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這傢伙難道不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這傢伙難道不行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2更到!

「我知道了牛滿叔,凡早晨不要我身子我就死給他看。 爹的事不能再拖了,最近那個范鄉長更是來得勤,彷彿把主意打我身上了。」翠兒講著講著,聲響又有些嗚咽了。

「唉,姑娘長得太美麗也是禍水,容易招賊惦含上1范牛滿皺緊了眉頭,長嘆了一口吻。

老傢伙又猛地抽了一口煙,看了看翠兒一眼,說道,「張鄉長估量是想財色雙收了,那個混蛋估量還是不死心,想撈更多的銅板了。他以為你們家一定還藏得有,不過,凡應該是個有心人。我都以為他忘了這事兒,想不到早晨他自動打電話來問這事了。只需他肯出手,張鄉長算個屁1

「牛滿叔,剛才他不是說還有一個冤家?等下怎樣辦?凡的冤家一定也是當官的,都不能得罪的。」這時,翠兒提示範牛滿道。

「呵呵,別急,剛才我打了電話到不遠處的浮東村。那村裡也有個姑娘長得不錯,而且,前次在山上我碰上她說過這事了。」范牛滿說道。

「唉,叔,假設他們天天往這邊跑就找不到姑娘了。」翠兒有些憤怒,擔心樣子。

「呵呵,你以為他們天天有空啊!很少來的。這兔兒泉建成到如今也有些年頭了,就是何廳長也不過才來了幾回。

而且,何廳長喜歡那個柳寡f,每次來我都為他預備著的,倒沒換過人。

到目前來說,我就找過四個姑娘。算起來一年還沒有兩個,找姑娘倒是容易,只是想找到適宜他們口味的就難了。

幸而他們很少來,不然,還真有些費事。」范牛滿說道,開著他那輛破皮卡去接人了。這車子,自然也是何廳長給報銷的。

「大哥,就是這鬼地方。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有啥好舒坦著的。怪了,難不成是請我吃野味湯?」陳軍下了車子,一臉的m糊不解。

「對對,就是野味湯,純正的自然野味。」葉老大幹笑了一聲,范牛滿早過去點頭哈腰打招呼了。

葉老大隨手指了指後備箱中的煙酒,老范同志假意的推託了一下,倒也沒再客氣,把那高檔煙酒都給搬走了。老范同志心裡舒坦著,這兩大箱子煙酒拿到批發店去低價轉賣了就是上萬塊。

自已找一個姑娘不就幾百塊錢,而純正的原裝貨一千塊也能搞定上去。至於二手東西最多不會超過500塊錢。

而且,還是質量非常好的『二手東西」絕不是那種去外邊當了野雞回來的。

對於這一點,老范同志在選拔之前還是調查得非常清楚的。他知道,何廳長帶來的主人全是高官顯貴,哪能隨意弄個東西給唬弄過去。要是給人家知道了,還不拔了本人這身老皮子。這麼一算計上去,這生意太划算了。

所以,老范同志不是不想干這事兒,而是太想幹了。只是,何廳長他們畢竟人都快50的人了,那方面才能也不咋的了。所以,來的次數倒是少得不幸。

而老范同志物色的對象可是不少,待選的人很多。只需何廳長延遲來電話,普通來說都有人服侍著的。

說起來老范同志還是中規中矩的人,那兔兒泉建起來后他自已從沒泡過一次澡。有次本人兒子偷偷去泡了一次,那腿差點被老范同志打瘸了。從此後,范家再也沒人去兔兒泉泡澡了。

用老范同志的話說——那就是要知恩報恩,何廳長是本人的恩人,就要實心實意的報恩。而這兔兒泉也是老范家的生財盆子的,馬虎不得。

葉凡是第三次來了,所以,也是輕車熟路了。不用老范同志帶路,葉老大自個兒帶著陳軍進了溫泉山洞。

「想不到這外面是別有洞天,大哥還真會享用。而且,這地兒隱秘,相對不會被喬大小姐發現的,哈哈哈……」陳軍大笑了起來。

「你小子,以為我沒事幹了專門跑到鄉旮旯來建這麼一個s人溫泉。那是長輩們先干好了的,我也是經人引見才到這裡來的。不過去了幾次罷了。」葉老大一本正派,看了看隔間的兩個木隔間,笑道:「我進一號,你到二號,我們邊吃邊享用一番。然後休息好了再去南嶺。明天早上八點鐘之前應該會趕到的。」

「中啊,那我不客氣了,先去泡一泡,二號就二號,老大住一號是應該的。我陳軍只能老二了。」陳軍說笑著脫了衣服,頂著條短k直往二號間而去。

由於老范有暗中給葉凡透底子,一號間是翠兒在外頭號著的。葉老大雖說到如今還沒把翠兒怎樣樣了,但葉老大潛看法中曾經把翠兒當成了本人的禁肉。那能讓外人去揩油?

「你是誰,怎樣在外面?」葉老大剛脫得僅剩一條短k衩時突然聽到了陳軍有些慌張和顫慄的聲響。而且幾下陳軍這傢伙居然頂著條短k跑回來了。

指著二號間說道:「大……大哥,外面怎樣有個姑娘?」

這個時分,葉老大才記起來,沒準兒陳軍還是個原裝童男。由於陳軍不斷專情於段海天的女兒段杏兒。

聽說段杏兒不斷不讓陳軍得手,說是沒結婚前不讓碰。而陳軍當時為了段杏兒還去五台山當過和尚。在用情一塊,陳軍比較木吶。不斷聽了段杏兒的話,沒敢去真碰段杏兒。

「怎樣啦,那姑娘很乾凈著,絕不會是野雞之類東西。是老范同志從村裡找來的,沒準兒還是個原裝貨,你陳軍這下子可是撞大運了。」葉老大一臉猥瑣,呵呵乾笑不已。

「這個,我……」陳軍有些猶疑,他倒是置信葉老大的話,看了葉凡一眼,又看了那二號間一眼,還是有些心動的。

「怎樣,你不會真還是童男吧?」葉老大淡淡笑道,一雙眼神有些怪異的審視著陳軍的胯下。

由於,估量是剛才猛不丁的見到那個脫得僅剩下短k的姑娘,陳軍受刺j了。所以,短k下早就支起了高高的帳篷架子了。

「誰說的,我陳軍會是童女子,笑話了。當今什麼社會了,童年嘛,是屬於幼兒園的小冤家了。」陳軍頭居然仰了起來,看架勢彷彿不是童男樣子了。

「那你怎樣……」葉凡指了指二號間。

「我怕被杏兒發現了就不得了啦?這個,影響感情。」陳軍顯然在扯謊言。

「呵呵,看來,我是有些過了,這樣子做可是有把你帶壞的能夠。那算啦,你就在這隔間外隨意洗洗回到廳里等著我吧。」葉凡笑了笑本人往一號間而去。

「大……大哥,這個……」陳軍憋紅了臉,y言又止樣子。

「哈哈哈,你小子,想出來就出來嘛!婆婆麻麻的像個娘們。你低著看看,發現什麼了?還敢在大哥面前充好漢,下邊早出賣你了。」葉老大幹笑了,伸手指點了點陳軍的k襠處,開門出來了。

「丟醜了1陳軍嗦一句也下了水。葉凡發揮蝠耳聽了一陣子,才發現陳軍磨磨蹭蹭地終於再次進了二號間的門。

唉,姑娘面前,有幾個爺們能頂得祝何況是現成的,葉老大在心裡嘆息了一聲。

轉頭看去,發現翠兒明天更是m人,發現葉老大轉過身來后。翠兒臉一片潮紅,低聲笑道:「凡來了,翠兒給你倒酒。」

「好1葉老大淡淡的笑了笑,也沒客氣走了過去斜坐在了水池裡。拿起酒杯自飲了一杯,贊道:「好酒,這二鍋頭就是沖1

「凡假設要開車少喝點。」翠兒溫順似水,但溫順中又帶著濃濃的羞怯,更是m人得很。喝了幾杯后菜也吃得差不多了,葉老大來了興味。

悄然的伸手過去,悄然的就捏住了那顆小草莓。翠兒身子一顫慄,並沒作聲。

而且,伸手到後邊悄然一動,那肚兜居然被她解了上去,l出了nn白的兩座tng拔的山峰子,在葉老大面前悄然的顫慄著。

葉老大一伸掌,悄然的罩在了那山峰子上搓捏了幾下,登時,翠兒的潮紅不斷紅到了脖頸處,彷彿連山峰處都有些紅潮了起來。

看來,翠兒本人j動了起來。畢竟是未經人事的姑娘,經不起葉老大這種情場高手的挑逗的。

「凡……」翠兒半眯著眼悄然的叫了一聲,伸手往下重重的一捋。那深深的田溝子隱藏在一片芳草地里,能讓人鼻血噴流的。

而就在這時分,隔間處傳來了喘重的呼吸聲以及里啪啦的水聲以及一些烏七八糟的聲響,應該是陳軍同志急不可耐早tng槍殺敵了。戰況彷彿還較j烈。不過,彷彿沒有多久,僅僅十幾秒鐘那邊居然沒動靜了。

「怪了,難道陳軍同志就這樣繳械投誠了。不會吧,堂堂的五段高手殺人都不會眨眼,難道在娘們肚皮上就嘎了兩個。不可思議了。陳軍不會是不行吧?一個新手了,怎樣會如此不經磨呢?」葉老大手在翠兒的身上滑動著,心裡早尋思開了。

翠兒牙一咬,那性感的屁股悄然的就坐在了葉老大的腿上。登時,肌膚相交,葉老大下邊騰地一下就支起了帳篷。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