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八十章鐵占雄的算盤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鐵占雄的算盤精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鐵占雄的算盤精

很抱歉,明天有事出遠門,剛回來,各位久等了。

「不必了,商討武技是一件很正常的事。」葉凡擺了擺手,看了閻世民一眼,不過,又道,「不過,我想對閻館長一聲。那就是,華夏國術界雖衰敗了,但高手還是有些人的。人家隱隱於野,中隱隱於市,大隱隱於朝。我希望閻館長當前不要隨便的去輕視每一個人。也許這些看似普通的芸芸眾生中就有國術高手。」

「受教了,閻某會銘刻於心的。」閻世民那臉有些紅了,拱了拱手抱拳道。

「世民,我不早跟過。不斷以來,要慎重做人,低調作人。看看,病又患了。

明天要不是葉先生高風亮節,首先這老祖宗留下的武館就沒了。錢財損失還是事,可是愧對列祖列宗了。

而且,假設遇上個凶人,也許,明天躺地下起不來了。囂張百次都得逞,但一次翻船就會斷送了的。好自為知吧。」閻九本一臉嚴肅,當作眾人面訓叱起閻世民來。

「叔公,我會牢記於心的。」閻世民尷尬的點了點頭,哪敢吭半句其它話。

「這樣吧,願賭服輸。這九環武館雖不能賭出去,但葉先生也不能白忙活一常」講到這裡,閻九本沖葉凡道,「這些年上去,雖我武技方面片面曠費了,但也揣摩出一些心得來。

有時有空時會叫人記上去。倒也記下了一大本心得,名九環拳術。明天,我把它送給了,就用它來抵這九環武館了。算是我們閻家佔了大便宜。」

「謝謝,這是長輩的秘術,我怎樣好意思拿了。」葉凡心裡倒是大喜,真的給本人幾千萬,還不如得一本秘術。不過,葉老大總得成心的推託一下,裝裝樣子罷了。

「呵呵,世民,到我房間去拿來。」閻九本笑道,知道這傢伙在裝,倒也沒點破。葉凡推了幾下后也就收下了。當時閻家想留葉凡共進午餐,不過葉凡拒絕了,託故有事前走了。

「大哥,難道就這麼算啦?」坐進車裡,盧偉有些不直爽,覺得有些賠本了。

「呵呵,千金難求一秘技。閻九本被人稱之為『噬環』,以七段身手戰傷八段,此人的確不凡。這手記心得比什麼都重要。這樣吧,我先看一遍,爾後挑些有用的,們能用得上的再分批給們一些吧

「不能,這是大哥應得的,我們不能拿去。」費一度一本正派,搖了搖頭。

「呵呵,們都叫我大哥了,有福同享嘛。」葉凡笑了笑,看了大家一眼,又道,「當然,當前有難也是同當了。」

「當然1費一度帶頭,陳軍盧偉李強都齊聲著點了點頭。車裡一團和氣,兄弟之情特別的濃。

「既然各位兄弟都這樣子,那大哥我明天半夜還真得拜託各位一件事了。」葉凡淡淡笑道。

「啥事,菜一碟嘛1盧偉隨口應道。

「是,啥事,來聽聽。」費一度也很有興味,看著葉凡。

「這個,半夜有個飯局,就在皇城根208包廂,工夫是12點整。我剛好有事去不了,們代我去飽餐一頓怎樣樣?」葉凡一本正派,道。

「皇城根,很有名望的。有這種壞事,那我陳軍同志就要大開殺戒了,哈哈哈……」陳軍得意的大笑了起來。

「大開殺戒,陳軍同志,我就怕到時抱頭鼠竄了。」費一度突然冷哼了一聲,陳軍彷彿當頭被砸了一棒,突然清醒了過去。一臉詫異的問道,「大哥,難道這飯局還有什麼貓膩?」

「是,請客的是哪位同志?」盧偉問道,李強倒是不吭聲。

「估量是鴻門宴吧?」費一度m了下沒毛的下巴,淡淡笑道。

「們,真是的,啥叫鴻門宴,包們稱心。去吧,工夫快到了,別錯過了,我先走一步。」葉老大下了車子,打的要走。

「老大,透都不行?」陳軍一臉的不幸相。

「呵呵,一去便知,相對美事兒。」葉凡乾笑了一聲打的溜了。

「太不人道了,有苦都叫我們兄弟受。什麼兄弟,有難同當都沒了。」盧偉苦叫了一聲,眼中極端鄙視某葉姓老大。

「走吧,大哥就是大哥,大哥交待的,即使是苦差事我們自家兄弟也得去扛上去。」費一度嘆了口吻鑽進了車裡,道,「們猜猜,這鴻門宴到底是什麼主兒?」

「一定是女人了,葉老大留下的風流債要我們去享福了。」李強淡淡的笑了笑,這傢伙三教九流都玩得轉,倒也安然淡定。

「女人我們怕什麼,四個爺們,難道還怕了個把女人。」陳軍那胸脯一tng,突然來肉體頭了。

「女人,其實比爺們更可怕。們,我們幾個會怕爺們嗎?就是這女人才可怕。

到時打不得罵不得還得哄,我們四個爺們去干這事,太苦了。」費一度苦笑了一下。看了大家一眼,又道,「而且,這個女人估量是御姐型號的,到時見葉老大不來,一定得把氣往我們身上撒。各位兄弟都想想,大哥的女人,我們能把她怎樣樣?最後,遭罪了。成受氣筒子了。」

四位老兄有些忐忑地推開了208包廂的大門。

登時,傻眼了……

由於,包廂里可不止一個姑娘,而是整整的六個。而且,個個美。或靚麗,或庄雅,或火辣……

裝束各顯風so,令人心搖神動。

打頭的不是趙家四還有誰?

「葉凡呢?」趙四見過盧偉,張口就哼道。

「這個,這個,大哥是暫時頭有急事去辦了。叫我們幾個兄弟先過去陪大家喝幾杯,他過陣子就來。」盧偉硬著頭皮,一臉諂笑道。

「費老大,怎樣不吭聲了。堂堂的費家二少不會怕成這個樣子吧?」趙四身旁的曹飛兒看法費一度,冷瞄了他一眼,咯咯笑道。

「們……們都是大哥的冤家?」費一度感覺有些口吃,這傢伙感覺特別丟人,居然會口吃。不過,冤家兩個字咬得特別的重。這個冤家一定就是特殊冤家了。

「啐,誰是他冤家。我們都是趙四的姐妹。」這時,一個身著火辣血紅短衫,黑色裙子的姑娘站起來哼道。

「這位妹子叫什麼?」費一度笑了笑,倒也平復了心境。費同志是最不怕辣妹型號的,心是辣妹老子還是辣虎呢?當然,反過去,費同志倒有點怵淑女型號了。

「陳秋霜,怎樣了,是不是記上去的個時機報復?」火辣辣妹陳秋霜的確火辣,一句話就硬綁綁的塞了出來,費二少差點啞語了。看了盧偉一眼,希望這傢伙夠點哥們義氣出來發句話圍攻一下陳秋霜,哪知盧家居然不吭聲了。

費二少在心裡罵著這些不良的兄弟,嘴裡乾笑了一聲,道:「呵,呵,陳家妹了!我費一度是這樣的人嗎?笑話,雖不能胸襟比大海,但也能容下一汪潭的。」

「那就好,既然費少胸襟能容一汪潭,想必不會再乎這一瓶伏特加吧?」這時,陳秋霜身旁一個看上去相當文靜的姑娘手一動,身後一服務員開了瓶伏特加悄然的放在了桌上。

「擺費少爺面前去,容得下一汪深潭的大少還怕了這一瓶子酒?」趙四冷哼了一聲。

盧偉等人倒抽了一口冷氣,這瓶伏特加可是特製大瓶裝的,看那瓶子的高度和容量,估量不下三斤。而且,伏特加普通都是烈酒,這一瓶要是干出來還不要了費二少的命?

自然,盧偉陳軍李強三人更是緊閉上嘴巴不吭聲了。這個時分相對是非常時期,誰出頭相對會招來第二瓶伏特加的。面對大哥的女人發飆,幾位兄弟又不能反抗,真是苦死他們了。

「對不住了各位兄弟,自求多福吧。四找我去一定是發泄的,們就當一回出氣筒吧。」這個時分,葉老大正坐紅葉堡翹著二郎腿品茶。

一會兒,鐵占雄來了電話:「老弟,張國東的事不怎樣好查。如今要查的都是他以前的陳年輕賬,估量得過一段工夫了。而且,這事得秘密調查,我們不能太l骨是不是?」

「沒事,漸漸熬吧。張國東那屁股會幹凈,我是屁都不信的。」葉老大冷聲哼道。

「張國東不斷在樹立一塊工作,以前在地方歷任過縣地省三級的樹立局長廳長,城建一塊觸及工程項目,油水一定多了。張國東不揩些油,那是不能夠的。放心,我曾經把王朝從粵東那邊捋了回來。他的掛職期已滿,這事,我安排他親身去辦了。」鐵占雄安慰道。

「他回擔任什麼工作?」葉凡倒也高興了,想不到鐵哥不聲不響的居然把王朝弄回來了。

「老弟,我是為經后打潛伏的。」鐵占雄笑了笑,道,「他如今秘密調查室任一處處長。」

「打潛伏,我不明白鐵哥這話什麼意思?」葉凡直白地問道。

「很複雜,老弟也不能夠不斷呆紅蓮區是不是?等把紅蓮區搞好后,是不是得到下邊地市任二把手。到時,就是王朝上去的時分了。有著地市局長兼職政法委相助,干起事來也輕鬆得多。而且,王朝不斷吵著要到南福來相助。不過,我思索到時下南福省在省廳的省城局都有人幫襯著,王朝下去也糜費了。等無時機了異地任職時再安排王朝上去。」鐵占雄解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