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顧一武有私生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顧一武有私生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打個複雜比方,你跟指導講的話跟你跟同事講的話一定不一樣。 講話時的態度等都有所變化。這就是由於指導跟你的同事在你心的份量是不一樣的。

「呵呵,他是省城段海天書記的女婿陳軍,我給你引見一下。」葉凡笑著說道。

「哎喲,是陳少,失禮了。「曾華趕緊又是說道。自然,段海天的份量相當的垂,人家是省委常委嘛!

「什麼陳少,不敢當。曾書記,你還是叫我陳軍吧。我只不過是葉少一個車夫罷了。「陳軍謙遜的說道,話講出來立刻就把曾華給雷倒了。

「陳軍,可不能這麼說,冉們倆是兄弟。」葉凡笑道。

「老大,我陳軍喜歡給你當車夫。「陳軍一臉頑強說道,這話又令得曾華同志心裡疑惑不已。雖說葉凡是喬家女婿,但也沒有到能令段書記女婿當車夫的地步吧。

他看了曾華一眼,說道,「我們先曾經調查過了,翠兒姑娘父親有意得到的銅板很有年份了。

如今應該算是古董了,而且屬於那種很昂貴的古幣。當時翠兒的弟弟脖頸上還有一枚,我們送到水井請古玩錢幣專家鑒定過。

說那種古幣是咸豐重寶當十五銅錢類別的。是清朝時寶泉局鑄造的。不過,翠兒父親撿到的銅錢當時寶泉局鑄造的較少,數目不多。所以,價錢也相當的驚人。

估量一枚可以拍到2萬塊左右。而翠兒父親的銅板可是被張鄉長硬搶去了五枚,假設都值錢的話就是舊來子了。

而且,張鄉長為了銅板還逼翠兒父母,最後翠兒的父親還被打瘸了。這是成心重傷人,不但要負刑事擔任,還要負民事賠償責任的。嗯必這些法律上的條奈款款的曾書記是搞政法工作的,應該更清楚了。」陳軍一邊說著,一邊遞上了有關材料。

曾華接當時看都沒看,說道:「葉少,我馬上派人下去抓人。」

「你先調查一下,取證完后再抓。該抓的都要抓了。「葉凡哼道。

「好,我先去辦理了。一有音訊馬上傳來。「曾華說著,拿著材料走了。

「抓冬的時分一同去,我倒想看法一下張鄉長是不是長得有三頭臂0葉凡沖著曾華的背影、冷聲哼道。

「那是一定的。「曾華頭也沒回,答著話快步走了。

「他會不會擱一邊不辦理,聽說當官的都這個樣子。嘴上說的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聽說就我家隔壁一個土地案子公安局就辦了好幾年了都沒辦上去的。「翠兒有些擔心這個。

「放心,不用三地利間,包準你辦上去。「葉凡悄然的拍了拍翠兒說道,「你先回家,等著好音訊。抓人時我叫你一同去,你好好的煽那個狗東西幾巴掌。」

翠兒走了後葉凡說道:「我們馬上去郎亭於家。」

兩人開車直奔郎亭縣於家而去。

於家就在縣城,從賀海緯提供的音訊,葉凡和陳軍不久就找到了於家。發現是一座很破的院子。走出來時發現一個小孩子正在院子里的水井邊遊玩。

「小弟弟,你叫於傑是不是?「陳軍蹲下了身子,一臉的和藹笑著,而且,隨手還拿妻了一小袋奶糖。這傢伙,此刻像極了狼外婆,葉凡都想發笑了。

「不告訴你0那小孩子看了陳軍一眼,歪著頭很翹皮樣子。

「小弟弟,告訴我的話這袋糖果就是你的了?」陳軍擠了點笑,說道。

「我才不稀罕,一袋破糖果,我外婆說了,吃了會長蛀牙的。我才不要蟲牙呢?「小孩子一臉的不屑,陳軍臉上可是有些掛不住了,居然連一個小屁孩都擺不平。

在葉老大面前可是太丟臉子了。這傢伙有些生氣了,神色一變,兇巴巴的沖那小孩子哼道,「不說是不是?不說我把你抓起來。」

「你是壞人,舅舅,有人要打我0小孩子突然大喊了起來,陳軍一看,可是有些慌神了,趕緊伸手捂住了那小孩子嘴巴。

小孩的雙腳在陳軍身上亂蹬亂瑞著。陳軍又不好用重手,一時給搞得有些手忙腳亂了。陳軍當然不是怕事了,次要是擔心把這事給搞砸了。

「誰敢打人,活不耐煩了0這時,從堂廳里大步出來一個壯漢子。此人一臉的橫肉,手臂上還著一條蠍子。一看這扮相,就知道是本地混混頭什麼樣的人物。葉凡眼前不由得出現了林泉三霸的樣子來。

「媽的,放開他,不然我踢死你這操蛋子。」凶漢子一見小孩被抓住了,凶神惡煞的沖了過去,揮拳就往陳軍臉上招呼了過去。

啪地一聲脆響。

凶漢子被陳軍一把推得連腿了四五大步,還是沒站穩,一屁股就坐在了一盆月季花上。

月季花雖說長得像玫瑰,但實則不是玫瑰一且,身上也是帶刺的。登時,痛得那凶漢哇哇叫起校隨手操起地下的扳磚就要砸人。

「媽的,就你這熊樣也想砸人,活膩歪了1葉老大隨手一探腳,凶漢子再次飛到了水井旁,狠狠地撞在了水井那石頭井沿上。

登時,大腿上被擦破了皮,而且,葉凡下了陰手。那傢伙一下子就癱軟在了井沿邊,爬了幾下都爬不起來了。

陳軍倒是愣神了好幾秒。

「看啥,老子雖說是廢人一個,但對付這等東西就是沒絲毫功力也照樣子不用廢力氣的。」葉老大淡淡一笑。

「大哥就是大哥,不能比的。」陳軍搖了搖頭。走到凶漢子面前,一腳踩在了那傢伙大腿根上,用力一搓,大漢慘叫了一聲。

「說,他是不是叫於傑,是你妹子於紅蓮生的孩子。」

「哼1大漢咂了咂嘴居然很硬朗,不吭聲。

「不說是不是?「陳軍加大了力度,那腳上的硬皮鞋在大漢的粗腿上一勒過去。

登時一層皮被陳軍硬生生的擦皮了,登時,大漢腿上都是血。

「媽的,你們敢找我野狼費事,你們等著,等我兄弟們來不「「大漢州講到這裡,陳軍又是一鞋底勒擦了回來,哼道」野狼,野狼老子叫你變死狼1

「你媽的……」野狼的狼性發作了張口就想再孕。

啪地一聲被陳軍狠狠地煽了一巴掌,登時,嘴角邊流出樣血來。

「把下邊那玩意兒給廢了,看他講不講?」這時,傳來葉老大那冷冰冰的聲響道像是從地獄發出來的。野狼一聽,登時身子一顫慄,大喊道,「你們敢!我妹夫是省城市長1

「省城市長?「葉凡盯著那野狼,有些訝然了。

「怎樣,怕了吧?「野狼得意了起來。伸手去推陳軍的腿,不過,那腿卻是波動如泰山休想動得分毫。

「說,你妹夫是誰?」葉凡哼道為。

「顧一武,我沒說錯吧,他就是省城市長。「野狼得意的哼道。

「原來是他0葉凡點了點頭,看了野狼一眼,說道,「那這麼說,這孩子也是顧一武的了?」

「不是!他是我兒子0野狼喊道。

「你叫於林吧?「葉凡哼道。

「知道了還問個球?「於林哼道。這傢伙性子還挺硬朗的,被陳軍幹了幾下,居然野性還能不改,的確算得上是個硬漢子。

「凶個屁1陳軍可是不善茬,照準於林的嘴巴又是一巴掌下去。登時半邊臉都腫了起來。

他看了於林一眼,哼道,「我大哥問你什麼就回什麼?你兒子不是正好在嗎?呵呵,不老實答覆也行,不過嘛,你這兒子,彷彿還蠻心愛的。就怕等下怎樣的了就不心愛了。」

「媽的,你敢打我兒子主意,我野狼跟你拚命1野狼呼嘯道。

「吼有用嗎?先賞他兒子一巴掌再說。」葉凡成心哼道。

陳軍一看,先是踢了於林一腳,揚起巴掌往那小孩子臉上要招呼。

「慢著,你們問吧。媽的,算我野狼載了0於林眼睛瞪得像燈籠,罵道。

「顧一武跟你妹子是不是有一腿?「葉凡從院子里搬了一條竹椅子,翹著腿坐了上去,問道。

「嗯1於林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末尾時顧一武說是我妹子美麗,性感,屁股特別的大。

所以,就好上了。而我妹子也知道,顧一武只是想玩玩她。不過,我妹子很聰明。有幾次顧一武喝醉了,在床上時我妹子都沒吃藥。

所以,不久就懷上了。不過,後來被顧一武知道了。他逼著我妹子去作人流,我妹子被逼沒辦法。

那天說是去作人流,卻是叫我表妹去代替著做了。一年後生了上去,到如今也快二歲了。

由於我表妹也正要作人流,所以顧一武倒沒疑心什麼,從此放心了,不過,後來就漸漸的疏遠了我妹子。

發展到後頭根本就不理我妹子了。我妹子生氣了,就想跟顧一武攤牌了。就在前不久,顧一武突然對我妹子又好了起來。

所以,我妹子又捨不得攤牌,孩子的事又瞞了上去。不過,想不到的是顧一武居然叫我妹子去勾搭紅蓮區的張凌源區長。

而且還說到時張凌源真的喜歡上了我妹子,叫他挪幾千萬給我,張凌源一定會挪的。

由於紅蓮區財政局還有著近舊個億的巨額款子。張凌源不會再乎那幾千萬的。

而且,我們只是借錢,錢到手后可以跟人合資辦個廠,到時,本人也成老闆了就可以賺大錢了。」

「還有什麼,一同倒出來。我最厭惡婆婆媽媽的貨了。「葉老大皺下了眉頭,看了陳軍一眼。陳軍那腿動了動。#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