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要玩就玩大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要玩就玩大點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明天一號,新年高興。 兄弟們,保底給狗子吧,狗子給大家拜年了,先連爆兩更,看大家表現。

「我打電話就是想告訴你這個好音馴時張凌源聽了我們透l的一點猜測后破罵開了。

最後倒也提供了一個相當有用的音訊。說是於紅蓮其實不是個姑娘,這女人應該有個s生子,幾年前生的,叫於傑。

於紅蓮父母早死了,於傑現寄住在於紅蓮的哥哥於林家裡。於林的家在南嶺地區的郎亭縣池林鄉。我想,於紅蓮再怎樣樣狠的女人,難道還能把兒子怎樣樣了?」賀海緯說道。

南嶺地區亭縣池林鄉,葉凡一愣神,想起彷彿在兔兒泉遇上的翠兒的家就在那個鄉。

翠兒的父親還被該鄉的鄉長害了。不斷求著本人,如今都過去幾個月了,不知翠兒另找人出手沒有。葉凡心裡無愧,由於這事本人答應過翠兒的,葉老大不想作失信的人。

於是,葉凡說道:「虎毒不食子,這音訊太有用了。我馬上帶人趕往亭池林去。我想,於紅蓮是整個套子中最關鍵的人物,只需她到手了,這一切的事就好查清楚了。」

「那行,本來我是想派人去的。不過,估量繆經生那老傢伙盯得緊,怕被他感覺到什麼就不好辦了。既然你出手那就更好了,繆經生應該不會過多關注在你的身上。」賀海緯說道。

「老賀,你拖住繆經生就是了。我儘快趕回來,一有音訊就通報過去。」葉凡說完后掛了電話,一個電話打給了陳軍。

兩人開車直奔南嶺地區亭縣而去。

置信有著喬圓圓的哥哥喬報國相助,什麼事不好擺平。本來前段工夫葉凡到京時是想辦完預先送喬報國到南嶺地區任職的。不過,後來執行義務后受了傷這事就給擔擱了。

在車上,葉凡打了電話給盧偉,叫盧偉暗中調查一下『興龍公司』是不是跟鳳氏集團有關係。而且,把本人的一些想法也給說了。

盧偉一聽就怒了,哼道:「放心大哥,假設真是鳳家人在暗中搗鬼,我們就是捉鬼人。鳳家既然又想掀起風浪,我盧家會全力跟他們玩玩的。大哥,既然要搞就搞大點,能不能從什麼特殊方面著手狠狠地打擊一下鳳家。至少要打掉他們三分氣焰,十年內都沒辦法翻身才行。不然,整天糾結著也tng費事的。」

「特殊方法……」葉凡嘴裡喃喃著,想到彷彿桃源山莊的賞春彷彿就跟鳳氏集團的一個子公司里一個叫鄭強的經理密秘接過頭。

該公司次要是擔任對日貿易,也是鳳氏集團經濟支出的次要來源之一,佔了整個鳳氏集團的三分江山。假設能從國安方面動手,查出鄭強的事來。

把這屎盒子往鳳家頭上一扣,估量即使是鳳家再家大業大也差不多了。

畢竟,是最大的事,鳳家再大的財力能抵得過國度一句話嗎?而且,即使是鳳家根本就沒摻和進賞春案中,但這事,只需國安說有就有。有些事,是說不清楚的——沾點邊都算數。

不過,葉凡一想到如今的獵豹全換成了魯進的人。本人想指使獵豹幹些什麼餿事都沒辦法了。

這廝心裡恨得牙痒痒的。假設張強和齊天在就好辦了,一個電話就能把這屎盆子扣鳳家頭上。

不過,獵豹那一頭是沒辦法了。只能從國安那方面著手了。幸而張雄還在國安總部任職,倒是可以借用一下他的能量。

於是,葉凡打了電話給張雄,笑道:「張局長最近過得逍遙啊1

「逍遙,苦逼的生活埃天天都是一些煩人的事,葉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干國安工作的特殊性,太單調了。」張雄甜蜜的笑著說道。

「前次桃源山莊的事了卻沒有?」葉凡問道。

「全搞昌背山去了,桃源山莊倒給擱一邊了。不過,魯頭兒以為桃源山莊只是一個隱藏的色情窩點罷了。

即使是賞春在外面呆過也不能證明桃源山莊就是神道組搞的秘密窩點。

所以,特勤組沒必要把精神再花在這方面了。而且,真要查這些,特勤根本就沒有工夫和精神。

再說,昌背山一戰,第八組差點圬了,也找不到人去查了。所以,魯進就把這沒有滋味的雞肋骨頭扔給國度總部了。

而國安總部的擔任人知道這雞肋沒滋味,他也知道我是組的人。搞來搞去的,居然又把這食之無味的雞肋骨頭拋給了我。

叫我擔任查清桃源山莊能否跟特務案子有關係。媽的,老子堂堂的國安總部一硬實局長,居然去『抓雞』了,你說衰不衰?」張雄是大吐苦水。

「老弟,你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埃桃源山莊可是個鳳凰窩,不能說是『雞窩』了。外面是美女如雲,個個美麗,各有千秋。不信,你去逛一逛,保准你樂不思蜀了,哈哈哈……」葉凡大笑了起來。

「老大你去過?」張雄轉爾一想,突然爆出一句話來,差點著葉老大了。

這廝沉吟了一會兒說道,「倒是去過,當時被齊天騙去的。不過,賞春倒是我發現的,當時為了查清這女子的事,我砸在她身上的錢一鎚子就去了200萬。發票不知齊天報了沒有,當時張強說是等案子破了再報,齊天差點跳腳了。」

「聽說賞春的真名叫美沙林子,她有個姐姐叫美沙櫻子,是神道組的一個高手?」張雄來了興味。

「嗯,不瞞你說,美沙櫻子的確兇猛,有著五段多身手。當時就是被我幹掉了,整成了五大塊,她是不能夠再復活的。所以,當時一看到賞春我就愣神了,太像了。估量倆人就是雙包胎了。」葉凡說道。

「噢!原來如此。」張雄估量在電話那頭點頭了。想了想說道,「葉老大,你不會就這點事跟我閑談吧?」

「當然不止,沒事我懶得打電話跟你這『大閑人』空聊。是這樣的,我想拜託你查一查鳳家擔任對日出口的,跟合資的『三木集團』是不是有成績。當時賞春就跟『三木集團』的一個叫鄭強的經理接過幾次頭。鄭強估量是被抓了吧?」葉凡說道。

「抓了,現就在我手上。還沒來得及審一下,難道此人有成績?」張雄問道。

「那就好,你好好問問鄭強,最好是問出他跟水州鳳氏集團有關係的事來。」葉凡冷冷哼道。

「水州鳳氏集團?」張雄喃喃了一句,轉爾一想問道,「是不是葉老大你要對鳳氏集團下手了?應該是他們惹著你了吧?」

「說是也是,他們合同了一些人,從我掌管的紅蓮區騙走了六七千萬。而且,他們的目的並不是為了騙錢,而是為了打擊我……」葉凡把猜測到的以及理想給張雄說了一遍上去。

「哼,行,我會讓鳳氏集團知道招惹葉老大的結果的。」張雄哼了一聲掛了電話。

葉老大舒適地伸了個懶腰。

「大哥,你的手腕還真是多。我估量,這個鳳氏公司行將倒霉了。你一個電話,也許就能要了一個大集團的命的。」前面開車的陳軍呵呵笑道。

「不能這麼說,我們都是以理想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的。我葉凡從不去隨意搞人的。根本上都是被逼無法。你想想,對方要你『命』了你還能等著他來取嗎?我們可不是良善之輩。」葉凡淡淡的笑了笑。

「說得也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們本人當然不能亡了。最好的辦法就要讓對方消亡,我們本人生活。這才叫生活之道。」陳軍猖狂的笑道,車子開得像飛機。

「你小子慢著點,這路這麼差,別開山底下,我們倆都玩完了。」葉凡笑罵道。

「完不了,我們這樣的凶人就是閻王老大都不敢收的。」陳軍說笑著,倒也降低了車速。

葉凡又打了電話給東山林場兔兒泉的范牛滿,問道為:「翠兒的事處理掉了沒有?」

「啊,是凡,她,她的事還沒處理。這不,明天早上翠兒又到我家了。不斷在哭,可是,可是她不敢打電話給凡。」范牛滿口中充滿j動了。

「我知道了,現正在去南嶺地區的路上。等下到你那邊休息一下再起程。」葉凡說道,倒真想再去泡泡那純自然的兔兒溫泉。

「不知凡一同來的有幾個?」范牛滿同志小心的問道。

「加上我就兩個人。」葉凡說道,知道老范同志會去安排了。轉爾沖陳軍說道,「陳軍,等下帶你去一個地方,保准你感覺舒適。」

「啥地方,舒適著,不會去逛窯子吧?」陳軍開玩笑道。

「呵呵,你看我像那種人嗎?」葉凡淡淡笑道。

「當然不是,葉哥是什麼人?隨意往什麼地方一站,英明神武的,那個姑娘不自動投懷送抱哭著喊著要求葉哥給一親芳澤的。」陳軍笑了起來。

「你小子,敢取笑我是不是?」葉凡笑了笑,轉爾有些丟失,說道,「唉,陳軍,如今我武功已廢,講這些沒什麼意思了。」

「葉哥,你永遠是陳軍的葉哥。」陳軍說道。

「呵呵。」葉凡笑了兩聲,感覺本人接交的幾個冤家都非常的肝膽,不妄本人接交了一常

「翠兒,等下凡就要到了。早晨無論如何你要讓凡要了你的身子才行。他說正去南嶺的路上,估量是下去干公事。你這事假設要成事,明天早晨就要看你的了。」范牛滿不恥下教道。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