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零一章上頭的意思你明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上頭的意思你明白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上頭的意思你明白嗎

「說了也沒用,我問過爸了,他說這事不是他弄的。 而且,就是他也很疑惑,不知上頭什麼意思。」喬圓圓也是一臉疑hu,看樣子不像是裝的,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所以,爸叫你早晨過去一下,他有話想問問你。」

「那行,我們就走。」葉凡也想搞清楚這事到底什麼緣由,給醫院打了聲招呼,到喬家大院去了。

在路上,接到衛初婧電話。首先問了葉凡協助紀委工作的事辦完了沒有。而且說是水州船政學堂的事曾經順利處理了。

更詭異的就是,船政學堂的擔任人態度絕後的好,一分賠償不要,自動把廠棚子搬走了。只是挪了個地位罷了。而且,還說特別是那個新到任的副館長閻剛同志,特別的熱心。

「呵呵,這闡明船政學堂的指導很支持我們的紅蓮區生態人文帶樹立嘛!而船政學堂也是屬於生態人文帶樹立圈子裡的事。衛,你替我好好感激一下閻副館長。」葉凡笑道,自然心裡明白了。估量是閻家人覺得輸了這次比武,本人沒要他們的九環武館。

他們心裡過意不去,所以,這邊花了力氣把事替本人擺平了。而且,那天本人小l身手,也讓閻家人看到了本人的能量。

他們自然想結交本人這種『高人』了。不過,葉老大有些鬱悶,本人這個所謂的『高人』如今成廢人了。不過,這事估量也沒幾個人知道。

一到喬家,剛好趕上吃晚飯了。

吃飯時喬遠山並沒有談什麼,喬遠山公s分明。普通工作上的事都不會在家裡講的。吃過飯後喬遠山叫葉凡到書房問話。

「你最近有沒去要求過什麼?比如說要求調動工作?」喬遠山問道。

「沒有,前段工夫受了傷,所以,不斷在養玻如今也恢復了。」葉凡打著馬虎眼。

「受傷,你看看,年輕人這點就不好。容易意氣用事,一有氣就跟人打架。還有,有時哥們意氣也要不得。你如今曾經是省城市委副了,還分管著紅蓮區一百多萬人。就要有個作指導的架子,怎樣還像個街頭混混跟人打架?」喬遠山誤解了,一頓板子就打了上去。

「喬叔,我沒打架。前次協助秘密機關執行義務受了傷。」葉凡淡淡說道。

「噢!是這樣吧,那就算了。」喬遠山說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前段工夫,有人給中組部打了招呼,說是調查南福省地級市以及行署還有什麼空拉。

後來中組部的同志回復了就海東市跟蒼海市有空缺。不久,有人引薦了你,說是海東市市長地位比較適宜你。

不過,你下去只能先擔任市委副,代理掌管海東市工作。後來,有人把這事彙報給了我我才知道的。

我當時一聽,就說你還年輕,還需求磨練,而且,聽說紅蓮區又在大搞樹立,不能離了你。

而且,你太年輕,這樣子做有拔苗滋長的不妥……不過,奇異的是上頭指導說是你完全有才能掌管好海東市的工作。而且,就這麼定了。」

講到這裡,喬遠山看了葉凡一眼,又問道,「你真沒去提過要求?」

「沒有,再說,我能跟誰提要求。而且,海東市代理市長一職雖說地位高,但也還沒上升到需求中組部出面的地步?你們考核的都是副省部級及以上幹部,當然是對於地方下去說了。」葉凡一臉仔細,說道,心裡越發的疑hu不解了。

「也是1喬遠山點了點頭,尋思了一陣子,說道,「這次的事是上頭定了調子的,估量曾經給南福省的費滿天打過招呼了。

中組部不會出面,只是,上頭要求中組部出面給南福省省委引薦。也許,上頭沒跟費滿天打招呼,而只需求我們出面就行了。

這事,說起來還真有些難辦。你跟我的關係到目前還處於保密階段。假設跟外界的人知道了,指不定會怎樣說我喬遠山以權謀s。

而且,我也以為你的確太年輕,不適宜於去海東。」講到這裡,喬遠山居然嘆了口吻。

「要不假設省委組織部給我說話時我提出拒絕就是了。」葉凡說道。

「不妥1喬遠山想都沒想直接搖了搖頭,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你想想,這是下面定了調子的事,你拒絕那不是有蔑視指導嫌疑。這個,在指導面前留下不好印象的話當前升途有費事。而且,你應該表現得更積極。去海東的事沒得磋商了,不過,你下去后一定要把海東的事抓好。我是有些擔心,海東是一個泥潭。」

「泥潭?」葉凡有些不明白。

「倒不是說海東本身,海東市是個怎樣樣的狀況我並不清楚。我是想,這外面是不是有上頭一些人的相互搏弈在內。而你,只是一枚棋子罷了。你這枚棋子就要留意了,一定要干好,干不好會惹大費事。」喬遠山曾經認可了葉凡這個准女婿,所以,講話有推心置腹的感覺了。

「這個,還真是倒霉。這陞官也能升出費事來,看來,陞官也未必是壞事了。」葉凡有些甜蜜,搖了搖頭。

「呵呵,你也沒必要過於小心。這個,也許是我的多慮罷了。不管怎樣說,上頭能這樣對待你,闡明上頭曾經在關注著你了。這是壞事是不是?木褪竊鑾勘舊聿拍埽努力工作,以黨的思想為指引,把工作干好就是了。」喬遠山笑道。

「是不是跟這次的義務有關係?」葉凡突然冒出了一句來。

「義務,你這次到底執行什麼義務,不過,不方便講別講了,這是黨的紀律。」喬遠山一臉嚴肅,說道。

「倒也沒什麼,只是協助秘密機關搗毀了本國敵特份子的陰謀。你也知道,我有一點小身手的。後來受傷后,唐副主席還送了一幅字畫給我。」葉凡說道。

「唐主席送你字畫,下面寫什麼?」喬遠山眼皮子突然一跳,問道。

「海納百川。」葉凡答道。

「海納百川……」喬遠山嘴裡念叨著這四個字,良久,突然一拍椅子,哈哈大笑道,「壞事,壞事了!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講得好。唐副主席這是在j厲你,到海東后就是一市之長了。市長是市裡的二把手,市政府一把手,手下管轄著幾百萬老百姓。

可不好當的。沒有一定的容人之量,你不能夠當好這個市長的。我是有些明白了,也許,這事跟唐副主席有關係了。

葉凡,能得到唐副主席認可,你好好的干。」喬遠山突然心境大悅,伸手拍了拍葉凡肩膀,說道,「好好陪圓圓逛逛街。最近你去執行秘密義務了,圓圓在家裡可是折騰開了。不斷在罵著,說是什麼。」

「喬叔,我想問問,聽說,老喬家跟唐副主席並不怎樣樣的?我到底該怎樣樣干?」葉凡有些遲疑著,還是把這話問了出來。

「該怎樣樣干就怎樣樣干,不要丟了唐主席的臉。至於說老喬家跟唐主席,我們並不是敵人。而且,我們的事跟你沒關係,你干好本人的事就是了。」喬遠山看了葉凡一眼,嘆了口吻,說道,「假設你能時機到我這個層面,你就會明白的。對手是有時是對手,但對手有時也是冤家。對手跟冤家有時是分不開的,這就叫『相對論』,關鍵在於你怎樣樣去看他們,怎樣樣處理這些關係,你好生想想吧。」

八月一日建軍節,總參舉行節日慶典活動,由於葉凡正好在京里,所以,也收到了請柬。各大軍區司令員都到了,國度副主席、軍委副主席唐浩東同志到常

本來宋定一有給葉凡安排一個地位的,不過,葉凡嫌這地位太顯目。在葉凡的劇烈要求下,最後葉老大被作為出席貴賓安排在貴賓席上。

宋定一本人都覺得好笑,葉凡倒是一臉的安然樣子。只要秘書楊池陪在身邊坐在貴賓席最偏遠的一個角落,倒也沒惹起多少人留意。由於葉凡太年輕,普通的高官們都會以為這是某位指導的秘書罷了。

唐浩東倒是發現葉凡了,不過,他也是一臉淡然的並沒跟葉凡表示什麼。

總參搞的節日都比較嚴肅,文工團的演員們表演了節目之後就是茶話會。葉凡也饒有興味的一邊看著節目一邊吃著點心,在場的除了有數的幾個人,比如像喬橫山,趙括會看法外,其他的軍隊高官葉凡根本上不看法。

而且,葉凡也沒興味去看法他們。就是喬橫山和趙括等人,葉凡都沒去跟他們聊天。估量是由於來的將官來多,他們也沒發現葉凡。

重頭戲卻是在後頭。

散場后吃了飯後葉凡正想溜走,這時,總參辦公室的副主任,大校鐵輝同志卻是攔住了葉凡的去處。一臉笑意,說道:「葉部長,宋總長有請。」

「找我什麼事?」葉凡看了鐵輝一眼,問道,「是不是報告批上去了。」由於葉凡要求辭去總參軍職的報告就是交給鐵輝大校的,所以,葉凡以為能抽身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