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朋友妻不可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朋友妻不可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謝謝鐵哥了,為小弟想得這麼周到。 葉凡衷心表示感激、

「謝啥,沒有你的話你哥我如今還在為那老宅子憂慮呢?如今你嫂子可是溫順得不得了,天天回家都給我捶背揉肩的,自家又是一個四合院子,住得舒坦著呢?」鐵占雄笑道,沉吟了一陣子又問道,「王朝以前能否有掛在特勤那邊?」

「沒有,當時鎮東海將軍聽了我的說詞后暫時還沒掛在a組。如今東海將軍曾經到天國去了。魯進這個人我覺得對我不怎樣樣,此人有時還會耍些小手段,我不怎樣喜歡這個人。乾脆這樣,王朝就不用到a

組了。反正他們那邊沒備案,王朝就呆公安部算啦。我們當前要用他也好用是不是?」葉凡說道。

占雄應了一聲,又說道,「鎮頭兒去了太惋惜了,魯進既然不怎樣鳥你,乾脆你也不必要為他怎樣樣賣力了。到時這傢伙抵不住時再來求你,你再扁扁他就走了。而且,假設能因此脫身,抽身分開特勤a組也許更好。」

「我也想抽身」不過,暫時應該不能夠了。不過,我想總是無時機的」到時再說了。」葉凡哼道。

「保全將軍估量也快退休了,到時,知道你底細的同志可是不多了。

」鐵占雄又補了一句。

「置信李將軍不會把我的秘密透l多少的。」葉凡說道。

「咕嚕!咕嚕……」

包廂里響起了喝酒下肚的聲響來,費二少皺著眉著,痛苦的咽著那幾千塊一瓶的伏特加,彷彿在喝黃湯普通。而盧偉等人是看得心驚膽顫的,只想趕緊抽身分開這是非之地。

喝了一斤左右進肚皮,費二少突然干聲一笑,沖盧偉笑道:「盧偉,剛才你不是跟葉凡說了。什麼樣的女人拿不上去,鴻門宴你照樣子擺平。兄弟」擺啊1

「我哪有說這話?」盧偉氣得趕緊嚷叫開了。

不過費二少顯然是要轉移目的,果真引出了滿腹心so的趙四小

姐的怒火,她冷哼道:「我想起來了,彷彿你跟齊天葉凡三人都是拜了把子的兄弟葉凡是老大,你是老二,齊天那熊包是老三。

正好了,葉凡躲著不冒頭」那我敬葉凡的這瓶酒就你來代替吧。」趙四根本就不理盧偉的神色,手指一動,服務生又開了一瓶伏特加,跟費二少的一樣大瓶的。

「呵呵兄弟們,陳軍,李強我們四兄弟其義可以斷金的,不用怕!不就是老大的女人給的幾瓶酒嗎?我們是兄弟,難道這點都擺不平,還怎樣對得起老大。」盧偉這傢伙也相當的陰,居然又把陳軍和李強扯了出來。

「你們四兄弟其義可斷金,難道我們六姐妹就是相互拆台了不成?」陳秋霜一聲冷「哼,沖趙四等五女說道」「我們是女子女子需求照顧」明天早晨這樣喝法。我們一瓶,他們三瓶。這樣吧,我們連千六杯,他們每人一瓶伏特加就走了。」

「嗯秋霜這樹立很不錯。就讓我們六姐妹看看他們的其義能否能斷金了。我們可不是試金石。」趙四咯咯笑道。對於盧偉說本人是牛老大的女人趙四居然沒表示反對,就是盧偉心裡都暗暗疑惑。本來只是想試試的,這下子心裡曾經**不離十了。估量這趙家小四跟老大一定有一腿兒了。

「好啊好啊!開酒,開酒。」曹飛兒唯恐天下不亂,拍著手掌招呼起了服務員。不久,伏特加開好了葉凡的四位兄弟自然每人都有一瓶」而曹飛兒們喝的呆是二十來度的車井罷了。

「你們……你們份量上佔了大便宜,這酒度數太低應該跟我們一樣喝伏特加?」陳軍可是有些不滿了,嘟囔道。

「我是葉凡的冤家還是女的。你們既然是葉凡的好兄弟了,其義可以斷金了。難道真想把我們灌得大醉,你們安什麼心?虧得葉凡還認你們當兄弟,難道冤家妻不可欺這句話沒聽說過嗎?」趙四突然冷笑了一聲,居然不知恥的連這個都講出來了。

「沒錯!沒錯!可是你們說的,我跟趙四都是葉凡的冤家。」曹飛兒也拍著手掌叫道,臉蛋漲得通紅,還是有些羞人的。冤家兩個字咬得特別的重,算是還給了費二少了。

「喝吧,唉……兄弟,被你害死了。」費二少嘆了口吻,持續他未完成的事業剩下還有二斤伏特加。

咕嚕……

四位兄弟痛苦的喝開了,相互皺著眉頭,整出來了一斤當時。

就在這時分……

「好繁華1這時,門被打開了,l出了張一棟那冷峻的臉來」跟著他的還有幾往年青人。

「你來啦」正好了」明天是你請客,我帶了些冤家來。」趙四冷哼道。

「冤家」張一棟陰沉著臉,掃了大家一眼,指著費一度等人哼道,「這些,也是你的冤家?」

「呵呵,剛才四小姐有說「冤家妻不可欺」我們是葉凡的好兄弟。所以,受葉凡委託,特別過饒喝幾杯?」費一度淡淡哼道,轉眼就明白了。

敢情是張一棟約請了趙四小姐共進午餐」而趙四估量是對張一棟不怎樣感冒,所以,把葉凡拉來當擋箭牌。

想不到葉凡沒到,本人等人成了替罪羊。自然,費二少要為葉老大好好的出出氣了,居然把趙四的原話給噴了出來。

「你這話什麼意思費一度?」張一棟神色更黑了,指著費一度哼道。

「什麼意思,問四小姐就走了。這話可是四小姐說的,當時飛兒小姐也附和過的,不信,你問問飛兒?」費一度才不怕你張一棟,冷冷笑道。知道曹飛兒性子直」一定會憋不住的。

果真,曹大小姐中計了。笑道:「趙姐是講過這話,怎樣了張一棟,開句玩笑都不行?又不是真的?」「趙四,是不是講過這話?」張一棟那臉一擺,拿起夫君架子來。

趙四那受得了,冷哼道,「講過又怎樣樣?我趙四如今還是自由之身,跟誰談冤家是我的自由。」

「四小姐,你不要意氣用事。這事,可是兩家人的事。」這時,站張一棟身後一往年青人站了出來,哼道。

「你是誰?我跟一棟講話」你狗叫什麼?」趙四怒了,居然甩粗話了。

「本人田明。」田明那臉立刻成了豬肝,有些凶煞樣子哼道。

「田明,噢!對了。」曹飛兒點了點頭,笑道」「你父親是不是田成功」我們燕京市委黨內排第五的副書記」副省級幹部。我說你怎樣那麼牛氣,敢對四姐用這種口吻講話。」

「我田明從不倚仗父親?」田明冷哼道。

「田明,你羅嗦什麼」給老了閉嘴。明天是我跟張一棟喝酒,呵呵,有膽的話每人來一瓶相陪1費二少可不是蓋的,像喝叱下人普通沖著田明就去了。費一度這架勢,就是要為好兄弟葉凡打天下,罩著這位所謂的加了引號的,妻子,趙佳瑤趙四小姐了。

「你算個球毛……」田明爆怒了,不小心就罵了出來。

「再來一句試試,信不信老子馬上能叫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費一度突然板起臉來,奔著田明就出嘴了。一雙眼神兇巴巴的盯著田明。這個時分,田明身子突然一顫,才想起費一度的家勢來。

雖說本人父親田成功是燕京市委副書記」副省級幹部,但跟老費家這顆參天大樹相扛,還是略顯得單薄子一些。

費家聽說以前還是武林世家,真惹毛了這家秋,現場一頓被打是鐵定的了。好漢不吃眼前虧,田明同志自然是明智的閉上了嘴,而且」

身子悄然往張一棟身旁縮退了一步。

「喝1張一棟豁出去了。

最後,一塌懵懂。

葉凡匆匆趕到醫院時,趙四和曹飛兒正在耍酒瘋,一邊掛著瓶一邊還吵著還要來二瓶什麼的。

至於費一度等人倒是較安靜地躺在床上」地下吐得一塌懵懂,人事早已不省,一個很大的暫時病房裡一字排開了十來個人在掛瓶,煞是美觀,滿室都是酒氣熏天。而醫院裡這幾天估量是病人特多,就連過道里都擺上了病床。

而張一棟倒也安全的躺著,估量是真醉了」整個人沒有什麼動靜。而張一棟的好友田明的床旁卻是站著二個人,一個很富態的中年f女正坐在一條凳子上,伸手m著田明的臉。f女旁邊正站著一個夾著公文包的年青人,像個秘書角色。其人一臉恭敬的站著。

而除了費一度等人葉凡看法,還有六個女子葉凡只看法趙四跟曹飛兒。而那邊還有七八往年青女子,不是張一棟叫來的,就是趙四叫來的了。

就在這時分,外邊匆匆走進一群人來。打頭的那位戴著幅金邊眼鏡,身著白大褂子,腆著個大肚皮。一幅專家氣度的老傢伙」不過,

從他走路的姿態可以看出來,此人估量是燕京第五醫院的指導什麼的。

「張處長,來晚了,對不起了。」老遠,大肚皮眼鏡男老傢伙老遠就笑著走向了田明的病床邊。是沖著那中年女說道[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