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零九章你想不想當區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你想不想當區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幾天都沒碼字了,存稿全沒了。 剛出爐的章節,呵呵。

工夫一分一秒過去了,陳軍和盧家那邊都說正在找,還沒找到人。水州也有好幾百萬人口,假設於紅蓮真是對方安排的『托』,那這個於宏弟也很能夠是假弟弟了,這事就費事了。

不久,段海天的秘書打來電話,說是段要見葉凡。葉凡坐車往市委而去。

見葉凡出去,段海天的神色也不怎樣美觀。指著對面的轉椅子隨口說道,「坐吧,到底怎樣回事,搞得這麼被動?」

「這事我置信省紀委的賀海緯同志曾經跟你說過了,大致狀況就這樣子。

不過,剛才分析了一下,我們發現了一個新狀況。估量是張凌源同志惹著誰了,這件事,完全是對方布置的一個陷坑。」葉凡說道,當然不會講出本人行將到海東任職的事了。

置信這事如今還處於保密階段。除了省里副知道外,其他常委應該還不知道這事的。

「查到證據沒有?」段海天問道。

「有些眉目了,不過,從省的繆經生副檢長的話里我們揣測到一些事。不過,這事目前還沒有證據我不好說得。」葉凡看了段海天一眼,搖了搖頭。悶著頭呷了口茶。

「說嘛!我們倆還顯生份是不是?即使是猜測,先說說也不妨。這事,得有個心思預備才行。」段海天淡淡的掃了葉凡一眼,哼道。

「哪我說了,你可別說我饒舌了。」葉凡想了想,彷彿下定了決計似的看了段海天一眼,說道。

「說,別婆婆媽媽的煩人,你葉凡好歹也是一武林高手,什麼時分成娘們了。我最厭惡人這個樣子了,做事行事就要乾脆拖拉一些。」段海天其實也是個相當爽義的人,手揮了揮哼道。

「唉……」葉凡嘆了口吻,神色有些美觀。

「怎樣啦,我說得是不是重了點?這是理想啊1段海天相當奇異了,盯著葉凡有些不了解。

「不瞞段哥了,我如今曾經是廢人一個了。」葉凡皺起了眉頭,一臉的丟失。

「怎樣回事?」段海天一臉的詫異,連問那人的事都給整忘了。

「前次不是配合紀委去執行秘密義務,最後搞來搞去的居然遇上一夥殺手。那些人都是國際上有名的冷血殺手,個個高手,都有著五六段水準。這不,最後被手雷炸了。你沒看見,我呆燕京醫院躺了快兩個月了。」葉凡嘆了口吻,說道。

「這事本來我也疑惑,你配合執行義務也不用這麼久是不是?不過,你如今還剩下幾段身手?」段海天有些痛心樣子。

「不到四段,對付幾個街頭混混還行,遇上高手就不成了。」葉凡搖了搖頭。

「算啦,沒了就沒了吧。反正拿來也沒大用,你看我,有一身武藝到如今根本上沒用過。

往常只是鍛煉,用來強身健體罷了。在當今這個熱兵器盛行時代,就是六段高手也抵不過人家狙擊步槍遠遠的一槍。

武技,說難聽點拿來拍拍電影唬弄人,強身健體還湊和。」段海天竭力貶低著武功的能量,自然是為了安慰葉凡了。

「不用勸了段哥,我受得了。反正還有著三段頂階實力,自保不足了。

更何況陳老和陳軍他父子倆都是高手了,也沒什麼人膽敢隨便來惹咱。

當前小心著點就是了。」葉凡點了點頭,說道,看了段海天一眼,說道,「我猜測,繆經生背後那人就是納蘭若峰,燕春來省長也有能夠。不過,從種種跡象分析來看,納蘭若峰的能夠性更大。段哥你想想,是什麼人最不想看到紅蓮區發展起來。」

「納蘭若峰,我明白了。媽的1段海天居然爆粗話了,看了葉凡一眼,哼道,「他是沖著我來的,你跟張凌源只是受益者罷了。不過,張凌源也太不像話了,居然會倒在娘們的肚皮上,混賬東西一個。這種人,即使是他們不處理,我段海天也不會饒過他的。混賬東西一個,真是費事1

他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張凌源估量是回不來了,即使是回來我也要處理他了。

你還是雖然捋定一個襯手的人。即使納蘭若峰想玩,我們就跟他好好玩玩。

這良久沒跟人掰手段了也滲得慌,人生在於斗,沒鬥了無生趣了。張凌源去了更好,弄一個襯手的配合你把紅蓮區樹立搞起來,也許更順利更好用一些。

老弟,我是等不及了。再不搞點東西出來還是照老樣子的話就被人看笑話了。

至少,省城在我的手上要有分明的變化才行。我不喜歡中庸的官員,事事都在混日子,不求有功,但求無過。這種人官升得顛簸,也是大多數官員們所搞的處世之道。

不過,老段我個人以為,人活一世在於搏,即使是輸了也對得起本人是不是?

所以,這事,你馬上回去組織同志們學習,要趁著搬樓的機遇把同志們的積極性都調動起來。用怒氣去掃除張凌源帶來的陰霾。」

「我看衛初婧同志就不錯。」葉凡想都沒想,直接答話道。

「她……」段海天有些遲疑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一個女人,不怎樣好。雖說女幹部也有才能,但是要把紅蓮區區長地位交給她,我還是有些不放心。」

「段,你放心。魚陽縣人家也掌管過,紅蓮區又有什麼。再說,還不是有我把關嗎?而且,紅蓮區發展的根底我曾經給她打好了。她下邊要做的就是順著這條路鋪下去。旁邊再修些邊沿,豐滿路基就是了。」葉凡態度堅決的支持衛初婧。

「這樣吧,先叫她代著吧。」段海天說道。

吃過午飯,葉凡回到紅蓮區后,立刻把衛初婧叫了過去,說道:「凌源同志估量是回不來了,你有什麼打算?」

「我能有什麼打算,就是協助你把紅蓮區樹立抓好就是了。」衛初婧看了葉凡一眼,說道。

「你是真不明白還是在裝懵懂?」葉凡看了衛初婧一眼,淡淡哼道。

「我不明白葉講這話什麼意思?」衛初婧一臉正派,問道。看來,衛初婧的確不敢往張凌源的地位上想。

「難道你就不想坐坐張凌源的地位?」葉老大一句話,默默無聞普通,登時震得衛初婧有些門g了。

她看著葉老大,呆愣了幾秒后,才說道:「怎樣能夠輪到我上去,要知道,即使是在紅蓮區常委外頭排名我只是處在第五位。除了你跟張區長,我前邊還有曹勝和秦軍義兩位同志。

我是根本就不敢往這邊想。你說說葉,這地位怎樣能夠落到我頭上。聽說幾年前你為了紅蓮區一職最終沒爭得過顧一武。

我並沒有講你什麼意思。地位難爭,這區長地位盯著的人也不少。更何況,我在省里根本就找不到人支持。」

「你只需告訴我有沒這個心去爭取一下就行了。」葉凡說道,雙眼盯著衛初婧。

衛初婧那臉居然有些淡淡的紅暈了,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我當然也想,假設能當一任區長,是不是能更好的支持你的工作了。」

衛初婧講話很得體,處處以支持葉凡的工作為由頭。葉老大雖然知道衛初婧講的未必真實,但聽了心裡也tng舒坦著。

「我曾經向段引薦了你,假設黨委會能經過的話,估量不久你就能代理掌管區政府工作了。當然,想得到正式的任命還得省委組織部的批文上去,經過人代會贊同后才行。」葉凡說道。

「謝謝葉支持初婧的工作,我會完全按照葉指示安排工作的。」衛初婧有些j動。

「不是完全,你還是一個**的人。假設你有本人的相法,可以提出來嘛!我支持你上去,並不是想搞**王國或支手遮天。其實,常常提出些建議,有利於我們單方展開工作是不是?再說,即使是段跟我關係很好也不情願看到一言堂的。這樣的班子,其實不利於展開工作的。」葉凡說道。

「我明白了。」衛初婧點了點頭。

「下午,你就擔任組織人馬把搬樓的事給辦好就是了。抓緊工夫把各位同志安頓好。

明天早晨我希望就能把事全部辦好,明天早上紅蓮區新辦公大樓就能末尾辦公了。

工夫不等人,我們的樹立大業不能停,要放慢進度。」葉凡說道,也不知本人還能在紅蓮區呆多久。

而且,這次既然有人往本人身上招呼了,能否無時機去海東也難說。這事還沒敲定上去之前都存在著變數。

要說去海東,其實葉老大心裡還是相當j動的。能無時機主政一方,是每個男兒的夢想。

至少到海東后就是二把手了,雖說還不能完成純粹意義上的主政一方,但也向這個方向邁進了一大步。

下午一點鐘,紅蓮區區委班子成員全坐在了簇新的會議室里。

「同志們,事情很緊。凌源同志的事如今還不清楚,據最新得到的音訊就是,凌源同志估量這幾天是回不來了。

省紀委那邊正在調查詳細狀況。由於事出緊急,這事我曾經詳細向市委的段彙報過了。

可是區政府工作不能停,我們的紅蓮河生態人文帶樹立如今也進入了關鍵時辰。所以,區政府這段工夫的工作就由衛初婧同志先行代理一下。

其它的事等凌源同志的事處理了再說了。下午的重點工作就是搬樓,務必在明天早上之前把這事辦妥了,明天早上末尾在新的辦公大樓辦公了。」葉凡一臉嚴肅,說道。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