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給我趕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給我趕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蔡院長,怎麼回事,給你要幾個獨立病房都騰不出來。中年f女好像還是個處長,姓張,這時,眉頭一皺,哼聲道,架勢十足的。

「對不起張處長,最近是六月,天氣炎熱,就症的病人特別的多。

你剛才也看見了,連過道上都擺滿了病chung。不過,我們已經騰出了三個幹部病房來,現在就可以轉過去了。

「才三個病房,怎麼夠?」張處長哼了一聲,巡了整個大病房:眼,說道,「光是姑娘就有六個,我兒子的朋友還有六七個,你叫他們怎麼擠得下去。」

「張處長,我們還在安排著再騰病房,實在再難騰出來了。剛才的三間病房還是蔡院長hu了很大力氣,作了動員和說服工作,才讓三位幹部轉了地方,幾個人湊成一堆了。那些幹部中還有一位是廳級幹部。」這時,蔡院長身旁一個中年男子小拍馬屁道。把轉一個病房都說成了攻堅戰一般難度。

「廳級幹部,很大嗎?」這時,張處長旁邊一個秘書模樣的男了斜瞥了蔡院長一眼,冷哼了一聲。

「喬秘書,我不是那個意思。」中年人趕緊解釋了一聲。葉凡一看就明白了,敢情那中年f女張處長應該是田明的母親,而一旁站著的那個略帶冷漠的年青人應該是田明父親田勝利副書記的秘書了。難怪講話如此的大條了。

「不是那個意思,那就快把房間弄出來。剛才,田書記耳是掛來電話問了。如果你們醫院連這點都做不到,那市裡的達標驗收就不要過了。」喬秘書冷哼道。

「連個病房都沒有,還達什麼標?」張處長看了蔡院長一眼,冷冷哼道,威脅之意那是十足份量的。

葉凡發現,蔡院長的額角已經微微有細汗兒冒出來了。

「那這樣,令公子先轉過去。我再想辦法,一定會再騰出幾個房間的。我保證等下絕對有病房騰出來。」蔡院長姿態放得很低。他也是沒辦法,人家是市委副書記,真要惹火了他捋了自己帽子也不成問題的。

「蔡院長,我喜歡呆這裡。你把那幾位姑娘轉過去就行了病房就不用再騰了。」這時,田明居然有些醉mngmng的醒了,看了蔡院長一夥又,又巡了費一度等人那邊一眼,突然眼前一亮,伸手指著費一度等人,突然說道,「蔡院長我有個小小的要求。這幾個傢伙太討厭了,我要求把他們移到過道上去。這病房雖說大,但也太擠了。而且這四個人味太重,臭死人,我受不了。」

「這個……」蔡院長看了費一度等人一眼,略顯有些遲疑。畢竟,無端把病人趕走有些缺德。蔡院長的良心還沒完全壞掉了。

「哼1喬秘書突然冷哼了一聲,看了蔡院長一眼。

「轉到過道里1蔡院長的良心最終被權力所屈服,老傢伙一擺手,七八個醫生搶著走了過去就要把那費一度四人躺的輪式病chung給推走。

葉凡早關注著這邊,一看,立即伸手攔住,說道:「你們想幹什麼?」

「對不起同志,我們醫院病房有限後邊有急救的病人需要這裡。你們委屈一下,反正只是酒醉,掛上幾瓶就好了。就先到外邊躺著掛也是一樣的。」一個醫生說道。

「那他們呢?」葉凡伸手指了指田明等人。

「他們,他們另有安排。」中年醫生解釋道。

「不行,他們不轉,幹嘛要我們轉?」葉凡態度堅決搖了搖頭。

「對不起,你們是病人,到醫院就要服從醫生護士的安排。」這時蔡院長哼了一聲,說道「轉走1幾個醫生為了拍馬屁,強行的推著病chung就要挪動。

「哪個敢!不要怪我不客氣了。」葉凡突然氣勢大作,用腳踩住了最前面,盧偉的那個病chung一條鐵竿,冷哼道。

這時,喬秘書正貼著田明的耳朵在講悄悄話。講完后,喬秘書冷哼道:「蔡院長,對於擾亂醫院秩序的患者該怎麼樣處理?」

「叫保安人員過來。」蔡院長被逼無奈,說道。

不久,十幾個保安拿著警棍等東東上來了。

「這個人嚴重擾亂了醫院的正常工作,把人架走1蔡院長冷哼一聲道。這老傢伙此刻是一臉的正氣,不知道的還以為這老傢伙多麼的正義。

「走吧,難道真要我們動手?」保安頭頭指著葉凡冷哼道。

「你試試。」葉老大淡淡的站在那裡。而病chung上的盧偉同志卻是醉眼m乎著正想看好戲。他相信,只要有葉老大人,什麼人玩拳腳功夫玩得過他。

「架走1保安頭關哼聲道三個保安拿著棍子往葉凡身上招呼了過來。

「哼1一聲冷哼,叭啦幾聲,三個保安被葉老大一拳二tu給踢得蹲在地下,捂著肚皮叫呼了起來,那眉頭皺著,看來十分的痛苦。

「上,銬起來1保安頭子覺得臉上有些掛不住了,大喊了一聲。

幾個保安老遠就舞著警棍往葉老大腦袋瓜上招呼了過去,這次,下手是毫不留情了。

「住手1突然,一聲威嚴的喝聲傳來。葉凡抬頭看去,發現是個高瘦的中年人,也是戴著眼鏡,一身白大褂裝束。

「齊院長。」保安頭子趕緊打了聲招呼,看了葉凡一眼。蔡院長也上前打了聲招呼,說道,「齊院長,剛才這個人在病房裡耍橫,根本就是一潑皮無賴,沒辦法,工作都沒辦法開展,我只要叫保安請他出去了。」

「潑皮。」齊院長冷哼了一聲,看了葉凡一眼,突然伸手,擠了些笑,說道,「是葉書記吧,來晚了一些,剛才一直堵車。」

轉爾,齊院長一臉嚴肅,掃了眾人一眼,說道:「醫生要有醫德,我們五院從來注重醫德。怎麼能趕病人出去,太不象話了。」

蔡培林同志其實是副院長,聽了齊院長的話后微微一愕,臉頓時有些紅了。齊院長這話可是隱晦地在批評自己。

不過,蔡副院長感覺有些奇怪,這小年輕的齊院長怎麼叫他葉書記,好像來頭不校不過,蔡院長怕他不知道這邊是田副書記的人,趕緊走過去,湊齊院長耳旁嘀咕了幾句。

「是田夫人,你好。我來晚了些,醫院確實有困難,病房數嚴重不足。我們也一直向市裡打了報告要求再建新樓。不過,市裡一直沒有批複下來。」齊院長也上前沖著張處長打了聲招呼。

「哩嗦什麼齊院長,趕緊把這幾個人挪過道上去,本人看到他們就頭痛。」這時,田勝躺病chung上大耍威風了,還斜瞄了葉凡一眼,其實,這廝是不認識葉凡的。

見張處長盯著自己,齊院長一臉嚴肅,說道:「對不起,大家就擠一塊湊和一下吧,實在是騰不出病房來了。」

「齊院長,我是田書記秘書喬林。剛才田書記可是一直關注著這邊。如果你再不把這幾人搬走,那我只好如實向田書記彙報工作了。」喬林逼了過來。

齊院長那腦袋可是有些大了,剛才接到衛生部副部長張瑩月打來的電話,要求照顧著這位葉凡書記的幾個朋友。嗯不到對頭居然是市委副書記田勝利的兒子和老婆。

齊院長權衡輕重之後盯著蔡院長,問道:「蔡院長,剛才騰出了幾個病房?」

「剛硬擠出了三個病房。」蔡培林說道。

「這樣,這三個病房拿兩個給葉書記的朋友。剩下一個給張處長的公子了。」齊院長說道。

「齊院長,三個病房我們有人,都要了。」田明伸手一指趙四曹飛兒等六位姑娘,說道,「就是她們幾個了。你先把她們轉過去,我們就呆這裡,只要把這幾個臭哄哄的人弄到過道就行了。」

齊院長想了想,還是一臉嚴肅,說道:「對不起,我們不能這樣做。都是患者,我們醫院對誰都一樣。」

「齊院長,我是張一棟。你們的建樓報告我父親看過了。」這時,隔壁chung的張一棟看了這麼久好戲后,突然出嘴說道。

「你是?」劉院長略一遲疑,看著張一棟,因為他不認識張一棟。

「呵呵,他老爹就是建設部部長張國東同志。張哥可是在財政部工作,以後你們建樓要錢可是可以找他的。不要說多,弄個千把萬還是不成問題的。」這時,田明透了底子,一臉的得意看著齊院長。

「是張部長的公子,真沒想到,你也在這裡。」齊院長那心可是有些瓦涼晃涼的了。

張國東是建設部副部長,最多跟衛生部的張瑩月扯平,只是人家的哥哥張向東可是總理助理,國務委員,根本就不是自己能得罪得起的。

齊院長瞬間也作了決斷,即便是得罪張瑩月副部長也不能得罪了張一棟的家庭,那是一個超級家庭。

於是,齊院長走了過去,探視了張一棟的醉情一番后說道:「想不到是張公子,你好。怎麼樣,好點沒有?」

「還行,其它都好。只是這病房太擠了一些。」張一埃還瞅子葉凡等人一眼,立即皺起了眉頭[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