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一十章我葉凡不會讓他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我葉凡不會讓他好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過,葉凡的鷹眼中感覺到曹勝和秦軍義兩位同志的眼皮子還是眨巴了幾下,皺了下眉頭。 估量心裡有些怒了。不過,如今還沒正式任命,兩位同志心裡自然把疙瘩藏心裡,估量背後應該會去活動了。

「葉書記,凌源同志的事可走向我們敲響了警鐘。紅蓮區樹立規模如此的大,觸及到十幾個億。

加上後續不斷的資金支持,估量不下幾十個億。在這外面,某些同志思想上不堅決,犯了錯誤。

而凌源同志的事也告訴我們,在區里關於生態人方帶樹立方面的財政監管一塊上還需求hu大力氣。不能讓某個人支手就能遮天。

使得區里樹立財政管理一塊上出現了這麼大的紕漏。這個,給我們帶來多大的被動,形成多大的損失啊!如今想想都有些后怕了。」

這時,黨群書記曹勝同志一臉嚴肅,哼道。

葉凡一聽就明白了,敢情這傢伙沒有正面回擊本人關於衛初嬉的事。而是繞了個彎子隱晦的批判了衛初婧。由於,區里的樹立很大一塊是由分管經濟的衛初婧這個副書記去擔任的。

「是啊,權利過大形成了**的繁殖。我想,凌源同志的事曾經向我們紅蓮區黨委班子拉響了警報。

我們不能再犯這樣的錯誤了。所以,在這非常時期,張區長又不在。我覺得,區里當前在樹立審批的財政一塊。

假設觸及數額較大的話,最好是組成一個財政監視委員會來審批,只要委員會審批經過了才能拔款下去。

不然,一隻筆隨意的批著,最終就形成了凌源同志這樣的錯誤。

我們不能忘了這沉痛的經驗。

要是早有這種制度,也許凌源同志就不會落得如此下場了。」分管紀委工作的副書記秦軍義同志一臉的痛心樣子。

他是直白地批判了張凌源同志。而且,居然提出一餿主意來。其目的無非是限制衛初婧這個暫時頭的代理區長的權利罷了。

當區長的財政權被控制住了,筆抓手中沒有了批錢的權利,這個區長還無能什麼?除了干詳細的苦差事外還有什麼甜頭。

葉凡也明白,秦軍義在支持曹勝同志。兩個老傢伙對本人安排衛初婧代理掌管區政府工作心裡不服氣。

「財政上監視一定是要監視的」但是,我覺得這經額方面是不是得控制到一定的範圍之內。不能說什麼錢都要監視,比如下拔十萬二十萬的你都要監視,那人家擔任人還怎樣展開工作?乾脆換作監視組來幹事了?」這時」區委秘書長范東朋同志說道。

「葉書記,凌源同志一時回不來了。關於代理掌管區政府工作的事是不是先得報經市委經過才行。畢竟,這事說大不大,說卜可也不校特別是在紅蓮區樹立的關鍵時辰,冉們馬虎不得。」紅蓮區所屬的天東區書記吳青松同志咂了咂嘴哼道,這傢伙本來對衛初婧就有意見。剛才聽了葉凡的建議后那牙齒都快酸掉了。這個時分居然跳了出來,話雖說沒講衛初婧,但意思很明了啦。

「人家葉書記只是說先代理幾天,又不是正式任命,老吳,你擔心什麼?再說」區里可是不能缺掌管人的,一缺就亂套了。你看看,新樓要搬,各項事務要抓,都不能停。」這時,馬港區書記蔡庭哼聲道。此人最近不斷也在向葉老大靠攏,所以,立場堅實」旗幟鮮明地表明了態度支持衛初婧。

「呵呵,我想說兩句,我並不是反對誰。不過,我覺得有些事還是慎重一點的好。」這時,跟蔡庭不怎樣對付的宏都區書記丁冒天馬上隱晦地提出了反對。見又有人支持本人,曹勝略顯自得的瞟了葉老大一眼。

「慎重,怎樣樣慎重,再慎重下去區里工作就不要展開了。我置信,葉書記既然提出了人選,應該早慎重思索過了。我支持葉書記的決議。」宣傳部長龔小巧表了態。

「龔部長,這是大事」怎樣能不慎重點。要是再出一個張凌源農怎樣辦?

我們紅蓮區可是再也傷不起了,如今曾經是千瘡百孔了。這一損失可就是幾千萬。

這只是表面上能看到的損傷,叫硬傷。而形成的影響更是再難以抹滅,這個看不到的損傷叫1暗傷」比硬傷還要可怕。」曹勝同志一臉嚴肅」哼道。

「硬傷軟傷還是暗傷,我們如今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分。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抓好紅蓮區樹立,下午最重要的事就是搬進新辦公大樓。」

講到這裡,葉老大霸氣十足的擺了擺手,說道,「這事不用再議價了,就這麼定了。

衛初婧同志先代理掌管著區政府工作。至於秦書記提出的樹立財政監視審批組的事我看還不錯。

是得建這樣一個監視組了,這事,就由秦書記詳細擔任一下,看看挑選什麼樣的同志來進入組裡執行監視權較好。」「行,既然葉書記把這大事交給了我,我這幾天思索一下再說了。」秦軍義斜瞄了神色有些美觀的曹勝一眼。

見吳青松咂了下嘴還想插嘴,葉凡伸手在桌上悄然一嗑,哼道:「我們的事等不起,不能誤了紅蓮區樹立。誰假設誤了,就是紅蓮的罪人。在這裡,我醜話講到前頭。一切都得為區里的經濟樹立和發展開路。誰要是在這外頭下絆子扯後腿。說句不客氣的話,你哪裡涼爽你去哪裡了。」

吳青松一聽,那神色登時變了變,不敢再羅嗦了。葉老大都放狠話了,假設本人再羅嗦,那不成擔誤紅蓮區樹立的罪人了。這個1罪人,吳青松同志可是不敢去頂這頂破帽子的。

哼,這就叫分化權利知道不。葉老大在心裡暗哼了一聲,見再沒人提出反對了,擺了擺手閉會了。下邊是衛初婧掌管區政府工作,磋商詳細事議去了。

下午四點,賀海緯來了電話,說道:「老弟,張凌源曾經招了,跟你了解到的狀況大同小異。根據張凌源的說詞來看,他的情f於紅蓮相對有成績了。

我們稍微的透l了一點有關方面猜想,張凌源聽了后神色大變,破口大罵白眼狼不止。

不過,張凌源透l了一個重要信息。那位叫於宏弟的的確是於紅蓮的親弟弟。

不過,跟於宏弟合夥的1興龍公司,老闆葉興根彷彿是跟水州鳳氏集團的鳳家有點糾葛。

老弟,我彷彿是聽說過你曾經協助盧家跟鳳家決鬥過。這事,是不是鳳家也摻和了出確鬼。其目的無非是想破壞紅蓮區樹立發展的大局罷了。」

「難道還真是鳳家在搗鬼,麻木的,看來,鳳家那老頭當時走時說的話並不是假的了。既然要搞那就好好搞一下。」葉老大怒了。嗯不到鳳家如此的不知進退。

「鳳家權利很大,在水州很有權利。老弟,我勸你好生想想這樣做值不值得。

而且,鳳家雖說沒有什麼人出來作官,但鳳家跟官場上卻是有著嚴密聯絡的。

值此老弟你選拔的關鍵時辰,能不碰最好不要去碰,等你的地位坐穩妥了我們再秋後算賬也不遲。事分輕重緩急,我看這事還是緩一緩較好。」賀海緯勸道。

「老賀,他都要執我於死地了還能緩嗎?你看看,夥同人騙紅蓮區財政局的錢,他們有沒跟於紅蓮合夥詐騙張凌源我都有些疑心。所以,這事我看是緩不了啦?即使是海東市因此黃了,也得讓鳳家好好的痛一下才行。不然,鳳家還真以為咱是個軟蛋子好欺負了。」葉凡哼聲道。

「唉,我知道你這脾氣,勸也沒用。」賀海緯嘆了口吻,想了想說道,「這樣,假設查出真是鳳家也插手了,那目前插手的人還有納蘭若峰。

這兩人一明一暗,納蘭若峰在官面上壓制你,鳳家在經濟一塊搞陰謀,來得很狠啊老弟。

所以,我覺得,我們也應該分兩條路走。官場上的壓力我置信老弟你有才能去擺平。

比如納蘭若峰,完全可以搬出齊振濤去壓制他。而且,費家跟你的關係也不錯。

費滿天還壓不住納蘭若峰?而對於經濟一塊的搗亂者,我們其實可以請盧家出手了。

前次你跟鳳家結怨也是為了盧家,置信盧家會明事棱叫槍對槍劍對劍,我們都可以出擊。而且,我看勝算還相當的大。」

賀海緯出的主意相當的對頭,葉凡想了起,問道:「這方法好,其實,盧鳳兩家早就是世代對頭了。

假設能藉此事讓鳳家大受打擊,置信盧家會拚力相助的。而且,盧家人也講信譽,我置信他們。

至於納蘭若峰,想掰手段就掰了。不過,我想問問,你有沒打聽到於紅蓮和她弟弟於宏弟的一些音訊?

我想,只需糾出於紅蓮,至少可以戳穿一些人的陰謀。一個能為張凌源解輕一些罪行。

當然,這種人值不值得讓我們為他出力暫時不去想這些。至少目前他跟我們是綁在一同了。

二來,既然是有人設套往我身上招呼,那這事即使是形成了一些損傷,他們也不好把這擔任往我身上招呼的。

而且,我想,假設能順藤m瓜m出些什麼來那就更完美了。我葉凡絕不會讓在背地裡搞我的人好過的。鹿死誰手這個誰也不敢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