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再次拜該宋總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再次拜該宋總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坤道組其中一部分隊員就是敢死隊。 其實,講別人如此,我們特勤a何嘗不是如此。在死命令上去之後,就是用去堵槍眼你也得上,這個,跟敢死隊員又有什麼區別?」張強說道。

「昌背山應該沒事了吧?」葉凡問道。

「沒事了,曾經由粵東那邊抽調了一個師圍得鐵桶似的。據下面下了命令,該師就駐紮在昌背山了。估量要等到昌背山秘密石庫打開后才能撤走了。」張強說道。

「解開秘密,那是有些難度了,如今另一把鑰匙下落不明,混亂中誰知被誰弄走了。我們僅有一把鑰匙,又不敢冒然硬來。沒準兒昌背山秘密就是個永遠的秘密了。」葉凡嘆了口吻。

「也許吧。」張強點了點頭,說道,「不過,總部疑心,這昌背山下邊的秘庫沒準兒是藏一些秘密武器的地方。

當年日本關東軍的秘密可是不少,而紅亞刀流會又是一個聯絡刺探情報的官方組織。他們把一些秘密,比如細菌武器等運到粵東藏著,估量當時就是為了向粵東進軍作預備的。

所以,昌背山秘密一定要廢除。不然,等於在粵東埋了一顆不定時炸彈,特勤總部里估量魯進同志連覺都睡不著的。」

「也有人說昌背山秘密是清朝時就留下了,外面有好多的金銀財寶,古玩奇珍。後來被日本關東軍發現了,所以佔為已有了。

而紅亞刀流會的如今身份卻是伊賀魔宮。大哥的那把鑰匙可是從秋山屯田那老傢伙手頭上換來的。秋山屯田是什麼人,那是一個跟武當張有塵這位世上絕頂強者齊名的煞星。從這裡可以推斷,紅亞刀流會老早就在華夏紮根了。沒準兒明朝就有了,所以,昌背山,太奧秘了。我狼破天很是等待著這秘底揭開。要不解不開,真是鬱悶了。」狼破天笑道還搖了搖頭。

「難1張強搖了搖頭,說道,「次要是怕當時的引爆安裝。這些,即使是a組的解碼高手一時也沒輒。密碼千千萬,而處理的子就兩把鑰匙。太難了。」

「張強,我這傷也好得差不多了。你還是趕緊回去,不是聽說要重組中心第八組嗎?你那邊事多,還是不要擔擱了。」葉凡問道。

「重組是要重組,不過,*…」張強嘆了口吻。

「是不是魯進那老傢伙整你了?」葉凡又悄然來氣了。

「整我,這個沒個准數。反正魯進暫時沒有安排我的工作。除了老狼還是在原地沒動之外,我跟齊天都是暫時掛著的。魯進的說詞是我們受傷了,需求安靜休息一段工夫再說。而獵豹那邊魯進曾經安排人接手了。而重新組建中心第八組的指揮官是總部派下去的鄭方少將。」張強說道。

「假設我猜得沒錯的話,估量等鄭方組建終了后,魯進會任命他為樓心第八組大帥,帶領水州獵豹。

為什麼如今都不要張強和齊天插手了,就是為了全盤換人。重新組建由鄭方去辦,而重新操盤后的中心第八組一定就成為魯進的中心心腹大組了。你們也清楚,我們八個組,就第八組實力最強,權利最大。為什麼我老狼都不能叫大帥,就你葉凡同志叫大帥,就是這個緣由。

掌控了第八組就等於掌控了整個特勤a組。所以,第八組是重中之中。魯進不讓張強和齊天插手,擺明了就是當前這獵豹不讓你葉凡插手了。假設張強和齊天還在獵豹,你葉凡同志雖說分開a組了,但你打個電話給張強和齊天,他們還是會幫你辦事的。

那獵豹還是脫不開你的暗影。這次我們聯名搞了魯進,聽說魯進被政治局幾個常委叫去問話了。你老傢伙這次可是丟盡了臉,說句假話,估量那老傢伙如今恨大哥入骨了。你看他,來看你一臉熱情,這個,全是裝出來的。

我還有些擔心魯進那傢伙會不會在你的工作一塊下絆子。雖說特勤不插手地方事務,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要插手何必本人親身動手。打一個電話,指使好友出馬搞些小動作那是一點成績都沒有的。魯進此人跟東海將軍又沒得比了,他為什麼不斷都無全盤控制a組,就是由於他的心胸太窄了一點。

唐主席送你『海納百川』,就是告訴你要有容人之量。特別是當前走向更高層次的指導崗位,沒有容人之量你自個兒先把本人給氣死了,還當什麼指導?」狼破天一番話出來,葉凡聽了頗為感觸。

道:「不錯啊老狼,也會扯出一番大道理來。」葉凡看了張強一眼,說道,「這事,都是我扯了你們後腿,不好意思了。」

「扯個屁,反正獵豹我也呆膩了,換個地盤更好。你魯進有本事就把我開除算啦,反正我也無所謂了。」張強和齊天都說道。

「暫時他都不敢把你怎樣樣的,不然,再來個二次聯名事情估量魯進就得下台了。媽的,當時還不夠狠,乾脆把這老傢伙趕下台去才直爽。」狼破天眼中閃過一絲狠辣。

「算啦老狼,魯進能坐上總頭兒地位絕不會像表面上看的如此複雜。你想想,有多少人盯著a組的總頭兒地位。

既然鎮主席肯讓他上去,那闡明此人在鎮主席心中還是有一定份量的。嗯隨便趕他下台,天方夜譚罷了。

我們也沒必要去干這種沒意義的事,而真正受傷的卻是特勤a組和國度。

當然,假設魯進不斷不依不饒的要跟我們幾兄弟作對,哪我們也不是吃軟飯的,即使魯進權利過天,有句話怎樣來說著,叫,閻王好鬥,小鬼難纏「我們這些小鬼纏也得纏死魯進這老傢伙。」葉凡淡淡哼道。

「唉,老大,你如今就剩下二段身手,當前怎樣辦?要是遇上以前的對手,那該怎樣樣對待。我很少有空,我看,當前你出門還是把陳軍叫上,或許把陳老頭帶身邊。不然,有些費事了。」狼破天嘆了口吻。其實,老狼也相當的鬱悶。葉老大可是他心目中的偶象,想不到昌背山一戰這偶像卻是倒了。

「呵呵,你以為天下人都是高手是不是?再說,我身手廢了也沒幾個人知道。百足之蟲死而不僵。

咱葉老大的虎威還是在的嘛1葉凡淡淡的笑了笑,不以為然。

「不是還有我們在嗎?真有人想找事,我們會讓他知道兇猛的。」齊天哼道。

「不用擔心,我如今還有著四段身手。對付幾個普通人還不是手到擒來。」葉凡奧秘一笑。

「不會吧,不是聽說你就剩下二段了。而且,你蘇醒的時分,總部還請了一個奧秘的蒙面老頭來專門給你反省過幾次。

那老傢伙嘆了口吻說是『一顆好苗子毀了惋惜了』,而且還說你就剩下二段身手。

由於筋帶受傷,這輩子想恢復力是不能夠了。老傢伙下了斷言,你就是一廢物了。當然,是跟特勤的高手相比如此說了。在普通人眼中,你還是高手。」狼破天不信樣子,說道。

「誰都有走眼的時分,不過,當初剛醒過去時我發現的確才二段左右身手了。不過,經過這段工夫的治療,我發現還好,居然還留得有四段第一個層次的身手。即使是這輩子沒辦恢復了,但有這集手還是可以穩穩妥當的活下去了。就這段位,還是夠格堪堪進入a組的。」葉凡淡然一笑。

「希望如此吧,不過,沒準兒你還真能恢復過去。」狼破天眼中閃過一絲希望,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乾脆請那個蒙面老頭再來診斷一下,再加上a組的那些配方專家的相助,你恢復也會快些是不是?」

「不用了。」葉凡擺了擺手,看了狼破天一眼,說道,「老狼,我不是跟你說過,我不想再呆a組了。就想安心腸在政府工作,干一番事業。我不置信分開了a組就無生活了。就是總參給的軍銜虛職我也提出了央求辭了。占著茅坑不拉屎不是我葉凡的性情。以前,他們重用我是看在我有一身夫在身,如今,我曾經是廢物一個了。還呆著讓人嫌沒意思。」

不過,十幾天過去了。葉凡央求辭去總參軍職的報告並沒有審批上去。沒辦,葉凡只好再次拜見總參謀長宋定一將軍。

這次走到宋總參的家裡。

宋總參住的也是一個老舊四合院子,而且,院子里牆壁上四處都掛著一些**軍人飾物。比如,紅軍時的八角帽,草帽,還有八路軍的軍裝,束縛軍的用品等等。

一見到葉凡,宋總參居然樂呵呵笑道:「怎樣樣,看你這狀況恢復得不錯嘛1

「呵呵,差不多可以出院了。本來也提出來過,不過,總醫院的專家們太熱情了,不斷要求我再住上一段工夫,等傷勢徹底好后再出院。而且,嗦了一大堆,煩都煩死了。」葉凡把手中的兩瓶自泡的藥酒悄然的放在了茶几上,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