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零八章下的套子是不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下的套子是不是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噢,既然是省紀委的同志要求凌源同志協助調查,我還有什麼理由阻攔你們。 而且,你們是依法辦事,請吧。」葉凡非常客氣,說道。

「帶人1賀海緯沖手下擺了擺手表示道。

「慢著賀書記,我們也是來帶人的。而且,我們比你們還要早。

我們也需求張凌源同志回去承受調查。」這時,繆經生一看可不行了,趕緊跨前一步攔在了省紀委兩位同志面前。

「噢,你們也是來帶人的?我還以為你們是來參加辦公大樓落成儀式的。」老賀同志裝得一臉訝然,看了看繆經生同志一眼,說道,「你們有那個沒有?」

「哼,這是逮捕證。」繆經生出示了逮捕證明,看來,他是有備而來的。

「這咋),可是有些難辦了。」賀海緯猶疑了一睛,沉吟了一陣子,說道,「繆檢長,打個磋商。這事,本來你們檢察院力案子,我們省紀委是不干涉的。而且,我們省紀委普通來說都是打頭陣,查到一點苗頭后再把人移交給你們的。不過,明天這事,是鐵書記親身交待的。他記還在辦公室等著。」

「這個,這個……」繆經生一聽頭可是有些大了,鐵書記是誰,鐵托啊,省委常委、紀委書記。而且是鐵麵包公,他要問張凌源話,本人假設阻著不讓,那鐵書記心裡還不長疙瘩玩。那當前假設真有什麼事落人家手頭上那就費事了……

不過,繆經生想到這事可是省委的納蘭書記親身過問過的,更何況,納蘭書記在黨內排名可是比鐵托還要高。

所以,繆經生底氣又足了氣來。他看了賀海緯一眼,說道:「對不起賀書記,這次的事我們省檢察院要人要得緊,不能擔擱了。上頭有人要問話,我們不能誤了事。」繆經生的意思老賀自然懂了」無非是他後頭也有東家要問話。估量,那「東家,在省內排名比鐵托還要高。不然,繆經生普通是不會出頭的了。

一旁的葉凡一聽更明白了,一定是省里有人想用這事整本人了。

而且,那個人份量比鐵托還要大,那就好數了。

費滿天和齊振濤一定不會了。就剩下納蘭若峰書記和常務副省長宋初傑了。宋初傑的能夠性不是很大,估量八成就是納蘭若峰了。

「我們鐵書記可是專管官員違規的。假設見不到人,我回去可是交不差了。」賀海緯說道。

「呵呵,賀書記,我也一樣,回去都交不了差了。」繆經生寸步不離,搖了搖頭。看架勢」兩人彷彿會昂上了。

「這樣吧繆檢長,我們先帶回去問完話后再移交檢察院怎樣樣?」

賀海緯態度中懇的打著磋商。

「不一樣嗎?我們先調查,查有此事的話你們再作決斷不是一樣。

放心賀書記」人在省檢察院一定跑不了。」繆副檢長態度強硬。

「那行,你先帶人。」賀海緯淡淡一笑,作了個請的手勢。

「帶人走。」繆副檢長手一揮哼道。不過,紅蓮區的幹部們吵吵嚷嚷的還是把繆副檢長的手下們涌擠成了一團,莫說帶人走。就是空手想擠出去都難。

繆經生知道這是葉老大在作梗,不由得望了望葉凡,哼聲道:「葉書記,我希望你們紅蓮區的同志能支持省檢察院工作。

暴力抗法影響可是相當壞的。而且,這是知法犯法,是要受處分的。情節嚴重的還要上法庭。」

「呵呵,繆檢長,你哪隻眼睛看見他們暴力抗法了。他們既沒動手也沒動腳,嘴裡又沒講什麼」憑什麼說他們暴力抗法了。難道紅蓮區的幹部舉行個搬遷儀式都得先到省檢察院央求經過才行走不是?這是哪條法律規則的,盧局長,你是搞政法工作的,應該知道一點這方面規矩吧?」葉凡淡淡一笑,看了神色已呈豬肝的繆副檢長一眼,冷笑一聲道」「笑話!天大的笑話1

「報告指導,沒有這方面的法律條文。我想……」盧偉講到這裡,還成心的停頓了一下」看了看繆經生同志一眼,說道」「莫不是繆副檢長本人編撰的法律條款,還未得到下面認可的在試行。看來,我得祝賀繆檢長了,聽說有的法律條款就是由下邊的人採集而來的。」

盧偉這傢伙講得一本正派,紅蓮區的幹部們自然都在肚裡偷笑了。

「盧書記,你這話什麼意思?」繆檢長可是生氣了,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的。

「幹嘛,眼睛瞪這麼大要吃人啊1盧偉冷哼一聲,說道,「我講的有錯嗎?要是有錯,你可以叫人把我也拷了算啦。」

「繆檢長,我們鐵書記還在等人。假設你們不想帶人走,那勞駕一下讓開,我們的同志要帶人走了。,「賀海緯突然板起了面孔,「哼道。

「這個……」繆經生知道明天是帶不了人走了,他憤憤地盯了葉凡一眼,「哼道,「葉書記硬要這樣子做,我希望你當前別懊悔。作為一名黨員,知法犯法不說。居然還煽動紅蓮區的幹部個人肇事。這種行為是很要不得的,說大了去,就是慫恿肇事。你們這樣子,我回去後會照實向指導彙報狀況的。」

「彙報,請便1葉凡擺了擺手,冷冷哼道。

「我們走1繆經生沖石寧一揮手,帶頭擠出了人群。

「不送1葉凡冷哼了一聲。那邊,賀海緯早叫人把張凌源帶走了。

不久,賀海緯打來了電話,說道:,「放心,這邊的事我會處理的。

張凌源的情f於紅蓮找到沒有?」

「陳軍他們正在找,這事有些奇異了。於紅蓮彷彿早得到了音訊,逃竄或許說是曾經躲了起來。」葉凡有些疑惑了。

「怎樣能夠,張凌源還沒得到音訊,於紅蓮怎樣能夠得到音訊。這事,對方做得很隱秘。」賀海緯說道。

「老賀,會不會有人給張凌源下套了。」葉凡突然想到另一件事,這次的事既然是有人針對本人而來的。

那張凌源在短短的工夫幹了如此多的混賬事那就很值得疑心了。

沒有極大的yuhu力是不能夠引動張凌源的。

「彷彿是有點詭異了,假設真是對方下了套給張凌源。那於紅蓮很能夠曾經給對方藏了起來。然後,一旦需求她的時分就會出現了。

一枚可怕的棋子。」賀海緯哼道。

「我曾經暗中吩咐盧偉發動盧家的人四處去找了,也許,狀況還沒有那麼蹩腳。」葉凡說道。

「估量比想象中的還要蹩腳,既然剛才老弟分析這次的事是沖著你來的。那他們的目的是什麼?而且,能搬出繆經生這位省檢察院的二號人物來,對方不複雜。剛才繆經生有峙無恐樣子,我估量他的背後那人比鐵托書記的黨內排名還要高。」賀海緯說道。

「我沒猜測錯的話,那人普通來說就是納蘭若峰了。而燕春來同志也有能夠。」葉凡哼道。

「那這事就複雜了,兄弟,我突然有種不好的預見。」賀海緯很是擔心,說道。

「什麼預見?」葉凡問道,倒不怎樣擔心。不過,有些獵奇。由於,像老賀這種辦案子新手的預見往往都是很靈的。

「他們是沖著海東市市長那們地位而去的。」賀海緯說道。

「嗯,有能夠。這事,雖說還沒定數,上頭還沒敲憲但是,估量這秘密對於省委高層來說曾經不是秘密了。

海東市的市長地位太重要了,費書記盯著,置信燕春來同志也盯著的。還有納蘭若峰,這幾位巨頭估量都知道了婁的事。

這種解釋就好解釋了,他們不想讓我去海東。所以,剛好遇上有人下絆子,正好就想擼我頭上了。麻木的,用心其毒啊1葉凡忍不住罵了一句。

「而且,這事假設查出來,你一莢鶉巍6且,即使是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但是,紅蓮區的發展大局將會遭到嚴重打擊。

什麼人最不情願看到紅蓮區發展起來,你想想?」賀海緯說道。

「自然是段海天同志的老冤家納蘭若峰了,看來,八成是他乾的了。當然,也不掃除還有燕春來等人的旁側支持了。」葉凡說道,想了想又說道,「當務之急是先把款子追回來才行,聽說六千多萬被於紅蓮的弟弟於宏弟拿去跟人合資搞了個1興泰龍電機廠,。」「你馬上叫盧偉安排人去查查1興泰龍電機廠,的事。國度的錢物不能給s人佔有了。假設真的給hu沒了,對於你們來說將是一次嚴重打擊。而且,既然是有人想捅你刀子,那人一定會抓住此事不鬆手的。」賀海緯叮囑道。

「放心,前二天我就叫人去查了。不過,跟於宏弟合資的公司叫「興龍公司」是一個叫葉興根的法人擔任的。

不過,詭異的就是,這個1興龍公司,也是剛成立不到二個月。我疑心這個興龍公司是不是都是對方安排的。

玩的自然是空手套白狼的手法。這邊把我們紅蓮區的錢騙去了,那邊又把張凌源送進了大獄。

而且,還連帶著把我給拉下馬。對手相當狡詐啊老賀1葉凡哼道,倒是來了興味,轉爾又說道,「跟這樣的對手比賽倒是有些滋味。」

「先查錢,看看怎樣樣了再說。」賀海緯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