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抽調XX師過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抽調XX師過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千百九十章抽調師過去

李嘯天怒喜洋洋的沖了出去,沖錢風雲和秦志喊道:「怎樣還在猶疑,快點抽調人馬過去,不然,就來不及了。

難道們真要看到獵豹全軍湮沒。們能得到什麼益處,反正昌背山曾經不是秘密了,估量本國那些奧秘組織全聞到了滋味。

我央求軍委向主席請示,立刻從粵州軍區抽調離昌背山最近的第八集團軍第b7師團過去援助,徹底昌背山,可以以軍事演習為名頭過去。再晚就來不及了,我們傷不起1

「李老,冷靜點,抽調軍隊是大事,哪能隨意調動就調動。沒有軍委全體委員以及主席經過,是不能抽調的。」秦志副主席趕緊站起來勸道。

「們不舉動是不是,我李嘯峰向主席請令。」李嘯峰怒喜洋洋的撲到白色加密電話前拔了號碼。秦志嘆了口吻,擺了擺手讓李嘯峰打起了電話。

工夫分秒過去了,昌背山戰況進入了白熱化階段。

葉凡跟狼破天早殺紅了眼,見到不是獵豹隊員的就殺。兩人都是高手,那些本國佬在他們面前根本就不堪擊,被他們延續得手,滅了二十來個隊員。被他們倆這結合的狼辣衝擊,總攻的獵豹隊員終於接近了齊天帶著的拖門攻擊組。

「集結全部火力,先滅了那兩個。」個黑衣人用日語大聲喊道,登時,幾十把火舌吐著往葉凡和狼破天身上招呼了過去。不過,葉凡跟狼破天早溜了。只是來不及轉移的獵豹隊員卻犧牲了六位。

「龜孫子的。殺光1狼破天火大了,從個獵豹隊員手中搶過挺輕機槍,猛衝著就掃射了過去。

隨著噠噠的子彈聲呼嘯著彈出,登時就掃倒了十幾個殺手。

「老狼,快退1發現好幾枚手相同時往狼破天身上招呼了過去,而齊天和些獵豹隊員又都正在狼破天身旁不遠處。假設真炸開了,結果不堪想象。

葉凡大叫了聲,飛身撲了上去。腳伸縮踢飛了二枚手雷,手也彈飛了二枚。不過,太晚了,還是有枚被葉老大撞開了隨著葉凡的身體斜飛了幾十米后突然起炸開了。

「狗子1張強和齊天,狼破天痛苦的聲大叫,直往手雷爆炸的地方撲了過去。

「殺!殺!殺1獵豹隊員憤怒了,剩下的幾十個獵豹隊員全站了起來,瘋狂的拿著微沖等槍械,直統統的往對方陣地上全掃射了過去。

葉凡全身是血倒在了雜草亂石叢中。

「救人,救人……」狼破天的聲響從來沒有那麼嘶啞過,悲凄過,他抱起葉凡往前方跑去。

「同志們,考驗們的時分到了,我們最尊崇的首長受了重傷,生死不知,是男兒的都給老子頂上去,殺光這伙匪徒!他們是可恥的相盜取我們華夏秘密的敵人1張強的聲響從話筒里傳到了每位獵豹隊員耳中。那聲響非常的蒼涼和憤怒。

火舌交織……

「頂住兄弟,頂住兄弟,不能死,死了我老狼找誰啃雞腿去,媽的,不能死,不能死!死了老子找閻王算帳去,不能死了,上帝也不能收的是不是?求求了天神,不能收了我大哥的命……」狼破天根本就顧不及暴l身體了,抱著葉凡邊喃喃的喊叫著,跑得比火箭還快。

軍委指揮室和特勤組指揮室里片靜默。

「們這群混蛋,見死不救的混蛋,我老狼回來定要斃了們這群窩囊廢。」狼破天的聲響明晰的傳進了兩個指揮所里幾位高級將領耳里。

這時,唐副主席的身影從大門外匆匆出去了。臉嚴肅,哼道:「馬上下指令,即刻命令粵州軍區第八集團軍第b7師以最快的速度趕到昌背山。片面昌背山。」

b7師離昌背山不過半個時路程,等他們趕到時戰況快完畢了。而知道音訊后的神道組指導馬上下達了撤離指令。

不過,在獵豹和組隊員的片面攻擊下,這次到昌背山的接近00名混雜隊員,也僅剩下0來名殘兵敗將狼狽四散逃走了。

半個月後,燕京軍總醫院個特殊病房裡。葉凡終於睜開了有些迷糊的雙眼。

「醒了大哥,醒了1狼破天這半個月來都沒分開過病房,見葉凡睜眼,高興得叫了起來。老狼的左手也受了傷,如今繃帶還沒解除。這傢伙差點手舞足蹈了。

「大哥,大哥……」齊天大叫了起來,這傢伙頭上也纏著繃帶,聽差點都破相了。幸而月老不幸齊天大大還沒娶媳婦,沒給真搞破相了。

「不準喧嘩1這時,個中年護士長過去訓叱道。

「對不起1狼破天破天荒的道了謙。

「首長,醒了……」旁的張強血紅著眼圈,聲響有些嗚咽,眼中居然流淚了。

「個大老爺們,哭啥?」葉凡擠出了個淡淡淺笑打了聲招呼。

「我就是想哭,想哭,大帥,就讓我哭塊吧?……」張強終於憋不住了,居然大哭了起來。奇異的是旁的護士長再沒訓叱他,任由張強在哭。

「好了,那邊的事怎樣樣了?」葉凡問道。

「護士長,我們有密事向首長彙報,請暫時出去下。」張強道,那護士長也識相的先退了出去。

「報告大帥,這次昌背山戰,殲敵合計7人。其中神道組正式隊員有20名,伊賀魔宮來的人有20人左右,剩下的就是『狼幫』的人馬和他們請的精英殺手了。

神道組經此戰後,估量也是元氣大傷,沒有0年工夫應該是難以恢復了。

昌背山的現已被我們獵豹全盤接手了,專家門正在研討敲開密室的方法。

不過,英國狼幫不知什麼人把另把鑰匙帶走了,下落不明。沒有了另半鑰匙,我們這邊也是廢物。

總部專家建議還是得漸漸揣摩透了再開啟,就怕毀了秘室。」張強個立正,彙報道。

「我方損失了多少人?」葉凡問道,有些傷痛。

「第八組成員犧牲了六位,重傷參加的特勤隊員有位。我們第八組曾經毀了。如今就剩下幾位同志還在硬撐著門臉兒。獵豹損失更大,犧牲了20名隊員。重傷參加隊回到地方的也有20名同志。獵豹急需招兵,可是兵源沒地方來。」張強看了葉凡眼,道。

「唉……」葉凡嘆了口吻,看了大家眼,道,「估量就是我也得分開獵豹了,們經后好自為知吧?」

「不會,我們絕不會讓您分開的。我們曾經聯名向總部和軍委申訴了。大帥立下了豐功偉績,要不是捨命消滅了神道組的幾個高手,也許,昌背山會落入誰手都難。即使是我們後頭出動部隊拿回來,估量這秘密是不是毀了也難。」張強道。

「不就撕毀了幾張破文件,我也幹了。他們假設要趕走,我老狼也不幹了。媽的,乾脆我們兄弟幾人回去經商,或許到地方工作,天天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多快活。」狼破天冷聲哼道。

「不是這個緣由,置信就撕毀幾張文件他們還不能拿我怎樣樣。次要是本身的缺點,我剛才試行過氣了,發現我的武功曾經廢了。估量如今就二段水準。老狼,也不必過於傷心,反正這武功拿來也沒什麼用。毀了就毀了,倒是可以安心在地方上工作了。們能夠也早知道了,醫院專家應該給們過了吧。」葉凡淡淡的擠了點笑出來。

「葉帥1張強痛苦的叫了聲,大聲喊道,「這怎樣是真的,怎樣是真的事?為什麼?」

「不必憂傷,跟那些犧牲了的同志相比,我還算是幸運的了。至少,我還活著的。而且,我還能過普通人的生活,很幸運的了。」葉凡笑了笑,這笑是擠出來的。

「講得好,至少還活著的。」這時,傳來了特勤總頭兒魯進同志的聲響。

「魯將軍,我央求參加特勤。」葉凡臉正派,道。

「唉……」魯進嘆了口吻,眉頭皺得老高。葉凡心,這老傢伙就裝吧,老子倒霉了不叭著嘴笑就行了。

「葉凡,先不要衝動,也許過半年或許幾年後又能恢復,特勤不能短少了。別急,先別忙著參加。我找總部專家再給調理下,也恢復的希望。」李嘯天可是有些急了,這顆好苗子就這樣毀了,他不急才怪。

「是大哥,還是有恢復的希望的。」這時,狼破天忍不住勸道。

「沒用了,也知道,我幾處皮筋都差點斷裂開了。沒有了恢復的能夠性,們也沒必要再勸我了。就讓我安心的回到地方工作吧,從此再沒有了另外的牽挂,生活也過得舒坦些。」葉凡擺了擺手,道。

「大帥1張強還想,葉凡哼道,「張強,讓舒坦過日子都不行嗎?別再了,再我翻臉了。讓我個廢人留在特勤吃乾飯是不是。與其惹人嫌,不如遲到了。占著茅坑不拉屎可不是我葉凡的性情。」

「葉凡,真沒希望了嗎?」李嘯峰盯著葉凡看了眼,痛苦的咂著嘴。那痛苦,相對不是裝出來的[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