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喬報國吃味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喬報國吃味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於林一看再不講的話要吃拳頭了,趕緊說道:「顧一武還說,他保准我們會賺到錢。 而我妹子可以拿乾股。每年分到的錢決不下200萬的。

我們想,有著顧一武護著,什麼廠賺不來錢,當時顧一武又兇巴巴的相逼。

我妹子假設不去干他就要叫京里的人收拾我們一家什麼。沒辦法,只好認了。

不過,張凌源這老傢伙很好上手,不久就跟我妹子好上了。而且,千多萬不久就挪到了我開的公司。」於林也是被打怕了,再加上兒子在陳軍手,他也不敢亂來。知道不說不行了」乾脆和盤都招了出來。

「如今錢呢?」,葉凡最關心的可是這個了。

「給「興泰龍電機廠,的葉興根騙走了,媽的!以前剛見到此人時,知道他很牛氣。而且,很懂生意經。後來」我漸漸的置信了他,一切事都交給他了。想不到這龜孫子的是個騙子,千萬全給他挪得不知去向。而我去找他」居然還挨了一頓打。那傢伙身邊有幾個高手,我根本就不是他們對手。」,於林憤憤然罵道。

「你會是他們對手才對,人家是什麼人,水州鳳氏的人。你在他面前,就是一小蚯蚓1陳軍忍不住哼道。

「水州鳳氏,什麼人,沒聽說過。」於林搖了搖頭」一臉的詫異。

「跟你說管屁用1,陳軍哼道,看了於林一眼,問道,「如今那個葉興根哪去了?」

「不清楚能夠到「風塔,玩妹子去了。」於林說道。

「是鳳塔吧?」葉凡淡淡哼道,心說難道是鳳家人搞的色情窩點?

「對對對,叫鳳塔1於林點了點頭。

「鳳塔,什麼意思,在什麼地方?」,陳軍一聽來了興味,緊跟著問道。

「葉興根曾經帶我去玩過一回,就在水州跟德平接壤的一個叫鳳凰山的山窩裡。

其實就五層高外邊看不到此塔的。很大的一個塔形修建,外面五層各有功能。

葉興根就帶我去過第二層,外面是一個個的房間,裝修非常的高檔。聽說第五層是專供應有頭有臉的富翁以及一些高官們玩樂的地方。

而第四層是品茶聊天的地方第三層是文娛遊戲的地方。去鳳塔的人彷彿並不特別的多。

不過,聽說檔次都高。我當時就看見葉興根進了第二層的一個房間。聽說外面有姑娘,我也見過進出的姑娘,一個個穿著底下開叉的那個褲子,都開到屁股旁邊了。

那褲子其實就是兩片布,前面一片後邊一片。姑娘那走路時那大腿一動半邊屁股都露在外邊。」於林談起這個來,差點喜形於色了。這傢伙,連旗袍都不會講,把這最能展現華夏美女身體的傳統服裝講成了兩片布。

「舒適一下一定很貴吧?」陳軍淡淡哼道。

「當然貴,聽說一個姑娘一個早晨就要幾千塊。當時葉興根叫我玩,我嫌太貴沒玩。這好幾千塊啊回到我們郎亭縣城能玩一個班的姑娘了。而且」老子回郎亭玩妹子啥時給個錢。媽的,一個個長得雖說還行但也忒貴了。」於林忍不住又爆粗話了。

「呵呵,那也叫貴,土雞就是土雞,是變不成鳳凰的。」陳軍罵了一句,滿眼的不屑。

「你難道玩得起,我才不信。」於林伸手在嘴唇邊抹了一把鼻血,一臉鄙視樣子哼道。

「幾千塊算個屁,老子幾萬塊的都玩過。跟你講有屁用,你懂啥1,陳軍沒好氣,哼道。這傢伙自然是在吹牛了。要知道剛才在免兒泉時這傢伙還是個童女子哪裡玩過妹子。

「大哥很有錢啊1,於林一臉的羨慕。

「錢算什麼,在我面前跟紙差不多。」陳軍得意的挺了挺胸見葉老大似笑非笑了看了本人一眼,趕緊乾笑了一聲以作粉飾。

「你妹子於紅蓮呢?」葉凡突然臉一板,發揮開化音迷術突然,哼道。葉凡就是要攻其不備,先叫陳軍跟他論家常。放這傢伙放鬆警覺。這時」猛不丁的問出來,估量會收到奇效的。

「顧一武叫她去了。」於林沒防備之下隨口而出。轉爾醒轉過去,趕緊說道,「不是的,我不清楚1

「不清楚嗎,是真的不清楚嗎還是假的?」,陳軍冷冷的沖著於林哼了一聲,這傢伙嚇得脖頸縮了縮最後還是倒出了實情。

葉凡馬上把於紅蓮的去處跟賀海緯說過了,老賀馬上派人去暗尋覓了,而於林自然被陳軍給捋走了,他可是很好的證人。

不過,賀海緯那邊還查到了一個音訊。

那就是葉興根的確是水州鳳氏集團的人,老賀分析是鳳家想陰葉凡的紅蓮區一把,以製造經濟混亂。估量鳳家跟顧一武有結合一氣了。

既然鳳家對我下手了,那我也不客與了.葉凡在嘴裡自語了一句!打了電話給省公安廳的於建臣,把鳳家鳳塔的事給說了一遍。那就從鳳塔末尾,反擊鳳家了。

早晨,葉凡打了電話給喬報國。這傢伙態度如今還行,在南嶺賓館請葉凡吃晚飯。

跟著喬報國一同來的除了地委副書記曾秋林本人看法外,還有一個瘦臉的年人和一個長相標緻的三十歲左右的女人。這女人那雙眼睛相當的誘人,胸前峰子長得也相當的圓大。

「葉凡,怎樣有空到南嶺來。是不是想到什麼好法子?」喬報國毫沒客氣,打頭第一句話就是這個了,他看了葉凡一眼,指著年人和那個看上去一臉嚴肅的女人引見道,「葉凡,這位是我們地委組織部的崔峰部長,這位是地區財政局的王蓮區局長。秋林你見過,我就不愣嗦了。」

「呵呵,曾書記好,崔部長好,王局長好。」葉凡臉上帶著淺笑跟幾位打著招呼。

而且,轉爾就明白了,敢情這三位同志加上曾華四位同志估量就是喬報國目前在南嶺地區的圈內班子了。

下手速度還不慢,才二個月,喬報國在地委班子里至少有著一位副書記,政法委書記和組織部長三位地委委員支持了。加上喬報國本人一票,真要頂起來也有四票了。

估量這一切都是喬報國的老子喬遠山出馬搞定的。像組織部長崔峰同志,喬家出身組織,倒是不用多費力氣的。

「發什麼愣,坐啊1,喬報國見葉凡在發獃,淡淡一笑哼聲道。幾人客氣了一下也就坐了上去。

「一切都還好吧?」葉凡斜瞄了喬報國一眼,問道。

「這剛來,說不上好壞。田書記對我還算是客氣。」喬報國淡淡說道,看了王蓮花一眼,這個女人正秀氣地在倒茶。

「客氣,那只是表面現象罷了。田志空是有名的土霸王,是不能夠容忍有人應戰他的威望的。

專員,你如今剛到南嶺,他還沒摸清你的底細,所以,暫時還客氣。

也許是新穎吧,我敢打賭,過不了三個月,他就會顯露狐狸尾巴的。

而且,一旦你們倆產生了衝突,那事就來了。」曾秋林由於父輩就跟著喬家,所以,講話較隨意一些。

「嗯1,王蓮花點了點頭,看了大家一眼,說道,「本來這財政局是地委行署管理的,不過,田志空是不甘寂寞的。有的時分觸及到大筆資金時他也會批條子的。」,王蓮花說道。

「連這個都插手,也太過份了吧?」喬報國一臉的訝然樣子。

「沒什麼奇異的,以前,原專員江山昆下拔的款子有七成都是田志空一把筆批的。這下倒好,在田志空眼裡,黨不但指揮槍,而且,還本人拿起槍幹革命工作了。」,組織部長崔峰同志有些憤憤然說道。

「更好笑的就是,後來棄人把這事傳到省委。田志空又變了個法子,他本人不動筆了,而是直接拔電話給江山昆專員。

假設江專員不點頭,田志空就會折騰江專員了。最後,江專員不得不批了。

這樣,借著江專員的筆,田志空是人事財權一把抓了。我們有什麼辦法?

兩位都是地委一二把手,聽誰的?」王蓮花一臉的鬱悶樣子,看了喬報國一眼,說道,「估量不久后他的老缺點又會患了,你要留意著了。」

「哼1喬報國冷哼了一聲,眉毛都豎了起來。

「我覺得如今不宜跟他正面發生衝突,你如今還是以發展經濟為主。比如,搞些特徵產業,從產業上樹立你新上任的專員的威信。

而且,產業不要多,太多就雜了。專註的搞幾個,要搞出名頭來。

比如,你們南嶺郎亭縣產的田茶聽說滋味很不錯的。你聽說過沒有,假設能以此本地茶為根底,創出一個名品來也不錯的。

就像麻川縣的青霧茶一樣,如今不但在南福省打響了,就是拿到全國去,也是有一定的知名度的。

而且,田茶我也喝過了,覺得的確不錯。搞得好的話沒準兒真能出成績了。」葉凡出主意道。

「田茶?」王蓮花瞄了葉凡一眼,突然哧一聲笑了起來。登時,這女人的那種魅力展現了出來。

「這個好笑嗎?」葉凡哼聲道,覺得這女人怎樣有點莊重,一點不嚴肅。

「不是的1王蓮花搖了搖頭,看了葉凡一眼,又看了喬報國一眼。

「你有什麼話雖然說,你們別看他年輕,他可不得了,比我還兇猛著了。」喬報國巡了大家一眼,講出的話語里居然還含有一絲絲酸味兒。