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捅到主席那頭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捅到主席那頭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捅到主席那頭了

「魯進同志,我以為葉凡同志夠英勇的了。 人家差點丟了性命保住了昌背山秘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是不是?

還要落個正告處分,這是那般子道理,我保全看不透。我們特勤,不能太不人道,太冷血。

特勤有紀律這個我知道,但紀律也是人制定的。我們不能什麼都照章辦事?以人為本怎樣說的。」保全也有些火大了,魯進為了維護本人威望,也太過份了一些。

「我反對給葉凡正告處分。」周明道也啟齒了。

「魯將軍,你看,李將軍都氣成這個樣子了。葉凡都轉業回地方了,當前跟我們沒關係了。這事,我看就算了啦。不然,當前又引出狼破天張強他們伙合在一同搞些費事事就更不妥了。」蔣大海淡淡勸道,實則上是火上添油了。

「你他媽的在放什麼屁話!再放,老子揍你,你信不信?」李嘯峰可是爆怒了,迅速拿起桌上茶杯潑向了蔣大海,這傢伙一看想閃過。不過,李嘯峰如今至少還在四段實力,蔣大海這老傢伙根本就沒武功底子,往常就練了幾招軍體拳,哪能閃得開。登時被潑成了落湯雞。

「姓李的,你別在這裡倚老賣老,老子……」蔣大海憤怒了,站了起來指著李嘯峰。

「老子明天就要打死你這龜孫子的,媽的,不斷在牢叨著沒安好意的狼子。是不是想整圬了組你丫的才高興。以為老子不知道你心裡打的小九九,老子明白著。」李嘯峰早洞察了蔣大海的陰謀,無非是受軍委某些同志的煽動。

想搞散特勤,爾後整全進軍委的中情局去罷了。對於特勤組,目前軍委和政治局九常有些同志有兩種看法。

一種就是打散特勤組,分成兩塊,一塊整合進軍委的中情局。一塊整合進國安部門。

當前,就不再存在特勤組這個特殊奧秘組織了。而且,某些同志以為特勤組的存在太糜費了。跟軍委的軍情,國度的國安兩部有重合的由頭。

李老頭火氣大了,掄起袖子沖了上去,揚起巴掌就要教育蔣大海這位不聽話的小同志。老蔣同志早嚇得面色有些慘白了。

說假話,老蔣同志他還真有些怵李嘯峰。要是真被他打了,打出個好歹來也費事事。

對於李嘯峰這位特勤的老人,上頭估量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了了之的。人家是特勤的功臣,誰拿他有什麼辦法?倒是本人,相對會白白挨打。而且,連個申訴的地方都沒有。再說,即使是在軍委,那些委員們哪個不知道李嘯峰的鐵拳頭。

不過,旁邊的幾位同志趕緊上前,抓手的抓手,抱腿的抱腿,硬是生拉硬拽住了李嘯峰。

「來人,把李嘯峰同志送回家裡,亂彈琴1魯進一拍桌子,也火了起來,你李嘯峰就是在公然應戰我魯進的威權。

以前鎮東海很敬重李嘯峰,不過,換作魯進就不一樣了。魯進以前跟李嘯峰的關係本來就不咋的。

而如今又看到李嘯峰如此維護跟本人作對的葉凡狼破天等人,這不是公然想分化特勤權利,再造一個特勤小王朝。魯進是絕不情願看到此類so包事發生的。

他要打壓李嘯峰,而葉凡就是他的磨刀石。

聽到吼聲,立刻出去了四位一臉威武的同志,不過,他們看到要『請』李嘯峰,這幾位同志還是縮了縮脖頸,感覺脊背彷彿有些發麻發涼。

見他們愣呆著不向前,魯進冷哼一聲道:「特勤的命令沒人聽了是不是?」

四位同志一愣,走向了李嘯峰。

「我自已會走,不用你們送1李嘯峰一揮手,看了魯進一眼,說道,「魯進同志,你會為你明天的所作所為付出血的代價的。你也不要以為我李嘯峰會耍什麼陰謀多端,從明天後,特勤的事我不會再管了,你愛咋的就咋的,這特勤的參謀,老子不幹了。老子為特勤辛勞了一輩子,也該回去抱孫子養天年了。魯進,你撤了我就是了。」

「李將軍,別這樣1保全趕緊勸道,李嘯峰真走了,那這特勤可就得到了半壁江山。

「李老,你先回去休息一下,這邊的事我本人先處理著了。至於參謀身份,那是國度鎮主席任命的,我魯進沒有那個權利給你撤了。」魯進擺了擺手,口吻硬化了許多。

「哼1李嘯峰拍了拍身上衣服,斜瞄了蔣大海一眼,昂著頭走了。

「就這麼定了,給葉凡同志黨內正告處分,記入檔案。」望著李嘯峰的背影,魯進咬著牙噴出了這句話。

他看了保全一眼,說道,「顧將軍,你是搞政治工作的。關於葉凡和狼破天等人的處分成績,你去宣布一下。」

「我去1保全點了點頭,深深的看了魯進一眼,沒再多說話,走了。保全一下子彷彿蒼老了許多,他在為特勤擔憂。

只要保全知道,葉凡在狼破天等人心目中的地位,那就是神普通的存在。魯進為了立威要拿葉凡開刀,估量會捅一個很大的馬峰窩子的。到時勢情搞得一發不可收拾時,也不知該怎樣辦了。

當葉凡和狼破天等人接四處分告訴后,葉凡看了看保全,問道:「這是總部委員會的正式決議是不是?」

「嗯1保全應了一聲,看了幾人一眼,嘆了口吻,說道,「為這些李將軍在總部分議室里差點跟蔣大海同志打了起來。

李老都拍桌子了,他也提出了辭職報告。葉凡同志,希望你們能體諒總部的難處,盡量抑制一些。

別再弄出什麼事來,我們的特勤曾經遭遭到了嚴重打擊,是再也經不起折騰的了。指導有指導的難處,唉……」

「講得好,指導有指導的難處,那就該拿我們這些小兵出氣了是不是?他魯進本人沒本事,不斷在特勤樹不起本人的聲威。

這次主意居然打到我們幾個兄弟身上了。我們不是他魯進的『立威樹』,媽的,既然魯進如此不義,我們還為他效能。

我們這腦子還沒進水。不幹了,我報上就打辭職報告,連『轉業』央求都免了。這社會有強買強賣,總不能也要強行要我們工作的吧?如今是新社會,又不是束縛前還興個抓壯丁一說。」狼破天冷冷哼道。

「冷靜點破天,別這樣講話。」保全皺了皺眉頭,他預見到的事估量就要發生了。

「冷靜,呵呵,我們夠冷靜的了。既然魯進如此的做了,我們還冷靜也不是人了。

媽的,魯進算個屁?屁本事沒有,就懂得整本人人。有本事上昌背山跟神道組的同志戰一回。

有本事跟世界上那些頂級殺手們拚一常大哥為了國度的事幾回都差點沒了命,最後還得撈一個黨內正告處分回家。

有意思了,有意思了。這樣的so包事我可是沒見過的,我齊天總算是看清了魯進的為人。

什麼特勤總頭兒,屁都不是。跟一個娘們差不多,小肚雞腸。媽的,老子不幹了,回家賣紅薯也比呆這鬼地方強得多,我呸1齊天那眼都有些紅了,看了保全一眼,哼道,「我也馬上回去打轉業報告,老子不在特勤幹了。」

「我也不幹了,我跟著葉哥走。他去什麼地方我去什麼地方。葉哥去掃渣滓,我張強去撿渣滓。太不是個東西了,過河拆橋樑也不能拆得如此的絕情。魯進,冷血動物一個罷了。為這種人工作,不值,臭大了1張強憤憤然罵道。

「葉凡,你勸勸他們。」保全趕緊說道,看來,事態彷彿比本人想象中還要嚴重。

「勸個屁,魯進打了我左臉,難不成我還得伸出右臉給他再煽一巴掌。我葉凡賤還沒賤到那種地步。

不用說了,破天,聯絡幾個人,我們都不幹了,就讓魯進一個人當光桿司令吧。

麻木的!老子如今是一廢人,就當破抹布用了。想不到在政府一頭咱衰敗下個處分,在特勤浴血奮戰倒落下個黨內正告,這龍金勳章拿來干屁用?

難道還能抵得過正告處分?麻木的,想起來就火,老子真想一拳砸出魯進的肚腸來。」葉老大火大了。

「我也找幾個人,我們要搞一同搞,搞不死他魯進這孫子。」張強哼道。葉凡首先拿起電話給杜峰打了電話,那傢伙一聽就火大了,說是馬上趕回來,工作算個屁。

而張強和狼破天、齊天都立刻打起了電話。登時,病房裡響起了各種聲響來。

保全一看,那臉都黑了,知道勸也沒用,知道行將發生特勤自從建隊以來的最大的大事,估量會危及到特勤的生死和存亡。

「唉……」保全嘆了口吻,掃了眾人一眼,說道,「我走了,你們好自為知吧。」

這事,當然立刻有人把狀況彙報給了魯進。

「我倒他們能搞出什麼事來?反天了不成?」魯進冷笑了一聲,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發愣了。

第二天下午,魯進剛進辦公室就接到告訴,說是鎮山河主席叫他立刻過去一下。

魯進心裡一格,知道該來的就要來了。想不到這幾個傢伙幹事如此的速度,才一地利間就捅到主席那裡了。也不知這幾個傢伙結合了多少人。魯進的心裡有些忐忑開了,此一刻,魯進倒是有絲絲懊悔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