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厲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厲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開1聽到盧棒一聲大吼,閻世民終於癱開了雙手。虎口頓時就冒出血來。盧偉抓住時機,騰身而起,一腳狠狠地就踢得正想翻身而起的閻世民又是一個滾地葫蘆。

閻世民還想起來,不過,盧偉卻是不放過他。又是緊貼著上前,又是連連的幾腳踢了下去。最後一腳,盧偉照準閻世民的腦袋上踢去。不過,正坐椅子上的閻剛趕緊喊道:「我們認輸!..

不過,閻剛顯然下嘴太慢了一些。閻世民那鼻子還是被盧偉的厚實皮靴底給擦了一下。頓時,老傢伙也是滿臉是血口估計鼻粱骨是不是斷了就不得而知了。

「對不起,你叫得太遲了一些。」盧偉這傢伙還聳了聳肩.一臉的伸士相。不過,加上滿身的泥土,倒真有點像是歐洲的土伸士。葉凡都忍不住想笑。

那邊,閻剛早就跑過去把老頭子閻世民扶到了椅子上坐了下來。而那些黑衣弟子們也拿來了藥箱給簡單抹了抹。

「閻館長,三局你們輸了兩局,還要再繼續嗎?」葉凡淡淡的掃了閻世民一眼,說道。

「當然要繼續,你們只有拿下本人後才能算真正的贏。按比賽規矩,如果本人能連勝三局,呵呵呵,對不起,九環武館就贏了。如果連勝兩局,那也是個持平的結局。」這時,那個普通老頭子站了起來,居然淡淡的笑了笑.斜瞄了費一度一眼,說道口

「老先生名閻世昌吧?,、葉凡淡淡笑道。

「沒錯.想必剛才簽約時你們已經看到了。本人就是閻世昌,是閻世民的親哥哥。..閻世昌一雙深邃的眼神盯著葉凡,表情十分的淡定從容。

而葉凡跟費一度更是提高了警慢,在估量著這老傢伙到底有多少斤量。如果閻世昌是七段位或六段位達到第三個層次的高手。那費一度必敗無疑。老傢伙打敗三場,很有可能。

「一度,如果真的扛不住,你就採取死纏爛打的法子盡量拖住閻世昌,拖死他。即便你最後敗了.但閻世昌的體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而按比賽規矩,閻世昌是不能休息的,要連勝三局才能算贏。我相信,閻世昌只要不是七段位高手,你搏命之下,絕對能耗盡他八成力氣。而盧偉跟李強輪戰他二成力勁應該沒問題。」葉凡小聲叮囑道。

「商量好了沒有?」閻世昌打了個呵欠.好像有些不耐煩了。

「請1費一度非常有禮貌.雙手抱拳拱了拱,來了一個標準的古代武者禮。

「你比我年輕,我佔了歲數上的便宜,你先出手吧。..閻世昌還是淡淡的掃了費一度一眼,無一絲慎重樣子.悠閑的站在了操練場上。一幅有勁必勝的架勢。這老傢伙在綺老賣老。

「呵呵,你先請,因為,本人佔了年輕的便宜。..費一度淡淡的斜瞄了老傢伙的眼笑了笑,深吸了一口氣,說道。自然話里在罵你只不過是老不死罷了,老子年輕著。

傢伙點了點頭,沖一旁的弟子說道「,把我的九環拿來。」又看了看費一度.說道「,咱們比比武器,當然.點到為止,不能傷人性命。不過,有個什麼閃失.希望你不要不依不饒的口我閻世昌生平最討厭這種沒有.骨頭.的人,你認為呢?」

「中1費一度沒絲毫猶豫,點了點頭,看了閻世昌一眼,又說道「,本人的,骨頭,特別的硬朗。」

「好!就讓我來稱稱是你的骨頭硬還是我這老頭子的老骨頭硬。」閻世笑了一聲,伸手接過了一個黑衣弟子捧上來的九環武器。葉凡施展鷹眼看了一看,發現只不過是九個普通的黑環罷了。而且,黑環是連連相扣的,有點像是奧運五環相扣的架勢。那環也不大,比牙杯略為大了一點。

啪啦啦

閻世昌拿環在手,輕輕的一抖,那發著黑色幽光的九環發出好聽的聲音來口

「請亮兵器。」閻世民相當有禮數,伸手沖費一度說道口

「呵呵。」費一度笑了兩聲,伸手在腰間一拔口唏啦啦一聲晃響,一把很不起眼的白色軟刀出現在了眾人面前。葉凡也是用鷹眼看了看,發現費一度的軟刀有腰長,寬就二指。

而刀的造型居然有點像是一隻飛鷹。難怪費家的代表就是.飛鷹」居然連兵器都有點像是一隻展翅的雅鷹。這軟刀這般奇特,也不知費一度怎麼樣用它,葉凡心裡有些猜不透。

就在這時候,遠處的亭子里又傳來了一聲.咚,聲。似乎在警告著什麼。

「喜鷹刀口

」閻世昌突然瞳孔猛地收縮了一下,一絲意外終於從他的臉上露了出來。這廝淡定了這麼久,居然被費一度那把不起眼的白色軟

給震驚了一下。

「有眼光,還能認出它來。..費一度淡淡的笑了笑口

「你是楓葉灣費家莊核心族人?」閻世昌的臉色有些難看了起來。

「你猜對了。」費一度眨了眨眼,說道。

閻世昌臉色有些陰沉,看了閻世民一眼,似乎有些猶豫了起來。不過,就在這時候,亭子里突然傳出.咚咚咚,三聲琴聲來。閻世昌好像得到了鼓勵似的,說道:「費公子,請1

一度知道閻世昌有些擔心費家人會報復,所以,也沒客氣,一展刀,嘩啦一聲響,那軟刀在空中居然如蛇樣顫慄著,又好像飛鷹在空中尋食一般撲劈向了閻世昌。

「。手1閻世昌恢復了正常,九環突然往外一拋。詭異的事發生了,原先兩三個環相扣的九環在閻世昌一些秘密手法運用下,居然變成了一環扣一環。這麼一甩出去,居然有一米多長。好像一把環形鎖鏈套向了費一度的飛鷹刀。

刀環在空中一碰撞,發出啪啦啦的扎耳聲音來。六月底的燕京,快到中午時那陽光還是很強烈的。黑色鐵環跟白色軟刀在陽光反射下,猶如兩把反光鏡一般。

詭異的就是那黑色環狀物也會反光。按理說黑色是吸光.這個,有些違背常理。葉凡心裡尋思著.閻世昌的黑色環狀物上是不是有塗一些反光的東西,或者說是這黑環是特殊的合金打造的。

滋啦啦

刀環略微分開了,飛鷹刀如箭一樣被九環給壓得快折斷了似的。費一度一聲爆喝,飛鷹刀刀尖突然曲了起來,在九環中央一捅一搗。九環居然被盪開了。

「還有兩下了,果然不虧為費家弟子。」閻世昌微微一愕之後誇道,嘴裡說道「,再接我一手九環奔月。」

老閻同志講著話,那九環又變了,一下子形成了一個黑色大花環樣子,居然像呼拉圈一般被閻世昌給拋了出去。那九環圈在陽光下發著黑色幽光,旋轉著像是飛碟一般撞向了費一度。

「來得好,本人正好缺一個鍛煉的呼啦圈。」費一度一聲大叫,飛鷹刀刀尖向自己勾曲了起來,好像一勾子似的鉤向了九環形成的,呼啦圈,。

「快退一度。..葉凡突然出口了口

不過,晚了。九環突然閃電般到了費一度面前。費一度突然感覺一股大力傳來,那九環好像有吸力似的,飛鷹刀剛鉤住九環圈子。九環一股迴旋之力傳來,費一度連人帶刀被扯得直往九環圈子撲去。

如果費一度真被扯得撞上九環,那必受重傷。葉凡鷹眼發現,閻世昌的眼中隱晦的彈出一絲陰辣的冷笑。而且,老傢伙的額角和兩腮居然冒出豆粒大的汗珠來。

看來,這老傢伙相當的陰。才第二招居然拚出了全力在控制著九環圈。費一度在輕敵之下中招了。

當然,這老傢伙不可能用內勁之氣控制九環圈子的,能用內勁控制兵品於短距離內攻敵,聽說那是.先天大能者,的專用術語。不然,即便是九段超強高手也不可能做到這一點。

而閻世昌剛才做到了這一點.葉凡相信他用的是閻家秘術。通過風勢或一些特殊手法在控制著九環圈罷了。要說閻世昌已經突破.先天」葉老大用屁股想也不會相信的。

好個費一度,於危險之中居然也出了奇招。

那把飛鷹刀詭異的刀尖在費一度內勁之下突然斷開了。九環圈帶著斷開的飛盈向了閻世昌。

這是閻世昌收環的巧妙方法,不過,費一度後頭那把斷了刀刃的鼻刀居然如箭一樣跟著在後邊彈射而來了。

十分怪異的就是費一度那把斷刀此刻刀口像有點像是伸開了鷹的爪子,狠狠地抓向了閻世昌。

閻世昌也不賴,也不知他用了什麼詭異方法。九環圈又散開了。而且,其中兩個黑環居然離開了其它七個黑環撞向了九鷹斷刀。

「」幾聲響,費一度的斷刀居然只是微微的遲緩了一下,繼續往不遠處的閻世昌身上扎去。

「咚咚1遠處的亭子里又傳出兩聲琴聲來。聞琴而知音,閻世昌果斷的撒手,剩下的七個黑環全部散開了,三個黑環夾帶著凌厲的凶勢終於撞得費一度的斷刀偏飛著扎向了幾十米外的一顆大樹。

費!度速度不慢,身子幾個縱步到了刀前拿回了斷刀。

後頭,兩人不停的戰了五十來個回合。身上衣衫全濕透了,看來,體力也已經到了彈盡糧絕的地步了。不過,葉凡在細心的用鷹眼和蝠耳通術聽看過後,終於發現了一些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