沒首長的存在,還有沒組織觀念,還知不知道軍規軍記…………」,葉老大把剛才馬升林同志講的話全一股腦的塞來還給他了。這廝自然一臉的通紅,咂了咂嘴正想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