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無知者無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無知者無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千百八十七章無知者無畏

趕緊見禮道:「是陰無刀長輩!良久不見了,呵呵。 」

「子,我這樣子還能看出來,怪了1華夏六尊中排名老二的『北山樵子』陰無刀臉訝然的盯著葉老大,似乎看稀罕物般。

幾年前在林泉鎮的龜嶺村見陰無刀時這老傢伙身樵子打扮,不過,腳上卻是穿的耐克,當時葉凡都想笑。而明天,這老傢伙卻是換了身筆挺的西裝,葉凡瞧不出品牌來,估量是地攤貨了。

而且,陰無刀那頭髮梳得光溜溜的,像極了個身無分文的大富翁。由樵子下子變成巨富,般人都很難順應這種變化的。不過,葉老大有鷹眼,陰無刀怎樣樣變化,葉凡還是認出來了。

「陰老長輩是誰?」喬圓圓是無知者無畏,直接就問道。

「就是身旁坐著的那位老同志。」葉老大幹笑了聲。

「這女娃是的女友是不是?好子,又換人了,活得快活1陰無刀隨口笑道,m了下下巴,感覺有些不習氣。由於那有撮鬍子被他理掉了,如今的下巴是光溜溜的。

「又換人了,什麼意思?陰老長輩,看見他以前的那位了?」喬圓圓馬上反應過去,瞪著陰無刀問道。

「我懶得管們的事,本人回去后在床上問這子就是了。」陰無刀哼道,葉老大心裡直汗顏,由於那天去龜嶺村的路上,在大輪上,葉老大把黨政辦的方倪妹給在車上辦了。

而後在龜嶺村兩人差點又在大隊部風流了夜。當時估量是被陰無刀瞧出了些端倪。想不到這老傢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居然口無遮攔地在喬圓圓面前翻起這陳年輕賬來了。

「老不正派。」喬圓圓面上雖沒變色,不過,內心一定生疙瘩了,撅了撅嘴哼道,還白了陰無刀眼。

葉凡趕緊陪笑道:「圓圓,不能對陰長輩無禮。」

「什麼長輩,個無賴罷了。」喬圓圓不知陰無刀的兇猛,扁了扁嘴哼道。估量是生氣了,成心這樣的。不然,喬圓圓是不會如此無禮的。

「呵呵,子,這情人那嘴可是不饒人1陰無刀居然沒生氣,淡淡的笑了笑。看了葉凡眼,又笑道,「估量回家后子有得受的了。」

「誰是他情人了,別亂講?」喬圓圓哼道。

「不是他情人,哪女娃,是他什麼人?們這些年輕人,動不動就情人妹子的,老頭子我可是分不清了。」陰無道。

「姓葉的,到底有幾個妹子?」喬圓圓的怒火被點燃了,朝著葉老大聲哼道。

「沒……沒有什麼妹了,那都是陳年舊事了。那個時分我還不看法。」葉老大頭有些大了,向陰無刀擠了個眼神,道,「長輩,她是我老婆,別情人情人的,她聽了不舒適。」

「誰是那個了,別自作多情?」喬圓圓哼道。

「哈哈1陰無刀聲笑了兩聲,看了兩人眼,道,「葉娃,她不情願作老婆就當情人了。

老頭子我給引見個。聽巫山宮梅千雪的女兒洛雪飄梅也到燕京了。

那個洛雪飄梅長得可是美麗著了,她母親梅千雪年輕時可是江南第美女,她生的女兒會差嗎?

我找找,沒準兒他們娘兒倆也到現場看錶演了。」講完后陰無刀在現場巡找了起來。

「敢,我是他老婆,不準亂引見。」喬圓圓酸味十足哼道。連拳頭都捏了起來。

「不是不是,到底是不是?」陰無刀居然狡詐的笑。

「我都懷上他的孩子了,長輩,是不是?」喬圓圓臉紅,突然嫣然笑,登時仙女下凡般純美展如今了陰無刀面前。

陰無刀居然愣神了下,嘆了口吻,道,「唉,子,還真有目光,老婆長得還真是美麗。要是早天被我看見,一定會被我捋去給破天了。」

「不是老婆,就是老婆。長輩,別亂加字。」喬圓圓嘟著嘴哼道。

「明白,正宮娘娘嘛1陰無刀乾笑了聲。

「的意思他還有其它宮了?」喬圓圓突然不生氣了,淡淡笑道。

「男人嘛!宮四宮的正常。只是現代社會不能擺在檯面上罷了。女娃,我給,也別指望著這子會意守著。安心當好的正宮娘娘就是了。別的事,最好睜隻眼閉隻眼算啦。不然,把本人泡成了醋溜白菜也沒用。倒是傷了本人的心?」陰無刀那嘴居然很溜。

「老不正派。」喬圓圓白了陰無刀眼。

「圓圓,別再亂罵人。陰長輩是狼破天的徒弟。」葉凡板起了臉,哼道。

「狼破天,徒弟1喬圓圓終於有些震驚了,雙眸子瞪著陰無刀,想不到這個身大老闆打扮的傢伙居然是個高手。狼破天都七段高手了,哪他徒弟還了得。

「傻了吧,呵呵。本人從來不顯山不l水,以為九段高手就應該是道貌岸然,大師風範的是不是?

錯了女娃子。老夫都快70了。過的橋比走的路還要長。老頭子不跟女娃計較,這是看在葉子份頭上。

要是換作其它女娃了這樣跟老頭我講話,早就被我剝光衣服扔大街上了。」陰無刀淡淡笑后突然板起了臉,那話噴出相對能雷倒大片人。

喬圓圓身子震,屁股挪,分開了陰無刀些距離了,趕緊擠在了葉凡身上,彷彿有些怕了。

次要是陰無刀那個剝光衣服扔大街上很可怕。喬圓圓知道,像這種老傢伙脾氣非常的怪異。這種事他相對能做得出來的。人家九段高手,做了又怎樣樣,連機關都找不到人的。

「陰長輩,要剝光別的姑娘衣服扔大街上還行。我老婆嘛!置信不敢?」葉老大突然冷冷的哼了聲,覺得陰無刀也太大條了,居然在本人面前如此講話,太不給本人面子了。

「噢1陰無刀轉頭看了看葉凡,道,「難道子這老婆有來頭的?」陰無刀並不笨。

「當然1葉老大幹笑了聲,看了喬圓圓眼,道,「能夠不知道,圓圓的徒弟就是蘇姑娘,而蘇姑娘出身紅極庵。」

「紅極庵1陰無刀喃喃了會兒,突然,身子居然震,看了喬圓圓眼,有些不好意思,笑道,「想不到還是紅極長輩的後代,失禮失禮1

「知道就好1喬圓圓知道葉老大在給本人裝面子,居然也配合著哼了聲,臉的傲氣。

叭啦聲。

台上突然傳來聲悶響,葉凡抬眼掃去,發現隨著這聲悶響,陳無波跟秋山林夫分開了。

而葉凡鷹眼下發現,陳無波的雙掌居然有些雜亂無章的穿插掌痕。彷彿是被匕首劃成這樣子的,而且,有的掌痕上還有絲絲血跡冒出來。

「唉,陳無波估量會輸了。」陰無刀嘆了口吻,還搖了搖頭。

「怎樣能夠?」喬圓圓不服氣的哼道。

「女娃什麼眼神,沒看見,陳無波被秋山的掌刀划傷了。這次只是劃破手掌,下次就該輪到身上了。秋山這掌刀不知哪裡學來的,兇猛。跟老夫的無刀手有得比了。」陰無刀嘆了口吻。

「老長輩聽過『紅血刀法』吧?」葉凡問道。

「紅血刀,聽是來的個詭異魔頭。功夫非常的了得,當年到華夏來時也是殺人如草芥,夜之間血洗了個門派。當時我徒弟組織了批有志之士四處搜捕那傢伙,後來也不知怎樣回事不見了蹤影。」陰無刀道。

「呵呵,滅了那魔頭的人我見過。」葉凡淡淡笑道。

「不能夠,怎樣能夠見到他。聽那人比我的徒弟輩份還要高,才多大,估量還沒出世,那人早死了。」陰無刀根本就不信,這老傢伙,直搖頭玩。

「我真見過,在的伊賀魔宮。此人被他的徒弟暗算了,此人就叫秋山屯田,是秋山林夫的祖輩。聽此人到華夏后想找高人比試,找不到人後氣之下殺了許多人,就是為了引出華夏的高人來。不得不,秋山屯田是個練武的瘋子。」講到這裡,葉老大還瞄了陰無刀眼。

「我雖喜歡練功,但絕不亂殺人。」陰無刀哼道。看了葉凡眼,道,「持續。」

「後來,倒真引出絕代奇人來?」葉老大講到這裡,突然停住了。

「那人是誰?」喬圓圓和陰無刀同時出口問道。

「呵呵,這是秘密,不能。」葉老大居然顯擺了,搖了搖頭。

「連老頭我面前都不能?子,活膩歪了是不是?」陰無刀有些生氣了,居然要挾起葉凡來了。

「秘密就是秘密,當然不能。」葉老大很硬氣,哼道。

「不也行,過兩天這老婆不見了可別怪我陰無刀事前沒打招呼。」陰無刀突然乾笑了聲,這傢伙,為老不尊,添不知恥到了這種地步。其實,只能是陰無刀行事沒個準繩,喜歡幹什麼那是不按常理出牌罷了[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