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A組最神秘的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A組最神秘的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千百八十八章A組最奧秘的王牌顯身

「沒關係,抓吧,置信紅極長輩會找到的。 」葉凡淡淡的笑了笑。

「葉子,別拿紅極來要挾老子。那女人,早歸天了,以為我不知道,嚇誰?」陰無刀不滿的瞪了葉凡眼,臉的得意溢於臉上。這老傢伙,跟老頑童有點像。

「這個也知道?」葉老大些訝然了,想不到早給人家知道了。

「當然,吧,老子我有些不耐煩了。」陰無刀瞪了葉凡眼,哼道。

「葉凡,就了吧,別逗老長輩了。」喬圓圓還真有些怕陰無刀這種喜怒無常的人,真要把本人捋走扔大街上那還有什麼臉見人。而且,她也怕葉凡真的招惹上這種高人,那後患相對無量的。

「我這人從不受要挾。」葉老大口吻強硬,看了面色有些美觀的陰無刀眼,哼道,「可以想乾的事,不過嘛!我大伯也不是吃素菜長大的。當今社會,雖有法律,但我知道,那些條條框框都對沒辦法。」

「大伯,來聽聽,看看他的斤量夠不夠在老人家我面前擺擺的?」陰無刀冷冷哼道。

「坐地老虎費青山,應該聽過。」葉老大淡淡笑道。

「那隻破鷹1陰無刀差點暴走了,神色更是美觀。想了想,道,「娃子,吧,這個秘密想我用什麼來換。我知道這滑頭子沒安好意,總想從我老頭子身上揩點油。別以為老人家老懵懂了是不是?」

「的『無刀手』就不錯。」葉凡淡淡哼道。

「子,這個也敢。」陰無刀伸指指著葉凡,被噎住了。

「不換位倒。」葉老大淡淡搖了搖頭,成竹在胸。看了陰無刀眼,又道,「而且,再給看樣東西,要動手也行。」

葉凡著,從皮包里掏出了方手帕,血白色的,下面著幾朵梅花。奇異的是白色的梅花在血白色的手帕上居然能清清楚楚看見。

「難道真是她的東西?」陰無刀瞄了眼,登時有些震驚了。

「呵呵。」葉凡乾笑了兩聲收起了手帕。喬圓圓雙眼盯著那手帕,咂了咂嘴最終沒吭聲。

「拿去,無刀手前面式。」陰無刀被秘密弄得受不了啦,從懷裡掏出張紙片扔給了葉凡。道,「看完后燒了,不準外傳。」

「謝謝,我馬上就看,馬上就燒。」葉老大細心的看了起來,用鷹眼細細的記了上去,而後就還給了陰無刀。

「放著,下子記不上去。沒有半年,想參透這無刀手法,不能夠的。拿回去漸漸看。」陰無刀不接紙片,奧秘笑。

「難道有秘密。」葉老大訝然問道。

「當然,有秘密老子就不能有秘密?能否找出秘密,就看子造化了。到時別來問我,問我我也不會講的。」陰無刀得意的笑了笑。斜瞄了葉凡眼又道,「吧,秋山屯田遇上了哪個高人?」

「武當張有塵。」葉凡道。

「真是他,那就沒什麼秘密可講了。」陰無刀彷彿是為了證明本人的猜測。這下子得到答案后反倒得到了興味。

「長輩,聽張有塵打破『後天大能者』了?」葉凡也有些獵奇。

「這個,不清楚,只是聽。不過,很難。聽九段上頭還有個超級大圓滿的十段。十段打破當前才能算是『後天大能者』,子,有沒見過十段高手?」陰無刀道,搖了搖頭。

「沒見過,我大伯能夠是九段。如今老長輩您也是九段了。在韓國時還見到個九段,就是東塔山金家的那個老傢伙。」葉凡道,看了秋山林夫眼,「就不知秋山林夫是不是九段了?」

「應該達到九段了,老夫也是剛打破的。從秋山林夫的手法氣機來看,他也是剛打破不久的。而陳無波似乎只是八段頂階,而且,有些怪異,彷彿是受重傷了。」陰無刀道。

「唉!陳大師輸了我們可就丟臉了。老長輩,到時下台乾脆把秋山這傢伙給踢下台算啦?」喬圓圓哼道。

「踢下台,我跟秋山林夫實力差不多。誰被誰踢下台這個沒個准數,要是換作老公的大伯費家的那隻破鷹還差不多。聽他曾經到九段第個層次了。秋山絕不會是他對手的。」陰無刀倒是老實的倒出了實情,點不吹噓。

「長輩,不知其它四尊的段位如何?」葉凡問道。

「坐地老虎費青山,北山樵子陰無刀,漢地飛狐霜紅玉,巫山水仙梅千雪,大門g好漢君若離,藏狼惡狗洛飄飄。

我們這六個人雖被人稱之為華夏六尊,其實,我們六個人從沒聚在起過。

句不難聽的話,我連費青山的面都沒見過,只是聽過。至於其它四尊,我也沒見過。

要到功力如何,大家都是聽的,詳細怎樣樣,不清楚。就是他們的生死,這個也不清楚。

大家都是上七十以上的人了,還有幾年活頭,這個只要老天知道了。」陰無刀道,嘆了口吻。

「長輩也沒必要感嘆,像我們練功的人。能達到八段以上段位的,身體機能都比普通人強得太多了。活上九十歲應該不成成績。像費老太爺雖受了重傷,但如今不是活得好好的。」葉凡安慰道。

「這個只是按常理推斷,但有時比武受了重傷,或許是生了重在的癌症等病也是治不好了的。段位只是實力的意味,但並不能包治面玻只能是身體機能方面比普通人要好,但人之生死也很難。」陰無刀倒也看得開。

就在這時分,全場突然喊叫了起來。

只見秋山林夫突然騰空而起,在空中那雙腿和雙手居然快如光箭般變幻著手腳。

彷彿有幾十把大刀從空中往陳無波身上招呼了過去。而且,這幾十把大刀在空中帶動著風勢,發出唰啦啦樹葉被大風吹動的慘叫聲來,氣勢相當的驚人。給人種海嘯行將發生,摧毀切的感覺。

「看來,真是紅血刀法了。以掌代刀,幻化無量,好技藝!這招蓮刀萬千,估量陳無波必敗了。」陰無刀嘆了口吻,神色特別的嚴肅。

陳無波臉凝重,身體在場中轉著圈子。身法越來越快,雙手在空中變幻著招式。

突然,陳無波大師也是騰空而起。雙腿蹬,離地接近二米。雙手拉著風勢構成個有形的黑洞式的。

老遠的地方就能感覺到氣波被陳大師的雙手吸噬過去的感覺。似乎陳大師的雙手突然成了台大功率的吸塵器。

**波……

秋山林夫的手腿幻出的幾十把大刀劈在了『手掌吸塵器』上,發出海浪般聲響來,嚓聲尖銳聲響起。

陳大師在連擋了十幾把掌刀之後太極黑洞終於被打散,最後十幾把掌刀全劈在了陳大師身上。

……

陳大師連退了十幾步,地聲就摔倒在了離護攔僅僅米左右的地方。秋山嘴裡突然發出聲似鷹般的啼叫,腿往陳大師身上招呼了過去。

「唉,秋山要報幾年前的大辱,不把陳大師踢下擂台他誓不罷休的。」陰無刀嘆了口吻。

……

就在這時分,從觀眾席上突然躍出個人影來。跟秋山林夫的十幾把掌刀狠狠地撞在了起。那人被秋山的掌刀劈得在橡膠護攔上dng了十幾個來回才止住了身子。

全場登時嘩然,在陳大師馬上就要戰勝的關鍵時辰,這猛不丁的居然又冒出高手來,現場氛圍下子達到了g點。

「是誰?為什麼阻攔我跟陳無波大師比試。看閣下這身手應該不弱,們華夏人考究武德,難道閣下連這點都忘了嗎?真實想不到,在這種場合居然還會發生如此事?秋山非常絕望。」秋山林夫厲聲哼道。眼見著就能血幾年前的恥辱了,想不到突然殺出個程咬金來想攪局。

而且,此人既然在倉促間能接下本人最秘密的殺招,那實力相對不會弱於本人的。看來,明天再想血前恥有難度了,秋山林夫心裡憤怒到了極點。

「我只是明個狀況就走,並沒有阻攔們兩個比試的意思。假設秋山先生以為老夫不該來,那聽完后我拍拍屁股就走,而且,老夫會當面道謙。我華夏是泱泱大國,絕不會出現沒有武德的人。」那長相醜陋的老頭子淡定的哼聲道。

「好,我倒想聽聽閣下的解釋。」秋山林夫哼道,拿眼細掃了對面那老傢伙眼,發現是張生疏得很的面孔,根本就淌見過。葉凡用鷹眼掃描了幾下,也不看法這個老頭。問旁的陰無刀,他也是臉疑惑的搖了搖頭,是從沒見過此人。

不過,葉凡卻是發現了點端倪。心裡尋思著這老頭是不是打過特勤組那種刺激麵包肌膚,能讓面部肌肉塊塊突起的藥水。這種藥水打出來的臉能由於肌肉變形而使得人臉變樣。不過,變了的臉往往都相當的醜陋[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