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零六章攪局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攪局者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算啦,喝酒」葉丹擺了擺手,拿起酒杯跟幾位兄弟喝了起來。

八月十五天那,紅蓮區黨委政府大樓進駐儀式在辦公大樓前舉行。

張凌源區長特別的興奮,特別約請了各個兄弟區一二手把手,以及省城各機關擔任人到現場參加儀式。

八點鐘,葉凡到現場時,發現一切都預備停當了。本人倒是沒什麼事干,在區委秘書長范東朋的帶引下倒也興緻勃勃地參觀了新的辦公大樓。

「葉書記,坐一坐,試試這把新買的椅子坐著一定舒坦了,呵呵。」范東朋一臉愁容說道。

「那就試試。」葉凡也饒有興紊先ィ轉了轉,贊道」「不錯,很舒適。東朋,你費心了。」

「不費心,為指導服務,特別是為葉書記服務是東朋應該做的事。」講到這裡,范東朋又說道,「葉書記,您看看,這辦公室哪裡需求再配置,或許再改動的,支會一下,我也好安排工作人員搞好。」

「很不錯了嘛,不用改了。」葉凡淺笑著說道,心說老子也不知還能坐多久,馬上就要下去了,還改個屁。為別人作嫁衣的事沒必要干。

「東朋,我不在的這段日子,勞你辛勞了。」葉凡淡淡笑道。

「不辛勞,東朋剛才也說過。能為葉書記效力,東朋累死了也覺得值1范東朋很直白地表明了忠心。

「東朋,我不在這段日子,區里一切都好吧?」葉凡心裡一動,看了范東朋一眼,隨口說道。

由於,前幾天聽了衛初婧的彙報,彷彿是說區長張凌源同志有些什麼違規行為。范東朋既然是區委秘書長了,區委大管家。對於這些應該更清楚了。

「葉書記,有些事我不知該不該講。」范東朋突然一臉嚴肅了起來。

「講吧。」葉凡點了點頭。

「你看這些。」范東朋走到門邊,還用手挪了挪門鎖」發現曾經鎖緊了才回到葉凡對面,從皮包里掏出了一疊材料來。

看來,范東朋是個很慎重的人。他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葉書記,東朋並不是一個喜歡饒舌的人。不過,這些事假設不向您彙報,我怕真出了事會牽扯到您的。而且,紅蓮區樹立大業正進入熾熱之中,我們也不能由於這些破壞了紅蓮區樹立發展的大局。」葉凡借過材料后細細的翻了一下,發現都是有關張凌源同志違規的材料。葉凡的臉末尾陰沉了上去。問道:「這些材料都失實嗎?」

「相對失實,那個姑娘叫於紅蓮」是從下邊調進區財政局的。也不知怎樣的,前不久,張區長到區財政局反省工作」居然跟她對上眼了。

一來二去,倆人不過十來天就好上了。由於張區長當時叫我去代為她付過幾次款,所以,這些我最清楚了。

張區長這人本來還算是耿直,為了一個女人,居然移動了六千多萬資金為於紅蓮的弟弟於宏弟打天下。聽說那筆錢全部投到一個廠子去了。

前段工夫您又不在,張區長一手遮天,我們沒有直接的證據。再說」這事,我們也不好去捅刀子。所以,不斷在等著你回來拿主意。

況且,這材料雖說都是些複印件,但都是從原件上複印上去的。

而且,原件都給人保存得很保密,東朋也是留了個心眼才弄到的。

前段工夫聽說葉書記您在協助紀委執行秘密工作,我們打電話也聯絡不上。這事,東朋也不好對人說。」范東冊說道。

「膽大包天啊,為了一個女人,值得嗎?」葉老大一掌拍在桌上」

辦公室都是瑟瑟作響。轉爾看了范東朋一眼,說道:「我知道了,這些我拿走了。」

「哪我先去了」那邊一攤子事等著,口點儀式末尾了。」范東朋說道。

「你去吧」這事前別聲張,我自會處理,別影響了儀式。」葉凡說道。范東朋剛走,後邊葉老大的辦公室就傳來啪地一聲巨響,自然是茶杯被葉老大當出氣筒子,這廝罵道:「混賬東西。」不久,衛初婧被葉老大招進了辦公室。看過材料后,衛初婧說道:「我也聽說過這些,也暗中叫人留意過這些。不過,不斷沒拿到證據。看來,凌源同志還真幹了這些事了。為了一個情f這樣做不值得,唉……」「一個情f,她會毀了我們整個紅蓮區的。

」葉凡冷冷哼道。

「還是趕緊把這事給段書記彙報一下,找凌源同志說話。把挪用的錢全部追回來才行。」衛初婧說道。

「等儀式完畢后再彙報了,不能由於這個影響了張凌源心境,搞砸了儀式。明天,他是主角。」葉凡說道。

q點鐘,請的來賓們都到了。段海天帶著水州市委的同志到了,而周森木市長也帶著市跋府班子都到了n就是省里也有些主人到場,至於各大區縣一二把手能來的都到了。來的人員倒是相當的完全。

首先是由區委秘書長范東朋同志致歡迎詞,爾後,張凌源清了清嗓子,邁著沉穩的步子到了台上,他先是巡了大家一眼,張嘴說道:,「各位指導,各位來賓,還有紅蓮區的……」

剛講到這裡,場外突然走出去幾個人。這幾個人都是身著標緻一致舟檢察官制服,神色就是「嚴肅,得能滴墨汁。打頭的那位同志估量50不足,臉上鑲嵌著一些美觀麻子。

葉凡發現這些同志有些異狀,彷彿是來辦案子的。不過,葉凡掃了一眼,一個都不看法。對於這伙不速之客,倒也沒惹起多少so動。

大部分同志都以這些同志也是來參加紅蓮區政府大樓進駐儀式的。

這時,紅蓮區檢察院檢察長曾志得同志幾個大跨步上去了。老遠就沖那個麻子臉老傢伙打招呼了,喊道:「繆檢長也抽空來了,真是稀客啊,呵呵。」

「繆檢長,他是哪位同志?」葉凡問坐在不遠處的盧偉道。

「這老傢伙是省檢察院的常務副檢長繆經生,此人也是大哥請的主人?」盧偉小跑過去,湊葉凡耳旁小聲說道。他看了繆經生一眼,哼道,「也太自大了,遲到了還如此顯擺,娘的1

「呵呵,算啦。」葉凡淡淡笑道,還以為也是張凌源請的主人,也就沒放在心上了。

「曾志得同志,我們明天上去是來要人的。」繆經生一臉嚴肅,哼道。而且,那聲響可是不小,周邊好多同志都聽見了。就是張凌源也悄然一愣停下了講話。這個,葉凡疑心這老傢伙是成心為之。

「要人,要誰?」曾志得同志悄然一愕,有些訝然的問道。

「就是他。」繆經生一臉嚴肅,指著台上的張凌源同志,哼道。

張凌源一聽,那腿居然打了個閃,神色一下子變得有些臘黃。不過,他瞬間就恢復了。

葉凡由於有靈敏的耳朵,所以,早聽見了。心裡一聲嘆息,估量是張凌源的事被人捅了刀子。

而且,看繆經生的架勢,就是要當眾抓人,讓紅蓮區尷尬出醜罷了。難道是沖著本人來的,葉老大在心裡尋思了幾秒。

這廝走到衛生間,趕緊拿起電話打給賀海緯,把張凌源同志的事給說叨了一遍上去。

「蹩腳了,一定是有人要捅張凌源。從你剛才所講,繆經生如此顯擺著要抓人,明擺著就是要打紅蓮區黨委政府的臉。

不然,為什麼遲不抓早不抓要到明天儀式正舉行時抓人。這樣子做是很受人忌晦的。

普通的狀況是要抓人也得等到閉會後再跟你們通口吻秘密把人帶走。這個,既然沒給你通氣,估量連段書記都不知道了。」賀海緯說道。

「一定沒跟段書記通氣,假設有說段書記一定會提早跟我打招呼的。也不會出現明天如此場面了。而且,我疑心捅刀子的人在針對我。明天打紅蓮區的臉子,就是在打我的臉子。假設說那人跟區里某些同志有怨氣的話,應該不敢針對整個紅蓮區的。」葉凡說道。

「我馬上帶同志們上去。」賀海緯說道,想了想又說道,「馬上叫人把於紅蓮控制起來,秘密弄走。他們找不到人,這案子還可以拖一拖,一拖我們就有辦法靈敏運用了。」

「這事我安排陳軍去辦。」葉凡說著,馬上打了電話給陳軍,安排他去把於紅蓮弄走。

「你們找張區長什麼紅」這時,曾志得問道。

「曾志得同志,我明天帶的是檢察院反貪局的同志來,你說是為了什麼。」繆經生一臉傲氣,哼道。

「這事,是不是得跟葉書記統統氣?段書記也在。」曾志得那神色有些美觀,說道。

「他們那邊我們自然會通氣的。曾志得同志,希望你協助我們把張凌源同志帶走。」繆經生一句話噴出,差點氣異了曾志得鼻子。

這傢伙懊悔得要死,幹嘛剛才要殷勤地上前打招呼,這下子倒是惹出一費事事來。

假設本人真協助省檢察院的同志把張凌源抓了,那本人經后在紅蓮區還混得下去嗎?

估量葉老大會拔了本人這身人皮。假設不協助,那就直接得罪了繆副檢長,這個,彷彿更嚴肅了一些。

要知道,繆經生可是省檢察院的常務副院長,院里第二把手。份量相當重的,在他心裡落下子疙瘩,經后本人還想再往上爬,估量是沒戲唱了。

「盧偉,拖住繆經生。」葉凡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