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踢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踢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工程已經開工,就是為了水州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防洪一塊也不允許船政學堂再繼續占著河道。

這是置幾百萬水州人民的生命於不顧。你可能不知道,前幾年雨水較多,就因為船政學堂堵在河道上,使得城中多處地方進水,也造成了一定的財產損失。」葉凡說道。

「呵呵,葉書記有些言過其實了。據我庫知,刃年那場大洪水是給水州人民造成了一定的損失。

但是,並不是船政學堂造成的。那是一次大面積的洪澇災害。即便是把整個船政學堂全拆了也照樣子會淹進來。」陳中勝講到這裡,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你們要發展經濟,我們並不反對。但也不能以犧牲具有重要教育意義的船政學堂為代價。船政學堂如果真消失了,我們都將成為共和國的罪人。」

「還是請陳將軍細細看看有關那次大洪水的材料,我們的調查絕對是有根有據的。再說,也不能因為一個廠棚子和兩艘舊艦艇而使得我們能惠及水州幾百萬人口的紅蓮河,生態人文帶,建設徹底擱淺吧?真那樣子了,船政學堂估計會成為水州改草開放,經濟發展,提高和改善老百姓生活的拌腳石。」葉凡一臉嚴肅,說道,也略為有些怒氣了。

「發展經濟,並不一定要破壞古。這樣,是很不明智的。葉書記,不管怎麼樣,要我們船政學堂退出從清朝時顧有的文化遺留物,那是不可能的。」閻剛口氣很重,根本就沒有商量餘地。這廝好不容易到水州弄了個肥缺,自然不會讓葉凡破壞了自己好事。

「閻剛,不能這麼說。你也得站在紅蓮區政府責面考慮一下是不是?再說,你們退出廠棚子並不等於毀了具有歷史文化的廠棚子。

完全可以挪到陸地上,或者是從旁邊再建設一個廠棚子。把舊的廠棚子搬過去不就行了。

雖說這樣子做會有一定的經濟損失,但是從紅蓮區大局作響,你們也應該付出一定的犧牲。

再說」我相信葉書記也不是個不明事理的人,肯定會給你們一定的補償的。」,這時,丁三根將軍淡淡的當起了說客。

「談何容易,首先」再搬去一個新的地方再建起來,實際上已經破壞了歷史文化遺產。

我閻剛不想成為共和國的罪人,以後的人問到船政學堂,叫我們怎麼回答?

再說,重新搞建設。那我們先前投入的幾千萬資金全打了水溧,要知道,當初為了弄到這些錢,歷界船政學堂負責人都是付出了心血的。

我們後來人絕不能讓他們的心血白廢了。我閻剛不想成為共和國罪人,也不想成為歷史的罪人被人戳脊粱骨。」閻剛口氣非常的堅決。

「閻兄,那你的意思是這事沒得商量了是不是?」葉凡冷冷的哼聲道。

「葉書記,你有你的立場,閻剛有自己的立常你們只是站在各自的立場上罷了。你難說服他,他也難說服你。我看,這辜,慢慢來,看看有沒可以商量的餘地。看看是否能找到一個折中的辦法,雙方都有利。」陳中勝倒是和起稀泥來了,自然是看在丁三根面上了。

「呵呵,陳將軍」你想想,這事有這種可能嗎?從水州大局作想,船政學堂退出河面這是大鼻所趨。

總不能為了一個舊廠棚子置水州幾百萬老百姓於不顧?真那樣子,船政學堂真成為了歷史的罪人了。

我們不反對歷史和傳統,也宏揚歷史和文化。不過」這個,也有個度是不是?

當傳承與老百姓的切身利益產生茅盾時,為什麼文化就不能稍微的改變一點。我們的思想不能太僵化,這樣對工作很不到是不是?」葉凡說道。

「吧嗦什麼1這時,閻世民突然哼聲道,顯得很不耐煩樣子,看了葉凡一眼,說道,「這事我看就沒得商量了」對於破壞文化遺產,你們紅蓮區政府有什麼資格拿出來讓船政學堂退出清朝時老祖宗給的地盤?

要說這也是歷史遺留問題」紅蓮區政府憑什麼一直抓住此事不放?葉書記,你也不要怪我閻世民講話不中聽,事實如此。

我這人講話比較直白,一是一二就是二。你們有你們的利益,船政學堂對於你們的無理要求不可能答覆你們的。今天看在老丁面上咱們坐一張桌上吃飯。不然,「哼1,

閻世民相當的霸氣,為了兒子的利益,這傢伙那江湖草莽氣又犯了。

「算啦,喝酒喝酒,老閻,你也別發羅嗦了,咱們今天晚上就不談船政學堂了,喝酒,喝酒1,這時,丁三根見事無法挽回,趕緊和著稀泥道。

「老丁,你也別怪我們不給你面子。實在是這位葉凡同志的要求太無理了。要是以著我以前的脾氣,早甩手走了。

今天看你老丁面子還能坐這裡,我希望某些人自尊一點。別鬧得雙方都不愉快。」閻世民豪氣十足。

「閻世民是嗎?」,葉凡突然哼道,朝著閻世民講的話。

「坐不改姓,本人就是閻世民,在京城開了個九環武館,在圈內也小有名氣,他們叫我閻一tu。也有的兄弟叫我一聲閻哥,怎麼的?你有意見不成」閻世民冷冷哼道,不屑的斜瞄了葉凡一眼。

而陳中勝等人卻是坐那裡不吭聲,擺明了要瞧熱鬧了。

「明天晚上8點之前,九環武館將不再存在了。這話,我葉凡說的。」,葉凡突然站了起來,沖丁三根一拱手,說道,「丁將軍,謝謝你的款待,告辭1地一聲響,桌子被閻世民重重地拍了一下。杯盤頓時跳了起來,酒水濺得滿桌都是。閻世民指著葉凡哼道:「就你,黃口小兒也敢講此話。

我九環武館雖說不能少林武當青城這些大門派相比,但說是有些無知的狂妄之輩想毀了我們武館,有這種可能嗎?

真那樣子,我九環武館也不會在京城存在幾百年了?笑話,天大的笑話。」講到這裡,閻世民看了葉凡和丁三根一眼,又哼道,「今天要不是看老丁面上,我閻世民就不會讓你好端端下桌的?」,

「告辭,明天晚上見1葉凡冷哼一聲,沖喬圓圓說道,「我們走1

「不送1,閻世民哼道。

眼見葉凡帶著喬圓圓跨步出了包廂,閻世民那臉說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丁將軍,你看這事。」,陳中勝說著,看了親家閻世民一眼,說道,「老閻,你還是改不了你那臭脾氣。雖說要拒絕,但也不能這般直白是不是?不要這樣去得罪一個有著潛力的年青,既然他能說出此話來,我有些擔心他會生事的。」

陳中勝心裡也驚訝於葉凡的年輕,在沒有了解清楚情況看也不想太過於得罪葉凡了。

想不到閻世民倒是當了回急先鋒,把自己想辦的事給辦了。陳中勝當然要假意的裝裝面子給丁三根看,不然,人家這說客也太沒面子了。

「生事,就他,難道想踢館。笑話。」閻剛冷哼了一聲,看了岳父一眼,又說道,「岳父,你也不必過於擔心什麼?我看,此人就嘴皮子功夫厲害,要說到能力,我看未必。無非是家世了得,不然,就憑他自己,憑什麼年紀輕輕就正廳級幹部了,祖宗福澤罷了。這種人,我閻剛就是看不上1,

其實,這個社會,說別人容易講自己難。閻剛不照樣子是家族在幫襯著才能有今天的級別。不然,沒有這個岳父在襯著,閻剛也不知在哪他旮旯蹲著的。

「老丁,你怎麼會跟這種人交往。替他當說客,不值得。」閻世民豪氣豐足。

「老閻,我想跟你說句實話。這小夥子不錯,他家世並不怎麼樣,只是下邊一個小縣城出來的。

他能走到今天這種地步,完全是靠他自身能力做到的。你也別想得亂七八糟,他有個什麼樣的家世,什麼樣的父親什麼。

這一點我最清楚了,你今天得罪他實屬不智。作為幾十年的老朋友了,我得勸你一聲。

這天下,並不是你九環武館最大。你得注意著點,既然他敢講出這話來,我想,明天,你肯定有麻煩。」講到這裡,丁三根又看了閻世民一眼,說道,「難道你真割合得下九環武館?」「絕不可能,就憑他這文弱身了想找人踢館,那還真是笑話了。

老丁,你別以為這天下全是武林高手了。真正像我這種身手的人並不多?除了幾大門派還剩幾個老傢伙有這種能力外,其它人,不可能的。」閻世民相當的自信,根本就聽不進好友丁三根的勸告。

「老閻,你也得注意著,別yn溝里翻了船。別人沒點能量敢講這話嗎?別太自大了。」陳中勝也勸道。

「不要說了親家,你看到沒有,我們九環武館存在這世上也不是一年兩年了,到現在,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有著七八百年曆夾了。什麼時候被人踢館過,呵呵。」,閻世民還笑了幾聲,根本就沒放心上。

「算啦,喝酒吧。」丁三根有些喪氣,說道。幸好丁三根也不怎麼清楚葉凡的底細,不然,他絕對不敢如此說的了[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