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政治局三巨頭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政治局三巨頭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魯進剛進到鎮主席辦公室外間的一個小會客室里,發現政治局九常之一的唐浩東副主席,以及中紀委的費一桓書記三位同志都在。

還有特勤的元老李嘯峰。而在李嘯峰的身萋卻是坐著一個圓胖臉,半眯著眼的老頭子,魯進不看法此人。

「魯進,你看看這些吧,到底怎樣回事,你在這裡跟大家說說。」鎮主席淡淡說著話,旁邊一個工作人員遞上了一疊材料。魯進接當時翻開了,掃了一遍上去,那神色越來越黑,到最後,根本上快成包青天了。

「魯進同志,特勤a組的正式隊員共有幾位?」這時,費一桓瞄了魯進同志一眼,冷冷哼道。

「到目前,除去昌背山一戰後犧牲的同志以及因重傷參加的同志以外還剩下4進一臉嚴肅,答道。

「這些結合起來央求轉業和辭職的同志共有幾位?」費一桓又是冷冷問道。

「總計18名同志。」魯進覺得這頭都快抬不起了。

「半壁江山啊,魯進同志,你就快得到半壁江山了。你想到了這事的嚴重結果沒有,特勤a組建隊曾經幾十年了。

是歷界國度指導以及特勤指導苦心運營才逐漸完善上去的共和國最奧秘的組織。

全是精英,他們也是共和國的自豪。在國度嚴重安全一塊做出了不可沒滅的嚴重奉獻。

我弄不明白,聽說此次事情的導火索就是原中心第八組大帥葉凡同志撕毀了絕密文件引出來的。

我想問問,葉凡同志為什麼要公然在飛機上撕毀絕密文件?」費一桓那臉嚴肅起來也tng嚇人的,魯進知道,問話的這個人可是拿下過多位正部級高官帽子的鐵麵包公。真要拿下本人也有這種能夠性的,所以,說不怵那是假的。

「他怪我們特勤總部沒有向軍委提出抽調部隊,任由特勤第八組的同志犧牲血戰。這個,各位指導也知道我也是沒辦法?軍委調動部隊那是大事,為了全軍戰略規劃作想,我們想守住昌背山秘密。所以,不宜調動大規模的部隊以免招來敵特份子的關注。而且,粵東處於臨海前線,冒然調動部隊會讓我們的對手抓住把柄,以免惹起一些不必要的費事。」魯進解釋道。

「從此事看來,葉凡同志的出發點應該是好的。為了維護下屬的生命,從長遠看,也是為了特勤a組的有生力氣不會遭到嚴重損失。文件撕了就撕了,我不置信總部沒有備份。更何況葉凡剛剛得到了鎮主席頒發的龍金勳章,這是共和國的最高榮譽。

而你幹了什麼,馬上給他一個黨內正告處分你想想,你這不是公然無視主席的褒獎嗎?」費一桓的話可是切中了魯進關鍵,這傢伙先前倒真沒想到這其中的兇猛關係。

這下子被費一桓一提出,登時,魯進感覺背後有些發涼的感覺。

這廝偷偷地看了鎮主席一眼,發現鎮主席一臉嚴肅並沒吭聲。這傢伙心裡才稍稍安定了一點。

「我……思索欠妥了。」魯進趕緊說道,看了大家一眼,又說道「不過,特勤有鐵的紀律,葉凡同志公然違抗了特勤紀律,就應該受四處罰。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特勤a組之所以能長期興隆下去,跟特勤的鐵的紀律是有關係的。

一盤散沙樣的a組何來戰役力。為了特勤的長遠我不得不忍痛給了葉凡同志一個正告處分。從我作為特勤總頭兒來說,這是沒辦法的事。而且,我也相當鋒心疼的。

畢竟,葉凡是第八組曾經的大帥。

可是我沒辦法啊!為了特勤的未來,我不得不下刀子了。」魯進還嘴硬道。

「還嘴硬!你都將得到半壁江山了,特勤馬上就要因你的處理不當而垮了你還有什麼臉面站在各位指導面前大談特勤的樹立和未來。

葉凡同志剛剛立下大功,幾經生命,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將功抵過完全荊氐得過去。

你難道就沒思索到這一點嗎?還有狼破天等人只是提出轉業央求罷了,你就要給他們記大過處分。

這也叫,過,嗎?簡直是亂彈琴。魯進不是我這老頭子說你,你本人好生想想,作為特勤的總擔任人,要有廣闊的xing襟才行。

我知道,自從東海走了后你不斷想樹立本人的威信,要樹威這是應該的。無威而不立,如何掌控特勤這麼大的奧秘機構。

但是,你是找錯了目的。葉凡如今廢了,說起來,他此刻的心是最悲傷好。這個非常時期,你更應該好好待他。

即使是做給狼破天、張強等人看也得給他們看。只要這樣才能服眾才能令下屬們甘心為你拚死累死也甘心。

你倒好,過河拆橋,而且,還要給處分,這是什麼道理?」這時,坐李嘯峰身旁的那個圓胖臉老傢伙突然一拍椅子旁龍頭哼道。

「好了王老。」鎮山河主席突然啟齒了,看了魯進一眼,說道,「魯進同志,你能夠不斷想見到特勤最高最奧秘的元老是不是?明天我請他來了,就是他。

」鎮山河指著圓胖臉說道。

「王……元老1魯進身子一抖,突然彷彿矮了不少。他走到王老頭面子,突然單膝跪地,行了一個正宗的現代武林中後代敬見長輩的禮節,嘴裡說道:「魯進見過王老,您好1

魯進知道,只要得到王老認可的人才能算特勤a組的真正頭兒。此位王老頭聽說是特勤最奧秘的元老,如今曾經快百歲高齡了。

而且,功力聽說早打破九段了,是特勤a組最終的王牌。魯進接手特勤來不斷想得到王老的招見,做夢都想。

可是不斷以來王老都沒顯身,想不到顯身時卻是在這種非常尷尬的狀況下。魯進那臉一下子有些燥紅了。

「唉……」王老擺了擺手,伸手扶起了魯進,說道,「本來,我不斷在關注著葉凡。他是顆好苗子。是特勤有能夠繼我之後唯逐一個有能夠打破九段的高手。

惋惜了,昌背山一戰把什麼都毀了,該死的日本鬼子。我暗中反省過他的經絡,這輩子,他是沒有了恢復的能夠性了。

目前,他就剩下二段身手。一顆好苗子啊!我王經天痛心啊!既然毀了也不能回天了,那你就更應該善待狼破天等人了。狼破天目前曾經是七段高手,他打破八段應該沒成績。

人家犯罪了,你反倒要處分,我不知道你這是什麼邏輯學?我王經天沒有讀過多少書。但最最少的一點你要留意,作為特勤總頭兒,沒有海量的xing襟趁早自動請辭了。」

「王老,這次我錯了,央求組織處分。」魯進嘴動了動,說道。

「如今曾經不是處分不處分的成績了,關鍵是……」講到這裡,唐副主席看了魯進一眼,說道,「魯進同志,你怎樣把這事處理好?明天叫你過去,不是要處分你,而是要聽聽你的想法。

假設這事處理不好,我估量,將危及到特勤a組的生活。a組是共和國的心血,國度相對不能沒有了a組。

最近軍委有幾位同志不斷想拆解a組,我唐浩東絕不答應。國安跟軍情局能代表a組嗎?

你看看他們都無能些什麼。各有各的職責,各有各的手腕。國安和軍情局都是a組的有力補充,是要以a組為主的。而不是a組成為他們的附庸品。」

講到這裡,唐浩東看了鎮主席一眼,又說道:「建國以來,a組為國立下了多少功勛,估量數也數不過去了。a組對本國一些j進份子也是一個很好的震懾力氣。假設沒有了a組,我都不敢想象會成什麼樣子?」

「亂彈琴嘛!拆解a組,這是誰提出來的,要好好的批判一下,不像話。我知道,軍委一些同志對於國度對a組的特殊政策性保護有意見。

但是,a組是特殊組織,國度就得給他們特殊的待遇。就拿格拉蛇詠來說,國安跟軍情局的同志能擔當得起這樣的重擔嗎?

不能,一定不能。所以,a組不但不能拆解,而且,還要加大保護和護持力度。

a組最近幾年為了國度的大事也是屢屢受挫,損失非常的慘重。昌背山一戰,中心第八組根本上是毀了,工夫不等人。

魯進同志,回去后立刻把第八組重新組建起來。第八組是戰役組,什麼組都能拖,就是這個組不能拖。」鎮山河並沒有批判什麼意思,但是,魯進能隱晦的感覺到鎮主席在批判本人。

人家叫你回去組建第八組,你如今搞得軍心鬆散,人馬全鬧不和,你還怎樣組建第八組。這就是主席批判人的手腕,不顯山不l水的就能讓你明白意思。

「主席,各位指導,我回去后立刻把第八組組建起來。一年內不能讓第八組重新恢復,我魯進自動請辭1魯進一個標準軍禮,答覆得很是響亮,答覆得鏗鏘有力。

「嗯,你能看法到這些我很高興。」王老點了點頭,看了鎮主席一眼,說道,「葉凡同志是a組的自豪,雖說一顆好苗子就此毀了,但他對a組的隱晦影響力度很大。你看看,這次的事,可以看出葉凡的召喚力了。所以,我們不能寒了同志們的心。魯進,你詳細說說怎樣樣去處理這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