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唐副主席的禮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唐副主席的禮物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唐副主席的禮物

「撤消處分,給他們一個適當的說法。 假設他們還不能了解,我魯進當面向他們賠禮道歉。回去后關於勾搭,凝聚中心一塊的思想我會組織同志們重新學習一下。」魯進講到這裡,看了大家一眼,又說道,「主席,前次組裡委員們閉會。他們有提一個建議,剛才王老也講了,不能寒了同志們的心。」

「什麼建議?」鎮山河問道。

「這建議是我提的,既然葉凡如今曾經廢了,當然是指對組來說他的確是廢了。

不能再擔任組的任何職務,而且,他本人也提出了要轉業。魯進同志也贊同了他的央求。

其實,他本來就在地方工作,只需把他的檔案從組中銷掉就行了。從此後,葉凡跟組再沒任何關係了。

唉,他是顆好苗子啊!我李嘯峰這雙老眼不花,在地方上工作,我置信他也會做出令人側目的成績的。」李嘯峰好不容易逮到一個引薦葉凡的時機,自然是不惜餘力的為葉凡同志當起了說客。

「呵呵呵,這小傢伙不錯。這官彷彿也升得很快嘛!共和國最年輕的廳級幹部,不過,單論成績政績的話,他升任廳級幹部無可厚非。你們的意思是不是想在地方上補償他一點?」鎮山河呵呵笑道。

「補償,這個補償可是不好補了。他如今曾經是正廳級幹部了。總不能不到30歲就給他副省長吧,那樣也太逆天了。從黨的組織準繩下去說也不妥當。」費一桓倒是搖了搖頭,頗為難辦樣子。

「老費,雖說他是正廳級幹部,但實踐上只是一個副。如今聽說分管著水州一個區,比縣委規格高半級罷了。」李嘯峰厚著臉皮為葉凡討起官帽子來了。也只要李嘯峰才敢叫費一桓這個國度指導人老費。

「馬上叫人查一下,南福省最近是不是有空缺,級別不要變了,給個專員吧。置信小傢伙能勝任的,我鎮山河這雙老眼不花。」鎮山河淡淡的呵呵笑道。

「是主席,我馬上打電話到中組部。」旁邊一個中年人應了一聲,到外邊打電話安排去了。

「主席,這樣子做可不能說我們組干涉政府事務是不是?」魯進一臉凝重,問道。他還真怕有人戳本人脊梁骨。特勤最怕的就是有人指摘干涉政府一塊事務。這事軍不軍政不政的更讓人疑心。

「下不為例吧。」鎮山河說道。

不久,中年人轉了出去,說道:「剛剛調查過了,中組部那邊同志來了電話。說是目前南福省還有兩個空缺,一個就是蒼海市缺一個市長。一個就是海東市的市長陳凱同志往年年底到點退休了,南福省省委曾經在思索人選成績了。而且,陳凱同志不斷病在chung,聽說目前政府一塊的工作都是由常務副市長張明森同志擔任的。」

「蒼海市不適宜。」鎮山河悄然搖了搖頭。

「嗯,蒼海市是特區,是副省級城市。市長是副省級幹部,的確不適宜,葉凡太年輕了一些。」唐副主席點了點頭。

「那就是海東市了,叫葉凡下去先兼一個副代理掌管市政府工作吧。葉凡是省城市委副,到海東去兼副說起來還有被貶的嫌疑。至於正式任命市長的事,我要看他在二年內能否能做出成績了。一個市,有著幾百萬人口,二把手至關重要。我們不能拿幾百萬人口去開玩笑。假設葉凡幹不了,馬上下馬。」鎮山河一揮手定了調子。

「陳凱同志既然病了,提早病退吧。」唐浩東補充了一句。

下午四點鐘,魯進同志親身到了葉凡的病房。再次探望了葉凡同志。而且,這次上去,魯進同志一臉的關切,噓寒問暖,還嚴肅交待軍總醫院的同志要想盡一切辦法讓葉凡同志早日康復云云。

總醫院的指導說是早就組成了專家組正在研討葉凡的病情,說是從目前的狀況看葉凡恢復良好。估量不用多久就能出院了,而葉凡同志本人卻是要求立刻出院的。

保全同志一臉笑著對葉凡說道:「葉凡同志,祝賀你了。」

「祝賀我,喜從何來?」葉凡有些疑hu的看了保全一眼,真不明白老傢伙講的話什麼意思。

「呵呵,到時自知。」保全還玩奧秘。這老傢伙,葉老大在心裡暗罵了一句。

「葉凡同志,唐主席送了一份禮物給你,好好收著。」這時,魯進一臉嚴肅,說道。身後的工作人員遞上一個精緻的盒子。魯進雙手接當時遞給了葉凡。

「我能拆開看看嗎?」葉凡雙手接當時瞄了一眼,也有些j動,唐浩東可是共和國下一屆儲君,是共和國主席地位人。

「可以1魯進點了點頭,狼破天和張強頭伸得長長的,也想看看唐副主席會送一件什麼禮物給葉老大。

當然,幾個兄弟都暗暗為葉梵谷興了。這可是個好兆頭,葉凡到地方工作,太需求這樣的『禮物』了。而總醫院的幾個指導也差不多狀況,其實,一個個都在心外頭髮酸發醋了。而且,也暗暗震驚。

打開盒子,掀開黃色絲綢,發現是一幅像字畫樣的捲軸。狼破天和張強一左一右悄然的打開了捲軸展如今了大家面前。

「海納百川1唐副主席就寫了四個字,筆力非常的蒼勁,葉凡嘴裡悄然的念叨了一下。心裡登時暖和,唐副主席這是在告訴本人,要有廣闊的xing襟,要有容人之量,要能做到海納百川。

下邊印鑒落款——唐。

奇異的是唐浩東的印鑒就一個『唐』字,後邊並沒有『浩東』兩個字。估量是欲蓋彌彰,要是都給寫上了,當前葉老大憑著這幅字估量就震懾住多少官員?葉凡心裡悄然有些遺憾。

「謝謝,我會記住唐主席的話的。」葉凡點了點頭,狼破天又漸漸的捲起了字。

「呵呵,唐主席很少送字。就是我也不斷想求得一幅墨寶。不過,很遺憾,不斷未能入願。」魯進淡淡的笑了笑。

不久,來的人都走了,李嘯峰最後才來的。他先是走到外邊,爾後又轉了回來,見除了狼破天和張強以及齊天三人外沒有其它人了,他悄然敲了下葉凡的肩膀,說道:「老唐同志沒有把殘缺的名字刻上去,你知道為什麼嗎?」

「怕別人知道是不是?」葉凡直白地說道。

「怕別人知道就不會送你字了,老唐說了,他送你的字,那印鑒他有三枚。每一枚下面一個字,分別是唐浩東。你看到沒有,印鑒下邊還留得有空餘的地盤,正好可以再印上另外兩個字的。」李嘯峰呵呵笑道。

「唐主席也真是不嫌費事,難道當前還要把剩下的兩個字印上去?」狼破天動了動嘴皮子,哼道。

「呵呵,你講對了。你想想,唐主席這樣做是什麼意思?」李嘯峰問葉凡道。

「我想想……」葉凡尋思開了,不久說道,「唐主席的意思是不是我努力還不夠,如今只是初步的取得了他的認可。想得到唐主席殘缺的墨寶,還得努力。」

「孺子可教也1李嘯峰哈哈大笑著,又重重的拍了拍葉凡的肩膀,拉開門走了。

「謝謝您李老,您是葉凡最親的人。」葉凡在背後悄然說道。他發現李嘯峰那腳步彷彿悄然停頓了一下,一定聽見了本人的說詞,不過,沒停留,還是走了。

「唐老頭就是喜歡玩奧秘,一個印鑒還搞得神神叨叨的。沒意思?」狼破天嘴裡鄙視著老唐同志。

「呵呵,這個對我來也是一種鞭策吧,未嘗不是一件壞事。唐老頭有性情,我葉凡喜歡。」葉凡呵呵笑道,跟張強幾人在病房裡編排起唐老頭來。

幸而護士不知道他們嘴裡的『唐老頭』是誰,不然,鐵定暈倒,這幾個傢伙都是什麼人啊!不用說吃了熊心豹子膽,至少也是啃了狗膽的了。

「老狼,秋山林一夫的事結果怎樣樣了?」葉凡問道。

「陳無b被暗算認輸了,表面上看秋山林一夫贏了。不過,下邊言論都說秋山其實沒贏,而陳無b也沒輸。而秋山林一夫被賞春暗算后如今也受傷了。聽說那毒要處理相當的費事,估量秋山這老傢伙沒有一年是休想恢復如初了。」狼破天一臉的興哉樂禍。

「神道組真是無孔不入,居然想經過暗算秋山達到挑起華夏跟兩國高手相互攻擊的目的。

惋惜他們是不能入願了,不過,那個賞春還真是高手,居然在中心第八組兩位五段高手監視下還能悄然溜走。

而後又傷了陳無b。奇異的是後來出現的那個老頭了,既然抓住了『賞春』,怎樣沒把暗器搜出來。

那老頭功底子可是不弱,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位九段高手,不會輸給秋山林一夫多少的。」葉凡有些疑hu。

「賞春本名美沙林子,是神道組從小就安插在華夏的一顆極為隱秘的釘子。

而且身手也不低,有著五段實力。最兇猛的殺招就是『忍術』了。她把帶毒的暗器藏在肚子里,真是兇猛。

而且還能隨著心意用內氣發出來。這種人往往是防不甚防,你不能夠會想到還有這種殺招的。

而且,我估量那女的也是豁出去了,倒是跟二戰時的敢死隊員有得一比。辣妹啊1狼破天說道。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