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我的地盤我作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我的地盤我作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喬部長贊同我帶出去的」何廳長,還是登記一下,這是手續。 」」葉凡笑道。何宜遠也明白這些高官安全防護的嚴密,馬上拿出了有關材料遞了上去,武警反省完後作完登記才放人的。

剛走進大廳,喬圓圓笑道:「「爸叫跟何廳長到書房去。」」

「「喬叔好1」葉凡進到書房,一臉嚴肅」打招呼道。而何宜遠自然是叫喬部長了,不過,老何同志那聲響彷彿有些顫慄滋味。站哪裡一臉的拘束。

「「嗯,坐吧。」」喬遠山指著兩邊的沙發椅子道。

「「聽水州紅蓮區的生態人文帶樹立搞得很有特徵?」」喬遠山看了葉凡一眼,淡淡的呷了口茶」道。

「「還行。」」葉凡道。

「「搞得行就好,不過,也得留意風頭。有的事,適可而止。鬧騰的動靜太大,反倒有些過己各方關注著是壞事」但太過於關注著也是費事。」」喬遠山講到這裡掃了兩人一眼」道,「「人活在世上,特別是像我們這些人民群眾嘴裡所謂的官員」更要留意籠統。

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代表著黨和國度籠統,馬虎不得。假設我們在體制內都沒有對手,那是不能夠的。

有時分,人在江湖,身不由已。搞得風聲水起的,的對手卻是藏在暗處在關注著。所以,辦事時目的達到就行了,不必過於搶風頭。,」

「「喬叔,我會留意這些的。」」葉凡點了點頭。

「「會留意就好。」」喬遠山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道,「「報國不久要到南嶺地區任職,送他下去。報國短少地方執政閱歷,要隨時提示著他。在大方向和政策了解方面不如報國,在地方事務的詳細處理上報國不如。希望兩個要親密配合多打電話聯絡。有什麼事多溝通才對,們是親戚。」」

特別是喬遠山最後一句話,可是直接承認了葉凡的女婿地位了。

不然,為什麼是「們是親戚,。葉凡聽在耳里也有些甜蜜為了這個親戚,本人可是付出了艱辛的努力,來之不易!

不過,喬遠山能親口承認這個,也明老喬家從此正式認可了葉凡。而葉凡覺得這些都是靠本人的努力才達到的,不然,喬遠山也不能夠親口出這話來的,葉老大心裡還有些安慰的。

「「南嶺地區在南福省是排得上號的窮困地區報國哥去那地方首要義務就是發展經濟,改善老百姓生活,搞好公共樹立等方面。不過這一切的一切都需求錢。何廳長在水利樹立這一塊倒是可以全力支持著報國哥的。置信有了何廳長支持」報國哥好多事都能順利做好。,」葉凡引到了何宜遠身上。

「「是的,我會全力支持喬專員在水利等方面的樹立的。過幾天喬專員下去后,請他先搞一個有關這方面樹立的片面統計報告下去。我再想辦法看看怎樣樣弄些項目。」」何宜遠一臉恭敬著道。

「「呵呵,很好。報國在南嶺地區得們照顧著了。

」」喬遠山破天荒的了句感激話。老何同志j動得不行了」趕緊道」「1這是我們應該做的,應該的。」「就講了兩句話喬遠山看了看工夫,道:「「我還有個飯局,們先去吧。」」葉凡帶著何宜遠出了喬家大院。

正想上車,這時,喬圓圓跑了出來老遠就耳道:「「葉凡,到京里忙這忙哪的也不陪我逛逛街?」」

喬圓圓嘟上嘴了。

「「對不起了圓圓,這幾天是來辦事的,的確太忙了,我如今還得去見軍事博物館的陳中勝將軍。」」葉凡略表歉意」道。

「「哪我陪去反正等下吃完飯後就得陪我逛街。」」喬圓圓哼道。

「「葉書記」喬姑娘,們先忙我有事前走了。」」老何同志一看,這電燈泡可不能再當了。趕緊找了個託詞溜人了。

「「我送送。」」葉凡笑道。

「「不用了。」」何宜遠跑著走了。不過從他的步子可以看出.

這傢伙心境相當的不錯,由於有了希望。

雖喬部長並沒l出絲毫有關老何同志提副省長的事。但老何同志心裡明白,這事人家喬部長曾經上心了。這次叫本人去,無非在提點本人當前上位后要全力支持喬報國的工作才對。

「「看看」把老何同志嚇跑了。,」葉老大斜倚在桑塔納車門上大笑道。

「「不正隨了的心意。」」喬圓圓沒好氣白了某君一眼。

「「啥意思?」」葉老大拉長了聲響問道,喬圓圓一想,彷彿這話有些不妥當」什麼叫.隨了心意,」豈不是什麼什麼的了。

「「我指的是逛街?難道不情願我跟單獨逛街?,」喬圓圓強詞奪理道。喬圓圓的確善解人意」在講話一塊從來都是以葉老大為主的。這逝街都成是她隨他逛街.很留意主次之分。

「呵呵,累1葉老大聳了聳肩,彷彿很冤枉似的。

「德性1喬圓圓白了他一眼。

「哈哈哈...吃飯去...」葉老大大笑著就要開車門。這時,傳來一個女子聲響道,「圓圓,笑啥?」

轉頭一看,發現是個穿著短衫的帥氣年青人。這傢伙一雙眼神在喬圓圓身上滑著,一臉的諂笑。

「是春林。」喬圓圓淡淡打了聲招呼。

「圓圓,到我家去坐坐怎樣樣?我爸彷彿沒見到了。」叫春林的年青人笑道。

「對不起,我沒空,當前吧。」喬圓圓很有禮貌,但是卻是拒絕了。

「我看整天在玩,怎樣會沒空?」春林成心問道。

「嘿嘿,老弟」她有沒空跟啥關係?」葉老大有些不滿了,哼了一聲。

「我們從玩到大的,啥關係?」春林掃了葉凡一眼,又看了看葉老大那輛有些老舊的桑塔納2000,又哼道,「看開這破車子就知道不咋的?」

「關屁事?」葉老大哼哼了一聲,甩臉子了。

「我希望當前別再來so擾圓圓了?」春林冷哼一聲道,火藥味十足了。又斜瞄了葉老大一眼,哼道,「就這熊包樣,也想打喬姑娘留意」真是可笑至極,可笑1

「可笑嗎?」葉老大掃了春林同志一眼」突然一把就把身旁的喬圓圓給拽進了懷裡,而且」喬圓圓那高tng的胸脯可是緊緊的被葉老大擠在了本人身上,有點像是跳貼面舞。

「別這樣葉凡。」喬圓圓臉一下子就紅了,悄然掙扎著。

「放開她1春林同志光火了,那拳頭都捏了起來。

「老子跟老婆親近關屁事1葉老大霸氣十足,沖喬圓圓哼道,「吻一個1

「葉凡,我們走吧。」喬圓圓紅著臉道。這個,在發麵前跟葉凡接吻,喬圓圓心思有妨礙。

「吻不吻?」葉老大突然生氣了,沖喬圓圓哼道,盯著她。

「要吻就w圓圓知道葉老大生氣了,趕緊悄然閉上了美觀的雙眼,一幅任君採摘樣子。

叭地一聲,葉老大在喬圓圓臉腮旁來了一下,而且,那聲響一定是成心發出來的,特別的響亮。

發現春林同志雙拳捏得更緊了,葉老大覺得刺j力度還不夠.居然伸手開雙手罩在了喬圓圓胸脯上那挺拔的地方,這廝叫道:「看到沒,這裡都是老子的地盤。我的地盤我作主,在這裡瞎嚷叫什麼?」

講完后,發現春林同志那臉曾經變得有些發黑了。葉老大非常的滿足,打開車門把喬圓圓塞了出來,點火、掛檔,踩油門。

桑塔納2000轟鳴著冒著煙竄走了。此地就留下牙關緊咬的春林同志以及那噴火的發著酸味的眼。

「鬧夠了沒有?」喬圓圓此刻才睜開了眼,哼道。

「那傢伙是誰?」葉老大哼道。

「隔壁鄰居,他叫楊春林」家裡老頭子是這燕京市的副書記。」

喬圓圓落道。

「那傢伙想吃這天鵝?」葉凡笑道。

「我才不是天鵝,難道想當癩蛤蟆?」喬圓圓突然咯咯笑開了,開心極了。

「老子就是蛤蟆又咋的,這天鵝俺可是吃定了。」葉老大霸氣十足,笑道。

「那吃唄。」喬圓圓臉又紅了,很高興」有些興奮。

「這可是的,等下辦完預先我們回紅葉堡吃天鵝去也1葉老大一踩油門,車子轟烏著開得大歡。

「想得美,早晨就逛街1喬大姐哼道。

1皇城根,其實不能叫酒店,其實是一個陳舊就餐牌子。此地菜式都是仿照清朝菜式的,很有特徵,來客也相當的多。

下了車後葉凡打了電話給丁三根,他訂在八號院子8號包間」是主人都到了,叫葉凡出來。

8號院子其實不止一個包間,有好幾個包間的。包間全圍在一同,其實就是以前的四合院改裝修的。

進到包間里,發現除了丁三根外,還有一個身著武者休閑練功服的老頭子,估量就是九環武館的館長,外號閻一腿,五段高手閻世民了。

而他對面坐著一個雙眼充滿文學氣息,黑k白衫,穿得很周正的老頭子。應該就是陳中勝將軍了,而其中還坐著幾牟年青的男女。長相跟兩個老傢伙都有些相似,估量應該是兒女了。

「葉書記,我給引見一下。」丁三根一臉笑呵呵的站了起來」跟葉凡打了聲招呼,爾後指著陳中勝引見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