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三原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三原則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而且,也不知是不是老范同志教授的閱歷。 翠兒居然悄然的扭擺著屁股,這個,摩擦力加大了,自然產生的熱量就多了。

葉老大感覺胸膛有一股熊熊之火就要噴發了出來,不過,翠兒那咬牙的表情葉老大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知道翠兒並不是自願的,再是為了能讓本人出手幫她抓那個張鄉長。

所以,一想到這些,葉老大用最大的毅力堅持住了沒再進一步。只是伸手在翠兒那毛萋萋的田溝子里撈了一把后,立刻穿上了衣服。沖隔壁的陳軍說道:「好了沒有?」

「早好了,媽的,真沒勁1陳軍罵了一句。

當然沒勁了,估量這傢伙應該是頭一次。沒控制好,一下子就泄了。而且,有沒深化窮山惡水都難說。

往往男同胞的頭一次假設技術掌握不好的話都會不得其門而入。那個時分人又太衝動,最後在外邊就嘩啦啦了,最後自然是索然無味,有些丟失了。

「凡書記,你真不要翠兒了?「翠兒楚楚不幸,全身赤裸著站在了葉老大前面。那田溝子都快差點觸及到葉老大的鼻尖了。

「走,我幫你抓人出氣去。「葉凡嘆了口吻,悄然伸手把衣服拿過去給翠兒披上了,說道,「這樣不是挺好的嗎?」

「謝謝0翠兒的眼眶掛得有晶瑩的淚珠子,此一刻,葉老大的籠統在她心特別的薔大。

第二天早上八點左右,牟子到了南嶺地區首府南嶺市。

要調查於紅蓮哥哥的事就得先找到了里的強力機關才行,葉凡三人先到了南嶺賓館先安頓了上去。

坐在沙發上,翠兒還相當善解人意的。當起了暫時頭的倒茶女,還別說,翠兒倒茶還真有一手。

一旁的陳軍忍不住問道:「翠兒姑娘,你學過泡茶吧?」

「學過,以前地區為了宣傳我們的本地田茶,不是搞了個泡茶比賽,縣裡就來挑人。當時我也被挑去了,最後雖說沒能當選,倒也白吃白住學了幾天的泡茶功夫。「翠兒有些興奮,說道。

講起這些,翠兒覺得這個值得自豪。

「田茶,什麼東西?「葉凡斜躺在沙發上,斜瞄了翠兒一眼,隨口問道。

「普通的茶都是種在山上,把山挖成一丘一丘的。而我們南嶺區郎亭縣的茶有本人的特徵,卻是種在田裡。

山上種出來的茶葉跟田裡種出來的茶葉由於海拔高度,氣候土壤等方面的不同。

所以,茶葉的質量和滋味都略有些不同。而且,我們郎亭田茶是從遠古時代就傳上去的了。聽說還是神農氏家傳上去的,歷史悠…「翠兒略顯羞怯,大談了起來。

「呵呵,年兒,我覺得你倒有點像是茶道專家了。不錯,不錯1葉凡笑道。

「這個,也是當初學習時從專家哪裡聽來的。再說,我們村就有本地的制茶高手。他們用手揉出來的田茶那滋味非常的正宗。只是郎亭縣太偏遠了,郎亭田茶也沒幾個有知道。」翠兒扁了扁嘴說道。

「假設我叫人來投資,你敢不敢當茶葉公司的經理?」葉凡淡淡笑著。

「假設是凡書記叫我干,我就敢幹。其別人,我不敢?」翠兒一雙晶瑩的雙眼盯著葉老大。

「你就這麼置信凡大哥?」陳軍在一旁乾笑道,看了翠兒一眼,有些曖昧樣子又笑道,「翠兒,對於你們這些鄉村姑娘來說,是不是跟誰好上了就會想不斷跟著他。就像你跟凡書記一樣?」

「凡書記不一樣,他很耿直,我跟他沒好上。我從沒見過他這樣的人,他是一個壞人。「翠兒臉潮紅一片,很是仔細,說道。

「他是我大哥,當然是壞人了。「陳軍乾笑道,看了翠兒一眼,又打趣道,「不過,你說的沒好上我可是有些不明白了。你們都那樣子了還沒好上,那什麼才能叫好上?」

「凡書記沒要我。「翠兒搖了搖頭,臉羞得能滴紅染了,艷麗似怒放的桃花。

「呵呵。」見陳軍一臉的怪異之笑,葉凡笑了笑,打起了電話,說道,「曾書記,最近過得可好啊1

曾華同志上任公安局長不久后就兼任了南嶺地區政法委書記一職,進入了地委黨委會。

不得不說,喬家下手的速度很快。這一切,自然都是為喬報國這個地委專員鋪路了。

葉凡也不得不感嘆大家族出來的子弟就是有這點後天上的優勢了。家族把什麼路都給你鋪好了,能省了多少力氣*「

「你如…」曾華一時想不起來了,這個也正常。他跟葉凡只不過見過一見,而且都過去幾個月

最近當了地區政法委書記,見的人太多了,哪能都記上去。

「呵呵,當初我叫你幫我送了一樣東西給李昌海書記。「葉凡笑道。到南嶺辦事,未必要喬報國出馬,只需有曾華這個政法委書記就足夠了,一個小鄉長,何必休息喬報國出馬。這個,有些大炮打蚊子的感覺了。

「啊,是葉……」噢,是葉少。您好!您好0曾華那話語立刻充滿了熱情,而且,還有一絲恭敬味兒。

把葉書記都改叫成,葉少,了。葉凡聽了還悄然一愣神,心說老子什麼時分成,葉少,了。不過,轉爾一想就明白了,估量本人跟喬家圓圓行將訂婚的事人家曾家也知道了。所以,本人有形也成了喬家大院出來的人,被人叫做,葉少,了。

「我如今南嶺賓館賬房間。「葉凡笑道。

「葉少到南嶺了,哎喲,也不早支會一豐,我好安排。我馬上過去。「曾華趕緊說道。

「那行,正好有一件大事相求曾書記一下。「葉凡因勢利導,說道。

「哥,葉凡到了南嶺。」曾華一放下電話后立刻打給了哥哥曾秋林。曾秋林是南嶺地委剝書記,自然是問他主意著了。

「怪了,他到南嶺來幹什麼?「曾秋林一聽,有些訝然。

「不清楚,說是有件大事需求我幫忙。」曾華說道。

「看來,這事他不想費事喬專員了。那你趕緊過去,要恭敬著點。別看那人很年輕,但人家曾經是正廳級幹部了,出路無量。「曾秋林叮囑道。

「哥要不要一同去。「曾華問道。

「這事我去不妥,他沒跟我打招呼。你先去,看看狀況再說。不過,葉書記交待的事一定要辦好。我們曾家欠了他大人情。」曾秋林說道。曾華同志來得非常的快,不到,盼鍾就趕到了葉凡訂的房間。

「曾書記,明天找你來的確有件事需求你協助一下。這位姑娘叫范翠兒,家裡有委屈。」講到這裡,葉凡沖范翠兒說道,「你把事原本來本的給曾書記講一下。他能為你作主的。」

「曾書記,求您為翠兒家作主啊0范翠兒彷彿是見過曾華的,那是馬上就跪拜了下去。曾華趕緊伸手扶住了范翠兒不讓她跪下去。

由於曾華同志轉眼就明白,既然是葉少出頭了,沒準兒這位范翠兒同志還是葉少在外面的相好。

而且,這位范翠兒姑娘看上去相當的美麗,更有著鄉村姑娘的純樸味兒。這些公子哥們玩膩了城市那些滿身透著脂粉氣的東西,如今就喜歡這些透著純味兒的姑娘。這叫什麼來著,返樸歸真了。

「翠兒姑娘,你先把事說說,我一定為你作主。「曾書記一臉正派,說道。翠兒嗚咽了幾聲后把家裡發生的事原本來本的給曾華同志說了一遍上去。

「無法無天了,這簡直就是匪徒行徑。「曾華一臉嚴肅,哼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我馬上叫人把張冒林抓起來,太不像話子,一鄉之長,怎樣能如此胡作非為。」

看到曾華臉上一臉的憤慨樣子,葉凡知道他是作給本人看的。笑道,「曾書記,要抓他容易,我們先還是要調查一下。把證據拿到手后,物證物證完全再下手。既然要下手,就要來點狠的。至少得讓他吃上幾年的牢飯才行。」

葉凡淡淡的話語可是令得曾華同志心裡不由得櫻嗦了一下,心說,這位葉少面上看去一臉的和氣。

而且年輕,千萬別被他表相迷惑,想不到此人也是一個狠人。不就搶了幾個銅板,最多還得加上一個煽動他們打傷人的大事,何至於下大牢。

「曾書記,你沒調查,暫時估量還不明白為什麼我如此的說。「葉凡一看曾華樣子就知道這傢伙有些誤解了。

「不知葉少想講什麼,我聽著。」曾華悄然還弓著身子,一幅承受指導交待的意思。

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這事我聽葉少安排就走了,你說怎樣辦就怎樣辦怎樣樣?」

「陳軍,你來說。「葉凡指著陳軍說道。

「這位兄弟是?」曾華拿眼看著陳軍成心問道,這傢伙倒真想摸清陳軍的底細以便於本人怎樣樣對待他了。

對於跟人交往,曾華同志有本人的準繩。雖說不能分個三等,那也得看對方有沒份量。

對方什麼樣的份量也決議著曾華同志對待對方的態度。這世道,不能說曾華同志很勢利。這也是社交場合必備的條件。#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