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零四章林司令撿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林司令撿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魯進此人也太冷血了。 假設說不賣你的面子也無可厚一非,可是,不賣鎮中良的面子就說不過去了。東海將軍畢竟是特勤的曾經總頭兒。假設魯進真要如此做的法,我會找他費事的。」葉凡冷哼了一聲,看了喬世豪一眼,說道,「其實,你完全可以去找基地林司令的,畢竟,獵豹的訓練場還是在藍月灣嘛!林司令是伯父的下屬,難道不賣你喬大少面子?」

「沒用,林司令親身出面跟鄭方磋商過了。鄭方居然甩臉子了,說是林司令本來就是應該協助獵豹搞好工作的,怎樣能反過去擠占挪用獵豹的訓練場?要是獵豹不能得到恢復,攻擊的防護才能一定下降了。

這誤國誤民的大事發生了,就得林司令負全責什麼什麼的。差點氣得林司令噴血了。」喬世豪有些憤怒,說道。

「還真是難辦了,假設連林司令的面子都不賣了,我去估量更不抵事了。」葉凡說著,感覺頭也相當的大了起來。

「其它人我不想管,不過,世豪的事就落你頭上了。」喬橫山突然說道,看了葉凡一眼,又講道,「其實,林宏這個人雖說坐上了藍月灣基地司令寶座,此人處境其實很尷尬。」「處境尷尬?」葉凡嘀咕了一句,看著喬橫山,此話葉老大真有些不明白。

「呵呵,你一定不明白了。這外面較複雜,明天有空就跟你們講講。」喬橫山講到這裡,停下了喝了。茶,彷彿要潤潤嗓子,說道,「由於林宏沒有多大背景?」「爸,他沒背景怎樣能夠坐上基地司令寶座。藍月灣基地可不是普通的基地,處於海防前線,假設停戰,一定擔著重要的作戰義務。

此基地的地位非同小可的。這個地位盯的人可是不少的,你看看趙括」從藍月灣一換個屁股就到燕京軍區任第一副司令員了。藍月灣出來的司令很有出路的。」喬世豪咂了咂嘴,插話道。

「你小子懂個屁!藍月灣是重要,就是由於它太重要了,才讓林宏撿了個漏。」喬橫山「哼道。

「撿漏1葉凡嘀咕了一句」有些訝然的盯著喬橫山了。

「沒錯,就是撿漏。怎樣說來著,你想想,其實就是各大權利集團互不相讓,最後這基地司令都擱了半年了都敲定不上去。最後,有人提出了林宏,此人是個中庸之人。什麼叫中庸之道,就是不結盟」

不拉幫結派。他幹什麼事都處於一種中立狀況,沒有很分明的政治傾向。所以,此人倒是為各大集團所承受了。

」喬橫山淡淡笑道。

「原來如此。」葉凡點了點頭。

「葉凡」你世豪哥當前就是我們喬家在軍方一塊的代表了。朝里的關係複雜著,你大伯也沒幾年時分了,就要退了。到時一退,還不能協助世豪走到什麼地位,那老喬家將得到軍方一塊的威望了。」喬遠山居然有些擔憂了起來。

「退休,不會吧。大伯還年輕著,不是聽說像大伯這樣的高級將領完全可以工作到六十五甚至七十歲嗎?以前幾個巨人不都七八十歲了還在掌權?」葉凡有些奇異了,問道。

「你不明白的」軍隊一塊的改草也行將末尾。像各大軍區司令員當前,估量都不能再擔任軍委委員了。由於,有的同志提意見了,以為各大軍區司令員的權利太大了,對中央政府有一定的威懾力了。」喬遠山皺了皺眉頭」淡淡的說道。

「那大伯完全可以到四總部任一屆指導的。」葉凡又說道。

「想當然都想,不過,我跟你講假話,不能夠了。上頭的調整不久就要到了。估量你大伯就要分開嶺南大軍區地位,到四總部任第一副部長。雖說是第一副部長,但怎樣能跟軍區一把手相比。」喬遠山淡淡哼道。

「大伯不是軍委委員嗎,怎樣能夠當四總部任副職?」葉凡訝然了。

「呵呵,各大軍區雖闡明面上是跟四總部扯平。不過,實踐上四總部要比各大軍區高半個級別。

而各大軍區司令員調任四總部時往往只能撈到一個副部長職位。而我由於是軍委委員」所以,還能撈到一個有些份量的第一副部長職位。

不過」這軍委委員身份,估量在年底政府換屆的時分就要脫去了。

遠山曾經進了政治局,而我在軍方一塊不能夠還有很高的地位的。

外人有顧忌,不能讓老喬家既占著軍職又占責政府的政治局委員一職。

他們說有些恐懼了,而我年齡也快到點了,最多再干一屆了就得退了。」喬橫山倒是看得開樣子,淡淡的笑了笑。不過,葉凡總感覺他的笑有些甜蜜。

他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所以,為什麼我急著讓世豪出成績,緣由就在這裡。至少,在我參加來之前,世豪的紅劍師團要干出成績,到時,我們喬家的打算就是在這幾年中推世豪升到少將,去某集團軍擔任軍長。不然,喬家將得到軍方一塊的支持。」

「葉凡,世豪的事你得用心些己」喬遠山跟喬橫山一唱一搭,逼著葉凡。

「我儘力1葉凡點了點頭,被逼無法。

「不是儘力,是你一定要辦到。這事,我這個大伯拜託你了。」

喬橫山突然一臉正派,說道。居然甩出了1拜託,兩個字。

葉凡見躲不開了,也是一臉正派,說道:「我置信能給紅劍師團安排一些訓練工夫的。到時鄭方真不答應的話,我拍桌了也要拍出點1

工夫來。」葉老大突然霸氣十足,哼聲道。

「好!年輕人就應該要有一定的霸氣。古離開如今,能成就一番事業的人沒有一個是軟蛋子。沒有霸氣怎樣集主宰一方,怎樣能執政一方?」喬橫山悄然的一拍桌子,說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你行將到海東市代理市長一職,海東的格局聽說也較複雜。其它的我不怎樣清楚,但海東軍分區司令員那一頭我會打招呼的。」

「榭謝大伯支持。」葉凡說道。

工夫悄然的離開了八月中旬,水州的天氣非常的燥熱了起來。而紅蓮區政府大樓經過將近半年的日夜加班,下面曾經封頂了,而且,裝修什麼的都完成了。

而葉凡也出院了,回到了水州。

張凌源區長早上一下班,聽說葉書記曾經回來了。那是立刻到了葉凡的辦公室。

「葉書記,聽說你這次協助紀委辦案很順利啊1張凌源一臉笑意,說道。

「還行吧。」葉凡淡淡笑道,看了張凌源一眼,問道,「區里一切工作都還順利吧?」「很順利,十幾個難啃的骨頭全啃了。生態人文帶樹立也進入了鼎勝的發展時期。各項工作都有十足的停頓,我置信,只需生態人文帶樹立一旦建成,那將為我們的紅蓮區帶來不可想象的收益。」張凌源一臉愁容,說道。

「我一去就是兩個多月,辛勞你了凌源同志。」葉凡說道。

「不辛勞,工作有了奔頭,幹起來更帶勁頭。」張凌源說著,看了葉凡一眼,說道,「葉書記,政府大樓曾經完工。下邊同志不斷吵著要搬出來,我說葉書記還沒回來。這事,得聽你的安排。」

「建好了就搬嘛!何必等我回來。」葉凡說道,知道張凌源這是尊崇本人,心裡也頗為滿足。

「我這邊叫人撿了幾昔日子,都是這幾天的。你看看,哪一天比較好。」張凌源說笑著拿出了一張紅紙,估量是請風水先生挑的日子。葉凡掃了一眼,把紅紙擱桌上,說道,「這事就由你定了」我就不看了,到時告訴我一聲就走了。」

「那就定八月占號了,就在後天,區里的同志說是想搞個複雜的搬遷儀式繁華繁華沖沖怒氣。」張凌源說道。

「行,就八月占號了。至於儀式你去安排就走了。」葉凡笑道,

看了張凌源一眼,問道,「燕省長的公子燕東來過我們紅蓮區沒有?」「來是來過,說是找你。我說你有義務,他就走了。」張凌源說道。

「噢,就這樣了。」葉凡點了點頭,心裡曾經有了另外的打算。

本來打賭贏了后是要求燕東給紅蓮區弄幾千萬樹立學校和醫院。不過,既然如今本人行將去海東市任職,那這筆款子就得讓燕東弄到海東去了才行。

葉凡深知到一個地方執政,什麼最重要,當然就是錢了。發展地方經濟,改善民生,搞好市政樹立,哪一塊都不能缺了錢。紅蓮區發展曾經步入了正軌,而且,葉凡覺得本人也對得起紅蓮區了。

不久,衛初婧同志詳細的彙報了區里的工作。不過,臨到最後卻是有些y言又止樣子。

「有什麼事直說嘛,我們還生份著就不好了。」葉凡說道。

「這個,不好說。」衛初婧悄然搖了搖頭,想了想才說道,「是這樣的,最近有傳聞說是你不在的這段工夫,生態人文帶工程方面有些成績。」

「是質量成績?」葉凡坐正了身子,一臉嚴肅,問道。葉凡是最擔心這個了,假設這方面出成績就是大事了。就怕因此事壞了紅蓮發展的大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