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零二章升藍月灣副司令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升藍月灣副司令員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這個,我不清楚,參謀長只是叫我請你到他的辦公室。 」鐵輝搖了搖頭,還是一臉笑意。

「那行1葉凡嘴裡講著,心裡疑惑著跟著鐵輝到了宋總長辦公室。

推開外間一個小會客室,葉凡一眼就看見了正坐在主位上的唐浩東副主席。旁邊坐著宋總參謀長和藍月灣基地司令林宏同志以及嶺南大軍區司令喬橫山同志。葉凡小緊步向前向唐副主席打了招呼,爾後又跟各位指導打了招呼。

「葉凡同志,看到屋裡的幾位同志,你一定很奇異了是不是?」

唐浩東淡淡笑道。

「這個,是有些奇異了。」葉凡點了點頭,看了大家一眼。

「呵呵,你們葉同志多淡定沉穩,年輕人中,又能有幾位同志能做到這一點。」唐副主席又笑道,似乎略顯欣賞。

「這就叫膽識。」宋定一呵呵笑了笑附合道。

「唐主席,你能夠不知道,小葉同志有時是膽大包天的。」喬橫山突然淡淡笑了一聲說道。

「膽大包天?」唐浩東看著喬橫山,說道,「說來聽聽,小葉同忐忑么樣個膽大包天了?」「喬司令,我哪敢?」葉老大趕緊苦笑著說道。

「你有什麼不敢的。」喬橫山持續爆料。

「老喬,還是趕緊揭秘吧?」宋定一笑道。

「你們能夠不知道,不久前,我弟弟差點被小葉同志氣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了。」喬橫山彷彿下定決計要揭小葉同志的丑了。

「遠山同志會被小葉同志氣得這個樣子,應該不會。」唐浩東還悄然搖了搖頭,表情似乎不怎樣置信。

「小葉同志兇猛著呀,本來他跟我家侄女圓圓正在談冤家。不過,小葉同志的脾氣你們能夠也知道一點,他跟遠山的某些看法不怎樣分歧的。

小葉同志不服氣,而遠山同志也有本人的立常

兩個最後居然昂上了。

所以,小葉同志兇猛著了,揚言要帶著我家侄女s奔到本國逍遙去了。」喬橫山一語爆出,登時引來了哄哄大笑,全笑了。

不過,喬橫山似乎有目的的。如此這般一說」自然就把小葉同志綁定在喬家大院的船上了,在坐的哪位還不清楚這個。

「還真是兇猛了,連遠山同志的閨女小葉同志也敢逛走。那遠山同志還真要跳腳了。」唐浩東沉悶的笑了。

「當時只是隨」葉老大呵呵苦笑。

「如今停頓如何?」唐浩東看了葉凡一眼,問道。

「呵呵,還沒訂婚。」葉凡笑道。看了唐副妻席一眼,說道,「我們還年輕,過幾年再說,來得及。」

「嗯,也是。」唐浩東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不過,也快了,你往年也快出周歲了。按我們華夏的虛歲計算的話也快刀了。也差不多了,可得抓緊了,別讓圓圓姑娘給飛了。而且,作為黨的幹部,結婚是人生大事。有一個賢惠的妻子也有利於你展開工作。

人家說,嘴上無毛,辦事不牢。等你成家后就能給人一種此人穩妥上去的感覺。不然,你給人的感覺一直是大年青。」

「謝謝唐主席,我會記住的,抓緊工夫辦了。」葉凡點了點頭。

「嗯」那就好1唐浩東點了點頭,看了宋總參一眼,說道,「這事就由你來宣布吧。」

「葉凡同志,關於你央求辭去軍職的事總部委員會以及軍委指導們也討論過,最終結果是沒有經過。

而且」你的職務方面也有稍許變動。經總部引薦,軍委……決議任命你為總參謀部特別參謀,兼藍月灣基地副習令員」軍銜不變。

當然,你的陣地在政府一塊」我們不為難你了。所以,明天特別把喬橫山同志和林宏兩位同志叫來了。

對於藍月灣基地事務,你稍許關注著就走了。總參這邊會安排你的秘書楊池同志長駐藍月灣,有什麼事他會專門跟你聯絡的。」宋定逐一臉嚴肅,說道。

「這個……」葉凡嘴裡喃喃著有些傻眼了,不明白軍委這些老傢伙如此安排到底啥意思?

假設說以前本人有一身本事在身,軍委如此安排次要是為了牽制特勤a組的話還有點道理。

如今本人曾經參加特勤a組,而且廢人一個。總參不但沒贊同本人的辭職書,反倒又添加了一個職務。總參謀部這樣子作是為了哪般,而且,這次職務的安排彷彿有公開化趨向……

「葉凡同志,希望你能自始自終的安心工作。為我軍樹立和地方政府樹立作出奉獻。」唐浩東突然一臉嚴肅,說道。

「是1葉凡沒辦法了,這個推一定推不掉了。只好在心裡暗嘆了一聲倒霎,又惹上一個不知什麼的費事事了。不過,這廝趕緊又向唐副主席行了一個軍禮。

回到家後葉凡是百思不得其解,打了電話給鐵占雄,把總參的安排說叨了一遍上去。

鐵占雄聽了后倒是呵呵笑道:「祝賀啊兄弟,你又陞官了。政府華一塊你不久將升市長了,這軍職居然也跟著升了,藍月灣副司令員,好肥缺,可喜可賀啊1

「鐵哥,我都有些忙不過去了。以前你也有勸我趕緊抽身分開軍隊一塊。現如此難題擺面前你還這樣說,太不夠義氣了吧?」葉凡苦笑道。

「老弟,推不掉你就不用推。我感覺你曾經漸漸的進入了唐副主席視野中。

這是壞事,可以說,共和國的官員,哪位同志不想進入唐副主席視野。

人家是儲君,未來的共和國最高指導人。能延遲進入他的視野,還有什麼不值得慶賀的了?

而且,假設你表現不錯的話,也許,能提早進入唐副主席的圈子內。

這個圈子,說動聽點就是當前唐主席成為共和國最高指導人後的中心班底了。太重要了,多少人擠破腦袋想出來啊1鐵占雄的話倒是嚴肅了起來。

「彷彿也有些道理。」葉凡說道,不過,轉爾又說道,「我就是有些想不通這到底是為了什麼?要論行軍打仗,我除了能搞些小打小

鬧,偷襲偵查之外,對於戰略戰術,布陣排軍這方面是一竅不通。跟總參那些少將相比,我就是一廢物。廢物他們如此的擺到檯面上去安排,我就有些迷hu不解了。難道共和**隊沒人了嗎?那是絕不能夠的,人才輩出。我是有些擔心,這外頭是不是有些什麼貓膩。」

「嗯,是有些莫明其妙的。至於說貓膩,應該有點。彷彿是硬要把軍帽子往你頭上戴。

別的同志是想爭取帽子,而你是想推掉帽子。別的同志想帽子總參不給,而你想推帽子總參反倒強塞了。

假設說宋總參沒有一定的打算那是不能夠的。不過,這打算是什麼,真他娘的難以揣摩了。」鐵占雄在電話那頭也是揣摩不透。

「鐵哥,估量是我們還沒到那種層次吧。人家說,層次不同,目光也不一樣。當縣長時著眼點就在一縣,當省長時就是一剩而當國度指導人時著眼著全球了。」葉凡說道。

「不管了,不明白就不要瞎揣摩了,煩人,還死腦細胞。」鐵占雄倒也沉悶。

不過,喬圓圓又來電話了。話語里充滿怒氣,說道:「小葉同志,聽說你陞官了?」

「升屁官,一身費事。」葉老大的話語里其實還是有點沾沾自得的。

「哼,你就顯擺吧。」喬圓圓哼了一聲,轉爾才說道,「大伯叫你馬上過去。」「啥事?」葉凡問道。感覺到喬橫山彷彿是要攤牌了,估量是要把本人在軍界的事攤給喬家人知道。

「給你葉大司令慶賀啦?我媽很高興,她親身跑到市場上買菜去了。」喬圓圓笑道。

「呵呵。」葉老大傻笑了兩聲。

「哼1喬圓圓回以哼聲后掛了電瓶「壞事啊1葉老大得意的自哼了一句,開著本人那桑塔納四直奔喬家大院而去。當然,葉凡也想就此事去討教一下喬家大院兩位巨頭,他們也許能幫本人解hu了。

以前每次去喬家都有人出來迎,這次去就沒人出來了。小葉同志心裡反倒高興。喬家如此的做,是把本人當本人人對待了。自家人當然得隨意一些了。

而且,警衛人員全看法葉老大了。而且都知道,這位喬家未來的女婿特別的大方。居然分特供應看門的抽。所以,一個個見到葉尼都是淺笑打招呼。

進到大廳,發現喬橫山和喬遠山都在坐,而喬家的跟喬報國同輩的子弟也有幾個陪坐著。也沒看見喬圓圓,見葉凡出去,喬橫山的大兒子喬世豪笑道:「圓圓在廚房鍛練。」

「鍛練1葉凡有些不明白。

「圓圓說是經后是要下廚的,所以,如今先實習一下。」喬世豪一臉曖昧的笑了。

「當前請得有保姆,何必要我下廚?」這時,傳來喬圓圓有些羞怯的聲響道。

「保姆做的哪能有我家圓圓親身作的飯香是不是?」葉老大大條的乾笑了一聲,看了喬圓圓一眼,說道,「所以,你如今要增強鍛練,多下廚房。要不我明天買本菜譜有關的書給你,你天天練,多練就熟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