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帶頭鬧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帶頭鬧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李將軍,面對理想吧,唉……」魯進又嘆了口吻,看了葉凡一眼,說道,「這事我本不想說的,不過,獵豹最近遭受了嚴重打擊,而第八組也需求重新組建。

第八組對於我們特勤太重要了,馬虎不得。所以,我不得不正式告訴你,經總部決議,報經軍委同意,主席同意。

決議免去你特勤第八組組長身份,允許你回到地方工作。這次你立下了大,主席決議頒給你龍勛金章。

這是共和人的最高榮譽。總部思索到你的特殊狀況,決議把你的轉業補貼提高到了。萬。葉凡同志,希望你能在地方樹立中發揮出你的能量,為國度效能。」

「謝謝,我會的1葉凡斜瞄了魯進一眼,淡淡的哼了一聲。

「鳥盡弓藏,你們乾的壞事!扯蛋去吧,媽的1一旁的狼破天忍不住罵娘了。

「狼破天同志,你不但是特勤隊員,也是一名黨員,我希望你要留意一個黨員的一言一行。不要啟齒髒話閉口粗話,你的工作很特殊,在這方面是要特別的留意到。作為黨員,要留意黨德和黨風。」魯進那臉一板,「哼聲道。

「老子不幹了,魯進同志,我要求轉業到地方工作。」狼破天冷冷的哼道。

「我也要求轉業,特勤某些同志的做,讓我齊天很心寒。與其未來被丟棄,不如如今就滾蛋球去了。」齊天也是冷冷哼道。

「本人也要求轉業。」張強態度也是相當的強硬,魯進一時有些尷尬了,想不到這葉凡真是一導火索,居然引出一連串的事來。

「你們這是幹什麼?像話嗎?你們還是不是黨員,還記不記得為國為民出力。還記不記得你們是共和國最強的精英之一,是國度的希望。」魯進一臉嚴肅,哼道。

「各位各位,冷靜上去,別衝動。這個,轉業不是說轉業就能轉業的。當初你們參加特勤a組時應該背過a組紀律,除了特殊緣由比如像葉凡這種狀況,普通不是允許轉業的。特勤a組是一個紀律特別嚴密的組織,哪能兒戲。」一毒狀況有些蹩腳了,就連李嘯峰都有些緊張了起來。

要是這幾個人都鬧脾氣了,最近再加上特勤第八組受了重創,人員本就稀少。

像狼破天的召喚力是很強的要是給他再煽動幾個隊員出來鬧事,構成一股合力,那a組真有被迫解散的風險了。

李嘯峰雖說對魯進的做也有些看,但從國度大義和a組本身利益出發還是不情願看到此類事發生的。所以這老傢伙趕緊出來和稀泥了。

「是啊,各位同志要冷靜上去想想。假設說你們對於總部對葉凡同志的轉業有意見,你們可以在總部提出來嘛!千萬別冒出,轉業,的傻話來。我置信總部指導會思索到各位同志的要求的。就是葉凡的事也可以再磋商著辦是不是?」見李嘯峰不斷朝著本人眨眼,保全也不得不站了出來,和稀泥了。

他看了魯進一眼,說道,「你說是不是魯將軍,這事是不是可以再磋商是不是?對於葉凡同志的一些要求,我們總部可以酌情再處理是不是?」

「那行,你們可以把要求提出來,總部再思索。」魯進被逼無法地點了點頭眼見形勢就有失控的能夠了。假設這幾個人真要鬧事,估量本人這總頭兒的屁股都坐不穩了。

不過,葉凡還是從鼻進的眼中隱晦的發現了他對於本人那種刻牟的妒忌和憤恨了。

這事,明擺著是葉凡惹起的,魯進這樣子答覆那可是大丟臉了。特勤頭兒不能服眾魯進還有什麼臉面坐在總頭兒椅子上。

「破天、齊天張強你們不用再說了。這次參加特勤是我本人提出來的。我們要面對理想,你們也沒必要意氣用事是不是?大家都冷靜上去服從指導安排。」葉凡其實也真想趁機抽身分開特勤Q組。如今本人力已廢,再呆特勤也沒意思。

「總部對大哥不公平,我們有意見。」狼破天哼道,就是不低頭。

「沒錯,大哥為特勤離下了汗馬勞。總部說拋了就拋了,太不人道了。那我們經后的下場不也是如此嗎?與其到時被像破抹布一樣的被扔了,不如早點抽身分開。」齊天哼道,這傢伙也是豁出去了。

「我是最清楚葉帥所乾的事的,可以說,葉帥的心唯天可表。為了特勤,他是二心一意在幹事,沒有摻雜一絲個人的私情。而且,三番五次為特勤出身入死,好幾次都是從死神手中逃出來的。所以,對於總部的決議,我張強有意見。張強還是不願講和。逐一

「你們還是堅持意見是不是?真不聽國度的號令了,真要與特勤的紀律相違犯?」魯進火了,接長個面孔像驢臉。

「我們不會改變,特勤不改變對葉帥的處理,我們有意見。」狼破天帶頭頂了上去,而齊天和張強也附和著點頭

「同志們,要冷靜點,冷靜點。有什麼事坐上去好好磋商,千萬別意氣用事。」李嘯峰又在和稀泥了。

「是啊,衝動是魔鬼,大家還是冷靜上去再說。」保全也湊著繁華。

「魯頭兒如此說了,我們還怎樣冷靜。這是有關我們本身利益的事。特勤雖說有鐵的紀律,但也不能不人道是不是?太令老子寒心了,我呸1狼破天可是毫無顧忌的甩粗話。這傢伙一向甩貫了,也沒人跟他計較。

不過,此刻聽在魯進耳里就不一樣了。他冷聲哼道:「隨你便,我有事,先走了1魯進放了幾句終於氣得甩臉子走了。

李嘯峰看了看大家,嘆了口吻,搖了搖頭也走了。

「簡直反天了,這還是特勤隊員嗎?這是典型的以下犯上,還想轉業,統統開除了,開除1回到特勤總部后,魯進馬上把班子中心成員找來弄了個碰頭會,磋商怎樣樣處理狼破天等人不服從指導指揮,蔑視指導的事。魯進一臉嚴肅坐在正地方,他伸手重敲了下桌了,那神色陰沉得快下雨了。

「魯進同志,我覺得目前是非常時期,不宜於跟他們發生正面碰撞,這是很不明智的選擇。

你想想,時平正是用人時期,我們特勤還剩下多少正式隊員。中心第八組垮了。

難道還要讓特勤也跟著搭夥了嗎?真這樣了,你魯進就是國。

我李嘯峰也將愧對這些年來為特勤拋頭顱灑熱血的指導和兄弟們。對不起國度對不起人民,這種事絕不能讓它發生的。」李嘯峰第一個站出來,態度鮮明的表示反對。

「魯將軍,我也覺得李老講得有禮,還是冷靜一下,大家都冷靜一下。

狼破天他們幾個跟葉凡感覺深沉,不忍心葉凡分開特勤那是很正常的一種心思。

既然他們提出來了,而葉凡本人要走,也不能怪是特勤怎樣樣了是不是?

只是在葉凡分開關於補償方面特勤是不是思索給一些額外的補償。

比如說,葉凡轉業一定是回到地方工作了。他本來就是水州市委副書記,看看能不能從此處著手給他一些適當的補償。」保全倒走出了一個較中懇的主意。

「那你說說給個什麼樣的補償?」魯進斜瞄了保全一眼,哼聲道。神情分明的有些不悅了。

,恍如說,他如今雖說是水州市委書記,正廳級幹部。但並不能跟像地委行署專員,地級市市長之流這種正式的正廳級幹部相比。手中權柄和職責範圍都不一樣。」保全遲疑了一下,說道。

「你是意思是給他個行署專員或地級市市長做做?」李嘯峰問道。

「這個,反正級別沒變,只是職權大了不少罷了。葉凡同志這些年來在地方上也干出了有目共睹的成績。

我發現此人一點私心都沒有,而且,不貪財。這一點對於一個官員來說不足為奇的。

也許,葉凡同志專心在地方上工作也無能出特勤一樣的成績來。我想,有了這種補償,狼破天他們也沒話說了。從此後葉凡分開了,跟我們特勤沒關係了。」保全說道。

「嗯,這子還行。」李秀頭。

「這子恐怕行不通,特勤建隊以來就有明文規則的,絕不無能涉政府一塊的事。

那樣子做還不亂套了?人家不會說我們特勤不但在軍方一塊是寵兒,如今連國度和政府都想控制了。

真那樣子幹了,讓某些同志產生了危及感,我想,特勤離解散的工夫也不遠了。」這時,特勤副組長王全友同志也是一臉憂心的說道。

「老王,這子怎樣就不行了。完全可以變通嘛1這時,保全有些急了,看了王全友一眼,說道。

「怎樣個變通,老顧你說說?」王全友斜瞄了保全一眼,反問道。

「我們不出面,可以請政府層面的指導出面嘛!一個地級市,又不是省長之流,至於如此的擔心嗎?而且,級別還沒變,只是換個職位罷了。按葉凡所立下的勞,完全可以坐得地級市市長地位的。」保全哼道。知道王全友跟魯進的關係不錯,自然不會把益處往葉凡身上招呼了。他的思想要跟魯進保持分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