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李老又拍桌子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李老又拍桌子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李老又拍桌子了

3更到!

「這樣做不是一樣嗎?這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 我們找政府一塊的同志出面給了葉凡一個『帽子』。

我想,給葉凡一個地級市市長只需省委組織部經過就行了,並不是特別難的事。

可是,別人更會在背後指摘我們特勤如今能耐大了,居然能指使政府層面的高官辦事了。

是不是想片面控制國度機器,這種事可是要不得了。」這時,軍委駐特勤聯絡處主任蔣大海少將哼聲道,堅決反對這種做法。有形中他的言論倒是跟魯進的思想保持了分歧。

但在坐的都知道,蔣大海同志是沒安什麼好意的。這傢伙才沒那般好意特勤發展波動。

特勤『倒了』他更高興,由於,軍委那頭早就傳出風聲,想拆除國度特勤組,兼并到軍委那邊的中情局去。

或許說,可以把特勤組定性為軍委下屬的一個部門。跟總參總政總後勤四總部同級別罷了。

「呵呵,事事都可以變通,為什麼特勤就不能變通了。既然葉凡干出的成績有目共睹,一個共和國的精英如今成了廢人。

這個,對葉凡志來說就是一次嚴重打擊。比損失幾百萬還要打擊劇烈得多。

特勤應該給葉凡同志一些補償。給頂帽子也無可厚非,而且是平級調整職務罷了,並沒有立刻給他升個副省長?

按葉凡的少將軍銜,即使是升個副省長也達到條件了。我們只是給他一個地級市的專員或許說是市長的地位罷了。

而且,還不是我們給的。由於,我們特勤沒權利給他帽子。我們完全可以建議中組部如此做,向他們引薦一個優秀人才。

難道特勤連建議權都不能有了嗎?真這樣子,那外邊對特勤的說詞也太過於嚴峻了是不是?」這時,政治局常委會駐特勤代表,副部級高官周明道同志淡淡哼道。

這下子,六個人的中心委員碰頭全發展成了三對三。以魯進為代表,加上王全友,蔣大海是反對給葉凡帽子的。

而以李嘯峰為代表,加上保全,周明道三位同志是支持引薦給葉凡帽子的。

魯進一看,這場面可是有些亂套了。本來想經過碰頭會下重手,正告一下狼破天等人。

以樹立本人在特勤的威信。想不到扯來扯去的倒變成了『能否給葉凡帽子』的辯論會,魯進心裡憤怒到了極點。

哼道:「我們如今是討論給狼破天、張強、齊天三人一個什麼處分,對於這種不服從指導,不服從軍令的同志我們決不能辜息。長此下去,特勤的軍令不通,特勤指導講話沒人聽了,那特勤還有存在的必要嗎?此風不可長,一定要處理。同志們如今可以討論一下關於給個什麼處公。至於引薦葉凡的事,我看當前再議吧。」

魯進自然是想轉移話題,不想再扯葉凡同志了。

「明天狼破天等人是有些過份了,根本就有帶頭的嫌疑。此風一定要彈壓下去。

不然,當前在坐的指導們講的話,估量真沒有會聽了。是個隊員都可以站出來質疑總部的決議,反對總部的命令,那這特勤還怎樣組織下去。

我看,至少給個記大過處分。」蔣大海同志打了先鋒,這傢伙就是要攪局。蔣大海同志代表軍方的利益,他的心思其實魯進也懂,不過,非常時期,本人要借蔣大海的力氣,魯進也就暫時不跟他計較這些了。

「記大過處長,這個太嚴重了吧?」保全中將看了大家一眼,悄然的呷了口茶,說道,「他們並沒有多大錯誤,什麼叫記大過處分,置信在坐的同志誰都清楚這個處分對於一個體制內的同志的影響力。這樣子做。

會嚴重打擊這幾位同志的工作積極性。真要因此在工作中形成了什麼,那我們在坐的各位同志都將良知難安的。

而且,各位同志都知道,這是要記載檔案的。對於一名黨員來說,是一個一輩子都難洗清的污點。

而狼破天等人還是有功之臣,還落個處分,這個,有什麼道理給他處分?」

「嗯,特勤的工作特殊。往往一出嚴重擔務就是生死之戰,稍有閃失就不得了。

那是人命,不能兒戲。我也以為記大過處分不妥,改為行動批判,不記入檔案就差不多了。

對於有些同志有些小心情,我們黨一向的宗旨就是懲前必后治病救人,以救人為主。

哪個幹部不犯點小錯誤。假設鬧點小脾氣就算犯大錯的話,哪我們在的哪位沒有鬧過脾氣?

真那樣子,哪我們人人都得背上一個記大過處分了?不妥,不妥1李嘯峰資歷老,雖說如今退休了,但還掛著個特殊參謀身份。這特勤里,誰也拿他沒辦法的。

「李將軍,這個也要看脾氣發得大不大,脾氣發出來后對特勤的危害性大不大?

我個人以為狼破天等人這次的脾氣發得太大了,太過了一些。根本就是無視特勤紀律,一點大事就要撂挑子,以不幹轉業相要挾。

特勤隊員人人如此的話特勤還叫特勤嗎?我們不能任何某些同志胡來,在批判教育的同時也要給以適當的處分,才能震憾住下邊的同志。

假設都任由大家發脾氣了,那這特勤不成了匪窩子。我們都是有文明有才能的人,跟束縛前的土匪山大王之流有著本質上的區別。

本人以為記大過處分比較妥當。而且,假設任由狼破天等人煽動下去,估量,我們的組真要圬了。

為了組的利益,為了國度,我們不下重手是不行了?忍痛也得下手了。」特勤副組長王全友哼聲道。這傢伙以前在李嘯峰掌管特勤時期就被李嘯峰處分過。所以,不斷懷憤在心,所以,李老頭提的東西,根本上他都要反對著了。

魯進一計算,彷彿這關於『處分』的話題又變成了三對三的格局。還是難以經過。

魯進心裡非常的鬱悶,正想宣布此話題下次再議時,這時門悄然的被人推開了。

只見特勤副組長賈丁一同志匆匆進了會議室,魯進一看,心裡登時一喜。由於,老賈同志跟本人的關係還不錯。他一來,等於本人有形中又添加了助力。

「老賈,你來了,先坐1魯進一臉熱情的打著招呼,等賈丁一同志坐下后,魯進朝著王全友使了個眼神。王全友心照不宣,立刻把關於話題的議論又重述了一遍給賈丁一同志。

末了,王全友問道:「老賈,你以為魯頭兒提的這個建議怎樣樣?」

「嗯,我以為完全適宜。為什麼古來就有『殺雞嚇猴』這個說詞,這個,給狼破天等人一個記大過處分,也能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

我們特勤連番遭到打擊,此一刻更是關鍵時辰。我看,這種事絕不能再辜息下去了,絕不能再讓他們胡鬧下去了。

假設特勤真的垮了,哪我們在會的諸位都將成為共和國的罪人。我們對得起特勤的諸位老長輩嗎,更對不起犧牲了的同志。

特勤有著鐵的紀律,絕不允許任何同志散漫的。即使是有功之臣也不能任由他們胡鬧。一個沒有鐵的紀律的組,是絕不會長久的。對於那些倨功自傲,不顧及特勤利益的人。

本人以為是要嚴肅罰處。不但要記大過處分,還要在經濟上給以制裁才行。比如,扣取這幾位同志一年的福利獎金補貼等手腕都可以。」賈丁一同志淡淡的說道。

「舉手表決吧?」魯進說道,首先舉起了手。接著,蔣大海,王全友,賈丁一四人都舉起了手。

保全看了看,覺得有力回天,乾脆不吭聲了。

「我服從組織決議,但是,我李嘯峰保留個人看法。」李嘯峰哼道。

「這事我棄權。」駐特勤的政治局常委會聯絡處主任周明道同志一臉嚴肅,說道。

「老顧,你呢?」魯進轉頭看了看保全問道,這廝是一臉的嚴肅。其實,是成心問的。表面上是尊重保全這個搞政治工作的副組長,實則有逼宮的意思了。

「我……」保全嗯了一聲,看了大家一眼,最後無法的說道,「棄權1

「特勤實到七名中心委員,李嘯峰同志保留意見,保全和周道明同志棄權,四名同志贊同。

贊同的同志曾經超過半數,那關於給狼破天、張強、齊天三人記大過處分,扣除一年福利獎金的義題正式經過了。」魯進板著個臉,敲定了此事。

老魯又看了大家一眼,又說道,「關於葉凡同志不顧總部命令,公然撕毀絕密文件的事我看送軍事法庭就免了,畢竟他在昌背山一戰中還是發揮出了一些作用。對於葉凡的衝動,這樣吧,給個黨內正告處分就是了。」

「魯進同志,你真要這樣做是不是?」地一聲,桌子被李嘯峰給重拍了一掌。李嘯峰以前可是八段位高手,他憤怒了,那一掌還是相當有威力的。桌子被他拍得震響,桌上茶杯全跳了起來。魯進被茶杯里溢出的水給濺了一臉一頭都是,登時,差點成了落湯雞。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