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昌背山大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昌背山大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千百八十九章昌背山大戰

更到,狗子祝賀各位同志們龍年好運不斷、錢到福到運氣到,帽子到美女到就是病不要到!在這大年夜裡,狗子這『苦逼』還在電腦前碼字,聽著街上傳來牌九聲麻將聲,狗子心癢難止!

假設此人真是用了此藥水的人,那此人一定是特勤組最大的秘密了。 個九段高手,難道特勤組還有隱藏九段頂階強者。葉凡心裡動,問道,「陰長輩,此人估量段位達到多少了?」

「九段絕不會下的,跟我差不多。剛才匆忙間能接下秋山林夫的半招,沒有九段實力是辦不到的。奇異了,此人到底是誰?這招術彷彿有點熟習。不過,應該不會是他的。」陰無刀搖了搖頭。

「老長輩講的是誰?」葉凡來不興味,問道。

「秘密1陰無刀居然也拿擺起來了,斜了葉凡眼,淺笑著不l底子了。

「算啦,我可是沒有秘密跟換了,不我就不聽了。」葉凡沒好氣哼道。心裡在尋思著能拿什麼秘密東西跟陰無刀交流下此人的秘密。

「不聽我就不講了,呵呵。」陰無刀足智多謀,淡淡笑道。挨來了喬圓圓陣白眼。

「瞪啥瞪?女娃子這點就是不好,還沒嫁過去就向著老公了。等下被他賣了還幫他數錢,不幸1陰無道。

「我喜歡,管得著嗎?」喬圓圓挺胸脯,沒好氣哼道。

「我真是多管正事。」陰無刀搖了搖頭。

「用這個跟換秘密怎樣樣?」葉凡從皮包里掏出顆藥丸來。

「這啥東西?」陰無刀接當時問道。

「聞聞,包準喜歡,我就兩顆了。不換的話拉倒。」葉老大幹笑了聲。

陰無刀湊鼻子處聞了聞,再聞了聞,突然愣,再次的聞了聞,還用指頭劃出點葯末嘗了嘗,笑道:「好子,這種東西也有,我被禍患了多少……」陰無刀剛講到這裡,葉凡趕緊使了個眼神,陰無刀看了看喬圓圓眼,笑了笑不再了。

「們倆在打什麼啞跡?」喬圓圓可不好唬弄的。

「呵呵,沒什麼。」葉老大故作淡然道。

陰無刀也沒客氣,手又伸了出來,道:「那顆也拿來,老人家喜歡這玩意兒。」

「秘密呢?」葉凡問道。

「此人那招式有點像是個姓王的人使出來的,那人叫王經天。聽是出身羅浮山。」陰無敵Γ伸手接過了葉老大遞來的第二顆藥丸。這東東,當然是有助興的男人喜歡的那種玩意兒了,比偉哥兇猛得多。就是陰無刀這老傢伙了居然也喜歡,看來,這老傢伙還是個風流種子了。

「這東西不會吃壞了吧?」陰無刀問道。

「全草藥配的,無幅作用。不會發生任何不良影響,破天曾經用過二次了,直問我討,不過,我也沒有了,次要是藥材沒地兒來的。惋惜了。」葉老大臉的肉痛樣子。

「這娃娃,肚裡的壞水倒是不少。當前再有配製時多配幾顆,老頭我喜歡。」陰無刀笑了笑。

只聽台上突然啪地聲響,發現個人被兩個年青人抬起扔到了擂台了。

葉凡鷹眼掃,登時有些訝然了。由於,那位有些蓬頭分發,被扔到擂台上的姑娘居然就是從桃源山莊莫名失蹤的名叫『賞春』的姑娘。

「這姑娘叫美沙林子,是們人。忍術用得很好,應用此秘術,昨天她夥同同夥潛到陳無波的住處,趁陳大師疏忽之機發揮了全盤忍術秘法。最後陳大師背部中了刀,曾經傷到內腑。明天他是帶著重傷來跟比試的。秋山,,這樣的比試公平嗎?」老頭哼道。

「我憑什麼置信閣下所講的話?」秋山林夫以為這是華夏人搞的陰謀,在演戲,根本就不信。

「不用了,我認輸。」地下的陳無波在弟子扶持下站了起來,抱了抱拳道。

「,是不是搞的,是來自哪個派系的,混賬東西1秋山林夫突然個大跨步到了美沙林子面前,老鷹抓雞般抓起此女大聲問道。

「咯咯咯……」美沙林子突然狂笑了聲,大呼嘯道,「中計了1

隨著話聲,呸地聲,只見美沙林子肚皮突然詭異的聲響動,地聲,道之光從嘴裡呸出,地下就扎中了秋山林夫的胸脯上。

「該死的華夏人1秋山林夫暴怒了,以為是華夏人搞的鬼。掌拍下,美沙林子登時癱倒在了地下。不過,奇異的是美沙林子肚皮突然抽搐了幾下,嘴邊噴出股艷麗的鮮血,倒地下再沒動靜了。

「快去治治吧,這肉鏢上有毒秋山先生。」對面那老頭子趕緊勸道。

「哼!們華夏人真是齷齪。」秋山林夫m了m胸脯,鼓勁頭,毒鏢被他用內勁彈了出來,現場登時大亂了。

秋山的門人弟子們全紅了眼,沖向了陳無波的門人弟子們,眼見場集團大拚打就要末尾了,而維持次序的警察們根本就不抵事。那些門人弟子全是二段段高手,警察們哪是對手。

「秋山,也不想想,剛才那招術是我們華夏人所用的嗎?先去醫院,好生想想,這是忍術。」老頭子突然中氣十足,大喊聲道。秋山皺了皺眉頭,也有些疑惑,感覺胸脯傳來了麻癢的感覺,知道不能再拖了,哼道,「我會查清楚的。」

秋山手揮,帶著門人弟子匆匆而去了。

「葉凡同志,請馬上趕到空軍機常」這時,葉凡的手機里傳來李嘯峰的喊聲。

「好,怎樣回事?」葉凡心裡暗,知道有事發生了。來不及跟喬圓圓什麼,跑步出了大世界體育常

「昌背山曾經末尾激戰了,神道組勾搭了英國個秘密組織曾經防禦昌背山了。齊天帶著獵豹的兵士們正在抵抗。他們這次出動的人非常的多,全是段以上高手。我估量齊天快頂不住了。總部要求帶著狼破天火速增援。專機曾經停在機場,馬上出發。」李嘯天道。

「他們用的是什麼武器?」葉凡心裡也急了,車子拉響了警報,開得像飛機飆了出去。

「估量也是怕暴l,用的是狙擊步槍和暗鏢等。昌背山地勢複雜,簡直是原始老林子,魯進將軍要求們結合地形,務必把來犯的特務們打荊不管付出什麼代價,定要把昌背山秘密拿到手。」李嘯峰放下了電話。

葉凡的車子直往某軍用機場飆去,到機場門口時,發現狼破天早在門口候著了。見狼破天點了點頭,守門的也沒反省葉凡的證件了,葉凡的車子直往裡開去。

下車後葉凡問道:「總部抽調了多少人手下去?」

「就我們倆。」狼破天搖了搖頭。

「就我們倆,魯進也不能這樣吧。這麼大的事發生了,齊天都頂不住了,我們第八組人馬又非常的分散,鞭長莫及,這怎樣行?」葉凡有些生氣了。

「講這些還有什麼用,上飛機再了。」狼破天哼道,兩人進了專機,飛機轟鳴著騰空而起。

「我們先把衣服換了再,就怕工夫來不及了。」狼破天道,兩人匆忙著換了衣服。又反省了番,發現沒有紕漏時才坐了上去。

「老大,總部無兵可調。看看,曾經把我從首長身邊抽調了過去。明天的狀況又不是不知道,陳無波跟秋山林夫正在比試。來觀戰的外賓可是不少,就是本國的副元首之流也來了不少。而且,各國高手經過各種渠道都混了出去,京城安全曾經提高到了黃色級別。魯進都忙得屁股不掂地了。要是能找出人來,他恨不得本人當女人多生幾個出來。」狼破天解釋道。

「得也是,唉,我們特勤人馬嚴重不足,就幾十個人,往全世界撒,連個人影都見不到。而且,年年都有同志受重傷參加特勤,累死我們這些苦哈哈了。」葉凡嘆了口吻,掛通了張強電話,問道:「趕到昌背山沒有?」

「我剛到,戰況很費事。」張強語氣中充滿了焦慮。

「費事,什麼意思?」葉凡問道。

「昌背山地勢複雜,這裡本來是粵東省的封山地帶,聽曾經封了幾十年了。樹木很大,都是浮葉。

人住林子浮葉里鑽,根本就找不到人影。而神道組善長忍術,他們更是隱弊性作戰的高手。

往往潛伏著行進,發現前方沒人,個人就會從浮土裡鑽出來攻擊。而且,那速度相當的快。最次要的就是他們狠辣,攻擊時根本就是不要命的打法。

彼有股子不成功便成仁的架勢,令人頭疼得很。我們第八組有0名正式組隊員,帶著百多位獵豹精英在這裡相互比賽搏擊著。

據齊天傳來的音訊,到如今0名組隊員中曾經受重傷名,犧牲了二位同志。

而獵豹的那些二段段精英們如今曾經犧牲了八位同志。受重傷參加的接近2強憤怒得很,心在滴血。這些精英都是從祖國各地絡來的,來之不易。犧牲位就少了位,再想補足就難了。

「對方的傷亡狀況怎樣樣?」葉凡哼道,嘴都差點翹起來了。這個,跟本身也有關係。假設這次中心第八組全軍覆沒,那一定又要重新組建了。重新組建,談何容易[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