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首長要見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首長要見你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更先更了,過年了,飯局太多,沒辦法。

齊院長哪還有不明白的,走到葉凡跟著,說道:「對不起了葉,這裡的確太擠了一些,能不能換個地方?」

「換地方,什麼地方?你騰出房間來啦?」葉凡感覺到了什麼,冷哼道。

「什麼地方,就是過道1這時,田明得意的搶答道。

「是不是過道?」葉凡冷哼一聲,盯著齊院長。

「這個,還請葉能體諒醫院的困難。真實是難以騰出病房來了。」齊院長作了決議。那手一擺,說道,「挪病床吧,找個好點的過道給他們掛瓶。早晨的病房費就不用收了。」

「齊院長是不是,本人就喜歡這裡。」這時,又傳出一道聲響來,自然是費一度的聲響了。他看了齊院長一眼,又說道,「這裡的確太擠了,我希望齊院長能想病人所想,把這幾個人挪到過道去。臭哄哄的多舒服」費一度講著,誇張的皺起了眉頭,就差捂鼻子了。

「你是?」齊培林可是老油子,感覺這年青人講話很老套,估量在京城也有兩把刷子的人。在沒打聽清楚底細前,相對不能就冒然先得罪了。打聽清楚了再分清重,這是齊院長作人的一向態度。

「呵呵,我來自楓葉灣的費家莊。」費一度淡淡哼道。

「費家莊1眾人都念叨了一句后,那神色,都有些變了。楓葉灣費家莊可是出了一位頂天的指導費一桓,所以,楓葉灣費家莊如今被人戲稱之為天下第一庄了。

就是田明的母親張處長也悄然有些變色了,有些責怪的看了兒子田明一眼,怪他怎樣會摻和進張一棟跟費家莊出來的人的恩怨中去。

「先生是費家莊哪位的公子?」齊院長持續打聽。

「呵呵,頭上的那位。」葉凡突然淡淡的笑了笑,豎著一指朝天動了動。齊院長那神色果真有悄然的變化了。

「齊院長,還不把這幾個人給挪過道上去,真是煩人,不斷在唧唧歪歪的。」費一度冷聲哼道。

「挪走1齊院長被無法,點了點頭,又擺了擺手。幾個醫護人員又朝著田明等人走去。

「齊培林,你乾的壞事,我們轉院,不掛了。」張處長那臉黑得像豬肝,冷哼一聲喊道。

「那我馬上給您們辦出院手續。」齊院長眼皮子一跳,趕緊說道。沒辦法,能走一夥算一夥了。要是兩伙人在這裡打起來,那本人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到時不是死也是屎了。

看到張一棟一夥在醫院護士相幫下踉蹌而去,費一度冷冷的說道:「跟我斗,你丫的,糗不死你1

而齊院長一聲令下,不久就騰出了幾個幹部病房來。費一度跟趙四等人又轉了出來,持續掛瓶。

半夜一瞎折騰就過去了,葉凡回到駐京辦,烏冰科長什麼都給打理好了。見葉凡回來,烏冰又跟著葉凡進了房間。笑道:「葉,有什麼需求的你雖然打聲招呼。我們駐京辦就是為指導服務的。在這京里,我們還看法幾個人。需求聯絡什麼事你雖然啟齒。」

「呵呵,謝謝了烏科長,暫時我都沒什麼事要辦。真需求辦時一定請你協助。」葉凡表示感激,隨手從腰間的挎包里掏出一個lv包來遞了過去,笑道,「烏科長,你長得這麼美麗,這個包包應該配得上你。幾個月前去香港時一個冤家送的,反正我一個大男人也用不上。」

「不要,還收葉禮貌,多不好意思。」烏冰伸手搖了搖,趕緊推託道,不過,那雙眼神卻是隱晦的看著那昂貴的lv包。烏冰是識貨的,知道這包一個要上萬塊起頭的。

「收下吧,不是說過了,留我這裡也沒什麼用途。」葉凡硬塞了過去。雖說本人不常來省駐京辦,但沒準兒什麼時分就用得著。

對於用錢方面,葉老大根本就沒有什麼概念。置信憑著本人一手草藥之術,絕不會被窮死的。

「是葉回來了?」何宜遠聽到音訊后趕了過去。

烏冰倒也收下了lv包,先走了。

「葉,我先回去了。我想先回去了解一下南嶺地區有關水利方面的樹立項目。」何宜遠說道。老何同志看到了希望,自然這個時分是表現的關鍵時辰。

「那行,我還有點事要呆京里幾天。那我就不送你了。」葉凡笑道。

「送啥,雖說我何宜遠痴長了你老弟幾十歲,但我們就是兄弟。當前叫我老哥就行了,不要何廳何廳的顯得生份了。不然,叫我老何也行啊,親切。」何宜遠一臉真誠,笑道。

「行,何老哥,那我叫烏冰給我安排一輛車子。」葉凡笑道。

「看來老弟停頓很大嘛!才幾天就上手啦?」何宜遠開玩笑道。

「哪敢,人家烏冰姑娘可是美麗得能滴水。京城裡的公子哥們人家還應付不過去,哪會瞧上我們這些下邊來的土疙瘩兮兮的。何哥說笑了。」葉凡淡淡笑道。

「不一定噢1何宜遠曖昧的一笑,倒也不再說這些。葉凡打了電話給烏冰,她親身去安排了。

何宜遠不由得有些感嘆道:「老弟,我在這駐京辦也住過幾回了,方主任還是我同事。每次用車,不過,也沒見他們如此的快速熱情過。還是老弟面子大,老哥我不能比的。」

「呵呵,何哥說笑了,你打電話他們安排得更快。」葉凡笑道。

「不能夠的。」何宜遠很是仔細,點了點頭。

葉凡一覺睡到了六點鐘。

剛起床烏冰姑娘又來了,說是叫餐廳預備了晚飯。還說要陪葉吃飯。

葉凡正想點頭,電話卻是響了起來。一接通,傳來宋定一總參長的笑聲道:「葉凡同志,睡得好覺啊1

「還不錯,這駐京辦睡起來也相當的舒適。」葉凡笑道。

「你住駐京辦,要不我叫他們給你安排一套房子。當前回京里住起來也方便。」宋定一說道,倒是有心了,想了想說道,「四室二廳160平方怎樣樣?」

「不要了宋總參,駐京辦住著還方便,又有飯吃。叫車也方便,而且還有冤家,繁華著。」葉凡拒絕了,就怕吃人家的手軟。

「那行。」宋定一說道,知道人家組堂堂的第八組大帥,什麼房子車子沒有。

就是要美女組的指導也能弄來。組不同於普通部隊,普通部隊里好多嚴令制止的條令在組就能堂而皇之的停止。而且不違犯軍規。享用了開出發票可以正軌報銷的。

而且,組的將軍待遇相對超過總參的將軍多比唬宋定一併沒一點吃味兒。和閏年代,普通的軍隊只是操練操練,演習時打打假彈,連真槍真炮都很少m的。

而組的精英們有的時分執行任命,都是提著腦袋在幹事的。人家付出了,當然得享用了。

「不過,我還是得謝謝總長了。」葉凡仔細的說道。

「不用謝,這個,本來也是你應該享用的福利。只是你不斷不在京里,我們給疏忽了。應該是我們說對不起才對的。」宋定一講完后想了想,突然說道,「你馬上到總參我的辦公室來一趟,首長要見你。估量他們快到了。」

「是1葉凡答覆乾脆,開車直奔總參而去,心裡疑惑著什麼首長要見本人。即使連宋定一這總謀長都叫首長了,那此人至少也得是軍委副主席之流了,倒是有些奇異了。

葉凡悶著想法進了總參謀總部。

本人的秘書楊池早在大門口候著了。一見葉凡的車子被攔了上去,這傢伙馬上衝過去對著車了就行了一個標準軍禮。才沖攔人的一個少校頭頭說道:「他是我的首長,是將軍,你們攔什麼?」

「楊上慰,這是老規矩了,規矩不能破。我們只看通行證和證明,不講s到這裡,少校朝葉凡的車子行了一個標準軍禮,嘴裡說道:「對不起了首長,請出示證件。」

「呵呵,沒事,你們驗證吧?」葉凡平和的一笑,掏出了證件。少校細心的看當時,一臉的震驚,又看了看葉凡一眼,趕緊那又是一個標準軍禮說道:「擔務首長工作了,首長請出來。」

「少校同志,你是好樣的。」葉凡誇獎了一句,開車出來了。

「知道是哪位首長上去嗎?」葉凡問楊池道。

「剛才我打聽過了,不過,打聽不到。」楊池說道。

「算啦。」葉凡擺了擺手,直奔宋總參長辦公室而去。

對面走來幾個人,葉凡早瞧見了,應該就是總參政治部的上校馬升林同志一夥了。前次此人被本人經驗過,此刻不知他該怎樣樣處理了。

一見到葉凡過去,馬升林趕緊幾步上前,一個標準軍禮行了后大聲說道:「將軍好,政治部馬升林向您問好。」

而跟馬升林同來的幾位同志悄然一愣之後,雖說真實不敢置信這年青人就是將軍,但既然本人的指導馬升林同志曾經這樣叫了,他們也趕緊行了一個軍禮全叫著首長好。

「同志們好。」葉凡淺笑著點了點頭。

「將軍,我的自省書曾經寫好了,請將軍過目。」馬升林立刻從皮包里掏出一張紙來。

葉凡接當時掃了一眼,發現不是用鋼筆寫的,絕不是哪裡抄來的。寫得還較中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